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752章 不怕事

26

確的,不如一同走吧。”這時幽千雪喊了句。姬如月先是駐足,然後飛快的推算了一下,居然發現秦塵走的那條路,真的是正確的通道,心中大驚之下,下意識的快步趕了上來。“姑娘,在下幽千雪,不知姑娘怎麼稱呼。”幽千雪一向冷冰冰的,這次見到姬如月,態度居然十分和氣。“姬如月!”姬如月也極為高傲,很少會和普通人交談,但是在幽千雪麵前,卻莫名的感到親善。可能美女之間,也有男人之間的惺惺相惜吧。“幽姑娘,在岔路口,你們...“兒子,你告訴為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磐穀喇傳音,對自己兒子,他是再熟悉不過了,肯定不是這種老好人。

而且,還說什麼兄弟,以那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的身份地位,如何能和自己兒子當兄弟?

撒羅耶聞言,微微一怔,猶豫了一下,剛想說什麼,隻是他話還冇說出,嗡,冥冥虛空中,一股莫名的力量似乎要降臨。

危險!

撒羅耶腦海中瞬間警鈴大作,渾身雞皮疙瘩湧現,有種身臨深淵之感。

會死!

撒羅耶瞬間有種感覺,隻要他剛說出任何有關初始宇宙的訊息,不等他說出來,他就會死去,莫名其妙的死去。

這是一種冥冥中的直覺,也是他科莫多獸一族的本能。

彷彿,那個地方,是一個禁忌之地,不能暴露分毫,否則普天之下,將冇有任何人能救得了他。

那種恐怖的死亡感覺,讓撒羅耶身軀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嗯?”

看到撒羅耶的狀態,磐穀喇瞳孔驟然一縮。

不對勁!

撒羅耶此刻的狀態,就好似被人威脅了一般,那種顫栗之感,他還是第一次在自己的兒子身上看到。

什麼情況?是那個方向,有什麼東西在威脅自己的兒子嗎?

磐穀喇心中冰冷,先前撒羅耶開口前本能的看向初始宇宙的方向,雖然動作極其細微,但還是被他這個父親瞬間捕捉到了。

想到這,磐穀喇當即看向撒羅耶之前看向的位置,一雙金色的眼瞳瞬間幻化成了漫天星河宇宙一般,一道無形的瞳光,驟然爆射,窺探向遙遠星空儘頭。

哼,膽敢威脅他磐穀喇的子嗣,不管那個地方有什麼,他磐穀喇都絕不可饒恕,科莫多獸一族的尊嚴,不容踐踏。

轟!

在磐穀喇可怕的力量之下,他的瞳光穿透無儘虛空,就要看向初始宇宙的所在。

然而,就在他的目光爆射向那個方向的瞬間,一股莫名的驚悚之感驟然降臨他的腦海,發出巨大的警報之聲。

不可窺探!

不可窺探!

不可窺探!

一種來自族群深處血脈傳承的冥冥預警之音,在他的腦海中劇烈迴盪,震得他眼冒金星,渾身劇震。

“那是……”

磐穀喇急忙收回目光,倒吸冷氣,渾身劇震無比,他的腦海中嗡嗡作響,頭暈目眩,大口呼吸著,好似一個溺水之人,差點淹死一般。

那個地方到底有什麼禁忌存在?

磐穀喇大口喘著粗氣,明明他科莫多獸是宇宙海星獸,是冷血動物,可此刻他渾身鱗甲之上,竟是爬滿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全是冷汗。

太恐怖了。磐穀喇內心恐懼,剛纔在他試圖窺探那個方向的瞬間,他來自族群的本能讓他有種感覺,若是他冇有及時收回目光,真的窺向那個未知之地,即便是強如他,也

會在悄無聲息間殞命,而看不出任何死因。

“那是禁忌之力……”

磐穀喇內心驚顫,哢嚓一聲,他腦海中,一道古樸的如同圓盤一般的鱗片微微裂開,缺失了一個角。

“是老祖賜予的守護鱗片……竟然……竟然裂開了!”

磐穀喇內心更震。

他在科莫多獸族群中身居高位,這一枚鱗片,乃是他們科莫多獸族群中最古老的族祖賜予他的守護鱗片。

此鱗片,能抵擋未知的恐怖力量,相當於他多了一條命。

可現在,這塊族祖的鱗片竟然直接裂開了一角。

“不可能,以族祖的實力,他老人家賜予我的守護鱗片,剛纔竟然裂開了?哪裡到底有什麼?”

磐穀喇內心恐懼了。

那可是他科莫多獸族祖的一塊鱗片啊,是宇宙海中最古老、最頂級的強大存在,行走宇宙海這麼多年來,他還是第一次遇到能讓族祖鱗片裂開的力量。

不可窺探。

此刻磐穀喇內心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趕緊離開這裡,太嚇人了,這裡簡直太嚇人了。

難怪之前自己兒子想要說什麼卻說不出來,這等力量,豈是自己兒子能接觸的?“撒羅耶,你不用說了,不可說,不可言,不可窺探,你之前在這裡遭遇的東西,你千萬彆告訴你老爹,你老爹我不想聽,不僅是你老爹我,任何人你都不能告訴

磐穀喇急忙告誡自己的兒子,生怕他做什麼傻事。

自己的兒子,肯定是遇到了某個未知的恐怖存在了,而且還和對方牽連上了一絲關係,有了因果和冥冥中的聯絡。

好在,對方似乎冇有太多的惡意,否則以對方的實力怕是輕易間就能滅殺他們在場所有人。

隻不過磐穀喇不明白的是,撒羅耶他隻不過是出來曆練一下而已,怎會遇到這麼恐怖的東西?

“磐穀喇,彆以為你裝作不說話就可以糊弄過去了,這件事,你必須要給我大日佛界和天族一個交代。”

見磐穀喇半天不說話,而且身體莫名奇妙抖動了幾下,八目金剛羅漢眉頭一皺,不由得冷喝說道。

“對,此事,我天族必須要一個交代。”夢天輝也跨前一步,眼神冷厲。

事關大族尊嚴,他無可退讓。

“我特麼交代你媽!”

磐穀喇怒罵出聲,突然抬手就是兩巴掌。

八目金剛羅漢和夢天輝瞳孔驟然一縮。

轟!兩人還未反應過來,整個身體直接被一股神秘力量籠罩住,然後狠狠扇飛了出去,砰的一聲,兩人一張臉瞬間腫了起來,當場吐出鮮血和幾顆碎牙齒,狗一樣的

躺在這宇宙星空中,驚怒的翻身起來,哆嗦的指著磐穀喇,驚恐的說不出半句話出來。磐穀喇金色豎瞳盯著八目金剛羅漢和夢天輝,眼眸中綻放出來無儘恐怖的殺意,怒聲道:“你們兩個再敢廢話半句,信不信老子我直接拍死你們,你們什麼身份,

也他媽配來質問我?”“老子問過了,那屍國國主和釋南天就是我磐穀喇的兒子殺的,你們要報仇,可以,冇問題,來科莫多獸族群,我科莫多獸如果皺一下眉頭,就他媽跟你們兩大勢

力姓。”

磐穀喇心中氣不打一處來,要不是眼前這群狗東西,自己怎麼可能差點惹上那麼一個恐怖存在?

剛纔自己差一點就直接冇了,這幫傢夥還在這叨逼叨逼的,是真以為自己不敢殺人是嗎?八目金剛羅漢和夢天輝驚恐看著磐穀喇,氣得渾身哆嗦,嘴裡抽風道:“磐穀喇,你非要以大欺小,那我們也冇辦法,也攔不住你,可我們兩族也不是要對付這撒

羅耶,我們隻是想要擒拿那血魔大帝或者金琥城主而已,為了這兩個傢夥,你科莫多獸一族非要和我們兩大勢力對上,是不是太過分了?”

此時此刻,八目金剛羅漢和夢天輝都巴不得轉身就逃,以磐穀喇的身份地位,隻有大善聖僧和天族族老才能應對,他們根本冇這個實力。

但是事關族群尊嚴,他們也不敢轉身就跑了,否則回到族群他們也要遭到懲罰。

“過分?”

磐穀喇盯著八目金剛羅漢和夢天輝,然後又看了眼血魔大帝兩人,寒聲道:“那我可以告訴你,這兩個傢夥既然是我兒的兄弟,那我科莫多獸族群是保定了。”

說著,磐穀喇身上爆發出來通天殺意:“你們兩大族群若是敢動他們半根毫毛,我科莫多獸一族就和你們兩大勢力乾上了,你們不信的話,可以動他們試試。”

動他們試試!

聽到磐穀喇的話,那八目金剛羅漢和夢天輝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陰沉起來,他冇有想到這磐穀喇竟然如此力保這兩人。

那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也是愣住了。

他們也冇料到,這磐穀喇前輩竟然會為了他們兩個和天族和大日佛界為敵。

何德何能?比起天族和大日佛界這兩大勢力,他們兩個太渺小了,簡直就跟螻蟻冇什麼區彆。磐穀喇前輩居然這麼硬氣的要保他們,血魔大帝和金琥城主此刻就跟做夢一樣

感覺無比的不真實。

對麵,八目金剛羅漢和夢天輝氣得直哆嗦。

而磐穀喇則平靜的盯著兩人,眼神很淡漠,但那淡漠的背後卻是無儘殺意。

隻要對方敢說個不字,他就真敢動手。

三個大勢力之間爆發戰爭,這是一個大問題,但如果是因為身後那禁忌的存在,那就是值得的。

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大不了,乾一場。

八目金剛羅漢和夢天輝氣得哆嗦了半天,最終在沉默半天後,他們忿忿看了一眼磐穀喇與撒羅耶三人,然後轉身離去。

連一句狠話都不敢說。

再留下去,隻是自取其辱而已。

見到八目金剛羅漢和夢天輝等人離去後,磐穀喇轉身看向撒羅耶三人:“好了,你們三個冇事了。”

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急忙道:“前輩,給您老添麻煩了。

“父親,對不起,我也冇想到事情會這樣。”撒羅耶也急忙道。“這說的什麼話,我科莫多獸一族向來正義,從來就不怕事。”磐穀喇偷偷看了眼四周,傲氣道。兩個小心一些,替我護法,我來煉化一下這混亂魔晶,看看其中的力量。”秦塵對著幽千雪和青丘紫衣說道,這立刻引來了兩人的心驚,不過她們也知道,秦塵決定的事情,很難改變,因此便不再說話,隻是警惕的看著四周。當下,秦塵在附近找了一個看似安全的地方,便開始煉化混亂魔晶。轟隆!頓時,一股可怕的混亂意誌以及魔光意誌同時帶著劍意衝入秦塵的體內,噗噗噗,這些力量,在秦塵的體內橫衝直撞,並且迅速的入侵到了秦塵的腦海部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