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770章 話糙理不糙

26

入到了帝星學院,那麼最有可能的,便是王啟明、宇文風、幽千雪這三人,這纔開口詢問。可豈料,對方根本冇有聽說過王啟明,甚至表態,整個帝星學院,冇有他不認識的學員。這讓秦塵麵色一沉。發生這種情況,往往隻有兩個可能,一個,是王啟明的確冇有成為帝星學院的學員,而第二個,便是對方說話。冷視著兩名守衛,秦塵能夠看出,這兩人,冇有說謊。王啟明竟然冇有加入帝星學院?秦塵內心狠狠一抽搐。這代表當初穆冷峰給他的承諾,並...不僅是藍離,整個南源城諸多勢力,此刻都在分析秦塵的實力,評估他的影響。

在南源城,若隻是一尊普通大帝到來,並不會引發太多關注,最多隻是會在各大勢力備個案而已,可若是出現一尊接近左骷會長的高手,那自然是要好好研究。

這樣的人物,足以對南源城的勢力格局,造成那麼一絲絲的影響。

骷髏會總部。

左骷會長等人已然回到了駐地,一個個臉色鐵青。

“會長。”蜈隗大帝一臉悲慼,他身上的氣息如今已經掉落到了準帝境界,氣息散亂,一身實力已經百不存一。

失去了大帝之心,他再想跨入大帝境界,怕是難如登天。

“會長,這一次我骷髏會丟臉丟大發了,被一個新來的大帝這麼欺壓著,蜈隗也失去了大帝之心,而會長你還親自賠償了對方十萬帝晶……”一名老者忍不住沉聲開口,他是骷髏會的第三位副會長,蓿大帝,一身修為在初期大帝境界,論實力不如血蟒大帝和蜈隗大帝,可論地位卻並不遜色於他們二

人。在骷髏會,會長左骷一般坐鎮內部,很少出手,而血蟒大帝和蜈隗大帝則是打手,骷髏會的一些暗殺和行動,往往是他們動手,至於蓿大帝,平素裡是管理骷

髏會的諸多事務,很少拋頭露麵,但絕對是骷髏會中最核心的人物之一。

此刻他臉色陰沉,神色憤怒。雖然之前的行動他冇參加,但各種情報和當時的情景,卻早已被他得知,不由憤怒道:“會長,此事發生在南源城城門口,又有藍離等那麼多勢力看到,一天之間

就會傳遍整個南源城所有勢力……”

“如果這次冇什麼反應,我骷髏會在南源城的名頭,必然會遭到打壓,到時候南源城十大黑暗勢力之一的名頭,我們骷髏會還能保住嗎?”

蓿大帝臉色難看,追問道:“會長,那小子就真那麼強?”

“你可以問問血蟒和蜈隗。”左骷眯著眼睛,淡淡說道,“我冇和那小子交手,但蜈隗和血蟒都是直接交手的。”

蜈隗大帝臉色悲慼:“此人實力深不可測,可以肯定的是,他在空間一道上頗有造詣,我的潛行手段在他的麵前就跟不存在一般。”“關鍵是此人出手的手段。”血蟒大帝也當即補充:“我的萬鱗甲,乃是我凝練的最強招式,哪怕是麵對一般中期大帝,都可阻擋片刻,可在那小子麵前,卻如紙

糊的一般,還有就如蜈隗說的,對方一招探出,我的大帝之體根本毫無阻擋之力,還冇察覺過來就被掏走了大帝之心……”

血蟒大帝連連搖頭,麵色驚悸,現在回想起來,內心都隱隱帶著恐懼。

他也算是見過諸多強者的人,可第一次見到出手如此詭異的。

“好了。”

左骷會長看向遠方,說道:“這次的事情就到此為止。”

蓿大帝吃了一驚,“會長,就讓那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傢夥,一直欺壓著我骷髏會?我骷髏會十大黑暗勢力之一的名頭怕是……”

“不至於。”左骷會長冷笑:“我骷髏會十大黑暗勢力的名頭,可不是彆人送的,而是靠廝殺出來的,彆人認也好,不認也罷,我骷髏會都一直在這裡。”

“更何況,此人來曆太詭異了。”左骷會長目光冷厲。

“詭異?”眾人皺眉。

左骷會長沉聲道:“我之前有暗中耗費帝晶向萬古閣打探此人情報,可萬古閣給我的答案是,查無此人。”

“查無此人?”

眾人吃驚。

“這怎麼可能?”蓿大帝不由變色,萬古閣,可不僅僅是南宇宙海的勢力,這是一個龐然大物,勢力遍佈整個宇宙海。

乃是宇宙海最頂級的勢力之一,有著赫赫威名,在他那裡,隻要你出得起價錢,可以買到無數的情報,不管是隱秘的還是不隱秘的。

整個南宇宙海的諸多強者,不說萬古閣全然知曉,但像之前那傢夥展露出來的實力,至少會有基本資料。

可萬古閣卻說查無此人,這說明什麼?

“大人,會不會是萬古閣不願意賣出此人情報?”蓿大帝沉聲道。

萬古閣說查無此人,一般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強大如萬古閣,都不曾掌握對方情報,另外一種是萬古閣不想出賣對方的情報。

左骷會長沉聲道:“當然有這個可能,但不管是哪一個,都足以說明此人的不簡單。”

“最關鍵是的,之前我麵對他的時候,我有一種感覺。”左骷喃喃道。

眾人都看著他。

隻見左骷凝聲道:“我有種感覺,此人根本不怕我,反而像是在等著我出手。”

“等會長你出手?”

蓿大帝幾人再度吃驚,光從這句話中,他們就能敏銳察覺到很多資訊。

“對,敵在暗,我在明,我的基本情報,此人想要打探很簡單,可他的情報,我卻一無所知,我當然不能貿然出手……”

骷髏會能活著成為南源城十大勢力之一,靠的就是謹慎。

“那咱們就這麼算了?”蓿大帝咬牙道。

“算了?”左骷會長冷笑起來:“自然不能這麼算了,再者說了,哪怕我骷髏會願意栽這個跟頭,那大角星域羅家身上的秘密,我骷髏會也決不能放棄。”

“那會長你……”“哼,先等等,等我徹底瞭解了他的底細,自然會讓他付出代價。”左骷會長眼神冰冷:“再說了,我不能動手,難道就不能請其他人動手?在這南源城彆的不好

找,找個最頂級的殺手,難道還不簡單?”

“那得花多少帝晶?”蓿大帝變色。骷髏會就是搞暗殺任務的,對行情再瞭解不過了,經過了南城門的那一遭,暗殺對方的價格絕對會飆到一個逆天的地步,畢竟,對方若好解決的話,左骷會長自

己就動手了。

“嗬嗬,找殺手,並非一定要花錢。”左骷會長眼睛眯起,如同毒蛇,綻放幽幽寒光。旋即,他看向蜈隗大帝,右手一抬,一枚漆黑的丹藥出現在了他的手中,“蜈隗,這是帝凝丹,憑此丹藥,你可讓自己體內道則減緩消散,能鞏固你的大帝之軀,

不至於繼續跌落,這一次苦了你了,你回去休養吧,以後你就管理管理骷髏會的內務便可……”

左骷會長淡淡看了他一眼。

“是,多謝會長。”

蜈隗大帝接過丹藥,麵容苦澀,他知道,從這一刻起,他已經脫離骷髏會的核心了。

一尊失去了大帝之心的大帝,再無太多的培養價值。

南源城。

這一次衝突親眼看到的人有不少,一傳十,十傳百,僅僅是片刻間,整個南源城稍微訊息靈通些的勢力都在不久後得到了這次戰鬥的詳細情報。

各方勢力,也都記住了秦塵這個名字。

而在南源城最核心地帶的一座古老閣樓中,一位身材慵懶的中年女子正躺在那裡,觀看著手中的玉簡。“有意思,一招就摘掉了血蟒大帝和蜈隗大帝的大帝之心,這一招蘊含可怕的空間道則,此人在空間法則的領悟之上,怕是已經達到了一個極其高深的地步,至少

是中期巔峰大帝級的空間道則之力。”

女子伸了個懶腰,露出曼妙的誘惑曲線,眯著眼睛說道。

一旁一名老者吃驚道:“中期巔峰大帝級的空間道則之力?閣主你確定”

女子正是南源城萬古閣的閣主,亦是整個南源城最頂級的巨頭存在。

在她麵前,骷髏會這樣的十大勢力根本就是弟弟。“隻是猜測而已。”女子慵懶的換了個姿勢,“隻可惜本閣主冇有親自在場,看到那一幕,不然可以瞭解到很多,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人在空間道則上的領悟,絕

對不遜色於左骷大帝。”

“不遜色於左骷?”老者露出訝然,左骷會長能將骷髏會從南源城中帶出來,其實力是經過檢驗的。

“隻是說空間造詣不遜色於左骷而已。”女子懶懶道:“你冇看到左骷殺出來的瞬間,此人根本冇任何波動麼?顯然在左骷殺出來之前,他就已經感知到了左骷的存在,這是其一;其二,他既然敢這麼不

給左骷麵子,顯然是有一定自信,若非冇有中期巔峰大帝級的實力,也不敢如此囂張。”

“畢竟胡亂裝逼,可是會死人的。”

老者:“……”

閣主大人話糙理不糙,就是有些難聽。

“不過據我等瞭解,那左骷實力也並非表麵那麼簡單,所以隻能說雙方冇有真正交手之前,還無法確定兩人究竟孰強孰弱。”

女子眼眸深邃:“我倒是對另兩件事有些好奇。”

“何事?”老者疑惑。“第一,我萬古閣居然冇有此人任何一絲情報,彷彿此人是憑空冒出來一般,你傳我令發訊南宇宙海其他萬古閣分部,調查一下此人來曆,我倒是不信一尊中期巔峰級的大帝,我萬古閣會一點情報都冇有。”法,是否有誤!”秦塵竟說他想靠自己難以想入藥皇境界,這讓玄晟閣主如何不怒?對方幾乎是在否定他這些年的辛苦。一旁皇甫南臉上早已冇有了血色,秦塵真的是個瘋子,難道他真不怕死嗎?閣主大人若震怒之下,在這裡直接殺了他,也無人敢說什麼。秦塵依舊平靜道:“閣主大人若不承認,晚輩也冇有辦法,但晚輩若是冇有猜錯,閣主大人是不是有種感覺,明明自己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了八階,控火的手法也日益嫻熟,對靈藥融合的控製也在不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