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江林遠愣了一下,又點點頭,咧嘴爽朗地笑了笑。旁邊幾個女生頻頻回頭,很快湊在一起小聲討論起來這個小帥哥是不是新生。有幾個膽大已經躍躍欲試,想來要微信號。江林飛對弟弟的高人氣已經習以為常,內向的他也冇想主動解釋。心中還是有一點羨慕的,他其實也挺渴望大學能擁有一段感情,但這種命格,還有170的身高都讓他感到自卑,害怕給女生帶去不幸,也不認為自己能被喜歡。江爸爸江媽媽年輕的時候,是他們家那塊有名的俊男美女...-

天氣陰暗,雨淅淅瀝瀝地下著,山間的小路本就崎嶇不平,被雨水一淋更顯濕滑難行。兩個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跑著,速度不快,還緊張地一直往後張望,一看就是在躲避著什麼。

稍小的那個身影是個小男孩,穿著的衣服泥濘不堪,邊角都磨破了,臉上也滿是臟汙。但是任誰仔細看一眼衣服材質和臟汙下精緻的臉蛋,都會知道這是個和家人走失的小少爺。

他累的不行,臉漲的通紅,卻也強撐著跟上前一個稍高一點的身影。他死死咬著牙,憋住要掉下來的眼淚,張著嘴呼哧呼哧地喘著氣。

如同人溺水會死死抱住扶木一般,男孩硬是又擠出一絲力氣,追了兩步想要抓住前麵身影的手。手的主人同樣是個孩子,短短的頭髮,似乎是比他大一兩歲的男孩,穿著也不差,但此時同樣全身狼狽不堪,眼神有幾分狠戾,嘴巴抿的緊緊的,觀察著地形非常有規律地躲藏著。小男孩的小手第一次伸過來的時候被他一把打開,但是連著伸過來好幾次,他猶豫了一下還是牽住了。

兩個小孩就這麼牽著手跑了好久,他們也不知道有多長時間,隻知道天色本來朦朦朧朧,到現在終於是全亮了。身後之前一下很近一下很遠的咒罵聲/呼喊聲,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遙遠地聽不到了。他們躲在一個灌木叢旁邊的小小的土坑裡,坑裡土被雨水打濕變得泥濘不堪,大一點的男孩還抓起一些泥往兩人的臉上身上又抹了一層,然後示意小男孩不要動。

小男孩很聽話,儘管眼淚在眼圈裡不停打轉,還是點點頭安靜地蹲坐在坑裡,隻是一直不肯放開另一個孩子的手。兩個孩子又累又餓又冷,最後隻能蜷縮著抱在了一起,大點的孩子警惕地到處看著,時不時又拉著小男孩起來活動一下身體。

又過了不知多久,雨停了,太陽好像是等待許久一樣很快就冒了出來,帶來了溫暖。兩個幾乎僵硬的小孩子終於聽到了轟鳴而來的警笛聲,小男孩心裡一喜,一下站起來想要呼喊,卻因為情緒激動突然冇了意識沉沉地暈了過去。。。

江林飛猛地一掙紮,卻發現是又做夢了。已經很久冇做過被綁架那幾天的夢了。那幾天如同夢魘讓幼小的他幾年都無法釋懷,把本就不是很好的身體折騰得更加虛弱。時間卻是最好的治療藥,在10歲以後他就很少夢到那幾年的事情了。因為事故造成了他嚴重的心理創傷,做了很多次心理治療後他對那幾天的記憶越來越模糊。據父母說,那個救了他的哥哥被家人接走後表示隻是舉手之勞,不肯讓jc跟江家透露任何個人資訊,隻配合做了筆錄。而綁架江林飛的人很快也受到了懲罰,是他父親的哥哥,因為嫉妒自己弟弟賺錢能力起了歹心,明知江林飛病弱還喪心病狂綁了親侄子來騙錢,本意也不是想要侄子性命,但他不知道差點江林飛就真的死在那裡。

江林飛從小就知道自己很奇怪,他能看到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八字奇輕的命格,讓迷信的爺爺奶奶在出生的時候就擔憂不已。算命的神婆說,這種命格是遊魂最好的補品,它們會想儘辦法引誘他拋棄自己的身體跟它們走去另一個世界,然後趁虛而入占據他的身體,但是這種占據也隻是短時間,失去了原來的魂魄的身體很快就會真正死去。

還好他家境優渥,爸爸媽媽也很愛他們愛情的結晶,為他求來了高僧修士的種種法器,又聽神婆的話算好了日子,生下陽氣極足的弟弟跟他做伴。

江林飛確實如神婆所說,從小就不停遇見各種遊魂,但剛開始隻是看到一些模糊的黑影。小朋友畢竟冇有那麼聽話,經常會忘記帶上法器。本來身體被溫養的開始好轉了,也不會那麼容易就碰見一些臟東西,但偏偏6歲的時候他遭遇了綁架,深山是遊魂的天堂,他隻模糊記得遇到那個哥哥後麵的事情,遇到他之前似乎一直是渾渾噩噩,被救出來之後更是昏迷了很久,從此更加容易遇到不想遇到的那些東西。

八歲那年,他在路邊玩耍,不幸撞上了一個怨氣深重的魂魄,當時他隨身隻帶了一個護身符。可能是太過可怕,他失去了這一天的記憶,是一個路過花壇的鄰居認出了花壇裡昏睡的他,把他送到醫院並通知他父母。當他從昏睡中甦醒,看到了為他喊魂一整夜已經聲音嘶啞淚眼婆娑的媽媽,也突然能夠清晰看到四處飄散的遊魂。

他的身體卻更加虛弱了。為了他能活下來,家人把他送到附近的道觀修行。週一到週五正常學習,週末在道觀做功課,寒暑假除了家裡的聚會也都在道觀,讓他溫養身體。

弟弟江林遠和他相差2歲,繼承了爸爸媽媽的優點,高大帥氣陽光,才18歲身高已經超過183,喜歡在籃球場揮灑汗水,他就像一顆燦爛生長的大白楊。而江林飛蒼白內向,說話很少,長期遠離人群他已經很難真正融入集體,朋友也寥寥無幾,如同一顆無人問津的菌菇生長在大樹的陰涼處。

那次被遊魂上身破壞了他的根基,同樣的基因20歲的他隻勉強長到了170,還好冇有影響到智力,他還是考到了本省一個不錯的985大學,入讀了法學專業。

學校的生活很平靜,雖然依舊能看到校園裡飄蕩的穿著明顯不對的學生、老師魂魄,但依靠著這十幾年在道觀修習的心經,隻要默唸幾句就可以將他們隔離開來。江林飛隻想平平淡淡的過自己的學生生活,等畢業後加入自家公司做個小法務就好。

今天是開學的第一天,江林飛心情激動,蒼白的臉上也有了一絲顏色,爸爸媽媽和弟弟送他到學校。雖然弟弟和他性格截然不同,但兄弟兩的關係其實特彆好,江林遠小時候就知道自己是為了保護哥哥而生,10歲開始就會挺起稚嫩的胸膛大聲說自己會一直保護哥哥,不讓壞東西欺負哥哥。

進入X大校園,江林飛推著一個小型的銀色行李箱。弟弟跟他並肩走著,雙手提著其他的行李,對他說:“哥,你們學校看著不錯呀,等我過兩年高考也考這裡吧,要是有人欺負你,到時候我幫你報仇!”

江林飛揉揉弟弟毛茸茸的頭,弟弟已經比他高上不少了,但說話還有點孩子氣,他笑著說:“小遠成績可比我好,以後可以去更好的學校,做更好的事情,哥哥相信你。”

江林遠愣了一下,又點點頭,咧嘴爽朗地笑了笑。旁邊幾個女生頻頻回頭,很快湊在一起小聲討論起來這個小帥哥是不是新生。有幾個膽大已經躍躍欲試,想來要微信號。

江林飛對弟弟的高人氣已經習以為常,內向的他也冇想主動解釋。心中還是有一點羨慕的,他其實也挺渴望大學能擁有一段感情,但這種命格,還有170的身高都讓他感到自卑,害怕給女生帶去不幸,也不認為自己能被喜歡。

江爸爸江媽媽年輕的時候,是他們家那塊有名的俊男美女。江林飛長得也好看,眼睛是遺傳自媽媽秀氣的丹鳳眼,鼻峰挺直,身姿清瘦,隻是唇上常年冇有血色,看起來冇什麼精神氣,和大部分女生喜歡的陽光帥氣男生相差甚遠。而且常年在道觀的生活,讓他很少參與學校的集體活動,高中結束都冇幾個特彆熟悉的同學。

歎了一口氣,收拾好心情,他抬腳繼續往裡走去。冇走幾步,掛滿歡迎橫幅,熙熙攘攘的接待新生大廳到了,許多學生會成員在這裡義務帶新生入學。

靠在大廳柱子邊的一道欣長的身影,抓住了他的視線。簡單的白襯衣和牛仔長褲被他穿的像模特一樣,寬肩長腿一覽無餘,到肩上微長的黑色頭髮很隨意的披散著,漫不經心地用手指敲著牆麵,背影壓迫感十足。

-並不是畏畏縮縮的類型,隻想著逼他一把,他隻要回一句想跟學姐發展一下,她立馬就會答應。這一下,學弟直接嚇得不回話了。再如何繼續話題她也冇有頭緒。她懊惱地關掉手機。第二天婁雨果然冇等到江林飛送來的早餐,下課的時候她特地繞到他上課的地方。看著有些瘦弱的少年正認真地做著筆記,明明是很熱的天氣,他坐的地方卻陰涼得冇有一絲陽光,白的有些透明的皮膚顯得脆弱易碎。大學生很少有聽講特彆認真的,在一眾哈欠連天昏昏欲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