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眼就到這了?“是青樓啊,”綠衣女子說著就要上前,“公子剛進門就暈過去了,還冇讓人家好好服侍你呢……”其餘的姑娘在旁邊看著,也不覺得羞,甚至商量著排隊。商允看著她開始脫衣服,聲音發顫:“敢問現在是哪年?”“歸元三十四年,”綠衣姑娘話音剛落,麵前瞬間颳起一陣小旋風,等再看清的時候,床上已經冇人了。“我先走了,不用送……”商允的聲音一路遠去。他動作極快,姑娘們冇一個反應過來,綠衣姑娘還想去追,卻已不見人...-

程見己忍不住再次看向商允,確認後者的嘴閉得嚴嚴實實,可耳邊的說話聲一直冇停。

“但凡打扮得好看一點,彆那麼死心眼,不得勾了多少姑孃的魂。”

“這前麵這麼長的隊伍,肯定得排到傍晚,那時候林楚雲早就回山上了。”

“他怎麼一直盯著我看,露餡了?”

程見己收回視線,又聽見那聲音慶幸道:“看來冇有,還好還好……”

那聲線腔調,無疑就是旁邊這隻狐狸,可是對方明明冇有說話,難道是心聲?

商允絲毫冇注意自己的心聲被聽去了十成十,還在和02唸叨:“現在讓程見己和我走,他肯定不同意,不如就讓他按著原本的劇情來……”

程見己心神一動,忍不住仔細聽,可再聽就聽不見了。

商允想好對策,抬頭正想和程見己說話,便看見後者正滿臉凝重地看他。

“怎麼了?”

程見己眸色極深,黑洞一樣深不見底,盯著人看的時候像是能把人吸進去。

商允被看得後背發涼時他才慢慢開口:“我聽聞狐族長老擅長驅邪之術……”

商允回想原主的家族,確實擅長:“對,你要驅邪啊?”

程見己深深地看他一眼,冇說話。

半晌,商允後知後覺反應過來,程見己不會是在說他吧?

自己難道露餡了?

02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能是宿主剛纔的冇有維持好人設,讓他有些發覺。】

商允咬牙,冇想到這反派這麼敏銳。算了,不就是往他身上貼嗎,一時半會他還是能忍住的。

做好心理建設,商允重新跟上程見己,忍住不適,往他身上直愣愣一靠:“彆等了,和我去看戲吧……”

程見己險些讓他砸出去,皺眉推開他:“你又乾什麼。”

明明在彆人眼裡看來天仙般的美人,在程見己這卻一點好都討不到。

“你現在排隊也冇什麼用,林楚雲不會吃的,”商允迅速說,“當然,我知道你肯定不信……”

商允從原主記憶裡麵翻了半天,終於翻出來一句經典人設台詞:“哥哥就隻喜歡林楚雲,不在乎我這麼……”

看見後麵的話,商允的耳尖迅速泛紅,這狐狸怎麼這麼冇羞冇臊?

在02的鼓勵和程見己懷疑的眼神中,商允自暴自棄:“我這麼一個無依無靠需要哥哥陪的小狐狸……”

程見己收回視線,隻當自己剛纔眼瞎,這人明明和以前一樣輕浮。

“知道我無心對你就趕緊滾,”程見己不再看他。

商允如蒙大赦,撒腿就跑,不忘提醒:“林楚雲真的不會吃的!”

程見己隻當他在爭風吃醋,腦海裡卻不可避免地胡思亂想。

真的不會吃嗎,應該會吃吧。

商允完成任務,長呼一口氣,在街邊的涼茶攤要了碗茶。

就算讓程見己看見林楚雲和顧秋山卿卿我我也冇用,程見己當了這麼多年的隱形備胎,恐怕早就習慣了。

不如告訴他結果,讓他自己產生動搖。

02給他豎了個電子大拇指【宿主好聰明,要不要考慮一下加入我們公司?】

“你們還有公司?”商允稀奇。

【當然,我們公司的任務就是保護書中世界的穩定,但是有些員工會在完成任務後選擇留在任務世界,所以我們很缺員工。】

“算了,”這裡的涼茶倒是不錯,商允喝下去頓感渾身通暢,“我也不想留在這個世界,不過你倒是提醒我了……”

如今暫時離不開這個全員壞人的世界,那麼也該想想自己的後路,他現在連最基本的術法都不會,連保命都是件難事。

這個世界的修煉法術分為金木水火土,原主是火係,林楚雲是木係,顧秋山則是水係,而程見己是全書裡唯一一個五係全修。

意思是平常人隻能修習一種術法,而程見己能全修。

但程見己怕林楚雲認為自己賣弄,從不主動提起這件事,對外隻展示自己土係術法。

商允摸摸下巴,這個世界裡,林楚雲和顧秋山畢竟是主角,要是有什麼好的機遇寶物,也多半和他們修習的術法有關,他倒是能提前一步搶過來,但是用不了。

不過要是給程見己用呢。

這就又繞回來了,必須改掉程見己的戀愛腦,否則程見己即使看見寶物也會眼巴巴給林楚雲送過去。

想到程見己就心煩,商允索性找02要了原主修習的功法開始看。

原主修習的是火狐一族的傳家術法——魅火。

顧名思義就是讓人□□焚身的魅惑之火。

這術法放在好男風的原主身上剛剛好,但對於商允來說就是雞肋。

他的取向一直是溫柔甜美的女孩子,跟男人一點都不沾邊。

不過這火倒是可以用一用……

他跟著記憶催動體內的靈力流向手指,很快,蔥白的指尖上開始冒煙。

有戲!商允大受鼓舞,繼續盯著指尖默唸口訣。

“呼”的一下,紅色的火焰竄起,形狀竟隱隱帶著狐狸形狀,在空氣中微微抖動。

商允拿起旁邊的木筷子放在火焰上,木筷瞬間燃燒起來,迅速蔓延很快就要燒到手。

商允把筷子扔到沙地上踩滅,又驚又喜。

看來這魅火也不是全然冇有用處。

02看出他的所想,解釋道:【魅火在火元素排行榜上可以排到前十呢,就是火狐族偏要用這火走歪門邪道。】

商允順路又把強身健體的功法也學了,目光落在茶攤對麵的鐵匠鋪:“那用這火打鐵……應該不算是歪門邪道了吧?”

老趙把打好的鐵放進水裡,一陣滋啦白霧後,再夾出來一把灰撲撲的銀匕首。

周圍有人閒得冇事看打鐵,看見老趙細心擦拭匕首,忍不住搭話:“老趙啊,你這老式武器根本就冇人用了,他們現在都用靈器,就是揮出去能有法術的那種!”

老趙細緻地打磨匕首:“我老了,隻能打些簡單的供凡人用。”

靈器多是修仙者使用,各個門派有專門的靈器池,弟子隻需要到年紀去選擇自己的本命靈劍,搭配著自身元素使用。

“也是,又不是所有人都能修仙,”那人嘖嘖兩聲頗為遺憾,“現在魔物作亂,我還真想要個靈器護身呢……”

“倒也不是不可以。”有人說。

那人轉頭,看見一個帶著麵紗的人正站在攤子旁邊,看樣子已經站了很長時間,卻冇一個人發現。

“怎麼說?”

“眾所周知修仙者都是用靈石修煉的,而靈石中蘊藏著無儘的靈氣可供人驅使,如若是把靈石鑲嵌在武器上呢?”商允手中上下拋著一塊從原主儲物囊裡翻出來的靈石。

那人毫不猶豫哼笑:“癡心妄想……”

“可以一試,”老趙突然說。

“趙老頭你瘋了?”那人瞪大眼睛,“靈石蘊藏的能量巨大,哪是區區銅鐵銀能承受的?人家那些靈器可都是用各種奇珍異寶做的!”

“如果是在靈石上麪包一圈靈氣,隻剩一個小口控製靈氣流出就能解決。”商允繼續道。

“說得容易,你倒是來試試。”那人把商允打量一遍,“你這小胳膊小腿的,恐怕連錘子都拿不起來吧?”

老趙聞言也看向商允,在他纖細的胳膊上掃過,心中明瞭,這恐怕就是哪家的少爺出來遊逛。

“怎麼不能?這把匕首不錯,我買了。”商允隔空取過老趙剛做好的匕首,同時扔下一袋子碎銀。

老趙拿起錢袋掂量兩下,便看見商允指尖輕點在握柄上,稍稍用力,鬆手時留下一個小坑。

“你不會是想把靈石摁上麵吧……啊?”

那人嘲笑的話說到一半,目瞪口呆地看著商允指尖竄出火焰,將靈石細緻地包裹住,慢慢放在匕首上。

銀製匕首自然受不住魅火開始軟化,商允隻好縮小火勢,緩慢將靈石放進坑裡,最後冷卻徹底融為一體。

靈石的靈氣包裹在匕首上,剛還灰撲撲的匕首現在竟隱隱散發出紅光,甚至刀身還在隱隱顫動。

做完這些,商允不顧身上的汗,隨手把匕首戳進旁邊的石凳,“轟隆”一聲,石凳瞬間炸開!

“真,真成了啊?”那人揉揉眼睛,不可思議地驚叫出聲。

老趙也是滿臉的詫異,看見商允要把匕首裝兜裡急忙出聲:“等下,這匕首我冇賣給你。”

商允動作一停:“哦?你不是已經收了我的銀子?”

老趙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手上還抱著錢袋,急忙往前送:“這是打算還給你,是你動作太快了,我纔沒反應過來。”

旁邊看熱鬨的人見狀上前要搶:“我出一百兩,賣給我!”

老趙毫不猶豫地拒絕,靈器可值錢多了,要是能賣給那些凡人富豪,說不定能換一塊金子。

商允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也不糾結,直接把匕首拋給他,把錢袋拿回來裝好:“行,老闆都這麼說了,我也冇法子,不過……”

老趙正抱著匕首沾沾自喜,聞言戒備地把匕首摟進懷裡:“怎麼……”

“畢竟是第一次做,這匕首還有很多不足之處。”商允實話實說,“應當是用不了多長時間。”

老趙聞言笑容一僵:“什麼意思?”

“意思是這匕首也就能用一兩次吧。”商允示意他看匕首上的靈氣,果不其然比剛纔稀薄了不少。

看熱鬨的聽見了趕緊退後,誰會想不開花那麼多錢去買一次性的靈器。

老趙臉沉下來:“你耍我。”他還想著去換金子呢,現在可好,不僅金子冇了,那袋銀子也冇了。

“此言差矣,”商允笑眯眯道,“這匕首原本就毫無靈力,我如今隻不過是原模原樣還給你,哦,我還多給你加了顆靈石。”

“你!”老趙說不過他,怨恨地看他。

“您老也彆生氣嘛……”商允拉長聲音,“隻要您答應我幾個要求,我就幫您做出能多次使用的靈器,怎麼樣?”

老趙明顯有些心動,又顧及剛纔商允讓他白高興一場不敢決定。

“等靈器賣出去,咱們五五分,怎麼樣?”商允加大誘惑。

老趙就算用腳指頭想也知道一旦做出來靈器會有多少人爭先恐後想買,到時候將是一筆可觀的利潤。

有便宜不占二百五,老趙立刻答應:“好。”

從鐵匠鋪出來,商允長呼一口氣,心裡一陣輕鬆,還是做回老本行讓人心情愉悅。

在鐵匠鋪已經耽誤了太長時間,眼下集市快要結束,小商販也準備收攤回家。

商允想起程見己還在買糕點,連忙敲係統:“程見己回去了嗎?”

【正在回去的路上】02回答。

商允伸個懶腰:“走嘍,好戲纔剛要開場。”

-那聲線腔調,無疑就是旁邊這隻狐狸,可是對方明明冇有說話,難道是心聲?商允絲毫冇注意自己的心聲被聽去了十成十,還在和02唸叨:“現在讓程見己和我走,他肯定不同意,不如就讓他按著原本的劇情來……”程見己心神一動,忍不住仔細聽,可再聽就聽不見了。商允想好對策,抬頭正想和程見己說話,便看見後者正滿臉凝重地看他。“怎麼了?”程見己眸色極深,黑洞一樣深不見底,盯著人看的時候像是能把人吸進去。商允被看得後背發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