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764章 機械堡壘

26

”“就差那麼一點點。”每一次遇到大魏國的弟子,秦塵都將自己的修為壓製,淬鍊自己的戰鬥技巧,對自己的肉身越來越熟悉。到了最後,秦塵甚至精確到斬斷對方三分之一根頭髮,就絕不會斬斷到三分之二。手眼神,完全融合在了一起。一夜時間,死在秦塵手上的大魏國弟子,也達到了十一人。而這十一人每一個人身上,秦塵都搜尋到了彆國的銀票和寶物,顯然手上都帶有人命。“才殺了十一個,而且那幾個大魏國的頂尖天才,都跑去哪了?”秦...很快,左骷會長便下定了決心,一道命令瞬間被他傳訊而出。

若是能得到這無空神樹,他骷髏會甚至可以從暗中走嚮明處,執掌這一座南源之地,不再成為隻能在陰暗中捕食的黑暗勢力。

在左骷會長下令後片刻。

“大哥!”

“大哥,你傳訊給我等何事?”

兩道身影從無儘虛空中橫跨而來,瞬間降臨這片天地。

這是兩道散發著霸道氣息的身影,身上血氣沖天,濃鬱的大帝之氣在他們周身激盪,暴戾無比。

這兩人正是骷髏會的兩名副會長,血蟒大帝、蜈隗大帝!

骷髏會的赫赫威名,正是由他們三人殺出來的。

“是這樣的……”很快,左骷會長將情報中的訊息傳給二人。

“無空神樹的訊息,竟然是真的?”血蟒大帝和蜈隗大帝俱是麵露驚喜。

這些年來,無空神樹的訊息在南宇宙海並非冇有流傳過,但基本都是一些假訊息,如今聽聞有可能有真正無空神樹的訊息,讓兩人如何不喜。

“那羅家的小妮子居然被科莫多獸一族給掠走了,這就麻煩了。”可旋即,血蟒大帝和蜈隗大帝俱是皺起眉頭來。

“你們兩個,去南源城外守著,務必在這兩人到達南源城前攔下,打探清楚對方的虛實,記住,不要萬不得已,千萬不可隨意出手。”左骷會長告誡。

“大哥你放心,我們不會魯莽的,對方畢竟是科莫多獸一族,哪怕隻是流浪的科莫多獸,我等也會小心,不會隨意殺害的。”血蟒大帝點頭。

在宇宙海行事,他們自然知曉最需要注意的便是什麼人能惹,什麼人不能惹,這一點,他們二人早就熟門熟路了。

“好,那你們即刻就出發,我會在後方一直關注你們,若有什麼意外,我會第一時間出麵。”左骷會長沉聲道。

血蟒大帝和蜈隗大帝點點頭,兩人身形一晃,驟然消失。

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左骷會長眼睛微微眯起。

“若我能能到無空神樹,將來跨入後期大帝境界,甚至成就巔峰大帝,在這南宇宙海獨創一神國,也未必冇有可能。”

他微微沉思。

“科莫多獸一族雖強,也但並非所有科莫多獸一族的成員都受到族群時刻的庇護,隻要不是隨意虐殺,或者侮辱到這一個族群,在這宇宙海中還是有科莫多獸會隕落受傷的。”

左骷會長心中默然。

科莫多獸族群最流行的方式便是放養,它們崇尚勝者為王,隻有從無數曆練和磨難中走出的科莫多獸,纔會受到族群的大力培養,因此在這成長的路上,其實也會有一些科莫多獸隕落。

隻要不是以大欺小,或者是使用某種卑劣手段,在公平戰鬥中擊敗,甚至擊殺對方,不一定就會惹來科莫多獸族群的憤怒。

畢竟族群的高傲,讓它們對自己的名聲很看重。

“事關無空神樹,此寶太過重要,隻要對方不是科莫多獸族群的繼承人,隻是普通族人,我也隻能動上一動了。不過在這之前,我得先打探清楚對方的身份,才能謀定行事。”

讓血蟒大帝和蜈隗大帝先行出麵,便是左骷會長的手段,他作為骷髏會的會長經曆的東西太多太多了,自然知道很多強者很多時候就是死在大意之下。

他站在後方,讓血蟒大帝和蜈隗大帝打頭陣,可以輕易左右形勢的發展,可以說是進可攻,退可守,這樣可立於不敗之地。

好處他可以拿,至於拚命的事,能躲著就躲著。

凡事都往前衝,他左骷會長也不會活那麼久,骷髏會也不會做到那麼大。

南源城外浩瀚虛空中。

撒羅耶後背之上。

羅娜被解救之後,此刻也從一開始的狂喜中回過神來,她也開始漸漸地憂心自己的命運。

秦塵和撒羅耶的交談,她自然聽不到,隻是偷偷看著眼前這一位男子,似乎在把玩著手中的無空樹葉和定空珠,讓她心中忐忑。

“這位前輩將我解救帶到這裡,又不開口,這是準備要做什麼?”

羅娜內心忐忑。

她出自大角星域的羅家,很少出來曆練,這南源城雖然來過兩次,但都是跟著族內過來采購,冇有太多個人曆練的經曆。

但她很清楚,在宇宙海中,有一些強者喜好非常變態。

“這位前輩,不知道會不會把我當成煉藥的材料,又或者讓我做一些根本無法接受的事情,到時候,我該不該拒絕?還是該順從他,滿足他的各項需求,做出各種舉動?”

羅娜心臟怦怦直跳,忐忑不安,從一開始的驚喜之中也徹底冷靜下來。

這世上冇有無緣無故的好意,這個世界,太**裸,也太充滿功利了,讓她心中自然充滿擔心。

“這一位前輩,不斷把玩無空樹葉,他會不會已經發現這無空樹葉的不凡了?此樹葉關係到家族的秘密,父親他們便是因為這個秘密差點全族都被覆滅,隻能讓我跟著莫老前往南源城的太一聖地,告訴我隻有到了太一聖地才能得到庇護,而這個秘密隻能在最危險的時候才能告訴太一聖地的太一大人,其餘時候不可告訴任何人,可這位大人若要問起來,我該怎麼回答?”

羅娜心中太忐忑了。

但她隻能靜靜地等著,如同一隻鵪鶉,默默等待著自己的命運。

“大人,這位小妮子忐忑的很呢。”

撒羅耶感受到背上羅娜的情緒,不由得偷偷傳音說道。

秦塵笑了笑。

他看了眼手中的無空樹葉,骷髏會的人針對此女,應該是為了這件寶物吧。

雖然手中隻是一片葉片,但秦塵卻能感受到,能生長出這等樹葉的神樹,絕對是一件接近滅空大帝所留下空間之心級彆的寶物。

足以讓那些巔峰大帝都為之心動。

“收起來吧。”

秦塵一抬手,那一枚無空樹葉便瞬間落入到了羅娜的手中,然後他抬頭,看著遠處的虛空,並不言語。

“這……”羅娜接過無空樹葉,以為秦塵接著就會提問,卻發現秦塵注意力根本都不在她的身上,整個人頓時懵了。

這位前輩居然冇問自己此物的來曆?是欲擒故縱,還是真的不感興趣?

她忐忑看著秦塵,卻發現秦塵真的冇有看他,心中難以置信的同時,竟是莫名的帶著一絲失落。

“大人,你救了這小妮子,這小妮子居然不主動告訴你這樹葉的來曆,真是不懂禮貌。”撒羅耶有些不爽的說道,“要不要屬下我替你點一點它。”

“好好趕你的路吧。”秦塵敲了敲它的腦袋。

救下對方,本就是自己隨手所為,而且秦塵也不是那種挾恩圖報之人,若對方想要報答他,主動告知,秦塵自然不會拒絕,可若是對方並不想告知,他也懶得詢問。

比起自己的傳承和信念,這區區樹葉又算得了什麼?

焉能破自己道心?

呼……

又穿梭虛空飛行許久,秦塵忽然眼睛一亮。

“那是?”秦塵目光何等淩厲,穿透無儘的混沌,一眼就遙遙看到在前方儘頭有一座無儘巍峨的城池。

這座城池彷彿是一座獨立的小世界一般,由恐怖的空間之石構造而成,比秦塵所見過的任何一座城池還要宏偉,還要巍峨。

此城無比遼闊,遙遙看去,就好似一座無儘的天地聳立在這,即便是撒羅耶龐大的肉身比起這座城池而言,都不算什麼。

混沌之力凝聚的氣息籠罩下,即便是秦塵都看不到這城池的儘頭。

“不愧是南宇宙海中的核心之地,這南源城蘊含無數的空間壁壘,相當於無數的小世界摺疊,怕是可以容納無數星域子民。”秦塵心中感慨。

早就知道宇宙海中的城池宏偉,今日一見,果然非同凡響。

“大人,前麵就是南源城了,屬下也是第一次過來,現在看起來馬馬虎虎,也就那樣,比起我科莫多獸族群的老巢差太遠了。”撒羅耶隨口道。

秦塵:“……”

這特麼,在自己麵前凡爾賽呢?

“嗯?”

秦塵抬頭,隻見在這城池上空,有著一座座如同堡壘一般的金屬城堡,有的如同金字塔,有的有如同一艘龐大的戰艦,還有的更像是一座大陸,懸浮在那,散發著令人悸動的氣息。

“大人,這應該是南源城的浮空堡壘,大帝級的機械秘寶,由特殊的鍊金手段打造,須由大帝強者掌控,是宇宙海中流行的戰爭機器,一尊浮空堡壘就相當於一個軍團,聯合起來可爆發極其恐怖的威力。”

撒羅耶解釋道。

秦塵點頭。

這他從拓跋老祖口中也曾聽聞過,當年拓跋老祖離開南十三星域闖蕩宇宙海,加入的便是霸陽軍團,其軍團長也擁有這麼一座機械堡壘。

一座堡壘,便是一個軍團。

“厲害。”

秦塵感慨,“利用這樣的大帝級機械堡壘,將無數超脫強者集合起來,發揮出來的威力可比一個個超脫單獨作戰要強大太多了。”中,他在生死邊緣走過了多少次,起碼上百次的差一點的崩潰,令他現在想起來都有些心悸。“如果不是這乾坤造化玉碟的話,我恐怕早就已經死了吧?”秦塵拿出乾坤造化玉碟,如今的他練就空間之體,對空間感知十分敏銳,更加能夠感受到這乾坤造化玉碟的可怕,此物,雖然隻是一枚玉碟,但在秦塵的感知中,卻如同一片朦朧的世界一般,深不可測。之前修煉之中,秦塵上百次差點堅持不住,每一次,都是因為乾坤造化玉碟,他的身體才能堅持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