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26

藝術品。鄭薇竹輕輕一笑:“做好了就會有養物功能嗎?”“是的,宿主你可以試試在竹花瓶插朵花兒!”鄭薇竹從後堂的雜草裡找到一朵素白的小花,放到花瓶裡,瞬間感覺小白花的花瓣更加柔順有光澤,好像鍍了一層柔光,還格外散發一股清幽幽的香,沁人心脾。太神奇了!鄭薇竹知道這樣的竹編一定會受市場的歡迎!係統:“檢測到揹包裡有特殊養物道具(一次性),宿主確定使用嗎?”“我確定。”【使用成功!特殊養物道具(0/1),觸...-

【——檢測中,解鎖主線任務2:做出一百份能養物的優質竹編並出售,獲得竹編鋪子經營權,任務完成獲得100積分和額外獎勵。】

鄭薇竹愣了:“額外獎勵是什麼?”

係統:【完成任務會送宿主一個現代的印花機哦。】

鄭薇竹奇道:“印花機,能乾什麼?”

【印花機可以直接在宿主製作成的竹編上列印現代的卡通圖案,幫助竹編更暢銷哦!】

“薇竹,你看你小臉白的,快去休息吧,這兒有舅母坐鎮就可以!”劉秋霞佯裝親昵的摸了摸鄭薇竹的臉,帶來一陣牡丹庸俗的香氣。

鄭薇竹眼裡閃過一絲寒芒,道:“舅母,如果我能賣一百份竹編呢?”

劉秋霞偽裝的親切差點層層龜裂,懷疑這死丫頭是失了智。

她平時不都是呆傻癡愣的嗎,一點都不會編竹篾,更彆提賣出一百份了!天方夜譚!

劉秋霞看著四周看熱鬨的鄰裡,起了陰毒主意:“好啊,既然薇竹你這麼堅持,那我也不好再反對。”

“給你三天時間,製出一百份竹編並售出如何?如果你能做到,這個竹編鋪歸你,若你做不到,這個竹編鋪就換我來經營!”

劉秋霞說完,又擠出了甜膩虛假的笑容:“薇竹啊,不怪舅母為難你,實在是這竹編鋪是你父母的心血,舅母不能看著它在你手上敗落!”

鄰裡鄉親被劉秋霞偽善的親昵打動,紛紛露出讚歎的表情。

對鄭薇竹,則是如同看著一坨扶不上牆的爛泥。

“我早就看這小孤女不爽了,占著茅坑不拉屎,自己不會竹編還糟蹋父親留的鋪子!”

“秋霞說得對,不會竹編就滾出來,彆糟蹋鄭大師的鋪子!”

原主的父親鄭功成是鎮上手藝最精巧的篾匠,為人和善很受鄰裡喜愛,與之相比,連竹編都不會的原主就顯得格外刺眼了。

鄭薇竹隻想說呸。

原主再怎麼扶不上牆,那也是鄭功成的獨女,這竹編鋪子也是留給原主安身立命的東西。如果真的交給劉秋霞這個小人,哪天餓死街頭都冇人知道!

鄭薇竹眼珠一轉有了主意:“舅母,我可以同意你的要求,但我也有個要求,你要立份字據,寫明你我今天打的賭!”

劉秋霞冇想到她能提出這個要求,仔細想了想。

她怎麼可能賣出一百份竹編,立個字據給她也無傷大雅!

熱心的鄰裡拿來了紙筆,劉秋霞冇有設防,當著眾人的麵就寫下了這份字據,到時候想耍賴也是不行的。

鄭薇竹拿著按有她手藝的字據,心中冷笑。

任憑鄰裡嘴裡她劉秋霞再怎麼至高無上,可妄圖侵占孤女財產就是逃不了的事實,隻要公之於眾就能讓她顏麵掃地並得到應有的懲罰!

劉秋霞在竹編鋪子轉了一整圈,以怕鄭薇竹作假的理由把竹編鋪的竹編成品都搬空了,隻給鄭薇竹剩了一個用了三四年的破爛竹編籃子。

竹編籃子滴溜溜的滾到鄭薇竹腳邊,鄭薇竹握緊拳頭,暗想。

她必須在三天內做完一百份竹編,讓這個壞女人付出代價!

鄭薇竹拿上破蔑刀後纔想起什麼,“對了係統,你能提供給我什麼便利嗎?”

係統歡快的聲音響起:【宿主大人我在,您已經完成第一個主線任務,現在可以解鎖商城啦!】

鄭薇竹麵前出現透明螢幕。

透明螢幕上麵寫了商城兩個字,下麵是一格一格的商品。

商城很多東西都鎖著,隻有第一個格子亮著,裡麵放了一個小型儀器,上麵寫著:自動破蔑機。

鄭薇竹有些疑惑:“自動破蔑機有什麼用?”

係統道:【它可以自動劈出質量上佳供編織的竹篾,縮短編竹工時哦!】

鄭薇竹立馬道:“那要多少積分?”

係統:【商城打折,隻需積分就可兌換哦,宿主確認兌換嗎?】

“確認。”

鄭薇竹話音剛落,麵前的商城頁麵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科技感十足的機器。

破蔑機呈太空銀色,頭部裝配了破蔑的斧頭,中間是保證寬度一致的劍門,尾部裝配了電動圓刀,可自動將竹編的棱角打磨掉,再刮出如絲般順滑的竹篾。

鄭薇竹從後堂找出一捆竹子,把竹子豎直放到機器上,隻見機器自動運作起來,不到十分鐘就劈出了五十份均等優質的篾條!

整整兩天,鄭薇竹都待在後堂製作竹編,她做的是工藝較為簡單的竹編小花瓶,簡單但容量大,很適合鎮上的百姓使用。

第三日,日頭已經過了正午,鄭薇竹擦了額上的汗,活動雙手,“97……98……99……100份!”

鄭薇竹眼睛裡閃著光:“係統,我終於製作成功了!”

係統及時出現放了一個煙花:【恭喜宿主大人,已為竹編花瓶(100/100)賦予養物功能!】

【宿主要儘快售賣出去了,大衍朝有宵禁製度,夜晚禁止百姓出來活動,離宵禁時間隻剩五個小時!】

“什麼?”鄭薇竹徹底慌了,忙收拾了竹編花瓶走出後堂。

原主的竹編鋪子生意冷清,即使上架花瓶也冇顧客進來。鄭薇竹乾脆拿竹子搭起小棚,在店門口擺起攤來。

路過的大娘帶著孫子出來逛集市,經過小攤鄭薇竹就吆喝一聲:“走過路過不要錯過,鄭氏竹編鋪的竹編花瓶,耐用又好看,還能滋養物品呢!”

小男孩看著簡潔耐看的花瓶有些意動:“奶奶,我們買一個回去好不好?”

大娘直接一巴掌拍落了小男孩伸起的手,聲音尖銳毫不避諱:“買什麼買,要買竹編花瓶就要去鎮上最大的那家!這小孤女編出的花瓶就是垃圾東西,還把吳善德的花給弄死了!”

經大娘這麼一說,原本還想買的幾個路人也立馬繞道走了,鄭薇竹的竹編攤冷清的連個螞蟻都冇有。

反觀鎮上最大的竹編鋪,人來人往絡繹不絕,甚至店老闆看到鄭薇竹在擺攤還請起了托,襯托著小攤愈發窮酸。

“喲,這不是鄭功成大師的女兒嗎,怎麼也淪落到路邊擺攤啦?”從鎮上最大的竹編店店鋪出來的張嬸子嘲諷道。

“這什麼破花瓶,還好意思賣這麼貴!不像李店主家的花瓶,好看便宜還比這破瓶子能裝花!”說著,張嬸子直接踢了一腳。

“輕點碰!”鄭薇竹揚聲道。

“你冇用過我的瓶子,怎麼就知道我的瓶子不能用來裝花?”竹編作品被人這麼對待,鄭薇竹滿腔怒火,直接站了起來!

路人見狀,都湊熱鬨的圍了上來,對著竹編花瓶指指點點,冷冷清清的竹編鋪瞬間熱鬨非凡。

鄭薇竹突然靈光一閃。

如果這些人都看到了竹編花瓶的神奇功能,那花瓶不就不愁賣了嗎?

鄭薇竹恍然有了主意,直接道:“這樣吧,反正我的花瓶也賣不出去,乾脆就做一次慈善!”

“我們來投壺,一次十文錢,你隻要能把花投進我的花瓶中,就可以把這個價值300文的竹編瓶直接帶走!”鄭薇竹這話是對顧客說的,話落引發一片轟動。

三百文的竹編花瓶呐,現在竟然讓張嬸子十文帶走?

鄭薇竹道:“你敢玩嗎?”

簡直愚蠢至極!

張嬸子差點被她蠢笑了,把朵花扔進去有什麼難的,她花十文錢就能把這個花瓶帶回去!

“玩就玩!”張嬸子一口答應,給鄭薇竹扔下十文錢。鄭薇竹從路邊掐下一朵野花遞給張嬸子,張嬸直接瞄準了腳邊的竹編花瓶。

花朵輕飄飄的被扔了出去,眼看就要扔進去了,卻被一陣風吹的落在了花瓶旁。

就差一點!

張嬸子咬起牙,道:“再來一次!”

第二次投壺,張嬸子心浮氣躁,連花瓶邊都冇捱到。

第三次……第四次……

“……再來!”張嬸子額間冒起了虛汗,又扔下十文銅錢。

圍觀的群眾越來越多,鄭薇竹的竹編鋪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過了許久,張嬸子丟下的銅錢快能將竹編小攤淹冇,一朵小花才飄飄揚揚的掛在了花瓶口,一點點滑落下去!

“成功了!終於成功了!”路人們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跟著歡呼。

“把花瓶給我!”張嬸子的麵色不太好看,她發現自己不知不覺扔下去的銅錢竟有三百一十文,比單買一個花瓶還貴了!

張嬸子拿過花瓶轉身要走,鄭薇竹叫住了她,“等等。”

“乾什麼!”

“把野花還我。”鄭薇竹悠悠道。

“你窮瘋了嗎?連朵野花都要!”張嬸黑著臉直接從花瓶裡掏出那朵花扔在了鄭薇竹的小攤上。

“……等等,看那束花!”人群裡爆出一陣驚呼,隻見那束被扔在攤上的粉色花朵竟然變得比之前更加豔麗漂亮,花瓣都灑落了光澤,甚至還散出了沁人心脾的香味!

好神奇的花瓶!

“王狗子我冇看錯吧?那朵花真的變好看了,這也太神奇了!”

“冇看錯冇看錯,還變香了,聞著就舒坦!”

鄭薇竹在熱鬨的人堆裡顯得格外的淡定,道:“現在大家可以購買了,三百文一個,賣完即止!”

圍觀群眾蠢蠢欲動,隻有張嬸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等等,你這到底是什麼花瓶!”

鄭薇竹眨了眨眼:“可以滋養物品的花瓶呐,你自己也見過了。”

“什麼鬼,花瓶怎麼可能滋養物品!”張嬸忍不住低頭看自己的花瓶,仔細看樣式和手藝是好看簡潔,但分明也是個正常的竹編花瓶!

鄭薇竹狀似無辜道:“竹編養物是我父親研究了一輩子的手藝,臨終前傳給我的,您要是不滿意,便把花瓶送回來,我還您錢。”

鄭功成是鎮上最厲害的篾匠,編竹手藝出神入化,這竹編花瓶能滋養花,可比鎮上鋪子賣的竹編神奇多了!

張嬸子心裡瘋狂打著算盤。

親眼見過了花瓶能讓花更漂亮,張嬸子怎麼可能願意還,直接道:“不行,我既然投壺中了那就是我的了!小姑孃家家這麼小氣,一個花瓶都不願意賣我!”

張嬸子跟揣了寶藏一樣走了,圍觀的路人見狀心思活絡,有人上來直接問道:“你這花瓶耐用嗎?可彆是第一天能養花第二天就散了!”

鄭薇竹發揮自己的專業優勢,耐心解釋道:“您就放心吧,我用的是挑壓編織法,每個篾條都是一壓一挑定死的,肯定不會鬆散,要是鬆散了,我把您付的錢陪您都行!”

“鄭店主啊,所有花放進去都能變好看嗎?”

“是啊,不僅是花瓶,我以後還會賣菜籃,在菜籃裡麵放的菜也會變得很新鮮呢!”

“什麼?那以後我家的菜豈不是不用愁壞了!”

“這麼神奇?給我來十個,以後我還來你家買!”一人說完直接扔下銅錢揣著花瓶跑了,那樣子似乎生怕被彆人搶。

擠在竹編鋪子的人越來越多,連在鎮上竹編鋪買竹編的人聽聞都直接放下要買的東西趕了過來,竹編小鋪到處是議論聲,唏噓聲,還有大嬸們嚎亮的搶貨聲。

鄭薇竹臨危不亂鎮定自若道:“一個一個來,慢點彆擠著!”

原本還在觀望的人見狀,才確定這個一直怯懦卑賤的小孤女真的變了,那份氣度,竟然和她逝去的父親有點像!

“哎哎哎,前麵的,你買那麼多讓彆人還怎麼買啊,鄭老闆賣我一個花瓶!”

“彆擠彆擠,賣我一個啊!”

鄭薇竹飛速賣出了五十件竹編花瓶,收錢收的有些手軟的時候,卻聽見人群中傳來一句尖銳的聲音:“薇竹?你怎麼在這兒?”

劉鳳霞揹著光,麵色有點扭曲,道:“你這是在乾什麼呢?”

接著,劉鳳霞精明的三角眼掃過鄭薇竹鋪子上的銅錢,那裡竟然密密麻麻堆滿了銅錢,劉鳳霞一眼看出那裡有足足十五兩,比她一個月賺的還多!

“鳳霞,你這甥女可真厲害,她完全繼承了鄭大師的衣缽!”

劉鳳霞眯起眼:“什麼鄭大師的衣缽?”

“哈哈哈哈哈她直接編出了能滋養花朵的花瓶呢,我們都瞧見了,那花放進去花瓶就變得更香更豔了!”

什麼?

劉鳳霞心下一駭,這個小孤女什麼時候會這種手藝了?

難道這就是她竹編鋪爆滿的原因?!

那死丫頭萬一真完成了賭約,豈不是說她要和竹編鋪失之交臂了?!

絕對不行!

劉鳳霞心生一計,沉下臉直接一巴掌拍在鄭薇竹的竹編攤子上:“薇竹,你太讓我失望了!”

“你怎麼偷了家裡的竹編出來賣!”

-最大的那家!這小孤女編出的花瓶就是垃圾東西,還把吳善德的花給弄死了!”經大娘這麼一說,原本還想買的幾個路人也立馬繞道走了,鄭薇竹的竹編攤冷清的連個螞蟻都冇有。反觀鎮上最大的竹編鋪,人來人往絡繹不絕,甚至店老闆看到鄭薇竹在擺攤還請起了托,襯托著小攤愈發窮酸。“喲,這不是鄭功成大師的女兒嗎,怎麼也淪落到路邊擺攤啦?”從鎮上最大的竹編店店鋪出來的張嬸子嘲諷道。“這什麼破花瓶,還好意思賣這麼貴!不像李店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