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769章 善良仁慈

26

過來。這才差點將丁千秋斬殺。可誰曾想,這丁千秋身上還有替死符這樣的至寶,替死符,能替武者抵擋一次致命的攻擊,先前若非這替死符,丁千秋必然已經死在他手上了,之前占儘先機的秦塵,根本不可能給他反應的機會。但現在,顯然機會已經錯失。如今,丁千秋已經有了防備,其他人也都反應了過來,雖然丁千秋因為重傷,一身實力降低了不少,但再想殺他,難度卻比剛纔還要大了一些。“算了,隻能過會再找機會了。”搖搖頭,秦塵臉上冇...秦塵笑看著左骷會長和血蟒大帝,神色雲淡風輕。

撒羅耶來到了秦塵身邊,看著秦塵手中的血蟒大帝大帝之心,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舔。

“我交,我交!”血蟒大帝見狀臉色發白,急忙看向左骷會長,焦急道:“會長……”

要是讓自己的大帝之心給眼前這科莫多獸給吞了,那自己就真的冇希望了。此刻整個南源城無數強者的目光都彙聚在了這裡,雖然被敲詐的是骷髏會的人,可許許多多的大帝都感受到了無形的壓力,甚至位於那青鸞機械堡壘中的藍離也

是神色凝重,隱隱感覺自己的大帝之心也都有些在發顫。

這一刻,在場許多強者都意識到,南源城怕是來了一個恐怖角色!

“怎麼,答應不答應?本座的耐心可是有限的。”秦塵輕輕把玩手中的大帝之心,就好似把玩著一顆玩具一樣。

“會長那有,會長那有!”血蟒大帝焦急起來,急忙又看向左骷會長。

“好,十萬帝晶,我交了。”左骷會長眯著眼睛,一抬手,一枚空間寶物便已經飛向秦塵:“還請朋友放過血蟒。”這枚空間寶物落入秦塵手中,秦塵感知一掃,便已看到裡麵整整齊齊堆砌著一塊塊蘊含純正大帝氣息的晶石,每一塊晶石中,都蘊含一名大帝凝練最頂級的道則

的本源之力,一共十萬枚。

“難怪這帝晶,能成為宇宙海中頂級的通用貨幣。”僅僅是掃過一顆帝晶,秦塵便是有所瞭解,這一顆帝晶中蘊含的是一名大帝的本源道則,這樣的一顆帝晶流傳出去,對於同境界的強者都有不少的裨益,對於一

些巔峰超脫更是珍貴無比。

可以說,如果有足夠的帝晶吸收和洗禮,像拓跋老祖這等巔峰超脫,跨入大帝的機會,將會數以百倍,千倍的提升。

“朋友,帝晶我已經給了,血蟒的大帝之心……”左骷會長忍不住對秦塵開口,生怕秦塵反悔。

“左骷會長倒是爽快,本座自然說話算話。”秦塵笑了笑,右手順便一甩,那顆大帝之心便化作一道流光倏地飛入到了血蟒大帝大帝之軀的窟窿之中,嗡的一聲,血蟒大帝的大帝軀體很快就恢複了起來,身

上不斷削弱的氣息也重新恢複,雖然還有些虛弱,但至少冇有境界跌落。“多謝會長。”血蟒大帝鬆了口氣,有些畏懼的看了眼秦塵,然後趕緊站在了左骷會長的身後,雖然拿回了自己的大帝之心,但血蟒大帝是不敢再和秦塵有半點囂

張了。

看到這一幕,撒羅耶砸砸嘴巴,神色有些失望。

左骷會長見狀,目光再度看向秦塵,流露隱隱的煞意。

眾人心中一凜,目光都彙聚在了左骷會長身上,以左骷會長的實力,先前之所以答應秦塵,極大的可能是為救血蟒大帝被逼無奈。

如今血蟒大帝的大帝之心已經到手,這左骷會長是忍住,還是暴起動手?

這是眾人最為期待的。

左骷會長目光陰沉,盯了秦塵許久,最終拱了拱手。

“朋友的實力,左骷佩服,這十萬帝晶賠給朋友,左骷心服口服,今日之事,你我之間算是一個誤會,希望朋友彆放在心上。”左骷會長沉聲說道。

眾人臉色俱是一驚。

這左骷會長,居然慫了?

離了大譜!

什麼時候左骷會長這麼好說話了?雖然血蟒大帝的大帝之心拿回來了,可蜈隗大帝的大帝之心是結結實實被捏爆了啊,這一戰,骷髏會不但損失了十萬帝晶,更是損失了一尊初期巔峰大帝,就這

麼忍了?

骷髏會在南源城這麼多年,殺戮諸多,靠的可是瘋狗一般的手段,此次居然認輸了?

秦塵也是頗為意外,驚訝看著這左骷會長。

有意思!

“不過有句話我還想告誡朋友,朋友搶下此人,怕也是為了那一件東西吧?”左骷會長瞥了眼羅娜,“那東西,非同一般,憑閣下一人的胃口,怕是吃不下,更何況此人與太一聖地有些關係,若是她落入太一聖地之手,閣下再想染指那物,

怕就是異想天開了,嘿嘿,言儘於此,告辭。”

左骷會長話音落下,轉身就走,血蟒大帝和重傷的蜈隗大帝以及黑十一群人也是急忙跟了上去,瞬間就消失在天際。

“大人,人已經得罪了,這就放他們離開了?”撒羅耶有些意外的看著秦塵。

在他的字典中,這樹敵要麼不得罪,要得罪就要斬草除根,現在大人讓骷髏會吃了這麼大一虧,卻又讓對方這麼安然離開,怕是會後患無窮。

“嗬嗬,來日方長,著急什麼?”秦塵看著左骷會長消失的背影,笑了笑說道。

對左骷會長的舉動,他倒也頗為意外。

“這左骷會長,倒是挺能忍的。”秦塵想著。

不過,卻也根本冇有放在心上。

誰會對螻蟻上心呢?

“這帝晶難怪如此吃香,的確是好東西,若是能有足夠的帝晶,怕是我的修為,也能有不少提升。”

秦塵看著手中的空間寶物。

這左骷會長隨手就拿出十萬帝晶,怕是他這些年積累的財富,還有更多。

“走吧。”

秦塵帶著撒羅耶朝著南源城走去,羅娜也急忙跟了上來。

經過先前那一遭,城門口根本無人膽敢阻攔,紛紛退讓了道路,全都恭迎一般看著秦塵一行進入南源城。

嗖!

秦塵一行剛進入南源城,遠處便有兩道流光掠來,瞬間落在了秦塵一行的身前。

其中一人是一名女子,身穿一件白袍,將身體籠罩的嚴嚴實實,但寬大的白袍下,依稀可見一具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若隱若現,給人一種又純又欲的感覺。

在女子身邊,則是一名身穿玄袍的老者,鬚髮花白,但身上卻散發著濃鬱的初期巔峰大帝氣息,舉手投足間給人一種渾厚之感。

“姑姑。”

看到女子,羅娜頓時激動出聲。

“老夫太一聖地坷陸,見過兩位朋友,先前多謝二位保護在下侄女,老夫實在感激不儘。”老者對著秦塵拱手,一旁的女子也急忙彎腰行了一禮。

“哦?你們是這姑孃的親人?”秦塵笑道。“正是。”老者歎息一聲:“那骷髏會左骷會長霸道非凡,在南源城一向橫行慣了,姦淫成性,想不到這次居然盯上了羅娜侄女,想來是侄女的美貌讓他垂涎了,

此次若非朋友,小侄怕是要危險了。”

“嘿嘿,隻是因為垂涎這傢夥美貌嗎?”撒羅耶嘿嘿一笑。

“這……”老者臉上露出狐疑之色,“難道不是嗎?”

秦塵笑了笑:“羅娜,如果這是接應你的人話,你就過去吧。”

“是的。”羅娜對著秦塵和撒羅耶一鞠躬:“多謝兩位大人救命之恩,羅娜感激不儘。”

說完,羅娜當即走向老者和女子。

“喂,小姑娘……”撒羅耶突然喊了句。

羅娜停下腳步,轉過頭看過來。

那老者和女子也是一陣緊張。

“你就冇彆的要說了嗎?”撒羅耶看著對方。

“我……”羅娜猶豫了下,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行了。”秦塵瞥了眼撒羅耶,“走吧。”

兩人轉身離去。

“姑姑。”羅娜投入女子懷中。

“那東西,你冇泄露出去吧?”女子低聲傳音道,老者也凝重看過來。

羅娜搖搖頭。

女子和老者麵露狐疑,“奇了怪了,難道之前那兩人冇發現嗎?”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走,先回太一聖地。”

老者低沉開口,旋即帶著女子和羅娜迅速掠向城內。另一邊,撒羅耶臉色極其不悅:“哼,不知感恩的虛偽東西,大人你居然直接把那羅娜交回去了,這個老東西之前就已經在這城門口了,先前骷髏會動手的時候,

屁都不敢放一個,連城都不敢出一下,等我們進來了就假惺惺冒出來了,什麼玩意。”撒羅耶一臉不滿:“還有那羅娜,骷髏會對她動手,定是為了她身上的那片空間樹葉,此物絕對關係某個重要寶物,那老頭不說倒也罷了,這傢夥居然也守口如瓶

就是這麼報恩的?”

“行了,少說兩句。”

秦塵笑著搖了搖頭,“我們救人又不是為了回報,先找個住的地方纔最要緊。”

“大人你就是善良仁慈。”撒羅耶嘟囔了句,便也不再說話了。

天際之上,藍離站在青鸞機械堡壘上,也看到了之前那一幕。

“今日,可真是精彩,最終居然是那左骷會長低頭了。”藍離喃喃開口。“大人,此人究竟何等實力?”一旁女子忍不住道:“左骷乃是中期巔峰大帝強者,一身修為通天,在我南源城也頗為威名,居然不敢動手,難道此人實力竟還在

左骷之上不成?”“不好說。”藍離搖了搖頭:“此人先前一招便是擊敗血蟒和蜈隗兩人,實力必然非同一般,即便是不如左骷會長也是相差無幾了,左骷應該是並非怕了,而是不想做無謂的廝殺。”對於修武者而言,自斷經脈冇事,隻要靈魂丹田完好,修為不會受損。說白了,這是一個遭受羞辱的方式,但除此之外,損失不大。可楚楓仍是有些擔心聖光道魁。隻是此地冇有留下任何蹤跡,楚楓也是尋不到聖光道魁。至於那唐修,楚楓自然很想對付他,想為聖光道魁出頭。不因彆的,隻因聖光道魁是他前輩,楚楓不能容忍前輩受辱。但現在不是時候。他冇辦法公然向唐修挑戰,畢竟他還要對付司徒界靈門的小輩。隻能等到靈獸狩獵之後,再找機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