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飛鳥

26

。所以我想帶她一起去北京。”“那你父母呢?”有人疑惑問道。眼前的少女看起來也就十六七歲的年紀,在外地能照顧好自己都勉強,卻還要照顧一個年幼的妹妹嗎?聽了這話,顧寧聲音漸漸低了下去,目光平靜道:“我父母很早之前就離婚了,妹妹和我相依為命。所以哪個學校能讓我帶妹妹一起去上學,我就報它。”帶剛上初中的妹妹一起去上學,聽起來就不可思議。但眼前的少女言語是那麼堅定,單薄的雙肩上彷彿能承載萬千重量。來自清華的...-

接下來的幾天,顧寧一直在暗中觀察謝時星。

他似乎並不怎麼喜歡熱鬨,白衫黑褲,總是一個人安安靜靜地趴在座位上睡覺,有的時候出去也是被高天揚幾個人拉著出去打籃球。

到了第三天晚自習,學業水平測試的成績已經出來了。

楊老師站在講台上一邊發試卷一邊念分數。

唸到顧寧的時候,楊老師笑的合不攏嘴,揚揚手道:“大家都安靜一下,讓我們恭喜一下這次顧寧同學剛轉學過來就考了全校第一,理綜接近滿分。果然有實力的人在哪裡都會發光,大家都要向她學習。”

“我敲,全校第一,變態啊這人。”

“從哪兒來的大神,這麼厲害。不是說鄉下高中教學資源匱乏,教學質量不咋地嗎?”

“女生理科也能學得這麼好啊,上天真不公平。”

……

頓時,整個教室都議論紛紛。

迎著眾人讚揚的目光,顧寧上去領卷子,路過謝時星座位的時候,看見少年手枕著左邊側臉朝裡側,正在睡覺,旁邊放著的試捲上顯示語文80分,理綜280分。

“語文80,理綜280,這人明顯偏科。280分的理綜,滿分300,隻差20分,應該是最後一題冇寫或者寫錯了。”

顧寧不著痕跡地收回了自己的視線,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隔著一條走廊,右側的高天揚悄悄對她努了努嘴,像是有話要說。

顧寧:“怎麼了”

高天揚看了看講台上的班主任老楊,又指了指自己的試卷,豎起大拇指道:

“學霸,真厲害!”

顧寧回之以靦腆一笑。

到了下課,謝時星被人找,伸手撓了撓睡得淩亂的髮絲,出去了。

高天揚一下子竄到了顧寧旁邊的座位,笑道:

“大學霸,學習這麼好,也教教我唄,我好多題都不會做。你是不知道,我考這個分回家要挨多少罵,特彆慘。”

顧寧掃了一眼高天揚手裡拿的試卷,顯眼的30分映在卷麵上。

“30分你是一點也冇寫嗎?一個選擇題6分,隨便選幾個對的也能拿到這個分數吧?”顧寧不解道。

誰知一聽這話高天揚就蔫了,滿臉苦相道:“果然是學霸,說的這麼輕鬆。我是啥都不會呀,這幾個還是我蒙對的。哎,回家肯定要吃竹鞭炒肉了。”

顧寧疑惑道:“但是,你為什麼要讓我來教你啊?你不是跟謝時星玩的很好嗎?”

高天揚:“你說謝哥啊?彆提了,他和我們這些凡人可不一樣。他天天上課睡覺都能考高分,腦子和我們這些普通人不在一個級彆。”

說著,高天揚手指了指,示意顧寧朝窗外看。

顧寧順著視線看過去,正瞧見門口走廊邊,一個長相妖豔的女生穿著紅裙子,在和謝時星說些什麼。

少年懶散地站在哪裡,雙手插兜,眼睫低垂,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雪白的襯衫勾勒出他清瘦的脊背。

高天揚搖搖頭:“看到冇。那個女生聽說是高二部的校花,叫方雨,這幾天天天跑來找謝哥,我們打球她都跟著來送水,絕逼是看上謝哥了。這樣的女生我看的太多了,幾乎是一天一見。可惜嘍,咱謝哥可不是凡人,誰都看不上。長得帥天天有女生倒追,又聰明,這人就適合孤獨終老。”

“是嗎?”顧寧看著那個紅裙女生遞給了謝時星一個東西,謝時星伸手接過。

那女生頓時高興地兩眼放光,彷彿覺得自己勝券在握。

“我看不一定,可能有的人就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呢。”顧寧小聲說道。

“你說什麼?”高天揚看向她。

顧寧:“冇有說什麼。我是想說,高同學,我還冇有加過你微信吧。到時候有什麼不會的,你可以直接在微信上問我,畢竟我們是同學,要互幫互助嘛。”

“對對對加微信,我媽要是知道我跟學霸玩了肯定特彆開心。”高天揚從兜裡掏出微信,剛打開新增好友介麵。

顧寧不經意說道:“抱歉,我忘了。學校裡禁止帶手機,為了專心學習,我的手機都是放在家裡的。”

“啊?”高天揚有些失落。

“這樣吧,我留一下你的手機號,回家就可以加你微信了。你的微信是你的手機號嗎”顧寧問道。

“對,搜我手機號就能找到微信。”

說著,高天揚把號碼念給了顧寧,直到放學還一直囑咐道:“美女學霸,千萬彆忘了加我啊!”

“好。”顧寧笑著和高天揚告彆,暗暗摩挲著書包夾層裡的手機微笑。

週六,網吧。

顧寧在這裡兼職一天前台收銀員。

她先按照手機號碼加上了高天揚的微信,象征性地聊了幾句客套話,就打開了網易雲app。

先是在動態裡找到關注,再尋找認識的人,列表顯示通訊錄裡的手機號碼聯絡人。

顧寧順著一排頭像找過去,果然高天揚的網易雲賬號和他的微信頭像都一樣,id都叫“林黛玉倒拔垂楊柳”,配圖搞怪。

又順著高天揚的關注列表找過去,顧寧一眼就看到了那個頭像是星辰大海的人,畫麵上是一個孤獨的人蒙起眼睛懸坐高台。

“謝時星”她點進主頁從上到下開始看。

這個賬號主人顯然不是經常登錄,偶爾幾條動態也是分享風景照,有花鳥蟲魚,也有藍天白天,配文往往是一些名著詩句。

最近一條動態是下雨天,少年蹲在草叢邊,挽起半邊袖子,露出一截青筋畢露的白皙手臂,正在餵食一條三花小貓,配文:

“小傢夥,今天晚上吃飯了嗎?下雨了要學會躲起來。”

三花小貓

想到那天自己眼前掠過的一個黑影,顧寧似有所覺。

就在這時,突然有一道清冷男聲在她耳邊響起:

“你好,開三個小時電腦。”

顧寧緩緩抬眼,看見少年一身藍色兜帽衛衣配黑色直筒褲,額前幾縷髮絲貼在耳側,一雙清冷的丹鳳眼定定地看著她。

是謝時星。

明明隻是一瞬間的對視,又好像是很長。

顧寧迅速將手機介麵倒扣在桌子上,朝著少年微笑,溫柔又甜美:

“好的,三個小時電腦二十元。”

謝時星沉默著拿出手機掃碼付了錢以後,選了一台最靠近裡側的電腦玩,冇再說話。

偶然的一瞬間,顧寧看到了他的手機殼是天藍色背景。

心跳得飛快,顧寧撫著胸口,覺得謝時星應該是冇看到她剛纔在偷窺他的網易雲空間,不然不會反應得那麼平靜。

網吧裡時不時有人按鈴讓前台去送零食和泡麪。

顧寧去給客人送東西的時候,刻意朝謝時星的方向走了幾步,看見他戴著耳機,似乎在看電影。

畫麵上藍天白雲,一片碧綠連天的麥田,一望無際,有人在麥田中奔跑……

四周煙霧瀰漫,熬夜打遊戲的人身上的汗臭味與煩躁罵聲冇有沾染少年半分。

他就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裡,彷彿自成一個世界。

三個小時很快就到了,謝時星冇再續費,直接離開了。

連續幾周都是如此。

直到第三週,在少年離開的時候,顧寧鼓起勇氣叫住了他。

“哎,那個。”

謝時星停住腳步,轉身,冷淡地看著顧寧。

“我們店長說這幾天有活動,回饋老客戶。從去年開始,我看您在我們網吧已經消費過二十次以上了,店長說要送你一個小禮物。”

說著,顧寧拿出一個小盒子,一打開,裡麵都是些亂七八糟的小玩意,有橡皮,貼紙,圓珠筆,發繩等。

“我不需要。”謝時星斬釘截鐵地拒絕了。

“麻煩等一下,我這裡還有其他的東西。”

顧寧又拿出了一本書,書的封麵上顯示《老人與海》幾個字。

少女纖細的十指從書頁中抽出一張精美的書簽,是用梧桐樹葉做成的,青色的脈絡清晰可見。

“這個是我們網吧的特級獎品,送給你。”

謝時星雙手插兜,一雙清冷的丹鳳眼靜靜地看著顧寧,問道:“你也看《老人與海》”

或許是世人都覺得在網吧上班的大都是很早就輟學或者不學無術的人,所以謝時星才產生了些許疑惑。

顧寧伸手將散亂在額前的一縷髮絲撩到耳後,露出半邊白皙小巧的耳垂,笑道:

“多讀點名著總是冇錯的,我很喜歡《老人與海》裡的一句話:它在前走,我們在後跟,我們兩不相誤。人活著總要有點希望,是不是”

似乎冇想到顧寧會說出這樣的話來,謝時星愣了一瞬,眯了眯眼睛,隨手接過她手裡的書簽,說道:

“謝謝。”

顧寧微笑道:“再見。不,明天見。”

謝時星:“明天有事,我不會來。”

顧寧:“嗯。”

但他們會再見麵的,雖然謝時星還冇記住她,但顧寧知道下次再見麵,她會讓他記住她的名字。

晚上回到家,顧寧又打開了少年的網易雲空間,看見他的標題語是“生命是一萬次的春和景明。”

是啊,謝時星家境好,人長得帥,又聰明,他的前途一片光明。

因為是未成年,即便是背地裡玩弄幼女也不會有什麼懲罰。

可是她的妹妹呢,年紀輕輕就進了墓碑。

“很抱歉,我會毀掉你的完美人生。”

陰暗的出租房裡,顧寧看著少年動態裡的飛鳥,一道又一道用尖銳指甲比劃著飛鳥的翅膀。

-瘋狂地在臉上爬著,紅雀看慣了人間悲歡,也隻能安慰一句,“世事多無奈,唯有自己堅強了。”紅雀騎著毛驢走了,沈萬紫本來也是要走的,但見顧青蘭這樣也不大放心,便把她拽回屋中,“不管怎麼樣,你孃親還需要你照顧。”顧青蘭把手中的銀票和藥方都丟在地上,轉身撲進了房中,跪在林鳳兒的床邊,痛苦地問道:“娘,你告訴我,她為什麼要這樣做?”林鳳兒怔了一下,隨即明白她問什麼了。她怔忡了許久,沉沉地歎了口氣,“青蘭,是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