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766章 試試能耐

26

內的真力迅速的增長。“不行,這天道神光,太過珍稀,若是用其來轉化真力,根本就是得不償失。”心念一動,秦塵手中迅速的出現一枚枚的下品真石,這些真石一出現,就被他吸收一空,化為齏粉,消散風中。就這樣,一顆顆的真石被吸收。一炷香之後,秦塵儲物戒指中的下品真石,幾乎被消耗一空,而他的境界,也終於鞏固在了玄級初期巔峰。“我修煉的九星神帝訣,需要吸收的天地真氣太多了……”秦塵苦笑。這麼多下品真石,足足有數百枚...南源城南城門口。

此際,看著強勢攔住撒羅耶一行的骷髏舵主,所有人都發懵,感覺到不妙,渾身激起密密麻麻的雞皮疙瘩。

因為,血蟒大帝此行來勢洶洶,十分霸道與囂張,其姿態並不平和,像是要尋仇般。

這是彼此之間有什麼仇恨嗎?

一瞬間,很多人心頭心悸,感覺不妙,暗暗後退。

若是帝級強者之間的衝突,必定會引發大波動,造成可怕後果。

此時城門口,幾乎每個人都不敢動了,都是緊張的看著前方空地上的幾人,等待著事態的發展。

甚至連城門口的那群城衛軍也猶豫三番,不敢上前詢問。

他們雖然隸屬城主府,但卻是地位最低的城衛軍,不管是骷髏會的血蟒大帝還是這科莫多獸一族,都不是他們能得罪得起的,如果不小心死在了這裡,城主府根本不會因為他們幾個而和對方撕破臉。

宇宙海的規矩就是這麼殘酷。

螻蟻是冇有人權的。

嗡!

城門上空,那青鸞飛禽機械堡壘也懸空起來,鎖定這裡。

機械堡壘中。

一名頭生雙角,有著一雙金色眸子,通體肌膚湛藍的大帝正站在那裡,被一群人簇擁著。

通過機械堡壘的感知,眾人都凝視著前方空地上的身影,臉色微變。

“藍離大人,這血蟒大帝怎麼要和對方乾上的架勢,這裡是南城門口,我們要不要插手?”

一旁一名身形曼妙,有著一雙深紫色眸子的女子皺眉開口,她身形無比火辣,可氣勢卻是頗為淩厲。

這座青鸞機械堡壘,正是由城主府麾下的藍離掌控,此人在南源城也算是有著赫赫威名,在兩個紀元前纔剛成為初期大帝,是南源城的一顆冉冉新星。

“無妨。”

通體肌膚藍色的藍離穩重的站在那裡,透過青鸞飛禽機械堡壘的連接的南源城大陣,他很清楚的感知到周圍已經有不少大帝關注到這裡了。

“南源城內禁止普通人之間肆意殺戮,可大帝之間戰鬥,一般也不會管的太嚴,更何況對方還在城門外。”

藍離眯著眼睛,血蟒大帝在城門外攔住對方,這是怕是要大打出手了?

畢竟在南源城內動手,若是動靜太大,還是會遭到阻攔的,可城外就不同了,哪怕是生死大戰,輕易也不會遭到阻攔。

“不過,科莫多獸族群威名顯赫,即便隻是一頭普通的科莫多獸,一旦鬨大也難免會有麻煩,骷髏會又不是白癡,為何會貿然和對方對上?還是說,這裡麵還有什麼隱情?”

藍離盯著前方空地,隱約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不管了,先看形勢發展,再做決斷。”

早在撒羅耶他們降臨的第一時間,藍離就已經將秦塵他們的情報彙報了上去,陌生的大帝強者,外加科莫多獸一族,城主府自然需要關注和備案。

南城門口。

血蟒大帝落地之後,目光第一時間就落在了秦塵身後的羅娜身上。

“無空樹葉就在此人身上了。”

被血蟒大帝的眸子盯上,羅娜渾身就如同被一頭毒蛇盯住了一般,渾身一僵,腦海瞬間一片空白。

血蟒大帝嘿嘿冷笑兩聲,然後轉頭看向了秦塵和撒羅耶,盯著撒羅耶,他自然不敢放肆,同時撒羅耶身邊的秦塵,他更是重點關注。

“黑十的情報中,這頭科莫多獸稱呼此人為大人!”

能被科莫多獸稱呼為大人的,豈會是一般人?

所以他自然要小心著。

“好強的隱藏能力。”

盯著秦塵,血蟒大帝瞳孔微微一縮,因為不管他如何打量秦塵,竟是都無法感知出來秦塵的修為,唯一能感知出來的是,對方的境界修為似乎並不高深。

因為在秦塵身上,他並未感受到那種從宇宙海中廝殺出來的上位者身上的氣息,反而無比的平和,看起來就跟一個鄰家大男孩一樣?

這可麻煩了。

麵對未知的強者,血蟒大帝自然也不敢太過魯莽,哪怕這南源城是他骷髏會的地盤。

“哼,閣下是什麼人,攔住我等做什麼?這是想找麻煩嗎?”

看到自己入城的路被攔住,撒羅耶臉色一沉,不由得冷哼說道。

轟!

一道隱隱的氣息從它身上散逸出來,如同颶風一般橫掃。

換做以前的它,彆人敢這麼攔路,早就脾氣暴躁的動手了,可之前大人傳音給它了,要以德服人,所以他才如此安靜。

“二位,找麻煩的應該是你們吧?”血蟒大帝眯著眼睛,看著秦塵和撒羅耶:“我骷髏會和二位無冤無仇,不知二位先前為何要強奪我骷髏會的獵物,殺我骷髏會的人?二位是不是應該給我骷髏會一個說法呢?”

“什麼?”

“這兩人殺了骷髏會的人,掠奪了骷髏會的獵物?”

“難怪血蟒大帝會攔住對方。”

場上此刻也響起了陣陣議論喧嘩之聲。

敢動骷髏會的人,這兩個傢夥有點膽大啊。

哪怕對方是科莫多獸一族,但畢竟是外人,而骷髏會是南源城十大黑暗勢力之一,一向在南源城霸道慣了,能成為南源城十大黑暗勢力之一的哪個不是霸道蠻橫的主,靠的就是實力,冇實力也不會上位了。

自然要找回場子。

“殺你骷髏會的人?動你的獵物?”

撒羅耶看了眼秦塵,見秦塵一句不說,似乎任憑他發揮,頓時對著血蟒大帝嗤笑道:“怎麼,我等行事難道還要聽你骷髏會的不成?隻不過殺幾隻螻蟻而已,想殺自然就殺了,還需要什麼理由嗎?滾!”

嘶!

周圍頓時一陣倒吸冷氣。

不愧是科莫多獸一族,這麼囂張霸道的嗎?直接讓骷髏會的血蟒副會長滾?

好大的口氣。

血蟒大帝臉色一僵,血氣上湧,不由得難看無比。

而這裡的對話,自然也迅速傳播了出去。

南源城門口的動靜其實早就在南源城中席捲開來,很多大帝都已經關注到了這裡。

“我想殺就殺了,還有需要什麼理由嗎?”撒羅耶的話,有心注意的南源城大帝們都聽到了。

“好霸道。”

“有趣,這是一點都不給骷髏會臉麵啊。”

“哼,科莫多獸一族雖然強大,但也並非無可匹敵,這是區區一頭普通科莫多獸而已,也敢如此囂張?”

這些大帝們又驚又喜,讓他們上去打打殺殺自然不願意,可看到骷髏會和新來南源城的大帝起衝突,很多勢力和大帝簡直就跟看戲一樣,彆提有多興奮了。

此時,南源城南城門口附近的一座閣樓之上,骷髏會的左骷會長不知何時已經坐在了這裡,透過閣樓遙遙看著前方。

他肯定是不會輕易出麵,以免讓自己沾上麻煩,隻會在背後遙控,除非是遇到血蟒大帝無法解決的麻煩,他纔會出麵。

而此刻,他自然也聽到了撒羅耶和血蟒大帝的對話。

“哼,好大的口氣。”

他麵色慍怒。

撒羅耶的話等於是將他骷髏會的麵子放在腳底下踩。

“嗯?”

就在這時,左骷會長眼睛一亮,突然抬起手,頃刻間,他的手中已然出現了一塊令牌,令牌中,諸多資訊迅速湧入他的腦海。

“哦?根據萬古閣的情報,科莫多獸一族的重要年輕一輩中,並冇有叫耶羅撒的,這麼說來,這耶羅撒隻是科莫多獸族群中的普通一員了?”

左骷會長目光閃爍。

萬古閣,乃是宇宙海中最頂級的一股勢力之一,他們的勢力遍佈整個宇宙海,在南源城也有分部。

很多勢力都會向萬古閣購買情報,而萬古閣也是童叟無欺,明碼標價,並不會因為購買者的身份而有所隱瞞。

“看來和我預料的冇錯,真正科莫多獸一族的核心豈會甘願稱呼彆的族群為大人?說不定,這一頭科莫多獸不但隻是科莫多獸族群的普通一員,甚至有可能已經被逐出族群也不一定。”

左骷會長眯著眼睛,瞬間對著血蟒大帝傳出訊息:“血蟒,我骷髏會的地盤是殺出來的,黑暗勢力的威名也是殺出來的,既然如此不給麵子,那就看看對方到底有幾分能耐。”

“試探出對方的底細,但也不可大意。”

左骷會長訊息傳出,冰冷看著遠處的城門口,目光冷漠。

城門口。

血蟒大帝眼神中滿是凶戾。

這怎麼忍?再忍下去,他骷髏會怕是會遭到整個南源城的恥笑。

轟!

此時一道大帝氣息再度掠來,在這大帝身邊還跟著一群黑衣人。

“蜈隗副會長,就是他們。”來人正是蜈隗大帝,而在蜈隗大帝他們身邊的,則是被秦塵饒了一命的黑十幾人。

遠遠看到秦塵幾人之後,急忙開口。

“蜈隗來了。”血蟒大帝心中一喜,同時他也正好接到了左骷會長的命令,頓時爆發出來無儘的凶狠之色。

“好好好!”血蟒大帝一抬手,手中瞬間出現了一柄戰刀。

“本帝倒要看看,閣下何等實力,竟敢如此不把我骷髏會放在眼裡。”

轟!

血蟒大帝驟然殺向撒羅耶和秦塵。來有是,乘坐傳送陣有直接傳送到達有是,縱身飛掠有進入到營帳中有也是三三兩兩結伴而來,種族。這些種族有奇形怪狀有顯然來自各個不同,族群有是人族、妖族、翼族、巨人族、獸族、黃金魚族等等有各種模樣,都是。而且有營帳之中有不停,是人進進出出有十分熱鬨。這便的散修陣營有來自宇宙中,萬族都可加入有隻要的人族聯盟中,種族有都可進入散修聯盟有甚至有連中立種族都可前來。不過有隻要進入了散修陣營有那便默認暫時加入人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