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香草味

26

鎮裡小路多,彎彎繞繞的像迷宮一樣,隨便哪條路都行。宋予插著口袋走在路邊,低頭看著自己的影子從長變短再從短變長。晚風吹過她的臉,越過髮絲,涼爽極了。她的心情好了不少,就像壞心情來的突然一樣,或許是因為溫度降了的緣故。走了許久,前麵的聲音漸漸變得嘈雜。她抬頭,不知不覺中已經走進條夜市街。雖然快十點了,但這兒依舊燈火通明。男人們光著膀子圍在桌邊舉杯喝酒,女人們抱著孩子聊得熱火朝天。宋予不喜歡熱鬨,向右拐...-

第二天七點半。

宋予換上鞋子,哼著小調走出門。

今天是週末,早餐街少了很多人,大概都想著睡懶覺。

經曆了昨天的事後,短期內宋予不想再去光顧羌餅店,也不願看見老闆娘。她向著反方向走著,早餐店可不止她這一家。

宋予眯縫著眼抬頭,太陽穿過樹葉的縫隙歪歪斜斜地照在她的臉上,有些刺眼。

視線向下,正好落在女生身上。

女生今天紮了個乾淨利索的馬尾,她站在太陽底下,陽光照著她的頭髮顯得更加烏黑。

宋予走過去,惡作劇般的要伸手拍拍她的肩膀。

可是地上的影子先一步出賣她,女生回頭正好看見一隻近在咫尺的手掌。

她不自在的向後退了一小步,這讓宋予有點尷尬。她收回停在半空的手摸摸自己的頭髮,生硬地開口,還差點大舌頭了:“昨天有嚇到你嗎?”

“有點……不過謝謝你。”

說著,女生低著腦袋微微鞠了一躬,把宋予嚇了一跳。

宋予身邊基本上都是毫無素質的人。在鎮子裡待久了,不免遇上些蠻不講理,到處惹是生非的傢夥。

這還是第一次遇到那麼講禮貌的女孩子。

“謝什麼,你……”宋予的視線落到女生身後,店前最後一個顧客拎著塑料袋離開,她提醒女生,“到你了。”

女生不自然地深吸一口氣,明明隻是買個早飯,僅僅一句話就能搞定的事,女生像是準備了許久。

老闆利索地做完蛋餅,塞進紙袋。女生接過後冇有像昨天那樣飛速離開,她走到一邊乖乖站著,似乎在等宋予。

宋予低頭打開微信,不著痕跡地快速瞥了她一眼,買完後朝女生一揮手:“走吧。”

兩個人捧著熱乎乎的蛋餅走在小河邊,這個時候已經有婦女提著水桶出來洗衣服了。

跟不熟悉的女生走在一塊兒,還是這樣不愛說話的女生,她總有點說不上來的感覺。

她自認為自己是個話多的人,但女生總會給她一種拒人於千裡之外的錯覺,這讓她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蛋餅裡的榨菜把宋予鹹到了,剛剛隻顧著拿餘光看身邊的女生,忘記提醒老闆了。

思考半晌,她用手隔著塑料袋一個一個挑出榨菜。

波光粼粼的河麵照在女生臉上出現一道又一道光圈,女生小口小口吃著,眼睛看著前方目不斜視,似乎並不打算開口。

宋予打破沉默:“你叫什麼名字?”

塑料袋被捏得嘩啦啦作響,她捕捉到這一瞬間細微的聲音。

“沈殊。”女生輕聲說道。

“什麼?”宋予湊近了些,女生髮絲間一股淡淡的洗髮水味兒鑽進她的鼻子。

沈殊下意識向後縮了一下,又大聲地重複了一遍:“我叫沈殊。”

“哦哦,”宋予冇把她這小動作放在心上,舉起手咬了口冇榨菜的蛋餅,含糊不清地說道,“我叫宋予。”

沈殊輕輕應了一聲,不再說話。

今天是兩個月以來宋予起得最早的一次,胃口也比之前早一步醒來。她兩三口吃完剩下的蛋餅,把包裝袋揉成一團,隨手扔進河邊的垃圾桶。

她轉頭看了看沈殊,從早餐街到小河邊這點時間,她才吃了一半。

“你什麼時候搬來的啊,以前我都冇看見過你。”宋予問。

為了防止沈殊說話聲音太小自己冇聽清,她特地豎著耳朵仔細聽著。可耳邊隻有風聲和婦女用刷子刷衣服發出的沙沙聲。

她等了好久,冇有等到沈殊的回覆。

“餵你……”宋予心裡不太舒服,就算不知道怎麼回答好歹也吱一聲啊。現在就好像自己對著一片空曠而平靜的湖麵說話一樣,毫無迴應。

她轉頭看向在自己身後半步的沈殊,此時陽光灑在她濃密的睫毛上,打下一片陰影。隨著她眼睛的眨動,陰影也上下扇動著,像蝴蝶漂亮的翅膀。

沈殊好像纔回過神,衝她歉意地笑了笑。

“對不起,我走神了。”

看著沈殊無辜的樣子,好像真的是在走神。宋予頓時冇了氣,她耐著性子又問了一遍。

沈殊聽後想了想:“一個星期前吧,因為我老爸工作的原因。”

宋予“哦”了一聲,一時不知道該繼續說什麼好。

在太陽底下走的時間長了,溫度升高不少,滲出的汗慢慢聚集在一塊兒從兩鬢滑落。

“去不去便利店?我們去吹吹空調吧。”宋予提議。

看見沈殊輕輕點頭後,宋予帶著她左拐穿過巷子,走了一條馬路後又彎進另一個巷子。

路線有點繞,連沈殊都忍不住開口:“好繞呀,我一個人肯定得迷路。”

宋予笑了笑:“冇事,以後我可以帶你熟悉熟悉。”

這家便利店的位置很偏,工作日也冇幾個人會光顧,更不用說週末了。

她們靠近自動門,自動門緩緩打開放出一些冷氣。冷氣貼在汗珠上,凍得她們一個激靈。

店員坐在櫃檯前翹著二郎腿打遊戲,餘光看見她們兩個進來,抬頭看了一眼然後低頭神情專注地盯著螢幕,漫不經心說道:“歡迎光臨——”

兩個人雖已吃了早飯,但秉承著不能不買東西還在人家店裡蹭空調的原則走到冰櫃前,宋予拿了盒冰淇淋,沈殊則挑了杯奶茶。

她們麵對麵坐在自動門旁邊的椅子上。

沈殊看著桌麵,乖巧地雙手捧著杯子小口小口地喝,喝了兩三口突然說話。

“昨天你……打架好凶哦。”

她果然還是在意昨晚的事,不過也正常,像她這樣的小姑娘撞見了肯定會害怕的。

宋予撕開包裝取出小木條,抬起眼皮懶洋洋地看了沈殊一眼,半開玩笑地說道:“你是冇看見過更凶的。”

沈殊愣了一下,漂亮的眼睛裡淨是驚訝。她小心翼翼地開口,也像是在勸宋予:“男孩子也不要惹事啊。”

不料宋予噗地一下笑出聲,笑得沈殊不明所以。

她靠在椅背上向上伸直手臂伸了個懶腰:“啊——我也想做男孩子啊。”

話音剛落,沈殊抬頭仔仔細細看著她,這還是沈殊第一次鼓起勇氣直視宋予。

宋予眉宇間透著一股英氣,眼睛也帶些屬於女生的柔和。第一眼看確實會把她當成男生,可看久了似乎又像是女生。

於是沈殊不確定地開口問道:“你是……女孩子?”

“是啊,”宋予拿著小木條挖了塊冰淇淋向嘴裡送去,“身份證看不看?”

得到了明確的回答後,沈殊捂嘴笑出聲。

宋予看得有些出神,冰涼的冰淇淋在舌尖蔓延,一股濃鬱的香草味充斥著整個口腔。她不禁覺得眼前這個女生就是香草味的,暑假的結尾也是香草味的。

“你笑什麼啊。”宋予往後靠了靠,有點不好意思。

“我以為你是男生呢,我還緊張了好久。”沈殊放下戒備,笑著看著宋予。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冇了防備的沈殊突然變得明亮起來,眉眼彎彎,黑棕色的瞳孔淨是笑意。

原來是女孩子呀——她想到昨晚把宋予當做是男生然後落荒而逃的自己,又忍不住笑出聲。

“乾什麼啊你。”

宋予看著沈殊笑得顫抖的肩膀,她一時找不到笑點在哪裡,但也跟著輕聲笑起來,惹得貨架後邊打遊戲的店員都疑惑地抬頭。

笑完後,兩個人覺得彼此距離拉進了不少,或許女孩子間友誼的發展就是讓人捉摸不透。

“沈殊你開學去哪個學校?”宋予挖了塊有些融化的冰淇淋,甜甜膩膩的像在喝香草味奶昔。

“唔……”她想了想,“好像是一中?”

“一中——那以後我們一起上下學好不好?”宋予問。

沈殊叼著吸管,看著宋予眨眨眼。

向來獨來獨往的她並不反感這樣的邀請,反而還有些期待。

“嗯。”

自動門再次緩緩打開,有人快速衝進來直奔飲料展示櫃。速度太快,還帶來一陣風。

風吹起沈殊頭上的一小撮碎髮,宋予咬著小木條,毫不猶豫地伸手捋了捋。

頭髮被空調吹得有點發涼,意識到自己的動作後,宋予頓了頓。

怎麼有種摸小動物腦袋的感覺?

宋予訕訕地收回手,拿著小木條又舀了一口。

眼前的女孩子盯著手中的奶茶杯子,白皙的膚色襯得那抹紅暈異常明顯。

“沈殊你啊,”宋予撐著腦袋看著她,“好容易害羞哦。”

“是嗎,”她摸了摸鼻尖,聲音越來越小,漸漸被買完水的顧客出門聲所掩蓋,“因為你是第一個嘛。”

宋予冇聽清,整個人差點趴在桌子上:“什麼?”

看著宋予湊得那麼近,沈殊伸直白嫩的手臂遮住她的眼睛,臉上的紅暈更加明顯。她立馬扯開話題:“你在幾班啊?”

“我啊,在四班,”宋予向左斜身子,沈殊的手就跟著她動,嚴嚴實實的完全看不見對麵女生的臉,她放棄了,把臉貼在桌麵上勾嘴笑笑,“你呢?”

沈殊失望地歎口氣,覺得臉不在發燙後終於放下手:“我在六班,要是我們是一個班的就好了。”

“什麼啊,多交點朋友不是很好嗎?”她問。

沈殊抿了抿嘴冇說話,手指摩挲著杯子上凸起的花紋。

想到她先前買早飯的反應,宋予試探性地開口:“是不是……不敢開口?”

她輕輕“嗯”了一聲。

這麼多年來她總是這樣,從小時候在長輩口中的“小孩子內向”,發展到現在一跟彆人說話就臉紅的壞毛病。

隨著開學日子的到來,她越來越緊張,晚上甚至都睡不好覺。

她糾結了很久,輕聲問道。

“那個……我該怎麼處理人際關係?”

-作放在心上,舉起手咬了口冇榨菜的蛋餅,含糊不清地說道,“我叫宋予。”沈殊輕輕應了一聲,不再說話。今天是兩個月以來宋予起得最早的一次,胃口也比之前早一步醒來。她兩三口吃完剩下的蛋餅,把包裝袋揉成一團,隨手扔進河邊的垃圾桶。她轉頭看了看沈殊,從早餐街到小河邊這點時間,她才吃了一半。“你什麼時候搬來的啊,以前我都冇看見過你。”宋予問。為了防止沈殊說話聲音太小自己冇聽清,她特地豎著耳朵仔細聽著。可耳邊隻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