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753章 黑龍會

26

暴湧,這一次,是全方麵攻擊,所有人都被攻擊包裹在了裡麵。轟隆!所有人都出手,包裹秦塵在內,麵給人都麵對至少六到十根鐵鏈,無數鐵鏈揮舞,像是觸目驚心的觸手,包裹向所有人。太慘烈了,除了霧隱門褚華翰、丹閣極鏡丹帝、器殿樓子墨、赤炎魔君、魔厲、幻魔宗主、鬥武會勿庸、天巡會公孫哲、行舟商會翟項銘等頂級高手之外,其餘絕大多數武者都頻頻遇險,狼狽不堪。秦塵也是第一次麵對這些鐵鏈,半古劍催動,一劍斬在上麵,鏘,...高維虛空中。

看到磐穀喇的舉動,古帝卻是不由笑了:“這小傢夥,還挺精明。”

秦塵幾人看了眼古帝,雖然不知道先前發生了什麼,但他們也都看明白了,初始宇宙有古帝在,便有了大因果,一般人若是敢窺探或泄露初始宇宙分毫,根本無需動手,光是古帝暗中傳遞過去的因果,都能讓他們吃一杯羹。

當場魂飛魄散,神魂俱滅。

這就是高維存在的可怕。

道其名,哪怕是在冥冥遙遠的虛空儘頭,對方都能通過因果感應得到。

“父親,這裡的事……”撒羅耶還再想說什麼。

卻被渾身冷汗的磐穀喇急忙打斷:“什麼這裡的事?這裡能有什麼事?不就你行俠仗義,替天行道,為父替你來平事嗎?替兒子平事,那是做父親的責任,你不用放在心上。”

撒羅耶愣住。

父親怎麼這麼好說話了?以前的他可根本不是這樣的,嚴肅的很。

“好了,你們放心,有事隻管召喚你老子,這天族和大日佛界的事情,為父替你擺平,還有你這兩位朋友也一樣,以後隻要不是為非作歹,遇到什麼麻煩,隻管搬出我科莫多獸一族的名頭來,我科莫多獸一族的名頭在這宇宙海中還是有些作用的。”

“這裡我就不多留了,為父還有事,就先走了,你們……好好乾。”

磐穀喇看了眼撒羅耶,不敢在這裡多停留,轟的一聲,龐大的身軀直接遁入無儘宇宙虛空,驟然消失不見。

這……這就走了?

看到父親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撒羅耶不由怔住了。

而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亦是像做夢一般,自己以後,這是有靠山了?

兩人急忙向撒羅耶拱手行禮,連連感激,他們知道,若非是撒羅耶,之前他們兩個怕是就要麻煩了,甚至死在這裡都冇人替他們出頭。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撒羅耶給的。

撒羅耶卻是擺擺手:“你們也不用謝我,父親之前為什麼這麼說,我也搞不清楚,我之所以幫你們,也是因為你們之前冇有違揹我們協議,值得一幫,我撒羅耶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也絕不會做坑人的事情。”

血魔大帝這才明白過來撒羅耶先前出手的原因,不由得冒出一身冷汗,還好自己先前冇有泄露出有關那初始宇宙絲毫存在的話,否則的話,撒羅耶也不會願意出手幫忙。

“撒羅耶,你這麼對那初始宇宙,值得嗎?”

“是啊,之前這裡出了這麼大的事,那位大人都不曾過來,該不會根本不需要我們來背鍋吧?”

血魔大帝和金琥城主都忐忑說道。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撒羅耶搖搖頭:“不管那位那人需不需要我們,我們隻管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大不了,算是為南宇宙海這片星域中的生靈做貢獻了。”

虛空中。

聽著撒羅耶幾人的交談,古帝笑著看向秦塵:“秦塵小子,這三個傢夥是因為你留在這的,你不過去一下?這科莫多獸天賦和背景還不錯,以後你若是想要行走宇宙海,有他帶著,也能減少不少麻煩。”

秦塵沉思了一下,笑了起來:“那就見一見,他們三人也算是幫了我一個忙。”

話音落下,秦塵一步跨出,身形從高維中當即降臨。

殘破的星域前,撒羅耶三人還在交談著,忽然……

嗡!

三人身後的虛空陡然波動起來,下一刻,一道散發著令人心悸氣息的身影從虛空中一步跨出,瞬間就來到了三人身後。

感知到身後波動,三人心中一驚,急忙轉身,看到是秦塵之後,急忙震驚行禮道:“大人,你……你怎麼來了?”

“怎麼,你們在這裡搞出這麼一番大事,我就不能來看看。”秦塵笑著看了眼三人。

轟!

被秦塵的目光盯著,撒羅耶三人隻覺得腦海嗡嗡作響,連靈魂都被秦塵徹底窺探,任何的心思,任何的動作都逃不過對方的目光,那種壓迫之感,甚至比之前麵對八目金剛羅漢和天族執法衛統領夢天輝還要可怕的多。

“怎麼冇幾天不見,這位大人的氣勢比之前可怕了那麼多?”

撒羅耶心驚肉跳,急忙低頭,暗自驚悸不已。

擁有科莫多獸血脈的他,對秦塵身上的變化感知的最為強烈,那是一種遠遠淩駕在他科莫多獸一族血脈之上的力量。

“大人見笑了,之前是大日佛界的高手和天族的強者前來,調查屍國國主和南鬥國主釋南天的死因,我等也是看不慣對方的所作所為,所以才把責任攬在了自己身上,如有冒犯,還請大人見諒。”

撒羅耶低著頭,急忙解釋道:“而且大人您放心,我們絕對冇將大人您和初始宇宙的訊息泄露一星半點,不信你問他們兩個,若有半句謊言,我等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撒羅耶急忙發誓。

“對,我等絕對冇有泄露半點有關大人的事情。”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也是急忙開口道。

三人額頭滿是冷汗。

“哈哈哈,放心,你們做的我都知道。”秦塵笑了起來,看著撒羅耶:“你小子還召喚了自己的父親,不過老人家似乎閒不住,剛解決完那天族的夢天輝和大日佛界的八目金剛羅漢就急匆匆的走了,也不留下來坐坐!”

秦塵搖了搖頭。

撒羅耶三人全都怔住了,眼珠子驀地瞪圓了:“大人……您……您都知道?”

“我就在附近看著,當然知道。”秦塵嘴角含笑。

轟!

三人隻覺得腦海嗡嗡的,震驚的同時,背後滿是冷汗,不由嚇得肝膽俱裂。

大人先前全程都在看著?

這……

怎麼可能?

須知,先前在這裡的,不但有天族的執法衛統領夢天輝,還有大日佛界的八目金剛羅漢,更是有父親磐穀喇這樣的高手。

若是大人就在附近的話,為何這些人竟然毫無察覺?

不對。

也並非是毫無察覺。

回想到之前父親的舉動,撒羅耶不由得心頭一驚,難道父親他察覺到了什麼?

可父親若是察覺到了大人,為何還會有這樣的舉動?以父親在族內的身份,見識過的強者也算是數不勝數,不至於會這般失態吧?

除非……

想到一個可能。

撒羅耶頓時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氣,眼珠子瞪得滾圓,難道……

一旁,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能在這南宇宙海生存這麼多年,也不是白癡,顯然也想到什麼,瞳孔俱是一縮。

這……

他們看了眼眼前的秦塵,不得心臟怦怦亂跳,能讓磐穀喇前輩先前那副模樣,眼前這位大人的來曆,怕是比他們想象的,還要恐怖的多。

“好了,彆想那麼多。”秦塵笑著看了眼三人,看把這三人嚇得。

他笑著道:“本少之前不太適合出麵,你們做的不錯,既如此,金琥城主、血魔大帝……”

“我等在!”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一個哆嗦,急忙行禮。

“這屍國和南鬥佛國的領地,今後就交給你們兩個管理好了,我希望以後在本少的地盤上,冇有那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能做到嗎?”秦塵淡淡看著兩人。

“能做到。”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急忙道:“包括我等所在領地,今後也聽大人您調遣!”

“閣下不是這雍國的城主嗎?”秦塵疑惑看向金琥城主。

金琥城主急忙道:“在下是雍國城主不錯,不過雍國領地中的城池一向由城主全權統轄,甚至連資源都歸城主管理,每年隻需上繳一定的稅費便可,在下願將除上繳雍國的資源外,其餘資源全部獻給大人。”

“在下也是。”血魔大帝也急忙道:“在下所在領地,有一部分資源需上繳給黑龍會之外,其餘資源也能歸自己分配,在下也願都上繳給大人。”

“黑龍會?”秦塵疑惑。

血魔大帝連道:“那是南宇宙海的一個古老黑暗勢力,和雍國等勢力分庭抗禮,在下便是投靠了黑龍會之後,才能在這裡掌管部分星域,而不會遭到雍國等勢力的鎮壓。”

秦塵點頭:“原來如此。”

“你們也無需將資源全部上繳給我,按照宇宙海通用的規則來便是,當然,你們替我管理這屍國和南鬥佛國所在的兩百多個星域,從今往後,你們便是本少的人了,若有什麼難處,可隨時通知本少,本少自會保你們安全。”

話落,秦塵一抬手,三道大道符文瞬間凝結,落入到三人手中。

“這是本少凝練的大道符籙,可傳訊於我,若遇到危險,本少自會趕來。”秦塵淡淡道。

“多謝大人。”

金琥城主三人接過大道符籙,不由得欣喜若狂,急忙恭敬行禮。

“好了,你們先替本少整合一下此地的諸多星域,回頭,本少也會讓一些人來配合你們的管理。”

秦塵說完,看向撒羅耶道:“還有你,先在這片星域停留一段時間,本少回頭要遊曆一下這宇宙海,你便當我的嚮導。”閣閣主身邊,有些擔心的問道,他自然也看出了考覈的難度。“哼,你放心,穆前輩是不會因為這點小事生氣的,此子來考覈的目的,分明是為了參加天工作考覈,本閣主出的題目雖然有些難度,但比起天工作考覈卻是容易太多了,如果他連這個都做不到,那麼根本不可能通過天工作的考覈,穆前輩自然也不會有任何意見。年輕人,太狂了,給他點困難,也好讓他知道一下天高地厚。”器閣閣主冷聲道。秦塵自然也看出了這器閣閣主的意思,給自己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