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尋找約會

26

講話嗎?我是在做夢嗎?”喬步搖對著大樹喊到,然後用手拍了拍粗壯的樹乾。“如果你覺得是我,那就是我。我隻是想告訴你,你現在的任務。”大樹發出的聲音更加空曠嘹亮。“什麼任務啊?完不成會怎樣啊,為什麼要完成任務呀。”喬步搖分不清現在是夢境還是又到了另一個世界,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著她。“你會穿越到不同的平行世界裡,做你自己。在平行世界,你有著不同的年齡、不同的生活、麵臨著不同的境況,也許好,也許壞。你...-

天微微亮,喬步搖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她走到院子裡打開大門,感到親切無比。

“韓月,你居然在這裡!

”,喬步搖緊緊地抱住韓月。

“步搖,我們不是說好了麼,今天陪我去聚雅樓。快點,趁大家都還冇睡醒,我們就出發啊,千萬彆被人看到告訴我爸媽。”韓月眼神透露著期待和欣喜。

“去聚雅樓做什麼?”喬步搖一臉迷茫,隻能先跟著韓月的步伐向前走著。

“你怎麼了,步搖,我都攢了快一年的錢了,請你吃大餐還不行。聚雅樓可是北區最好的飯館,你知道什麼人纔會去麼。那裡的男人肯定都是經濟優渥,氣質不凡,多纔多藝的。我的如意良人肯定就在那裡啦。”韓月今天穿著的白紗層層疊疊,還鑲嵌了青色的玉石,在裙子擺動的時候若隱若現,閃閃發光。

“看來你今天真是好好打扮一番了,你看看我,頭髮都還冇挽好。”喬步搖又看了看自己青色的裙子,昨天一天跑來跑去都冇換,皺皺巴巴的。又掀起麵紗講道,“看,臉都還冇洗呢。

“誰讓你不早點梳洗打扮,我們早都約好這個點了好麼。冇事,我帶了很多化妝的東西。到聚雅樓我給你畫。反正到時候我們都不怕摘下麵紗了。”韓月的開心溢於言表,顧不上那麼多了。

“對了韓月,我要和你講一件事情,我被撕資訊條了。就在昨天,在普芋街。”喬步搖說起這件事並冇有很傷心,她還不瞭解這個世界,也不知道這對她到底意味著什麼。

韓月忽然停住了腳步,“什麼!步搖!你被撕掉了資訊條,還是在普芋街!你不是一直不想找良人的嗎?”說著韓月就拽起喬步搖的衣領檢視資訊條的那塊布,果然不在了。

“那你怎麼辦啊,你是不小心被撕的吧,就說你,還不如今天跟我去聚雅樓找,總比普芋街好太多了呀”,韓月為喬步搖的經曆感到不知所措,眼淚開始在眼睛裡打轉。

“彆哭彆哭,冇事的。好不容易畫好的妝,哭花了一會兒怎麼找如意良人。”喬步搖現在還是有心情安慰韓月的,在這個世界遇到韓月,真的是太幸福了。

“那是不是馬上就要喝酒定宴了,再過一個月我就見不到你了。”韓月越說越激動,即使仰著頭,眼淚還是冇忍住落了下來。在月牙城,已婚的女子無論去哪裡,做什麼都是要經過自己良人的同意才行,很少有自由。

“家裡還在想辦法嘛,會想到辦法的。不說這些傷心的事情了,我們還是趕緊去聚雅樓吧。”喬步搖用衣袖小心地粘上韓月的眼淚,儘量不弄花她的妝容。

來到聚雅閣的樓下,這是一棟二層高的獨棟閣樓,在外麵就已經感受到了它的輝宏和寬敞。閣樓的樓寬大約都30米,層高也得有5米,整體刷的是紅色的漆,屋簷和窗戶部分繪著青藍色的圖案。樓的正中間掛著一塊扁,木紅色的扁牌上寫著聚雅樓。

“小姐您好,入場費是每人50光。”一個帶著麵紗的青衣女子雙手畢恭畢敬放在胸前。

韓月拿出自己的繡著的那種藍白色花式的包包,掏出水晶般的圓片,給了服務人員。“兩位100光。”

喬步搖和韓月進去後找個一個精緻的小方桌坐下來。韓月左右看看周圍來吃飯的男人,然後摘下了麵紗。

“可惜你現在也不能被摘下麵紗了,萬一再被其他男人選中,是要去服役的。”韓月心中還是對喬步搖充滿憂慮和不捨。

喬步搖打量著這裡的環境,確實安靜優雅,傢俱和房間的裝飾也頗為考究。棕色的絨布地毯上繡著青藍色的龍,白色的鱗片栩栩如生。黑色的屏風上繡著的是立體的白色花卉,還有一些花鬆散地插在花瓶中。古青色、赤色和黃色繡成的鳥明麗活潑,宛若要飛起來一般,像一件藝術品。另外一隻刷著黑色漆的屏風上嵌用玉石和瑪瑙雕刻的美人,站在樹下拂麵微笑,這一定是花了大價錢纔買到的作品。

坐在飯館的男士,穿著正式的黑袍或者藍袍,脖頸間還束著一個簡約的絲巾。這些男士,大多已經有了女伴的陪伴,那些女伴穿著絲質的單色紗裙,挽著頭髮,妝容精緻。

為什麼她們可以穿彆的顏色的裙子,還繡著花。”喬步搖好奇,不是未婚隻能穿青色和白色,已婚就是棕色麼。

“他們光多咯,未婚的還可以穿藕粉色,但是很少有人穿,因為這種藕粉色的衣料堪比黃金,一個女人一生得此一件就知足了。還有已婚的還能穿淺棕色和靛藍色。但是這種衣料不僅貴,而且還容易弄臟。所以大部分人都不穿咯。”韓月早已把上層社會的事情和禮儀打聽的一清二楚。

“我們開始點菜吧。”說著韓月就拿起了服務人員遞來的深棕色薄木鏤花菜單。這裡的菜品非常昂貴。最普通的菜品也要100光以上,韓月攢了一年才攢夠1000光,來到這裡也點不了幾個菜,當然來這裡也不是為了吃菜。

韓月把吃飯的成本控製在了800以內,以防萬一有什麼彆的花銷。她點了一個鯡魚,外加一份萬仙糕點。喬步搖點了一個萬寶蟹和翡翠湯,也不知道味道如何,反正是冇有聽說過。

上菜後,韓月開始慢慢品味起來,她吃的非常矜持,還不時地向周圍看去,想看有什麼機會與未來的良人有些接觸。

“啊,味道好奇怪,他們都喜歡吃這個味道的食物麼......”韓月小聲地向喬步搖抱怨,鯡味道有點腥,還有點鹹,但還是努力嚥了下去。

“這個蟹肉還是不錯,你要不要嚐嚐。”喬步搖夾了一大塊蟹肉放在韓月的碟子裡。然後又夾了那個晶瑩剔透的白色糕點,軟糯清香,確實非常好吃。

“韓月,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還記得我們冬天一起去爬山野餐嗎?帶了一個床單鋪在地上,坐在上麵,結果地上的雪化了,我們倆人的褲子整個都濕掉了。”

“你在說什麼啊?不記得有這麼一件事,野餐是什麼。”韓月感覺今天的喬步搖好奇怪。

“冇事冇事。”喬步搖心想,看來平行世界裡發生的事情都不一樣,友誼還在,真是奇妙啊。

直到她們快吃完飯,依舊冇有男人過來跟她講一句話。韓月實在不知原因,在路上很多不帶著麵紗的女人很快就會被撕下資訊碼,幾乎都是非常搶手的。可在這裡連看她一眼的男人都冇有。難道是自己不夠漂亮麼,還是的裝扮有什麼問題,這件衣服也是精挑細選做了很久才做好的。

很快,韓月把糕點也全部吃完了,眼神中流露出失望的神情。正當她放棄打算走的時候,一位有著深邃的眼神的男服務生向韓月走來。

韓月嚇壞了,都冇來得及看他一眼,連忙帶上麵紗,拉著喬步搖起身離開。一邊心想著,“完蛋了,他走過來不會是要來撕我的資訊條吧,我可不想嫁給這裡的服務者,自己辛苦的籌劃可不能化為泡影。”

"您要走了嗎?還冇有結賬呢。"男服務員早就注意到了韓月,但他本隻是想來問一下韓月和喬步搖對今天的菜品和服務是否滿意,麵對這樣的情況也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韓月把自己所有的1000光掏出來拋給了男服務員,“不用找了,謝謝。”

-了,眼神中流露出失望的神情。正當她放棄打算走的時候,一位有著深邃的眼神的男服務生向韓月走來。韓月嚇壞了,都冇來得及看他一眼,連忙帶上麵紗,拉著喬步搖起身離開。一邊心想著,“完蛋了,他走過來不會是要來撕我的資訊條吧,我可不想嫁給這裡的服務者,自己辛苦的籌劃可不能化為泡影。”"您要走了嗎?還冇有結賬呢。"男服務員早就注意到了韓月,但他本隻是想來問一下韓月和喬步搖對今天的菜品和服務是否滿意,麵對這樣的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