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墜落

26

目光注視下,紅暈逐漸爬上了臉頰,但仍然堅持開口道:“我一個人去讀大學,北京離家鄉太遠了,坐火車都要一天一夜才能到。我妹妹年紀還那麼小,放她一個人在家裡我不放心。所以我想帶她一起去北京。”“那你父母呢?”有人疑惑問道。眼前的少女看起來也就十六七歲的年紀,在外地能照顧好自己都勉強,卻還要照顧一個年幼的妹妹嗎?聽了這話,顧寧聲音漸漸低了下去,目光平靜道:“我父母很早之前就離婚了,妹妹和我相依為命。所以哪...-

“顧寧同學,恭喜你,你在這次物理競賽中獲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績,得到了保送清華大學的機會。”

“顧寧同學,去清華有什麼好的,來北大吧,我們還可以給你提供免學費和發放全額獎學金的好待遇。”

高二辦公室裡,顧寧手裡抱著物理競賽得來的金色獎盃,被分彆來自清華和北大的招生老師們東拉西扯,試圖遊說她加入自己的學校。

她所在的高中是一所鄉下的普通高中,一本上線率屈指可數,全校能去參加競賽的名額也是寥寥無幾。

顧寧從小到大成績就十分優秀,憑藉著一路的努力與天賦加持,終於靠自己贏得了離開小鎮的機會。

“來清華吧!”

“來北大吧!”

“去去去,你們清華有什麼好的,法學還排不上五院四係的名。”

“嘖嘖嘖,你們北大也就一般般,理工科還不如我們呢。”

……

眼看著兩群西裝革履的人在顧寧麵前吵的不可開交,麵紅耳赤幾乎要打起來。

一直安靜的少女終於緩緩開了口:

“請問老師,哪所學校可以攜帶家屬”

老師們不約而同都看向了顧寧:“”

“我是想說,我有一個妹妹,她還在讀初二。”顧寧舔了舔乾澀的唇,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紅暈逐漸爬上了臉頰,但仍然堅持開口道:

“我一個人去讀大學,北京離家鄉太遠了,坐火車都要一天一夜才能到。我妹妹年紀還那麼小,放她一個人在家裡我不放心。所以我想帶她一起去北京。”

“那你父母呢?”有人疑惑問道。

眼前的少女看起來也就十六七歲的年紀,在外地能照顧好自己都勉強,卻還要照顧一個年幼的妹妹嗎?

聽了這話,顧寧聲音漸漸低了下去,目光平靜道:“我父母很早之前就離婚了,妹妹和我相依為命。所以哪個學校能讓我帶妹妹一起去上學,我就報它。”

帶剛上初中的妹妹一起去上學,聽起來就不可思議。

但眼前的少女言語是那麼堅定,單薄的雙肩上彷彿能承載萬千重量。

來自清華的老師率先開了口:

“這樣吧,我可以跟學校那邊打招呼,給你安排單獨的宿舍,可以供你和妹妹居住。至於學費和生活費,現在國家各種助學政策都很好,你可以申請助學金貸款,上學期間也可以做勤工儉學賺學費。至於你妹妹,能不能進好學校的初中隻能靠她自己努力了……”

顧寧的目光逐漸被清華老師的話語吸引過去。

來自北大的老師也坐不住了,連忙搶話道:“那又怎麼樣?我還能給你妹寫推薦信呢。北京競爭那麼大,有推薦信,你妹進好的初中更有競爭力一點。”

兩波人又一言一語吵了起來。

“好的,我知道了老師,謝謝你們。”聽見這番話,原先還緊張著的顧寧頓時鬆了一口氣,朝他們深深鞠了一躬:“兩位老師的學校都很好。我會仔細考慮的,在這裡替我和妹妹先謝過你們……”

想到能帶妹妹一起去北京,逃離這個壓抑落後的地方,時隔多年,顧寧第一次因為學習之外的事情由衷地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姐!”

猝不及防,顧寧抬頭,眼前迅速躍過一道殘影。

“砰”的一聲從對麵樓上傳來,彷彿銀瓶乍裂。

安靜的世界瞬間吵鬨一片。

“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了?”

“對麵樓有學生跳樓了!”

“聽說才十三四歲,還是個初中生。”

“為什麼跳樓啊”

“聽說就是老師上課的時候讓她交作業,她冇寫。老師說了她幾句,她就跳樓了。”

“嘖嘖嘖,現在這小孩子心理真催弱,跟個玻璃瓶一樣。”

……

再多議論的話,顧寧就聽不見了。

夕陽西下,火紅的晚霞映在天空上,卻照不亮顧寧此刻麻木震驚的眼睛。

少女的眼睛一瞬間瞪得很大,豆大的眼珠率先無聲無息地落了下來,飛快地扶著欄杆衝下了五樓的樓梯。

奔跑,無儘的奔跑,世界在不斷地後退……

“哎,顧寧同學,你去哪兒”

身後人的呼喚,顧寧已經完全不在乎了。

血紅,漫天遍野的血紅色。

血跡已經完全浸透了緊閉雙眼的女孩身下的石磚。

眼前的場景可以說是血肉模糊。

“看樣子是頭先著地的。”

“真可憐啊,腦漿都砸出來了。”

顧寧幾乎是雙腿顫抖著要衝進圍觀的人群裡,卻被保安重重阻攔住。

“你要乾嘛,這裡是死亡現場,不能破壞。”

“讓開,我要進去!”

“學校已經報警了,閒雜人等不準靠近。”

“我說讓開!”顧寧紅著眼,雙手用力地推開阻攔自己的人,嘶啞著吼道:

“她是我妹妹!”

“她是我妹妹,唯一的妹妹……”

“佳佳!嗚嗚嗚……”

“佳佳……姐姐來了……”

黃昏下,被阻攔後跪地哭泣的少女,血紅的地磚,冷眼旁觀的人群,共同構成了顧寧此生難忘的回憶。

而此時,正值盛夏,樹木鬱鬱蔥蔥,陽光正好。

“叮鈴鈴,叮鈴鈴!”

門鈴響了幾遍,都冇有人去開門。

顧寧躺在床上,用被子捂住耳朵,死死地盯著手機螢幕上的訊息。

李夢:【你好,你是顧佳姐姐嗎?我是她的好朋友。】

李夢:【你在看微信嗎?我很猶豫有一件事要不要告訴你。其實佳佳她不是因為作業冇交,老師罵她才一時衝動跳的樓。這件事的真相很殘酷,我怕你一時間接受不了。】

李夢:【其實,佳佳她是被人逼的不得不跳樓自殺。】

顧寧:【是誰?】

過了三分鐘,門鈴又開始不間斷地響起來。

顧寧垂著眼,一隻手捏著手機,從床上慢慢爬起來,趿拉著拖鞋去開門。

門後露出的一張熟悉又陌生的臉。

顧寧手疾眼快地關門卻被人伸手擋住。

“小寧,是爸爸啊,又不是壞人,你關什麼門。”

“嗬”顧寧冷眼看著門外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生的沉默寡言,額間已經出現了幾縷白髮,年歲到了,可見不服老不行。

想當年,年輕的時候,顧父也曾是出了名的浪蕩子。

顧寧按著門問道:“你來這裡乾嘛。”

“這是我女兒的住處,我怎麼不能來了。況且佳佳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我這做父親的心裡也不好受啊。”說著,顧父揩了揩眼角的淚。

聽到佳佳的名字,顧寧鬆了手,讓開一段距離,說道:

“進來吧。”

顧父佝僂著腰進來。

顧寧和顧佳租的房子並不大,也就是20多平方米,房梁低,樓上還有其他人住。

顧寧:“到底有什麼事,說吧。”

顧父:“冇事就不能來看看你嗎?你好歹也是我女兒。”

顧寧冷笑一聲道:“當初你和母親因為出軌離婚的時候,在法庭上堅決不要我和妹妹,說一定要找個新老婆生兒子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暴雨天,我和妹妹冇錢上學去找你要生活費的時候,你把我們擋在門外可不是這麼說的。”

聽到這番話,顧父的臉色有些不自在,隻呐呐道:

“這說的什麼話。人家都說,離婚的時候女孩兒跟著母親不是更好嗎?母親更貼心,更何況我一個大老粗,也不知道怎麼照顧女娃啊。你們去找我,是你後媽非不要我見你們,是你後媽指使的。我是你們親爹,咋可能不心疼你們呢?”

顧寧低頭刷著手機,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懶得聽顧父在這裡虛情假意:

“說吧,到底有什麼事”

“也冇什麼事。”顧父抬起頭打量了一圈四周,冇看到什麼值錢的東西,不禁試探性地問道:

“聽說佳佳那事,學校賠了十幾萬……”

心裡瞬間涼了半截,顧寧手頓了頓,眼睫半抬,說道:

“怎麼?你想要這筆錢”

“說什麼呢,這妮子。那是佳佳喪命的錢,我是她親爹,肯定是心疼啊。就是學校這事兒做的也太不地道了,那老師那麼過分,把佳佳都逼死了。居然才賠這麼點兒錢。佳佳以前多乖啊。”顧父裝模作樣地罵了幾句,突然開口問道:“那錢已經到賬了嗎?現在在哪兒呢?你一個未成年的小姑娘拿著這麼多錢多不安全呀,要不我先替你收著吧?”

明白顧父是衝著賠償的錢來了,顧寧的臉色一瞬間冷了下去,懶得再跟他廢話,反問道:

“你是新老婆要買金項鍊還是捧在手心裡的小兒子要上私立學校冇錢了,還想來貪我妹妹的錢。顧建,你要不要臉啊?”

“你這小妮子,咋跟你爸說話呢?”發現自己的真實目的被揭穿,顧父也有一點掛不住臉,對著顧寧吼道:“我是你親爹,尊老愛幼,懂不懂”

“要錢冇有,要命一條。現在,立刻,馬上給我滾。”顧寧毫不客氣地下了逐客令,站起來打開了大門。

顧父:“不是,我來之前已經問過律師了,這筆錢,我作為佳佳的親爹是有繼承權的,你憑什麼一個人私吞”

“嗬嗬,你跟我**律。”顧寧笑了笑,眼底卻冇有一絲溫度:“那按照法律,我和妹妹的撫養費你一分錢冇出,你不是更應該賠償我們的撫養費,從小到大加起來也不少。更何況我現在要上大學了,學費和生活費你是不是也應該提前給我結一下。”

“這是兩碼事兒,反正現在這筆賠償錢我是要定了。”提到要付學費和生活費,顧父頓時急了起來。

“要啊,你看我給不給你!”顧寧瞬間衝進了廚房裡,舉起了菜刀,威脅道:

“大不了魚死網破!”

“你,你!我生了你就當是生了個叉燒!不孝順的孩子。”顧父顫抖著逃跑了。

“一個二個,冇一個好東西。”顧寧手腳發麻,腦袋被氣的還有些眩暈,抬起手關上門落了鎖,靠著門背後,身體漸漸滑落了下去。

“佳佳,姐姐好累……”

她抬眼,看見牆壁上掛著一副照片。

照片上正是剛上初中的妹妹和自己的合影。

顧佳穿著雪白色學生裙,紮著馬尾辮,髮絲黑亮,膚色白皙,笑容燦爛地挽著她的手臂,站在向日葵花田裡。

“1,2,3,茄子!”

“姐,你怎麼不笑啊,笑一笑多好看。”

“我不會笑。”

“不會啊,姐,你唇角向上抬,眼睛睜大點就好了。其實你笑起來很好看的,特彆像隻小白兔。我的姐姐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姐姐了!”

女孩撒嬌的話語彷彿還在昨夕。

顧父人雖然混蛋,但有句話確實說的冇錯。

顧佳真的很乖,是天底下最乖巧的妹妹。

回憶起過往,顧寧雙手抱臂,任由自己的眼淚一顆顆砸在地上,泣不成聲。

對不起,佳佳,是姐姐冇有保護好你,對不起。

一片黑暗中,擱置在一旁的手機螢幕驟然亮了起來。

李夢:【具體情況我也瞭解得不是很清楚,隻是知道那個男生家境很好,在一所非富即貴的高中裡讀書。佳佳每次和那個男生聊天,他用的幾乎都是網名。有次我聽見佳佳說,那個人好像姓謝,叫謝……時……星。】

-她點進主頁從上到下開始看。這個賬號主人顯然不是經常登錄,偶爾幾條動態也是分享風景照,有花鳥蟲魚,也有藍天白天,配文往往是一些名著詩句。最近一條動態是下雨天,少年蹲在草叢邊,挽起半邊袖子,露出一截青筋畢露的白皙手臂,正在餵食一條三花小貓,配文:“小傢夥,今天晚上吃飯了嗎?下雨了要學會躲起來。”三花小貓想到那天自己眼前掠過的一個黑影,顧寧似有所覺。就在這時,突然有一道清冷男聲在她耳邊響起:“你好,開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