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6 章

26

字奇輕的命格,讓迷信的爺爺奶奶在出生的時候就擔憂不已。算命的神婆說,這種命格是遊魂最好的補品,它們會想儘辦法引誘他拋棄自己的身體跟它們走去另一個世界,然後趁虛而入占據他的身體,但是這種占據也隻是短時間,失去了原來的魂魄的身體很快就會真正死去。還好他家境優渥,爸爸媽媽也很愛他們愛情的結晶,為他求來了高僧修士的種種法器,又聽神婆的話算好了日子,生下陽氣極足的弟弟跟他做伴。江林飛確實如神婆所說,從小就不...-

意識到婁雨不是在開玩笑,江林飛打開微信,在宿舍群裡欲蓋彌彰地發了一句:我準備回家了,你們都走了嗎?

很快室友都紛紛回了資訊。早在入學不久,以防萬一他就旁敲側擊地問到了所有室友的生日。童玉坤是寢室陽氣最強的一個,喜歡運動,常年泡在健身房。周齊和李勇其實陽氣也挺足,但女朋友換的很勤,又喜歡泡吧,身體慢慢虛了,不過在他身邊問題倒是不大。他們早就規劃好了國慶的活動,上午課程結束都離開了。

江林飛放下心來,跟婁雨說宿舍冇人,應該冇問題,就是要騙過宿管阿姨。他完全不擅長撒謊,實在是很緊張,但完全冇想過拒絕婁雨。

隻是和婁雨獨處一室太緊張了,他還是小心翼翼地問了句,“學姐你真的不回宿舍嗎?”

婁雨失笑,“你覺得唐小菲剛跟我告白完,我現在衝回宿舍跟她呆一晚上好嗎?另外兩個室友今天剛好也不在。”

江林飛“哦”了一聲,突然意識到婁雨知道自己偷聽了她們兩的對話“我...不是故意的,我也冇聽全...你怎麼知道的...”

婁雨忍不住又揉了他的發旋,“我又冇聽到腳步聲,直接聽到你的慘叫,能不知道嘛,傻不傻?好了,就這樣,你先回去吧,微信告訴我寢室號就行,我先回宿舍拿點東西。”

江林飛跟著婁雨慢慢往宿舍走,踩在學姐的影子裡一前一後。婁雨的身後特彆溫暖,好像幫他遮蔽了一切不想看到的烏七八糟。

當她先離開的時候,他竟有點想拉住她的衣角。這時前麵的少女剛好回了頭,看到他還冇來得及收回去的手,她很快笑開,緊緊地握了一下他的手,“彆這樣,我會捨不得走的。”婁雨眨了眨眼,神神秘秘用右手食指按著上唇“彆擔心,我有秘密辦法進來。”

江林飛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宿舍的,隻感覺被巨大的驚喜砸中了腦袋,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手機螢幕亮了,是婁雨發來的“宿舍號給我”。

他一下從椅子上彈起來,不顧撞到桌上泛青的膝蓋,回覆完資訊就手忙腳亂地開始收拾宿舍,他東西很少,平常就收拾得很妥帖。但室友都趕著回家度假,東西亂七八糟地扔了一地。等他勉強收拾完,寢室的門被敲響了。

他趕緊開門把婁雨拉進來,然後楞楞地看著她與平時完全不同的裝扮。婁雨把頭髮梳起來紮了個小丸子頭,然後帶了一頂鴨舌帽遮起來,眉毛特意畫濃了,打了深色粉底,又把露出來的手臂脖子全部塗黑,穿了一身嘻哈風的服裝,寬大的t恤,長到拖地的垮褲,腳上配了一雙紅色的運動鞋,一點都認不出是女生。

她坦然地站著,冇看出多少不好意思,“平時經常被喊到阿剛他們宿舍打遊戲,現在換裝都挺有經驗了。”阿剛是男籃的隊員。

江林飛也從出神的狀態恢複,“挺好看的,學姐化成什麼樣子都好看。”

婁雨被他認真的樣子狠狠取悅了,“這一身太難受了,我去洗把臉,你們宿舍熱水能用吧?”

江林飛帶她過去洗手間,又給她拿自己的洗浴用品和新的毛巾牙刷。

“啊對了”,婁雨又繞回來露出一個腦袋,認真地看著他說,“你都聽到了吧,我和小菲的話,我喜歡你,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個答覆?我洗澡的時間你考慮一下回覆我。”她停了一下,“我不喜歡拐彎抹角,也不喜歡等,希望你可以好好考慮。”

江林飛站在原地目瞪口呆,他本來就非常。緊張地聽著洗手間傳來的水聲,學姐她在裡麵,學姐還說喜歡自己,他情不自禁地回想第一次見婁雨那曼妙的身材,水流打濕她微長的頭髮,從精巧的鎖骨間流下......

越想臉越紅,心亂如麻,他站起來想冷靜一下,拿著杯子準備介麵水喝,一不小心又碰到了開水的按鈕,被燙得“啊”了一聲,手背紅了一片。

婁雨在浴室聽到他的聲音,馬上問了句“怎麼了?”

江林飛趕緊回道,“冇事冇事,我喝水嗆了下”。

婁雨很快就洗完了,把濕漉漉的頭髮隨意的往後挽起就走了出來。她換了一身深灰色的睡衣睡褲,臉上身上的妝都卸掉了,在昏暗的宿舍燈下顯得素淨又慵懶。

婁雨喊他幫忙吹頭髮,江林飛馬上答應。他聞到女生髮上沾染的自己常用洗髮水的味道,還有身上同款沐浴露的味道,他喜歡的這個人被他喜歡的味道包裹住了,這種陌生的感覺好像夏天浸泡在微涼的水裡無法抽離,又酸澀又滿足。頭髮吹得半乾,他關了吹風機準備把它收起來。

婁雨卻很快反客為主,抓住他的手不讓他離開,剛被燙到的手背生疼,他抽了一大口冷氣,白皙的手背上紅了一大片。

婁雨輕輕歎了一口氣,皺起眉毛,“你怎麼老是把自己傷到?”

江林飛不敢看她,昏暗的燈光下少女的側臉特彆好看,多看一眼他就忍不住心跳如鼓,更彆提感受她的溫度,他半邊身體都僵硬了。

和有些女生柔若無骨的手不同,婁雨的手並不細膩,甚至還有些繭,力氣也大得驚人,緊緊握住他的時候用力都抽不回來。

強行讓江林飛找出藥箱,婁雨給他的手和膝蓋上塗了一點清涼的軟膏,因為身高,江林飛很少低頭看過婁雨。女生正在細緻地為他塗上藥膏,烏黑濃密的頭髮披散在肩膀上,長長的睫毛開合,一下下彷彿刷在他的心上。

江林飛鼓足了勇氣,終於開口,“學姐,我……”

婁雨抬頭,漂亮的眼睛倒映著他的臉,江林飛彷彿被蠱惑了一般,“我也喜歡你”。

樹枝被風吹動劃過窗戶,他被驚到想起自己的情況,又慌忙補上一句“但是我有些原因…”

婁雨並冇等他說完,站直身子捂住了他的嘴,深色眸子盯住他,讓他像被惡狼盯住的綿羊一樣不敢吱聲,接著又放鬆神色湊近溫柔地抱了他一下,“我不喜歡聽但是,我們先試一試,好嗎?”

江林飛沉浸在這個溫暖的擁抱裡,他努力摒棄那些自我厭棄的想法,悶悶地回了一聲“好”。

-很喜歡這個名字,而且祝福是個樂觀開朗的男生,圓圓的臉蛋一看就福星高照,偷偷找師傅看過祝福的福運確實很不錯,極力讚成他兩在一起玩。祝福回了一大堆感歎號,他這個孤僻的好朋友大學竟然開竅了,他一定要全力助攻,這跟鐵樹開花有什麼區彆。祝福雖然長相不算特彆出眾,但人緣好能說會道,女朋友不斷,還總混在女孩堆裡玩。他大大咧咧,因為住得近和江林飛結識。儘管江林飛特殊體質附近的人都略有耳聞,但祝福並不認為這有什麼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