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767章 掏心怪

26

來是必須稟告上層。金烏太子、小妖王他們是也紛紛開始聯絡高層是傳訊出去。萬族戰場之中是戰局瞬息萬變是各族高層之中是自然都的,傳訊手段有是一旦發生大事是各族之間可以相互聯絡是並且妖族高層也能派遣強者前來是頓時各種訊息是第一時間傳訊了出去。“嗡!”千豹天尊手中有一塊傳訊陣法之上是突然亮起光芒。“這的……”千豹天尊神色凝重。“大家都噤聲是這的妖族妖神殿有傳訊。”妖神殿是的妖族最頂級有勢力是的由妖族各大種族...在得到會長大人的命令和看到蜈隗的支援之後,血蟒大帝再也冇有任何擔憂,鬱積了無數的憤怒在這一瞬間爆發而出。

轟隆!

一道可怕的大帝氣息從血蟒大帝身上直接爆發而出。

瞬間,血蟒大帝氣息陡然爆發,體內大帝本源已然燃燒,畢竟撒羅耶乃是科莫多獸一族,自然讓血蟒大帝心中無比警惕,一出手便是施展出自己最強的絕招。

除了冇施展本體,血蟒大帝已經爆發出了自己最強的戰力。

“碎裂吧!”

血蟒大帝手中血色戰刀化作殘影席捲而來,直接破開無儘的天地氣息,帶著切割一切的萬古意境一瞬間就來到了秦塵他們麵前。

他的刀意滾滾,封鎖虛空,已經完全鎖定了前方的秦塵。科莫多獸一族的氣息他能有所感知,乃是初期巔峰級的大帝,但秦塵的氣息他卻根本感知不出來,所以既然是試探,他一出手就殺向了秦塵,為的就是要弄清楚

這個被撒羅耶稱之為大人的人族,究竟有何能耐。

這也是會長大人的命令。

然而不等他的戰刀劈中秦塵,一旁的撒羅耶臉色大變,卻是猛地動了。

“找死!”

撒羅耶龐大如同山峰一般的尾巴猛地一掃,劇烈音爆聲中,頓時化作一道殘影如同雷霆一般與血蟒大帝手中的血色戰刀轟然碰撞在了一起。

轟隆!驚人的轟鳴聲中,血蟒大帝和撒羅耶同時後退開來,而撒羅耶那堅固的尾巴之上,竟是被劈開不少鱗片,有絲絲鮮血滲出,在眾人的目光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

很快就癒合了起來。

撒羅耶凝重看著前方的血蟒大帝。

一擊之下,他竟然受傷了!雖然他隻是初期巔峰大帝,可科莫多獸一族最可怕的就是恐怖的肉身,同級彆的攻擊,很難撕裂開他們身上那堅固的鎧甲,所以才能在宇宙海中有如此赫赫的威

名。可現在那一招,他竟是在血蟒大帝的攻擊下肉身直接被撕裂開了一絲,並且還有道道可怕的靈魂衝擊沿著攻擊處湧向他的腦海,若非他科莫多獸一族靈魂堅韌,

換做普通初期巔峰大帝,說不定就要靈魂散亂了。

“混沌級的規則力量,初期巔峰級的意誌攻擊。”撒羅耶冰冷看著血蟒大帝,能傷到自己,說明眼前這血蟒大帝雖然也是初期巔峰大帝,但卻在某一規則大道的領悟之上,已經達到了他所在境界的極限,並且還

蘊含極限級的靈魂意誌攻擊。

難怪此人能在這強者如雲的南源城闖出如此大的威名。

“科莫多獸,還真是麻煩。”

撒羅耶心中凝重,血蟒大帝看著科莫多獸更是頭疼無比。先前那一擊,他已然施展出了自己的絕招,換做普通同級彆大帝,就算不死也要重傷,可因為科莫多獸的可怕天賦和防禦,竟然隻是受了一點小傷,這讓他如何

不頭疼。

“殺!”

一擊未中,血蟒大帝怒喝一聲,再度殺來。

“哼。”

撒羅耶也怒聲一聲,暗金色的瞳孔中有殺意沸騰,沖天而起。

若讓大人在自己麵前被襲擊了,那大人對自己的評價豈非將會大打折扣,今後自己還有什麼臉麵跟隨大人?

惱怒之中,雙方瞬間廝殺在一起。

頓時間,無數恐怖的爆炸和可怕的刀光浩浩蕩蕩,充斥天地。

一方是科莫多獸一族的強者,一方是南源城十大黑暗勢力之一骷髏會的副會長。

雙方在級彆相同的情況下,一時間竟是勢均力敵。

“厲害,都說科莫多獸一族防禦驚人,同級彆無敵,現在一看,果然名不虛傳。”“南源城,強者如雲,血蟒大帝能在南源城無數大帝之中脫穎而出,成為骷髏會的副會長,靠的是無數年來的殺戮,這些年來,死在血蟒大帝帶領的暗殺行動中的

大帝強者怕是不下十尊,可竟是絲毫奈何不了那耶羅撒。”

“科莫多獸族群強大的威名,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雙方的交手,被南源城無數大帝級的強者關注到,一個個暗暗驚歎。此刻,撒羅耶和血蟒大帝已經打出了真火,雙方都已經化作了本體,一邊是巍峨浩蕩的龐大血蟒,一邊是渾身鱗甲如同太古荒獸的宇宙星獸,彼此之間在用最強

大的傳承和血脈在進行對抗。

可以預見的是,伴隨著雙方交手的深入,已經達到初期巔峰大帝極限的血蟒大帝,此刻竟是在被漸漸地壓製。

“不愧是科莫多獸一族,同級彆之下,怕是根本不懼任何族群。”

“那被他稱之為大人的人族,又有何等能耐?”

眾人瞭解的越多,凝視向秦塵的目光便卻是警惕。一開始,他們都以為撒羅耶隻是一頭普通科莫多獸,可現在看來,對方能在修為並不領先血蟒大帝的情況下,壓製住靠無儘殺戮在南源城立住腳跟的血蟒大帝,

顯然並非想象的那般羸弱。

“這撒羅耶居然連個血蟒大帝短時間內都拿不下來?”秦塵看著眼前的戰鬥,卻是眉頭緊皺。

太磨嘰。

一個初期巔峰大帝而已,雖然戰鬥經驗看起來頗為豐富,手段也層出不窮,可你乃是威名赫赫的科莫多獸,就這麼點能耐?

“在天地法則的領悟上,這撒羅耶還很初級,比那血蟒大帝都差了不少,難怪如此之弱。”

秦塵何等眼光,頃刻間便已看出了撒羅耶的薄弱之處。

“看來後麵還是得想辦法指點一下這撒羅耶的法則感悟,提升一下他的能耐。”秦塵默默想到。

秦塵在這思索,南源城內的閣樓之中,左骷會長更是臉色難看,迫不及待再度傳訊:“蜈隗,你也動手,試試那小子的虛實。”

“是,會長!”

蜈隗大帝正在高空中關注著戰鬥,在接到左骷會長命令的一瞬間倏地動了。

“死!”

他的身影如同一道幻影,嗤的一聲就驟然消失在虛空,彷彿遁入了另一個世界。

“蜈隗大帝消失了。”

“他也動手了。”

不少觀眾這裡的大帝眼皮子狂跳。

“那小子麻煩了。”

蜈隗大帝和血蟒大帝同為骷髏會的副會長,這兩人在南源城威名赫赫,死在他們兩人手中的大帝級強者都有不少。

其中蜈隗大帝以陰冷攻擊為主,其暗殺手段更要在血蟒大帝之上。

轟!蜈隗大帝剛一瞬間,眾人還冇來得及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一道可怕的陰冷攻擊已然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秦塵身後,對方就如同一條陰冷的毒蟲,在驟然間發動

了自己的必殺一擊。

“不好。”

躲在秦塵身邊的羅娜一瞬間靈魂驚悸,腦海一片空白,思維都在瞬間停滯了。她看到,一道陰冷的攻擊就如同跨越了時間和空間的距離,一瞬間就已經來到了秦塵身後,在她目光看到這道攻擊的瞬間,一切都像是倒放一樣,早已根本無法

改變。

論暗殺手段,蜈隗大帝比之血蟒大帝還要可怕許多。

隻可惜,他遇到的是秦塵。

“正愁撒羅耶浪費時間呢,居然自己過來找死。”

秦塵感知著身後蜈隗大帝的攻擊,在羅娜眼中彷彿未來已經發生,根本無法改變的攻擊,在秦塵感知中卻緩慢的如同蝸牛一般。

“哼!”

秦塵神色淡漠,右手揮手,隨手向後就那麼一探。

嗡!

他的手掌直接探入那彷彿無法遁入的可怕虛空天地,接觸到了蜈隗大帝襲來的陰冷力量。“嗯?”蜈隗大帝的身形從虛空中出現,眼珠子瞬間瞪得滾圓,他隻感覺一股無可匹敵的力量碾壓過來,他手中的漆黑帝兵與秦塵的大手接觸在一起,他的帝兵就

如同脆弱的豆腐,好似一顆撞向高山的雞蛋,瞬間破碎離開。

然後這一隻手掌便生生探入了他的大帝軀體之中。

蜈隗大帝的身軀根本無法阻擋,眼睜睜看著秦塵的手掌就好似捅破一張紙,便輕易穿透過他的身軀。

“我……”

蜈隗大帝身形呆滯在半空,從虛空中顯現出來,然後驚愕低頭看著自己的胸膛,他的胸膛之上,有著一個漆黑的洞口,好似被掏走了什麼。

抬起頭,他就看到,自己的大帝心臟,竟已落入到了眼前秦塵的手掌之中。

一個眨眼。

蜈隗大帝的大帝心臟就被秦塵掏走了。

整個現場一片寂靜,很多人都冇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直到看到蜈隗大帝空洞洞的身軀和秦塵手中的大帝心臟,才明白過來先前兩人的交手竟是已經結束了。

遠處正和撒羅耶交手的血蟒大帝也停下了交手,驚恐看著遠處的這一幕。

和他有著生死之交,雙方有過無數次合作,連他也頗為佩服的蜈隗大帝,竟然在一個照麵就被掏心了。

“不愧是黑暗勢力,你的心臟,果然也是黑的。”

秦塵看著手中流轉著黑暗光芒的大帝心臟,語氣淡漠的說道。

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右手微微用力,當場捏了下來。

“不要!”蜈隗大帝發出驚恐的嘶吼。有但他們,巔峰至尊有比起如今這個時代,巔峰至尊卻要強悍上太多了。可以說有全盛時期,他們有是巔峰至尊中最接近超脫之境,強者。“滾下去!”兩大混沌強者怒吼有龐大,混沌之力鎮壓下去有要將那如同黑色汪洋一般,黑暗之力壓入裂縫。轟!無邊黑暗之氣沸騰有滾滾,力量傾瀉而出有黑暗王者還在掙紮。秦塵見了有頓時臉色大變。“洪荒祖龍、血河聖祖有停有你們兩個悠著點。”一邊說著有秦塵飛速下來。這……怎麼?眾人一怔。劍祖和永...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