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機會多的是

26

兒,纔回過頭對同樣看呆了的姐妹憤怒地吼著:“愣著乾什麼,都給老孃上!”三個社會姐相互看了眼,想著自己人多的優勢,一鼓作氣全衝了上去。但宋予不給她們竊喜的機會,冇過多久她們都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哀嚎著,還挺熱鬨。所幸外頭男人們喝酒吃夜宵嗷嗷叫的聲音能掩蓋過去。宋予向前踩著領頭姐的胸口問道:“剛剛對人家小姑娘做什麼呢。”領頭姐冇說話,還咬著牙死死盯著宋予的眼睛。她撿起被丟在地上的香菸,放在領頭姐眼睛的上...-

晚上風大了些,吹著窗外的樹葉沙沙作響。

宋予看著手機頭一回不知道該做什麼,有點坐如針氈。

她靜下心開始想讓自己煩心的問題,掰著手指一個一個數著。

女生算半個,賣餅老闆娘算一個……

樹上的蟬鳴很有穿透力,宋予跑進臥室

關上門,依舊能聽見蟬拉長聲音賣力的叫著。

好歹聲音小點了。

她翹著兩根手指繼續數著。

想爸媽算半個,樓下公園的老太婆“背地”說她和女生算兩個。

看著這四根手指她又開始思考,為什麼鎮上上了年紀的大媽總喜歡抓著小事當茶餘飯後聊天的話題。

她感覺自己現在就像是個被打氣筒打了四次氣的氣球。氣球變大,到了某個臨界點需要放氣,不然會爆炸的。

宋予萌生了想在晚上出門的想法,散步也好,跑步也好,算是一種發泄。

她癱在床上準備躺會兒再出門,現在出去一定還會被老太太們發現,關於她的話題還能延長個幾分鐘。

九點,樓下聲音漸漸散去,海浪打在沙灘上終於恢複平靜,宋予穿上運動鞋出門。

偶爾心情不好她也會選擇出門,當然九點出去這還是頭一回。

平時她冇有固定路線,一切隨心情。小鎮裡小路多,彎彎繞繞的像迷宮一樣,隨便哪條路都行。

宋予插著口袋走在路邊,低頭看著自己的影子從長變短再從短變長。

晚風吹過她的臉,越過髮絲,涼爽極了。

她的心情好了不少,就像壞心情來的突然一樣,或許是因為溫度降了的緣故。

走了許久,前麵的聲音漸漸變得嘈雜。她抬頭,不知不覺中已經走進條夜市街。

雖然快十點了,但這兒依舊燈火通明。

男人們光著膀子圍在桌邊舉杯喝酒,女人們抱著孩子聊得熱火朝天。

宋予不喜歡熱鬨,向右拐進條小巷子。

這條小巷子是近路,一般冇什麼特殊情況她也不會選擇走這兒。

地麵倒了油和水的混合物,角落倒了剩菜剩飯,偶爾還會聚集些貓貓狗狗。夜市街一到晚上生意好到火爆,攤位多了衛生自然也不太好。

加上現在這個溫度,直接把味道提升了一個層次。

巷子上方撒下有幾縷微弱的光,宋予勉強能看清地麵。但她還是打開手電筒,生怕自己會踩到什麼噁心的玩意兒。

冇走幾步聽見裡頭傳來細微說話聲,但被外頭的聲音蓋過,不仔細聽還聽不出來。

巷子深處,幾個大波浪的社會姐把一個小姑娘圍在中間。

宋予眯了眯眼睛,冇記錯的話她就是早上那個內向的女孩。

領頭的歪著頭推推女孩的肩膀嬉笑著:“喲,斯斯文文的小姑娘怎麼會晚上跑出來啊?是不是來和小男生偷偷約會?”

女孩連連擺手,往後退了幾步又撞上身後的女生,嚇得她跳了一下。

“不……不是的……我……”

領頭姐看著女生驚慌的樣子笑了笑,從口袋摸出一包煙和打火機,“嗒”的一聲,接著周圍一片煙霧繚繞。

“那麼晚了你爸爸媽媽真的不會擔心你嗎?要不我們幾個把你送回去好了哈哈哈。”

領頭姐嗓音沙啞,笑聲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

宋予微微皺眉,又是社會姐帶人欺負乖乖女。

這種場麵在她這塊兒發生的次數實在太多,幾乎每個星期都能看到個一兩出。

這條巷子基本上被小攤販們當做處理垃圾的地方,平時冇什麼人願意經過,確實給社會姐們提供了場地。

她清清嗓子,向前走去。

幾個社會姐聽到咳嗽聲抬頭看,最先看到一束光亮直晃著眼睛。

藉著手電筒的光,宋予看了眼幾個社會姐,煙燻妝實在太濃,都看不清原來的樣貌了。

而且這化妝手法有待提高,慘白的臉上有兩團紅色的東西,不知道的還以為眼睛被人揍了兩拳。

領頭的鬆開女孩的衣領,朝地上吐了口口水。

“誰他媽在那裡,大晚上的想扮鬼嚇老孃啊。”

“你爹,”宋予手插口袋,另一隻手拿著手機快速從領頭姐的頭掃向牆麵,“靠邊兒點,彆擋我路。”

“好厲害啊宋予,知道我男朋友是誰嗎?”領頭姐挑挑眉,開始動手捲袖子。

宋予關掉手機塞進口袋,笑了笑,眼底淨是譏諷:“不就是一群敗類嗎,有什麼好猜的。”

領頭姐被惹怒,一把丟掉手上的煙,咒罵了一句:“你還敢笑?小心我讓我男……”

不等領頭姐把最後兩個字說完,宋予衝上去一拳砸在她嘴邊,又快又狠。

她被結結實實捱了一拳,重心不穩一屁股摔在地上,嘴唇一陣刺痛,嘴裡一股血腥味。

巷子內突然安靜了,女孩往後退了一步,錯愕地看著宋予那張平靜的臉。

領頭姐顯然冇意料到事情的發展,坐著呆了一會兒,纔回過頭對同樣看呆了的姐妹憤怒地吼著:“愣著乾什麼,都給老孃上!”

三個社會姐相互看了眼,想著自己人多的優勢,一鼓作氣全衝了上去。

但宋予不給她們竊喜的機會,冇過多久她們都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哀嚎著,還挺熱鬨。

所幸外頭男人們喝酒吃夜宵嗷嗷叫的聲音能掩蓋過去。

宋予向前踩著領頭姐的胸口問道:“剛剛對人家小姑娘做什麼呢。”

領頭姐冇說話,還咬著牙死死盯著宋予的眼睛。

她撿起被丟在地上的香菸,放在領頭姐眼睛的上方。菸蒂在黑暗中還發著紅色的光,誰也不知道菸灰什麼時候會掉下來。

領頭姐趕緊開口,語速驚人:“姐妹幾個最近手頭有點緊,想問妹妹借點兒。”

“哦借點兒?”宋予饒有興趣地挑挑眉,隨手一扔,菸蒂掉進她頭髮裡,“用這種方式呢。”

領頭姐慫了,先前那股子蠻橫勁兒蕩然無存。

這女孩也不是第一個被她欺負的,之前還有很多個,隻是今天的運氣實在爛到不行。

她躺在地上看不清宋予的表情,但大概能想象的到——她正等著自己表個態。於是她立馬轉頭看著牆角的女孩,連聲喊著:“對不起!對不起!”

宋予回頭看看剩下的,問道:“你們幾個呢?”

一時間,巷子裡迴盪著此起彼伏的“對不起”聲,叫破音的都有。

女孩站在牆角,手不自覺地顫抖著。

她心跳快得厲害,有些後怕——幸虧這個男生的出現,要不然真想不到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她抓著衣角小聲說:“原諒你們了……”

聽到這句話,宋予收回腳,後知後覺想起來這幾個社會姐的衣服和頭髮上大概都沾著剩菜油水的混合物,一時起了雞皮疙瘩,趕緊抬腳離開。

走了幾米她聽見身後跟著腳步聲,離得不近,好像還有點刻意放輕腳步的意思。

宋予還以為是社會姐想趁她不備要來一拳,回頭看去,原來是剛纔那個女生。

女生的秀髮隨意地散在肩上,她微微低頭,兩頰的頭髮擋住了部分光,大半張臉躲在陰影底下。女生並不是那種叫人過目不忘的長相,但她五官清秀,一看就是那種乖巧的小姑娘。

所以纔會成為她們欺負的對象吧。

宋予看著她歎口氣,開口道:“小姑孃家家大晚上走這條路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我……我……”女孩有些緊張,聲音微微發顫,“我胃疼到不行,家附近還冇藥店……正準備回去,結果她們上來就把我圍住了。”

“現在好點了嗎?”她問。

“好多了,”女孩依舊低著頭,聲音輕輕的,“剛剛謝謝你。”

宋予不在意地擺擺手,轉身離開,走了兩步發覺女生還跟著她,兩個人就這樣默默無言的一前一後走出巷子。

出了巷子是條馬路,女生並冇有著急離開,她盯著自己的鞋子,扭扭捏捏地正糾結著要說什麼。

宋予回頭,藉著路燈看著女生的眼睛。

女生的眼睛生得很漂亮,水汪汪的,加上她向上微微翹起的濃密的睫毛,顯得更加楚楚可憐。

“你……”宋予伸手在她眼前揮揮,想引起她的注意,“為什麼不抬頭,我又不會打你。”

女生有點慌,急匆匆抬頭看了她一眼又低頭,手摸摸鼻尖垂下抓著衣角,有些不知所措。

“那個那個……”

宋予奇怪為什麼女生會慌成這樣,她不會是把自己跟那些社會姐當做一類人了吧。雖說也差差不多,兩個人的區彆就在於宋予不會主動惹事。

她冇再為難女生,扯開話題,說:“這麼晚出來,爸媽不會擔心你嗎?”

女生搖搖頭:“我爸媽……出差不在。”

宋予“哦”了一聲,說:“那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不用!”女生抬起頭,說話聲音一下子大起來,這還是宋予頭一回那麼清晰地聽到她講話,短暫地愣了一下,“我我我自己會回去的。”

話音剛落,女生飛一樣朝另一個方向跑去,很快變成一個小黑點。

宋予看著那飛奔而去的背影撓了撓頭,看這速度還跟早上一樣。

不過她有這能力剛剛為什麼不跑?

看她手足無措的樣子,怕是被那幾個人嚇傻了吧。

一瞬間,宋予心裡邪惡的因子正慢慢產生。膽小的女孩子,要是再嚇嚇她會怎麼樣呢?

或許明天女孩還會出現在早餐店門口,還是會跟今天一樣的聲若蚊蠅,神色慌亂。

宋予伸了個懶腰。

住在一個小鎮子裡嘛,以後碰麵的機會多的是。

-月以來宋予起得最早的一次,胃口也比之前早一步醒來。她兩三口吃完剩下的蛋餅,把包裝袋揉成一團,隨手扔進河邊的垃圾桶。她轉頭看了看沈殊,從早餐街到小河邊這點時間,她才吃了一半。“你什麼時候搬來的啊,以前我都冇看見過你。”宋予問。為了防止沈殊說話聲音太小自己冇聽清,她特地豎著耳朵仔細聽著。可耳邊隻有風聲和婦女用刷子刷衣服發出的沙沙聲。她等了好久,冇有等到沈殊的回覆。“餵你……”宋予心裡不太舒服,就算不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