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6

著要連跳海也跑不了了,葉生低了低頭,上半身半彎著整個人快要掉下去了。“滋滋滋···滋滋···葉先生您好,請問您是否願意進入快穿係統321,您可以通過完成任務獲取生命值,在達到一定數值後即可重生······”這聲音到最後越來越小,甚至摻了點疑惑,“你冇死啊?”“啊啊啊啊啊啊主神大人在上,為什麼你還冇死啊嗚嗚嗚嗚嗚嗚嗚······”好蠢。葉生笑出了聲,他並不懷疑這或許是他精神極度緊張下出現的幻覺,他並...-

車停在了院子裡,發動機的轟鳴聲也漸漸消止。

後座車門從裡麵推開,一條黑色西褲裹著的長腿踏出來,緊接著是一張側臉,眉眼深邃,鼻梁高挺,架著副眼鏡,鏡鏈隨著動作悠悠打在臉頰處,顯出冰冷的質感來。

葉生側身躲在石青色的窗簾後,還有半張臉仍露在開了一掌寬的窗戶前,窺探著樓下的那個人的一舉一動。

他的喉嚨乾澀,舌根抵著上顎,幾乎忘了呼吸。

葉生搬來這裡近半個月了,這是他第一次見傅伯隅回來,他想看看他。

窗簾被攥出了褶皺,指甲握進了肉裡,模糊傳來痛感,葉生失了一瞬神,等他眼裡再聚焦時,卻和傅伯隅對上了視線。

淡然的,冷漠的一雙眸子。

葉生猛的把窗合上了,彷彿窗玻璃連帶著牆都震了三震,其實隻是他的身體在抖,他被看見了。

樓下,傅伯隅頭也已經垂下了,順手將西裝外套遞給陳姨,漫不經心地理著袖口,腦子裡閃過剛纔瞧見的那半張白臉,便也就順口問了。

“陳姨,二樓靠院子那間房是給了——”

傅伯隅略微停頓,像是在思考怎麼描述,俄頃,他輕笑一聲,“葉生?”

傅老爺子已近耳順之年,身子老了,心卻是活躍了,和新近的那個情婦打得火熱,約著去h國度蜜月,那女人也不是好相與的,說的是她兒子上了高三壓力重離不得人,不如進了傅家老宅也好照料。

這是要趁著這名頭定了她正宮的位子。

傅老爺子年輕時候玩得花,可到如今也隻有傅伯隅一個名正言順的兒子,他自有他的分寸,心下冇有提正的念頭,隻是濃情蜜意不好開口,兩人推來拒去之間倒把人往傅伯隅這兒送了來。

傅伯隅平日裡多出差,家於他不過是臨時住的旅館罷了,也就隨著他父親胡鬨,不多過問,隻是讓陳姨把人安排在二樓,彆擾了他難得回來一次的清淨。

傅伯隅自己住在三樓。

幾多思緒在腦中轉過一遭,也不過幾秒,陳姨回他,“是。前院光照足,他是高三的孩子,也好看書。”

隻這一句,傅伯隅便不再過問了。

此時是下午的光景,浮塵在夕陽中鍍了金,起起伏伏。

葉生坐在挨著窗的桌前,兩指托著下腮,眉毛微蹙,是有些苦惱的樣子。

“要做個癡漢啊。”

031的白光團在亂飛,它在給葉生傳輸原主的記憶,它的數據手都快敲得冒煙了。

原主也叫葉生,跟他母親姓,意思是姓葉的生了他。

他母親年輕時候為愛和混混私奔,末了又大著肚子回了家,把葉家老老實實的名聲攪了個一塌糊塗。月份大了,打不了胎,葉家兩老捏著鼻子認下了這個孫子。

出月子不到一個月,混混來了,和人打架斷了條腿,來要孩子,也來要錢。葉父葉母又捏著鼻子為了女兒日後一身輕,給了一半積蓄消災。

葉生就被帶走了,去了混混老家鄉下,和他的爺爺奶奶住,那兒重視出處,他不明不白,不受待見,飽一頓餓一頓也就活了,後來混混下河摸魚被淹死了,他爺爺奶奶又趁著夜黑把長到**歲的葉生送回葉家。

葉家平白吃了這個啞巴虧,心又軟,忍了,偏嘴又硬,小孩兒聽不出麵冷心熱的話,戰戰兢兢的活著,養出了個自卑又懦弱的性子,更不招人喜歡了。

再後來,老一輩的都不剩了,隻葉琴帶著這個她不想要的兒子。

十七歲的人生算長也不算長,旁人看著就快了。葉生一抬手捏住了四處亂飛的031,手上亂揉著,眼前忽而彈出一麵電子屏來。

材質像是中學的橫線草稿紙,粗略的幾行字概括了他的任務節點。

原身慕強,渴望被救贖,曾經見過傅伯隅教訓霸淩者,就崇拜甚至喜歡上了他。但性格使然,他隻敢偷窺,暗暗的抓住那人的一點生活線頭。

傅伯隅生的一副君子脾性,不與人計較這些,但後來見到葉生偷拿他的內衣物,再好的脾氣也按捺不住。

葉生看到這處,指甲不小心在臉上按出印子來,嘴裡還在問031,“我真偷他內褲啊?”

031很嚴肅地上下搖了搖,“當然。這是很重要的任務節點。”

葉生略顯遲鈍的點了點頭,直覺後麵還有糟心的,便讓031把電子屏收了,他之後再看。

時間也恰好,門鈴響了。

是陳姨來叫他吃晚飯。

葉生開了門,頭幾乎要含進胸膛裡去,應了聲,聲音很細,又輕。

陳姨一向看不上眼這樣扭捏的男孩子,但眼角餘光瞧見麵前人紅著的耳尖,那嫌棄也就寡淡了幾分。

“先生回來了,你收拾好就下來吧。”

依原身的性子,一定得是磨蹭到菜上齊了纔下去的,他怕,又心虛。

葉生也就多在樓上頓了會兒,031自覺飛進他腦海裡去了。

等他預備下去時,傅伯隅已在桌前了,菜色基本上已經布好了。

葉生猶猶豫豫的站在樓梯上,身體好似都在發抖。

傅伯隅像是感知到了他的視線,微微側頭向葉生看了過來。

方纔是在樓下驚鴻一瞥,冇看清晰,現如今倒是清清楚楚了。

細長的修眉,好懸在眉尾頓了一頓才止住了那柔婉之氣,一雙眼又圓又大,瞳孔黑沉沉的,眼角向下,倒顯得委屈。再往下最招眼的是那張唇,豐潤的,帶著水汽,玫紅色的,看著便覺得是甜的。

傅伯隅看著,唇上不知覺勾起了笑,向葉生招手道,“怎麼不過來?是怕我嗎?”

葉生怯生生地搖了搖頭,挪著步子過來。

半開放的餐廳置的是小長桌,平時他一個人倒冇多少顧慮,可現在多了……

傅伯隅見葉生站著又不動了,思緒一轉就明白了,“你坐我對麵吧。”

就這樣拖著,菜麵上熱氣都散了幾分,兩人一齊拿起了筷子,期間倒是冇話。

葉生好不容易看見了人,縱然是心虛,也還是忍不住去偷瞄傅伯隅。

夾菜看一眼,撥飯看一眼,終於是被傅伯隅逮到了。

兩人對視。

葉生驚得腿往後一蹬,椅子便劃拉一聲劃破了寂靜。

傅伯隅笑了起來,原顯得冷肅的眼睛彎了,笑聲帶著磁性,像電流劃過葉生耳畔,一瞬紅了一片。

傅伯隅看他,“還是個小朋友,膽子這麼小。”

傅伯隅已有二十**了。

-鍍了金,起起伏伏。葉生坐在挨著窗的桌前,兩指托著下腮,眉毛微蹙,是有些苦惱的樣子。“要做個癡漢啊。”031的白光團在亂飛,它在給葉生傳輸原主的記憶,它的數據手都快敲得冒煙了。原主也叫葉生,跟他母親姓,意思是姓葉的生了他。他母親年輕時候為愛和混混私奔,末了又大著肚子回了家,把葉家老老實實的名聲攪了個一塌糊塗。月份大了,打不了胎,葉家兩老捏著鼻子認下了這個孫子。出月子不到一個月,混混來了,和人打架斷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