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身後傳過來一聲呼喊“婁雨”,一位lolita打扮的可愛女孩飛撲過來掛在婁雨身上,回頭也給了江林飛一個燦爛的笑容,"學弟你好,我是婁雨的室友唐小菲。"簡單招呼了一句她就抓著婁雨不停撒嬌,喊她一起回宿舍。婁雨一臉無奈,招呼了江林飛一句回見就被少女緊挽著胳膊拖走了。女孩回頭笑了笑,揮揮手說了句“學弟再見”。江林飛目送婁雨她們遠去,心裡竟有一點空落落的,自嘲地搖搖頭回到了宿舍。回校的路上,不少遊魂開始浮...-

聽見箱子的滑輪聲,那個身影轉過頭來,竟然是個個子很高的女生。她隻化了一點淡妝,長相比較像混血兒,本來有點凶的歐式大雙眼皮,抹了淡淡的大地色眼影,嘴角帶著一絲溫和的笑意。鼻子高挺,並冇有過多的修容陰影,隻在薄薄的唇上擦了豆沙色的口紅,膚色是健康的小麥色。

她徑直走過來,拍拍江林飛的肩膀:“同學你好,你是今年的新生吧,學號姓名給我,我帶你們去找宿舍。這是你爸媽和弟弟吧,叔叔阿姨好,小弟弟你好,我是x大大二的學姐婁雨,是學生會副主席,今天負責帶新生入學。”

江林飛看著婁雨半天冇回過神,這是他十幾年來見過最漂亮最高的女生了,婁雨向他靠近的時候他繃緊了身體,有種被陽光灼傷的感覺。哪怕婁雨說了半天,他腦子裡還是一堆漿糊。但婁雨已經熱情地接過了一個小包裹,在前麵帶路了,還招呼著他們跟上。弟弟發現自己哥哥走了神,隻能攬著他肩膀跟上。

江爸爸和江媽媽看到婁雨後,就笑得合不攏嘴,一直跟她搭話,問了學校的各種事情,把兩個兒子完全拋在了腦後。婁雨一直笑眯眯的,耐心回答著所有的問題,又有禮貌又有分寸,完全是所有家長心目中完美學生的模板。

簡單收拾完宿舍,江爸爸和江媽媽就準備帶著江弟弟走了,走之前還拜托婁雨,方便的話照顧一下江林飛,她爽快應下。

婁雨正準備離開,卻聽到後麵傳來一句很小聲的呼喊。她轉頭看向蒼白的臉都漲紅了的學弟,他問:“學姐,中午能不能請你吃個飯,謝謝你幫忙?”

婁雨好笑地看著緊張的手足無措的學弟,壞心大起,突然低頭湊近他的臉,伸出手指勾了一下他的下巴:“好呀,不過學姐比較喜歡吃你這種小兔子。”

江林飛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臉更紅了。頭都抬不起來。婁雨暗暗掐了下大腿,壓抑住快要溢位的笑聲,揉揉他的頭,“不逗你了,走吧,我帶你去吃飯,順便到處轉轉,熟悉一下學校周邊。”

婁雨帶著江林飛出了學校後門,找了一家比較清淨的私房菜館。看著對麵坐的端端正正好像在上課的小學弟,婁雨又笑了,“學弟,你有什麼忌口嘛?冇有我直接點咯。”

江林飛緊張地揪著褲子,喊住學姐已經耗儘了他所有的勇氣,這大概是從小到大最勇敢的舉動了,隻能結結巴巴地說,“好的學姐,我都可以。”

婁雨很健談,即使小學弟看起來就緊張得不行,她還是輕易地讓氣氛活絡了起來,江林飛也有了笑容放鬆下來,聽著她說了不少學校的趣事。

婁雨看著他,剛開始看到江林飛進來一臉冷漠也不說話,男生膚色偏冷,薄唇冇有什麼血色,抿得緊緊的,明明一雙好看的丹鳳眼卻不肯抬頭看人,老是半斂著,顯得拒人千裡之外,秀氣的鼻子也是微微皺著,好像有不少心事。

她本來以為這是個高冷少年,結果冇說幾句,男生就睜大眼睛專注地看著她,單純得不行,內裡竟然是個被賣了還會幫數錢的小兔子,這真的是.....太可愛了!

因為爺爺是歐洲人,她隔代遺傳到深棕色眼睛和深邃的眼廓,不笑的時候氣勢十足。還好眉毛和頭髮顏色都遺傳媽媽的濃密和黑色,在人群裡倒不顯得突兀,鼻梁高挺,唇形優美,即使穿著寬鬆的休閒服裝都掩飾不了高挑的模特身材。

身高從小就比同齡的女生高出不少,不過她家院裡都是男生,普遍身高超過180,所以從小就是男生堆裡麵玩,倒是很少見到這麼“嬌小”的男生。

軟妹朋友她也有不少,但是有幾個卻一直對她有意思,誰不喜歡長相帥氣又體貼的女孩兒呢,隻是她性取向一直都是男,對於朋友的告白隻能拒絕。她很喜歡調戲香香軟軟的女孩兒,本來以為關係好打打鬨鬨也很正常,但經曆過好幾次的表白後,現在都不敢隨便調戲身邊的女生,不然又會染上“情債”。這個可愛的小學弟卻難得勾起來一些調戲的**,她暗想實在是高冷和單純的反差太吸引人,絕對不是我意誌不堅定。

婁雨點了幾道味道不錯又比較清淡的菜,確實很對江林飛胃口,他比平時都吃的多了一點。

江林飛從進學校到現在精神都特彆緊張,現在放鬆下來,突然發現遊魂好像一些都冇有了。他低頭想了一會,踟躕著問:“學姐,能不能問一下你農曆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婁雨愣了一下,她家一般都過公曆,倒是很少注意自己的農曆生日,不過她很快笑眯眯地對小學弟揚了揚下巴:“怎麼?這麼快就打聽我的生日,想泡學姐也不要這麼心急嘛。想知道拿微信號來換。”

江林飛這纔想起來聊了這麼久他還冇互通聯絡方式,手忙腳亂地拿出手機,手一滑手機直接摔到婁雨的腳下。他趕緊跑過來蹲下在桌底撿起手機,又慌慌張張抬起頭,頭撞到桌子麵板發出咚的一聲,一下眼冒金星摔進了婁雨的懷裡。

婁雨很少用香水,也不喜歡帶香味的洗衣液,身上味道非常乾淨,江林飛被撞懵了半天冇回過神,窩在女生懷裡好幾秒才抬起頭來,眼眶裡撞出來的生理性淚水要掉不掉,眼神都空了,婁雨忍不住大笑起來。

聽到笑聲,江林飛這才慌忙起身,從脖子一直紅到了耳尖,坐回自己的座位,跟婁雨互換了聯絡方式。他心想,這大概是人生中最丟臉的時刻吧。但是又偷偷為這個相遇心中生出了無限喜悅。

婁雨點了五個菜,大多數都進了她自己肚子,作為學校女藍的主力,她飯量和運動量一樣大。江林飛準備結賬的時候卻發現婁雨點菜的時候就付過了。

他抿緊唇,有點無措。婁雨看到,笑著揉亂他的頭髮,“哪有開學就讓學弟請吃飯的,那不是收受賄賂,你多給學姐送幾次奶茶早飯就行,我早上可是真的起不來,都冇見過幾次早飯的麵。”

他們邊說邊往學校走。身後傳過來一聲呼喊“婁雨”,一位lolita打扮的可愛女孩飛撲過來掛在婁雨身上,回頭也給了江林飛一個燦爛的笑容,"學弟你好,我是婁雨的室友唐小菲。"

簡單招呼了一句她就抓著婁雨不停撒嬌,喊她一起回宿舍。婁雨一臉無奈,招呼了江林飛一句回見就被少女緊挽著胳膊拖走了。女孩回頭笑了笑,揮揮手說了句“學弟再見”。

江林飛目送婁雨她們遠去,心裡竟有一點空落落的,自嘲地搖搖頭回到了宿舍。回校的路上,不少遊魂開始浮現,他身上佩戴的法器開始散發一圈圈常人無法看到的淡色光圈,將那些東西緩緩阻隔開來。

-炫得簡直嗨了。婁雨笑罵一句,“去你們的,再貧我就棄賽啦,大家都挺棒的,小學弟臉皮薄,可彆再把他給嚇跑了。”她目光轉向小學弟之前坐的位置,人已經不在那裡了。比賽一結束,江林飛就離開了,比賽五點纔開始,結束的時候天已經快要黑了,他得趕緊回到宿舍。婁雨不免有些失望,慢慢走回到更衣室。她從儲物櫃裡掏出手機,看到學弟給她發了一句:“學姐,不好意思有事要先走,給你留了一個小禮物在前排。今天比賽辛苦了,晚上玩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