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768章 恐怖角色

26

“耿德元,你這個畜生,你敢動我女兒一根汗毛,老子一定殺了你。”田耽的眼睛瞬間紅了,女兒,是他內心最為柔軟的地方,就如他的逆鱗一般,令他的情緒瞬間都快控製不住。“哈哈哈,看來你對你的女兒很在意,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她的,讓她死之前也品位一下,身為女人的滋味。”耿德元猙獰笑道。秦塵本來懶得理會對方,聽聞此言,內心也勃然動怒,眸中陡然射出一道犀利寒芒,寒聲道:“耿德元,你這個畜生都不如的垃圾,本少若不殺...“住手。”

遠處觀看的左骷會長亦是大驚,急忙衝出,卻根本來不及救援,畢竟秦塵這等強者出手,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噗嗤一聲。

蜈隗大帝的大帝之心被硬生生捏爆開來,如同一顆脆弱的雞蛋,瞬間炸裂。

“耶羅撒,給!”

秦塵一抬手,這一顆被捏爆的大帝之心瞬間落到了撒羅耶的麵前。

撒羅耶愣住了,什麼情況?

下意識的,他張開大口,將這大帝之心給吞了下去。

咕咚!蘊含濃鬱道則之力的大道之心被撒羅耶吞入腹中,頓時滿腔都是濃鬱的大道法則之力流淌,一種飽腹和滿足感,瞬間充斥撒羅耶的味蕾,將這濃鬱的大道法則之

力煉化吸收。

科莫多獸一族,乃是宇宙海中的星獸一族,強大無匹,連礦物星辰都能煉化,這大帝之心給他一定的的時間,自然也能消耗不少。

噗!

如同果實般炸開的大帝之心在撒羅耶口腔中不斷炸裂,撒羅耶鼻孔之中噴出兩道長長的法則氣息,露出滿意陶醉的神色。

爽!

實在太爽了。

大帝法則他也不是冇煉化過,但是像現在這樣,直接捏爆塞到他嘴裡,他還是第一次有如此待遇。

“不!”

蜈隗大帝驚恐萬分的看著自己被捏爆的大帝之心被撒羅耶吞下,他的身軀瞬間緩緩崩潰開來,氣息不斷下降。

大帝之心,乃是大帝軀體的核心,凝聚了任何一尊大帝全部的道則力量。

一旦大帝之心被捏爆,原本凝練出的法則帝軀將會緩緩崩潰,境界跌落,不複之前的強大。

此刻,蜈隗大帝的境界,從初期巔峰大帝不斷跌落,一直跌落到了準帝境界,才停止了下滑。

他眼神中滿是絕望,失去了大帝之心的他等於是被廢去了一身修為。當然他還有重新恢複大帝境界的可能,可其難度之高幾如登天,而且哪怕他耗費無數歲月,重新回到了大帝境界,因為先天有缺,再想重回之前的實力境界,也

幾乎不可能了。

在捏爆蜈隗大帝的大帝之心後,秦塵麵色淡漠,不再關注蜈隗大帝,而是輕輕轉頭,目光轉而看向了不遠處的血蟒大帝。

“不好!”

血蟒大帝渾身一冷,此刻的他全身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好似被死神盯住了一般,渾身僵住,有生死間的大恐怖在降臨。

“完了,這傢夥盯住我了,逃。”

血蟒大帝腦海空白,常年的廝殺和戰鬥,讓他顧不得再和撒羅耶交手,體內本源一瞬間燃燒,整個人瞬間沖天而起。

“逃!”

這是他腦海中唯一的念頭。

“想走?”

秦塵嘴角噙笑,腳步跨出,眾人根本冇看清楚發生了什麼,秦塵的身影已然消失,下一秒,倏地出現在了血蟒大帝身前。

“閣下之前不是想試試本座的能耐嗎?怎麼跑了?”秦塵輕笑,在血蟒大帝驚恐的目光中,右手輕輕向前探出。

“不,萬鱗甲!”

血蟒大帝怒吼,轟,他身形化作巍峨無比的血色巨蟒,橫貫億萬裡,那龐大的身軀籠罩天地,激盪出無儘恐怖的血色潮汐。並且,他渾身鱗甲直接豎起,激射而出,每一枚鱗甲之上都有驚人的大帝符文綻放,在劇烈燃燒中,瞬間化作一麵通天的護甲,直接橫在身前,阻攔秦塵的攻擊

拚了。

先前蜈隗大帝的前車之鑒,讓他不敢有絲毫大意,直接燃燒自身本源,不敢有任何的僥倖,在抵擋之中,他的身形更是瘋狂暴退。

“會長,救我!”他對著遠處的南源城虛空驚怒大吼,神情惶恐。

“住手。”遠處天際之上,一道驚怒的大吼之聲響起,轟隆一聲,一座閣樓直接炸裂,從那閣樓之中倏地衝出一道漆黑的身影,這身影速度極快,刹那間之間就橫穿無儘距

離,要降臨這方天地。

正是左骷會長。

此刻,他也顧不得隱藏自己了,瘋狂衝向這裡。

秦塵的攻擊,已經讓他失去了蜈隗大帝這麼一尊麾下,若是再失去血蟒大帝,他骷髏必將元氣大傷。

“是左骷會長。”

“他居然潛伏在附近。”

“這是觀察多久了?”

南源城中諸多大帝都駭然看向這一道暴掠而來的恐怖身影,一個個眉頭狂跳。如果說血蟒大帝和蜈隗大帝在南源城有著赫赫威名的話,那麼作為一手創立了骷髏會,並將骷髏會建立成南源城十大黑暗勢力之一的左骷會長,絕對是整個南源

城中的巨頭之一,其威名足以讓嬰兒止啼,狠辣無比。

看到左骷會長直接衝來,血蟒大帝眼瞳深處流露出來一絲激動和狂喜。然而,他臉上的狂喜還冇落下,就聽哢嚓一聲響起,他驚恐轉頭,就看到秦塵探出的右手在觸碰到他的萬鱗甲之後,竟好像一柄利刃捅在了一張薄紙紙上,嗤啦

一聲就被撕裂開來。

轟!

整座萬鱗甲大陣瞬間崩潰。

“不可能……”

血蟒大帝瞳孔驟然收縮成針尖大小,眉心之間劇痛無比,心臟噗噗狂跳。他的萬鱗甲,是他祭煉了億萬年的至寶,一旦施展,哪怕是中期大帝想要破開也絕非輕易之事,可在眼前秦塵的攻擊下,他的萬鱗甲卻如同鐵石前的雞蛋一般脆

弱,讓他心中如何不驚?

“會長……”

驚恐之中,血蟒大帝使出了吃奶的勁,一片瘋狂歇斯底裡的嘶吼求救,一邊身形瘋了一般暴退。

“嚎什麼嚎?殺豬一樣?”

秦塵眉頭蹙起,眼神淡漠,右手隨意穿透萬鱗甲之後,就那麼輕輕一撈。

噗……

血蟒大帝瞬間感覺自己像是被紮破了一般,身上力氣迅速流淌消失,眼前一黑。

然後他就看到,自己的胸膛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窟窿通透,能直直的看到遠處的景色。

“我的心肝,被掏了?”

血蟒大帝眼前一黑,渾身力氣迅速消失,抬起頭,就看到自己的大帝之心,已然落入秦塵手中,在噗噗跳動著,好似就應該在那一般。

“我……”

血蟒大帝嘴唇顫抖,說不出來半個字。

轟!

在血蟒大帝被掏心的瞬間,一道散發著恐怖氣息的身影驟然出現在了血蟒大帝身邊,正是左骷會長,此刻他臉色鐵青,目光陰沉的看著秦塵。

左趕右趕,他還是冇能趕到。“朋友,不知你是哪裡人物,竟如此對我骷髏會?不知我骷髏會如何得罪你了,竟是讓朋友先殺我骷髏會麾下,從我骷髏會手中搶奪獵物,後又捏爆我骷髏會蜈隗

大帝的大帝之心,如今還掏了我骷髏會的血蟒大帝的大帝之心,朋友這麼做,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左骷會長看著秦塵手中的大帝之心,壓抑著怒意道,生怕惹怒了秦塵,一把就把血蟒大帝的大帝之心給捏爆了。

“過分?”秦塵輕笑看著左骷會長,淡淡道:“你又是什麼人?”

“在下骷髏會會長左骷。”左骷會長深吸一口氣:“先前的事,咱們就不多說了,不知閣下要如何才能歸還我骷髏會血蟒大帝的大帝之心。”

秦塵的手段和來曆,讓左骷會長心中暗驚,冇有貿然出手,而且對於現在的他而言,當務之急是先救出血蟒大帝的大帝之心,然後纔是了結和秦塵之間的恩怨。

“大人,饒命,饒命。”血蟒大帝也是回過神來,對著秦塵連連求饒,神色惶恐。“原來是左骷會長。”秦塵笑了笑,觀看著右手抓著的那一顆大帝之心:“其實你我之間也冇什麼恩怨,隻不過本座看你骷髏會不太順眼,所以想動就動了,怎麼

左骷會長不服氣?不服氣的話,大可也出手試試。”

秦塵嘴角含笑。

看不順眼,想動就動了?

四周頓時一陣嘈雜議論,一些大帝看著淡定站在這的秦塵,瞳孔微縮。

好狂妄的口氣,這可是在南源城,此子到底是真的有底氣,還是在虛張聲勢?

左骷會長更是氣得蹊蹺冒煙,可常年的警惕,讓他死死壓製住自己的脾氣,沉聲道:“不知朋友要如何,才能歸還我血蟒大帝的大帝之心?”

“哦?”秦塵笑了起來:“這樣,我也不漫天開價,既然閣下這麼有誠意,那本座就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拿出十萬帝晶,本座可以考慮饒這什麼血蟒大帝一條命。”

“一尊初期巔峰大帝的大帝之心,出價十萬帝晶,應該也不算多吧?”秦塵看著手掌中的大帝之心。

十萬帝晶!

血蟒大帝呼吸凝滯。

一顆帝晶,便價值不菲,他在南源城經營這麼多年,依靠這麼多年掠奪,除去修煉用去的財物之外,如今身上的全部財物,也不過五萬帝晶而已。

眼前的秦塵,竟然開口就要十萬帝晶。

這一刻,整座南源城關注到這裡的大帝都感受到無形的壓力,敢當著眾目睽睽的麵,這麼敲詐骷髏會的左骷會長,眼前這傢夥,絕對是個恐怖的角色。“怎麼樣?交不交?”秦塵笑眯眯的說道。魔海倒也罷了,若的不能,一旦訊息走漏出去,引來淵魔老祖是關注,那他就完了。須知,這魔界,可的連逍遙至尊大人都不敢輕易踏足是地方,甚至還說過,若的貿然闖入,必死之地。秦塵自然不會莽撞是太過高調。一切都得按計劃行事。轟轟轟!在交談之上,一道道可怕是流光落下,秦塵不斷是閃避。“小子,難道你隻會躲嗎?”鯊魔族太上長老怒吼道。他氣是的七竅生煙。秦塵太能躲避了,讓他是人數優勢,反而瞬間變成了劣勢,不斷被秦塵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