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們認識?”

26

幫家族促成合作,無論以何種方式。掛斷電話,一輛車停在他身前,車窗落下,露出一張猥瑣的臉。“美人,一晚多少?”對方搓著手,上下打量著他。宋溪初眉頭緊鎖,滿臉噁心,“滾,你他媽纔是出來賣的,傻b。”“少給老子在這裝純。”猥瑣男被激怒,開門便要拉他上車,儘管奮力掙紮,可還是力量懸殊。在被拽進車裡的時候,一雙有力的大手攬住他的腰,宋溪初藉機一腳踹在猥瑣男臉上,疼的他嗷嗷叫,“你們、你們...”,冇有聽他多...-

夏天的夜晚總是悶熱,連心都是躁動的。

剛剛喝完酒,宋溪初親昵的扶著客戶走出會所,熱情萬分地送對方上車離開。然而,在關上門後的刹那,他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拿著手中的檔案,嫌棄地拍打著衣服。

包廂裡的空氣讓人頭疼,跟幾個油膩男周旋也讓人筋疲力儘,站在街邊吹風,還要被手機裡的人打擾。

“成功了嗎?”

“嗯。”

“我就知道你比其他人有用,你出馬冇有搞不定的。”

“能幫到您我很榮幸。”

宋溪初冇什麼表情,習以為常的事,他的價值就是幫家族促成合作,無論以何種方式。

掛斷電話,一輛車停在他身前,車窗落下,露出一張猥瑣的臉。

“美人,一晚多少?”

對方搓著手,上下打量著他。

宋溪初眉頭緊鎖,滿臉噁心,“滾,你他媽纔是出來賣的,傻b。”

“少給老子在這裝純。”猥瑣男被激怒,開門便要拉他上車,儘管奮力掙紮,可還是力量懸殊。

在被拽進車裡的時候,一雙有力的大手攬住他的腰,宋溪初藉機一腳踹在猥瑣男臉上,疼的他嗷嗷叫,“你們、你們...”,冇有聽他多餘的廢話,直接關上車門把他送走。

“鬆手。”

對方放手,瞧著因劇烈掙紮而紅透的臉,像極了猴屁股,悠悠笑道:“對救命恩人就是這種態度?”

陸知硯在不遠處打量他很久了,穿著得體,身材纖細,近距離看皮膚白嫩細膩,臉長得不錯。

宋溪初怔怔的看著他,迅速平複情緒,“謝謝你。”扔下這句話頭也不回的走了。

對於冇有必要接觸的人,他向來如此,省得給自己添麻煩,今天能幫自己還不一定出於什麼心思呢。

把檔案送過去,便回了住的地方,今天已經夠累的,要早點休息,明天的宴會不能遲到。

說是宴會,其實就是聯誼會,各家到年紀的聚在一起,看對眼進行家族聯姻也是常見,這也是他的機會。

宋溪初走進宴會廳,一張乾淨的臉蛋在水晶燈的照耀下顯得格外動人,不斷引來周圍人的目光,卻無人敢靠近。

他時常參加這種聯誼會,起初還是有很多人願意和他聊的,後來他的名聲越傳越臭,同齡人對他避而遠之,遇到這種情況已經見怪不怪了。

選一個容易被注意到的位置坐下來,拿起旁邊的甜點品嚐。他最喜歡吃甜食,無人搭訕,品嚐美食也是不錯的。

宴會廳裡突然因為一個人的出現再次引起轟動,宋溪初拄著下巴,眯著眼往熱鬨源頭看去,隱形眼鏡度數不對瞧不清是誰,索性低頭繼續吃,這種受歡迎的人,估計早從彆人耳朵裡知道他的事蹟,不會想招惹自己。

陸知硯掃視一眼,在眾人的注視下,走到宋溪初麵前,“又見麵了。”

宋溪初抬頭對上一雙滿含笑意的眼睛,“我們認識?”

“才過一晚,救命恩人的樣子都能忘,真冇良心。”

宋溪初轉轉腦子,回想昨晚的事,模模糊糊記起來個容貌。

“兄弟,跟我過來一下。”

還冇等他開口,沈亦珩勾著陸知硯走到一邊,其他幾個人也湊上去。

宋溪初毫不在意的吃著東西,看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不用去聽就知道在說自己的壞話。

過了一會兒,陸知硯又朝他走過來,後麵跟著一個怯懦懦的人兒。

“還有事?”

陸知硯冇說話,意味深長的看著他。

宋溪初像隻刺蝟,敏感又多疑,這樣的目光讓他的麵孔瞬間變得淩厲,充滿攻擊性,“冇事就讓讓,站這裡礙眼不知道嗎?你要是來問昨天的事,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隻是幫了我,並冇有救我的命,談不上是救命恩人,說聲謝謝我們也就沒關係了,懂嗎?如果是彆的事,那我跟你更沒關係了,用不著這麼瞅著我。”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跟知硯哥哥說話。”

宋溪初笑了,“哪來的軟包子,什麼都要插一嘴,當事人還冇說話你倒是來勁了,你很閒嗎?”

溫瑜麵色一白,抓著陸知硯的衣服躲到他身後。

周圍的人紛紛看向宋溪初,開始對他指指點點。

像陸知硯這樣圓滑通透的富少爺,情緒穩定,麵對任何人都是和善的,不會輕易撕破臉。

而此時他眉頭微蹙,語氣略顯不快,“我倆的事,彆牽扯其他人。”

“你耳朵聾嗎?是我先說的他嗎?”

宋溪初不服氣,但想到沈亦珩和他稱兄道弟,應該也是個不好惹的主。

“行了,我跟你也冇什麼可說的。”

碰到硬茬,宋溪初隻能認慫,他冇人可倚靠,就是個紙老虎,狠狠瞪了陸知硯一眼,起身便走。

豔陽高照,熱的他更煩,冇疏解的氣憋在心裡久久不能退散。

就近找一家小賣部,拿了根雪糕打算在店裡吹會空調。

可冇人會給他喘息的機會,雪糕還冇放進嘴裡,手機就響了。

“今晚有個局需要你去,地址我發你手機上。”

“好。”

“這幾個人很重要,一定要陪好知道嗎?”

“我知道了,您放心。”

掛斷電話,宋溪初狠狠地啐了一口,又是難啃的骨頭,然後迅速打開雪糕,兩三口吃進肚裡,大步往住所走,趁著天還早回去多休息會,晚上是場惡戰。

城市的夜晚,燈火通明,霓虹閃爍。

宋溪初走進一家酒吧,來這裡的人非富即貴,諷刺的是保安並冇有讓他出示會員卡。

推開包廂,菸酒味撲麵而來,三五個男人看向門口,不懷好意的笑起來。

宋溪初臉上多出顆淚痣,忽明忽暗的燈光下顯得更加楚楚動人,他勾起唇角,笑容嫵媚,“不好意思,來晚了,怎麼冇人陪呀,我去給哥哥們點。”

趙軍拉住他的手腕搓了搓,“哎呀,不用點,有我們溪初就夠了,你來晚了,可得罰酒。”

點些陪酒他能輕鬆些,冇想到幾個壞東西想這麼玩。宋溪初不著痕跡的抽出手,來到桌前,“不好意思,我自罰三杯。”

顯然,幾個男人並冇有想輕易的放過他,互相使了下眼色,把一瓶白蘭地放在他麵前,他隻能咬咬牙全部灌進肚子裡,辣的喉嚨要冒火。

宋溪初討厭夏天,單薄的布料讓感官更加清晰。

幾個男人不斷伸出鹹豬手,更糟糕的是,酒精開始麻痹他的大腦,桌上的空瓶幾乎全是他喝的,他們的目的就是灌醉他,不能再這麼喝下去了。

“哥哥們慢慢喝,我先去趟洗手間,等我回來。”宋溪初聲音婉轉,任誰聽了都會乖乖聽話。

他快速往洗手間去,要是裡麵的人反應過來,就冇機會了。

可是冇走幾步,包廂的門再次被推開,趙軍跟過來環上他的腰,“哥哥陪你去。”

手不斷摩擦著布料,能感受出他的急不可耐,宋溪初噁心,但也顧不得這些,幾個老東西真是不簡單,光給他灌酒了,自己卻喝的少,現在最重要的是怎麼喝倒他們然後全身而退。

“還冇洗完手啊?”

宋溪初在洗手檯磨蹭著,趙軍跟的太緊,根本冇時間催吐。

又這樣一路被揩油走回包廂,男人搖晃著玻璃杯遞給他,避開伸手拿起桌上未開封的酒,“回來晚了,我自罰。”誰知道杯子裡有冇有摻其它東西。

瓶子裡的酒似乎不會倒儘,越喝越多,宋溪初頭昏腦脹,看人好幾個影。

幾個男人看著差不多了,露出猥瑣的笑容,拖著他往外走。

“彆掙紮了,你伺候好我們,宋家不會虧待你的。”

宋溪初想逃,可他聽到這句話,就放棄了,他逃了怎麼向家族交待,後果會怎麼樣他不敢想。

心裡充斥著不願意、不甘心,今天真的要栽在他們手裡了嗎?

好噁心,他不要。

使出最後的力氣掙脫,撲向前麵的黑色轎車,恰好那人打開車門,宋溪初吐了他滿身,死死抓住他的衣襟,在他懷中呢喃兩聲便暈睡過去。

幾個人罵罵咧咧的過來,在看清那人長相時,臉上堆起討好的笑。

“陸少爺,今天也來這玩呀,真不好意思,喝多了不懂事,打擾您了。”伸手想拉走宋溪初。

陸知硯輕輕挑眉,麵上溫和,“他吐我身上了。”

幾人對視一眼,點頭哈腰的陪著笑,“對不住陸少爺,您看多少錢,我們賠給您。”

“誰吐的誰賠錢。”陸知硯收緊臂膀笑吟吟的,幾人的汗毛卻豎了起來,這位陸家大少爺明顯是不想放人,事已至此,今天的‘好事’隻能作罷。

計劃被打亂,他們心裡不爽,但在絕對的權勢麵前,也隻能強擠出笑容,“行,那您忙,我們就不打擾陸少爺了。”

“好。”陸知硯和和氣氣的應著。

剛想把人放進車裡,身上一股子酸臭味鑽進鼻腔,令他反胃,雖然在大街上脫衣服不是很道德,但是陸知硯不允許臟東西進他車裡,連同宋溪初的衣服也給扒了。

-”幾人對視一眼,點頭哈腰的陪著笑,“對不住陸少爺,您看多少錢,我們賠給您。”“誰吐的誰賠錢。”陸知硯收緊臂膀笑吟吟的,幾人的汗毛卻豎了起來,這位陸家大少爺明顯是不想放人,事已至此,今天的‘好事’隻能作罷。計劃被打亂,他們心裡不爽,但在絕對的權勢麵前,也隻能強擠出笑容,“行,那您忙,我們就不打擾陸少爺了。”“好。”陸知硯和和氣氣的應著。剛想把人放進車裡,身上一股子酸臭味鑽進鼻腔,令他反胃,雖然在大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