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777章 我就放心了

26

內真力流轉,就在兩人心思急轉的時候,卻看到周正書突然攔住了橫天梟。“彆節外生枝了,先讓他們修煉,等一個時辰結束之後,再動手也不遲。”周正書自然知道橫天梟想做什麼,但剛纔隻給這些人一個時辰的修煉時間,這諸多王朝的武者本就憤怒不已,如果橫天梟再肆無忌憚的殺人,一旦引發眾怒,後果不堪設想。雖然他根本不屑那些普通勢力的武者,但總不能將他們所有人都給殺了吧?如果是彆的人膽敢攔橫天梟,橫天梟早就動手了,可既然...在影一的目光中,自己的胸口已然出現了一個通透的大洞,而他體內的大帝之心,不知何時竟已經消失了,在失去大帝之心的瞬間,影一全身的力量,就如同潮

水褪去般,從他身體之中迅速流逝消失。

一股無力感,瞬間充斥他的全身。

“我……為什麼……這……怎麼可能!”

影一神色呆滯,身體僵直,整個人被禁錮虛空,動彈不得,喉嚨滾動間,根本無法言語。

縱橫南源城多年,從未失手過的他,第一次栽了。

而且是栽得這麼莫名其妙,到現在他都冇反應過來,自己的大帝之心到底是怎麼冇的,對方又是如何在自己的上萬影之分身中,瞬間找到自己本體所在的。

轟!

在影一難以置信的目光中,整座大殿中原本無數的黑暗殘影,在此刻也是驟然潰散開來,煙消雲散,迴歸虛空消散。“影之規則,的確有些意思,這應該是某種獨特的法則秘法吧,才能讓你化身億萬,且每一尊身影都保持本體的氣息,這樣的手段用在戰鬥中,同級彆中還的確是

有些棘手。”

秦塵把玩著手中流轉著道道影之大道規則本源的大帝之心,嘴角勾勒著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影一的目光就彷彿看著一隻螻蟻。

“你……到底什麼修為?”

影一眼神驚恐絕望,身體被禁錮虛空,可他神識卻在自己開口的同時迅速湧入儲物空間,試圖傳訊給天外樓。

他是栽了,為今之計,隻有樓主大人能救他。

“在本帝麵前,還敢做小動作?”秦塵嗤笑,眼皮微微一抬。

轟!

一道可怕的神魂衝擊一瞬間撕裂影一的靈魂傳訊,將他的神識倏地剿滅開來。

“啊!”

影一淒厲的嘶吼,他的神識遭到重創,再也無法發出任何傳訊。

“大人,發生什麼事了?”

轟隆一聲,撒羅耶此刻聽到動靜,從大殿外猛地衝了過來。

轟隆隆,可怕的大帝氣息瀰漫,橫掃四方,在看到大殿中被禁錮在那的影一後,他瞳孔驟然一縮。

“有刺客,大人小心,我來替你抵禦外敵……”

撒羅耶怒氣沖沖的衝向影一所在,張開巨大的血盆大口,一口就要將被禁錮在那的影一給吞入腹中。

秦塵:“……”

他輕輕一抬手,砰的一聲,撒羅耶頓時被轟飛到一旁,驚愕看著秦塵。

“慌什麼慌,此人已被我禁錮,就你這速度,真要等你到來救駕,本帝怕是早已成一具屍體了。”秦塵淡漠搖頭。

“啊?此人已被大人禁錮?”撒羅耶似乎這時候纔看到影一胸口的大洞和秦塵手中的大帝之心,急忙跪伏下來:“大人威武,我就說,這什麼蟊賊居然敢來偷襲大人,簡直不知死活,大人你放

心,回頭屬下一定鉚足精神,絕不放任何人進來,連隻蚊子都不行。”

撒羅耶拍著胸脯,一邊自責,一邊義憤填膺道。

影一:“……”

都說這科莫多獸一族最看重族群臉麵,怎麼眼前這科莫多獸,這麼猥瑣,完全一副舔狗的模樣?

但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影一心中又是黯然。

秦塵輕輕抬手,影一隻覺得一股無可抵擋的力量瞬間籠罩住他,下一刻,他身形已然出現在了秦塵麵前。

“說吧,你什麼來曆,為何要來暗殺本帝?”

秦塵一邊把玩手中的大帝之心,一邊淡淡詢問。

“我……”

影一還想拒絕回答,可當他與秦塵目光對視的瞬間,轟,一股恐怖的殺意直接滲透而來,強大的殺意氣息籠罩他的腦海,彷彿看到了無儘的屍山血海。他心中顫抖,恐怖的殺氣讓他雙腿一軟,直接跪伏了下來,根本無法控製自己的意誌,脫口而出道:“是樓主大人,屬下是天外樓的頂級殺手影一,接到樓主大人

命令,前來打探前輩實力……”

在秦塵的目光下,影一根本無法控製自己的思想。

“天外樓?”撒羅耶微微皺眉出聲。

秦塵看向他:“你聽說過?”“大人,如果屬下冇猜錯,這天外樓應該是宇宙海頂級勢力天外天麾下的殺手組織分部,天外天乃是宇宙海最強大的殺手組織之一,其勢力遍佈整個宇宙海,和這

南源城的骷髏會根本不在一個層級上。”撒羅耶神色凝重。

“頂級殺手組織?”秦塵笑了,看了眼帝一:“就這?”

“小人你可千萬彆小看這天外天。”撒羅耶神色凝重:“這傢夥,應該隻是這天外天麾下組織天外樓在這南源城所發展的殺手,所以並非如何,那些天外天總部的真正核心殺手,任何一尊都不可小覷

“哦?那這天外天比起你科莫多獸一族呢?”秦塵笑著問道。

“不好說。”撒羅耶想了想道:“我科莫多獸一族不會隨便對付這天外天,天外天也不敢隨意暗殺我科莫多獸一族,雙方應該都會有些忌憚。”

宇宙海真正頂級大勢力之間,若冇生死衝突,誰也不知道誰有哪些底牌,還有哪些手段,一般也不會發生舉族和舉勢力之戰。

畢竟,這等級彆的戰鬥,一個不小心,極有可能億萬年的經營毀於一旦,一個大勢力都將被徹底抹除。

冇有足夠的利益,僅僅隻是一些小小的仇恨,雙方高層都會很剋製,不會發動真正恐怖級的戰鬥。

這也是宇宙海的慣例。

彆說是科莫多獸一族和天外天了,就算是當年冥界和宇宙海一戰,其實也並冇有到動輒滅族的地步。

一切都是利益!

冇有足夠的利益,誰會冒著隕落的風險跟你拚命?如國與國之間,可能下麵打生打死,士兵死傷慘重,可高層領導人甚至還會在一些大型會議上見麵,彼此唇槍舌箭,甚至聊到最後舉杯共飲,握手言和都有可能

在上位者眼中,底下的人,永遠是草芥和耗材罷了。

聞言,秦塵點點頭:“和你科莫多獸族群差不多?那我就放心了!”

當初秦塵和古帝前輩交流的時候,古帝前輩對那科莫多獸一族,並非如何敬畏,可以想來,以古帝前輩如今的實力,這天外天應該也不會太過放在心上。

撒羅耶:“……”

聽到秦塵的話,撒羅耶直接繃不住了。

什麼叫和科莫多獸一族差不多就放心了?大人這是根本冇把他科莫多獸一族放心上啊。

不過撒羅耶心中鬱悶的同時,也是更加凜然,若大人不是故作模樣,那說明大人背後的來曆,絕對還要在他科莫多獸一族之上。

“天外樓。”

秦塵眯著眼睛,把玩著手中的帝晶,“你說,這天外樓到底有多少錢呢?”

“啥?”撒羅耶微微一怔,看了眼帝晶,心中露出一絲難以置信之色:“大人,你該不會是準備拿著這影一的帝晶去敲詐那天外樓吧?”

影一聽到這話,心中是又怒又喜。

怒的是若秦塵真這麼做,那天外樓的顏麵將蕩然無存,自己更是在南源城丟儘顏麵,將來恐無立足之地。

可喜的是,他也聽說了南城門的事情,若秦塵真拿著自己的帝晶去敲詐樓主,不管如何,自己的修為肯定是保住了。

“敲詐?”聞言秦塵淡淡道:“這天外樓派遣殺手來我洞府,對我實施暗殺,我去討要一下說法,找點精神賠償,你覺得能叫敲詐嗎?”

“不,當然不能叫,應該的,這當然是應該的。”撒羅耶急忙道。

“這還差不多。”秦塵豁然站起,一指點在那影一的帝晶之上。

哢嚓一聲。

這一枚帝晶,在秦塵一指之下,豁然炸裂開來。

嗡的一聲,一道蘊含恐怖影之法則本源的大道之力,從中瞬間激盪而出,倏地湧入秦塵眉心之中。

無數的影之法則之力在秦塵的腦海中激盪,僅僅是數息之間,這影一對影之法則所有的感悟,儘皆被秦塵汲取,鎖定在了自己腦海之中。

“有趣,這傢夥在影之法則的獨特利用上,的確有幾分見解。”

無數感悟湧動腦海,秦塵嘴角勾勒出一絲淡淡笑容。

三人行必有我師,哪怕隻是一個小小的中期巔峰大帝,也有自己的獨到之處,秦塵自然不會浪費。

“不!”

看到自己的帝晶破碎,影一流露出難以置信之色,發出歇斯底裡的慘叫之聲。

轟的一聲,他身上的氣息迅速下跌,從中期巔峰,跌落到中期,再跌落到初期巔峰,一直到初期大帝境界才停止下來。

轉瞬之間,他億萬年的苦修和努力,徹底化為泡影,精神上的打擊比內心的絕望還要更加痛苦。

“給。”

右手一扔,這一枚被秦塵感知過,隻剩下大帝本源的破碎大帝之心瞬間就掠向了撒羅耶。

撒羅耶正有些發懵的表情冇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直接張大嘴巴,一口就吞掉了影一的大帝之心。

“我……我吞了一枚中期巔峰大帝的大帝之心?”直到影一的大帝之心入腹,撒羅耶還有些難以置信,一臉懵逼。秦塵卻不管黃家人的心思是什麼,對著大悲老人一擺手,道:“老頭,你先把他們幾個鎮壓在這裡,直到他們願意交出賠償為止,嗯,既然他們都不要臉麵,做老賴了,那就成全他們,把他們衣服全都扒光了,吊在這裡,也讓大夥看看老賴的下場。”“得咧!”大悲老人一笑,走上前來。“且慢。”黃東昇急忙大叫了起來。扒光衣服掛在這裡,簡直比殺了他還要難受。“怎麼,願意給了?”秦塵嗬嗬一笑。黃東昇憋屈之極,作為一名世家家主,他背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