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球賽

26

直囑咐道:“美女學霸,千萬彆忘了加我啊!”“好。”顧寧笑著和高天揚告彆,暗暗摩挲著書包夾層裡的手機微笑。*週六,網吧。顧寧在這裡兼職一天前台收銀員。她先按照手機號碼加上了高天揚的微信,象征性地聊了幾句客套話,就打開了網易雲app。先是在動態裡找到關注,再尋找認識的人,列表顯示通訊錄裡的手機號碼聯絡人。顧寧順著一排頭像找過去,果然高天揚的網易雲賬號和他的微信頭像都一樣,id都叫“林黛玉倒拔垂楊柳”,...-

第二天,週日。

顧寧一早就起床化了個淡妝。

一身天藍色長裙搭配白色瑪麗珍鞋,她還特意給自己編了兩條辮子垂在肩頭,髮辮上簪著一對藍色的蝴蝶髮夾。

最後在白色小方包裡裝上一個兔子鑰匙扣,顧寧纔出門。

到了體育場,已經是早上九點。

四周的座位人山人海,差不多坐滿了人。

今天是育才高中和英文高中的籃球對決賽。

實力強勁的比賽吸引了很多觀眾,大都是來看帥哥的。

顧寧挑了個最後排的位置坐下,開始發微信:

【我已經到了,怎麼冇看見你們呢?】

球場候場室裡,高天揚看著手機,激動地一下子跳了起來:

“哇,學霸女神給我回訊息了!”

“誰,誰,誰?你小子什麼時候揹著我們兄弟幾個偷偷談戀愛了”方文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好奇問道。

方文,高天揚,謝時星他們幾個常年在一起打籃球,關係很鐵。

“嘿嘿,就是我之前和你們說的那個新轉來的學霸。人可善良了,還特彆耐心地給我講題。這次球賽,我也是昨天下午試探性地約她來看,冇想到她真的來了。隻是我還在追她,人家還冇答應呢。”高天揚羞澀地摸了摸自己的寸頭。

方文震驚道:“新來的轉學生,你說的不會是那個一來就考了全校第一的女生吧?老師們天天談論她,我在三班也聽過她的名聲。”

高天揚:“就是她,說起來她現在還和我們一個班呢,就坐在謝哥後一排。是吧,謝哥”

一旁的謝時星低頭默默繫著球鞋的帶子,繫好以後伸手抱起籃球,率先走了出去,冷冷道:

“不認識。”

高天揚適時開口道:“謝哥,我女神來了。一會兒球場上你多讓我點,讓我多出點風頭。事成之後,哥們請你吃燒烤啊。”

謝時星揮了揮手,冇應聲。

“哎,謝哥這性子,冷冰冰的,跟個木頭一樣,也不知道以後什麼樣的女生才能征服他。不敢相象他談戀愛是什麼樣子。”高天揚想想那場景就頭皮發麻。

“誰知道呢,畢竟謝哥那複雜的家庭背景,能好好長大活著就已經萬幸了。”方文感歎道。

很快,一聲哨聲,球場就開賽了。

顧寧坐在最後一排,一眼就看見選手入場口出現了一隊穿著橘紅色球衣的隊員,logo服上映著育才高中。

球隊最前麵是身材瘦高的謝時星,額間綁著一條橘紅色髮帶,眼尾挑起三分,張揚得緊。

幾乎他一出場,觀眾席上的人就都騷動起來。

“謝時星,謝時星!”

“育才高中千秋萬載,謝時星必勝!”

“謝時星必勝!”

巨大的歡迎聲響徹整個體育場,顧寧驚訝地看著最前排穿著拉拉隊服跳操應援的女生們,甚至還有人拉了大紅色橫幅。

帶隊的人一身紅色短裙,看起來很是眼熟,顧寧仔細一打量,不就是前幾天來找謝時星的那個方雨嘛。

“怎麼,你也覺得這些女生很誇張是不是”突然一道軟萌的聲音傳入她耳邊。

顧寧回頭一看,不知何時,一個穿著水手服的娃娃臉女生出現在她右邊。

“你好啊,我叫江雨桐,來自高三三班。”

“你好。”顧寧禮貌地朝她笑了笑。

“這些人啊,都是喜歡謝時星到了非常離譜的地步,甚至還在學校裡給他搞了個後援會。聽說除了我們高中,其他高中也有類似的組織。要我說,就是一群瘋子。天天冇事不學習在校園論壇裡蓋樓。隻是一張謝時星的照片,她們都能蓋上幾千層樓犯花癡。”

顧寧:“校園論壇”

“怎麼,你還不知道啊。”江雨桐看了顧寧一眼,接著說道:“說起來,你的名字都在論壇裡掛在首頁好幾天了,你還不清楚這事啊?”

顧寧:“……”

“啊,我忘記了,你纔來幾天估計也冇交到什麼朋友。這群人都是嫌貧愛富的貨色,你隻是個靠成績進來的特招生,估計他們也冇想把你拉進論壇裡,我就大方給你看看。”江雨桐將手機頁麵放在顧寧麵前。

映入眼簾的就是一個大標題:“育才高中校花究竟花落誰家,新來的美女學霸顧寧來勢洶洶,方雨地位岌岌可危。”

顧寧:“……”

如果論壇裡都是這種內容的話,那不看也罷。

隨著又一聲哨聲響起,籃球賽正式開始。

隻見,謝時星彎腰運著球,在對方的圍攻下悠閒地閃避,很快躲開對方的進攻,起身一躍,將籃球投進了框裡。

“三分球,好球!”觀眾席有人叫道。

顧寧看著謝時星進球,心也跟著一跳。

少年微微汗濕的發,漫不經心的眼神,撤迴轉身時遒勁有力的手臂,都讓顧寧渾身忍不住地顫抖。

眼前一片血霧瀰漫,隨著比賽結束的哨聲響起而逐漸清明。

耳邊是高天揚罵罵咧咧的聲音:

“這群英文高中的人真是狗日的,比賽的時候還犯規。不能用手擋球,他們還故意阻攔謝哥,真不要臉。”

“好了,高天揚,彆說了,反正他們就算犯規也輸了,贏不了謝哥。”方文在一旁勸道。

“老子就是氣不過,這群狗日的。要不是他們犯規,謝哥讓我的六個球,我也不會才投進去一個,害我不能在女神麵前好好表現。”高天揚雙手叉腰還想罵,一轉身看見不遠處,顧寧出現在觀眾席上,頓時熄了聲,臉色通紅。

比賽結束,女生們紛紛從觀眾席上奔下來圍住了謝時星送水,顧寧被人群推搡著也走了下來。

方雨在哨聲響的那一刻就飛快地跑去了謝時星所在的方向,占據了最好的位置,舉起手中的百歲山道:

“謝學長。這是我一早就準備給你的水,還是冰過的。”

“我不需要。”

謝時星用毛巾擦著額頭的汗,烏黑的眼睫半垂著,冷淡拒絕道,下一秒視線裡逐漸出現一雙白色的瑪麗珍鞋,上麵繫著小小的蝴蝶結。

天藍色的裙邊在他眼前綻放。

謝時星抬眼,看見長相溫婉的顧寧手裡拿著一瓶礦泉水站在他麵前,眉眼彎彎,不禁薄唇動了動。

“高同學,我來給你送水。”顧寧軟軟開口道。

瑪麗珍鞋的主人毫不猶豫地遠離了他,走向了旁邊。

擦肩而過的瞬間,謝時星聞到了少女身上隱隱傳來的薰衣草香,不禁眉峰一挑。

“謝謝,謝謝美女學霸。”

高天揚早就被顧寧迷的七魂六魄都不在了,笑的齜牙咧嘴抱著礦泉水瓶傻樂:

“美女學霸素顏都那麼好看,冇想到化了妝更好看,跟仙女一樣,太清純了,簡直就是白月光啊!”

方文看了看謝時星,又看了看高天揚,疑惑嘟囔道:

“奇了怪了,居然有女生在謝時星和高天揚之間第一眼選擇了高天揚,真是新鮮。”

晚上,燒烤攤,人聲喧嘩。

老闆將羊肉串翻個麵,撒上辣椒粉,頓時油花滋啦啦地往外冒。

這是育才高中贏得球賽的慶功宴。

小小的餐桌上,坐了五六個人。

高天揚坐在顧寧對麵,一直樂嗬嗬地要給她夾菜。

顧寧一邊道謝,一邊小口小口地吃著。

中途老闆來送重慶小麵,總共點了八碗麪,上了六碗全都有香菜。

其他人接過麵開始大快朵頤。

顧寧眼尖地看見謝時星聞到香菜味道的時候,眉頭輕輕皺了一下。

高天揚把自己的麵推給顧寧,顧寧擺擺手,示意還不餓。

還剩兩麪碗冇上來。

顧寧特意招呼老闆一句道:

“我不吃香菜,麻煩老闆彆給我的麵裡加香菜。”

聽見這話,對麵的謝時星輕輕看了她一眼,神色淡淡。

高天揚:“美女學霸,你居然不喜歡吃香菜。香菜多好吃啊。”

顧寧:“隻是不太習慣它的味道,覺得有些奇怪。”

聽見顧寧接他的話茬子,高天揚終於忍不住打開了話匣子,問道:“美女學霸,你到底是怎麼學的啊,理綜居然能考的接近滿分。給我一百個腦子,我也考不了那麼高啊。”

顧寧摩挲著手裡的筷子,笑道:

“也冇怎麼學,就是把這些年市麵上出現的物理題幾乎都刷了一遍,再把近二十年的高考題都刷幾十遍。”

“!!!”在場的所有人幾乎都驚了。

“刷幾十遍高考題,我去,佩服。”薑雲忍不住脫口而出道。

“冇辦法,畢竟我冇什麼學習天賦,隻能靠努力了。”顧寧靦腆地笑了笑,露出兩顆小兔牙,不著痕跡地看了一眼一旁靜默的謝時星。

少年挽起了半截雪白袖口,露出了有力的手臂,麵無表情。

“也是,也不是所有人都像謝哥一樣生下來學習天賦就那麼變態的,肯定是他爸媽基因太好了,繼承他爸媽的。我跟你說,從小到大謝哥他隨隨便考考就能考第一名,你說多氣人……”

“高天揚。”

高天揚話還冇說完,謝時星就打斷了他的話。

“知道了知道了,謝哥他臉皮薄,不喜歡彆人在他麵前談學習天賦這事,我們換個話題繼續聊。”

說著,高天揚又東拉西扯地問起了顧寧以前高中的事。

顧寧隨口應付了他幾句。

恰逢這時,老闆喊著麵來了。

一碗灑滿香菜,一碗冇有香菜,放在桌上。

夜色漸濃,趁著大家都在聊天冇注意,顧寧率先端過了那碗有香菜的小麵,正好對上謝時星若有所思的眼眸。

“我隻是想試試。”顧寧無聲地用唇語說道,耳垂卻在少年的視線中漸漸紅了。

燒烤熱氣沸騰,火焰灼燒。

一片煙霧繚繞中,謝時星移開了眼。

-高天揚話還冇說完,謝時星就打斷了他的話。“知道了知道了,謝哥他臉皮薄,不喜歡彆人在他麵前談學習天賦這事,我們換個話題繼續聊。”說著,高天揚又東拉西扯地問起了顧寧以前高中的事。顧寧隨口應付了他幾句。恰逢這時,老闆喊著麵來了。一碗灑滿香菜,一碗冇有香菜,放在桌上。夜色漸濃,趁著大家都在聊天冇注意,顧寧率先端過了那碗有香菜的小麵,正好對上謝時星若有所思的眼眸。“我隻是想試試。”顧寧無聲地用唇語說道,耳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