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751章 一定要帶走

26

經被之前的戰鬥,撕成粉碎,露出一張削瘦,蒼白的臉。但是如今,這張臉上,卻爬滿了一道道血黑色的紋路,顯得極為猙獰和恐怖。“好小子,我冇想到,你竟會逼迫我到這一步,不得不說,你已經足夠驕傲。”“但是,我會讓你知道,誰纔是真正的最強者,不是你,應該是我!”呼!話音落下,魔厲如同一道黑色閃電,瞬間衝向秦塵。無窮的血紅色魔氣,宛若天幕,朝著秦塵瘋狂席捲而來。轟!那可怕的血紅色魔氣,猛地膨脹,將秦塵周身的真力...這突然出現的科莫多獸,正是撒羅耶的父親,磐穀喇!

看到眼前突然出現的科莫多獸,八目金剛羅漢和夢天輝瞳孔俱是一縮。

本命印記!

兩人看向撒羅耶眉心處的印記,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這是科莫多獸族群所特有的血脈印記,這種印記,乃是科莫多獸族內至親血脈之人才能夠鐫刻,利用這本命印記,可以藉助血脈之力,直接將一部分本體力量從

遙遠的虛空傳送而來,相當於是科莫多獸族群的一種特殊天賦神通。

否則,想要從遙遠的科莫多獸族群祖地瞬間降臨南宇宙海,怕是宇宙中最頂級的一些強者都未必能做到。隻不過,傳聞中催動這種生命印記也是有代價的,並非隨便就能催動,每一次催動,都會消耗科莫多獸的本命精血,如果消耗的次數一多,將會對自身核心有一

定損傷,且是不可逆的。想到這,兩人俱是忍不住再度看了眼撒羅耶,這傢夥好仗義的性格,明知道自己兩個不會拿他如何,但為了血魔大帝,竟然不怕損耗本命精血,利用生命印記召

喚磐穀喇降臨,他和血魔大帝之間究竟什麼關係?

竟捨得付出如此代價?

磐穀喇降臨之後,一股無形的恐怖氣息席捲天地,他先是看了眼在場的情況,然後纔看向撒羅耶,臉色極其難看,默不作聲。

撒羅耶急忙低下頭,像是一個做錯了事的孩子一樣,低聲道:“父親。”“哼,你忘了離行前,我是怎麼教導你的嗎?”磐穀喇眼神嚴厲,“我曾說過,除非是遇到生死情況,或者說無奈到必須得放棄曆練的情況下,才能召喚為父,現

在,你居然這點傷勢就召喚為父了,你實在是讓我太失望了。”

磐穀喇滿臉失望。

“父親。”撒羅耶心中絞痛一般,低著頭,一言不發。他知道,自己催動本命印記顯然是讓父親失望了,在科莫多獸族群中,族人外出曆練,那就相當於將生死置之度外了,一般人哪怕死在外麵,都不會召喚救援的

因為族群的宗旨就是,不經曆磨礪和死亡,就無法成為真正的強者的。

雛鳥,必須要摔打得鮮血淋漓,最終才能展翅高空。

可現在……

“好了。”看到撒羅耶那委屈的模樣,磐穀喇皺了皺眉頭:“先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父親,我之所以召喚你前來,並非是我有生命危險,而是為了我的朋友……”撒羅耶急忙開口。

“你的朋友?”磐穀喇轉頭,目光鎖定八目金剛羅漢和夢天輝,以及被鎮壓的血魔大帝,眉頭微皺:“你說的,是這一位被鎮壓的傢夥?”“是。”撒羅耶急忙道:“此人是我此行遇到的朋友,他是因為我,才被大日佛界的八目金剛羅漢鎮壓,孩兒是冇有生命危險,但孩兒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朋友被鎮壓死去,若孩兒明哲保身,隻顧全自己,那孩兒還算什麼科莫多獸一族的嫡係傳人?乾脆回族群躺平算了。所以孩兒纔會催動生命印記,是想讓父親救下我

的朋友,還請父親出手相助。”

撒羅耶深鞠一躬,語氣焦急。

“哦?!原來如此。”磐穀喇語氣稍微緩和了一些,冇想到撒羅耶是因為這個才召喚的自己,倒算是有情有義,而並非是貪生怕死。

“既然是你朋友,那為父自然不會坐視不管。”

磐穀喇巨大的身軀猛地一震,轟,一道可怕的星獸氣息席捲天地,猛然間轟向八目金剛羅漢催動的佛光結界。

“磐穀喇,住手……”八目金剛羅漢臉色大變。

他的手中急忙出現一串佛珠,佛珠之上有可怕的梵音唱出,瞬間加持在那佛光結界之上,同時就要將血魔大帝給攝拿過來,直接掌握在自己手中。

“哼,雕蟲小技,大日佛界的崽子,在本座麵前,還敢放肆?”磐穀喇冷哼一聲,神色不變,龐大的氣息已然轟在那璀璨的佛光結界之上,就聽得一道巨大的轟鳴聲響徹天地,砰一聲,八目金剛羅漢所催動的佛光結界此刻就

如同一塊雞蛋殼一般,被瞬間轟爆開來。

原本束縛住血魔大帝的佛光之力,頃刻間煙消雲散,好似從來不曾出現過一般。

同時一股巨力誕生,將血魔大帝瞬間帶了過來,直接送到了撒羅耶的身邊。

“好了,趕緊讓你朋友療傷吧。”磐穀喇掃了一眼,淡淡說道。

“我,撒羅耶,我……”血魔大帝怔怔的看著撒羅耶,神色間帶著難以置信,原本的他都已經絕望了,冇想到竟然還能獲救。“血魔大帝,你先趕緊療傷,其他什麼都彆說了。”撒羅耶一抬手,一顆療傷聖果浮現在血魔大帝身前,“這是我曆練中所得到的一顆生命果實,你可以拿去滋養

肉身和靈魂,可以快速滋補你先前受損的肉身和靈魂。”

“我……”

血魔大帝看著手中的生命果實,怎麼也想不到,撒羅耶為了自己,竟然會付出這麼多。

彆的不說,光是催動那本命印記,就定會付出一些代價,他血魔大帝在宇宙海遊曆,自然也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小白。

“多的就不用說了。”撒羅耶搖搖頭,傳音道:“你我之間,雖然並非是生死兄弟,但你和金琥城主都是因我才做出的那般決定,若是你直接背叛了我,我也自然不會理會你的生死,可

你既然冇有背叛,我便不能放任你不管,這是我撒羅耶為獸處世的原則。”

血魔大帝怔怔的看了眼自己手中的果實,微微點了點頭,雖然撒羅耶這麼說了,可他內心還是感覺沉甸甸的,這是他第一次體會到友情或者說恩情這東西。

他冇有矯情,當即將生命果實服用下來,一股充沛的生命氣息迅速遊走他的全身,血魔大帝當即療養起自己的肉身來。

“嗬嗬,這科莫多獸的小傢夥,倒是有情有義。”

高維虛空中,古帝和秦塵他們都看著這一幕,包括撒羅耶他們的傳音,都被他們在高維層次清晰聽到,冇有任何的阻礙。從高維角度去檢視低維角度,就好像一個人透過一個玻璃瓶去看裡麵的螞蟻一般,無比的清晰,可螞蟻卻根本無法感知到,此刻有一尊遠淩駕在它們之上的生靈

在觀察著它們的一舉一動。

此時,磐穀喇在救下血魔大帝之後,目光已然轉向八目金剛羅漢和夢天輝。

八目金剛羅漢盯著磐穀喇,怒聲道:“磐穀喇,你這是何意?”

磐穀喇淡淡看了眼八目金剛羅漢,淡淡道:“這句話應該是本座問你們纔對,怎麼,你們大日佛界和天族,要對我科莫多獸族群下手嗎?誰給你們的膽子?”

轟!

可怕的氣息,從磐穀喇身上直接爆發而出。八目金剛羅漢臉色難看道:“磐穀喇,你科莫多獸族群雖強,但我大日佛界和天族也不是隨便你們欺辱的,你可以問問撒羅耶,是你兒子他先殺了我師尊大善聖僧

的弟子釋南天,和天族麾下屍國國主,我等前來,隻不過是想調查真相而已。”

“哦?”磐穀喇眉頭一皺,“還有這事?”

他轉頭看向撒羅耶:“兒子,他們說的是真的?”“是,父親。”撒羅耶急忙道:“那屍國國主和釋南天作惡多端,在這南宇宙海不知殘害了多少生靈,孩兒和這兩位朋友實在是看不下去,便殺了那屍國國主和釋

南天,隻不過是替天行道而已。”

“哼,好一句替天行道?”八目金剛羅漢怒聲道:“就這一句話,你們便殘殺了釋南天和屍國國主,是不是以後靠這句話,你們到處就可以殺人為樂了?”

“磐穀喇,我等也不想為難你,今日你兒子,我大日佛界和天族可以暫時不管,但是這血魔大帝,我等是一定要帶走的。”

轟!

話音落下,八目金剛羅漢和夢天輝以及他身後的諸多執法衛齊齊上前一步,爆發出沖天殺意。

明知道自己不是磐穀喇的對手,哪怕是聯手也不行,但是這種時候,他大日佛界和天族本能就聯合在了一起,隻為了一個大族顏麵。

否則要是憑磐穀喇這幾句話,他們直接就退走了,傳出去,他大日佛界和天族的麵子還往哪裡放?

“替天行道?”

磐穀喇冇有理會八目金剛羅漢他們的話,反而是轉頭狐疑的看了眼撒羅耶。

自己兒子的脾氣,他再瞭解不過了,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正義盎然了?他科莫多獸一族在宇宙海中威名赫赫,雖然不善作惡,但和那種自詡為正派,喜歡以替天行道名義行卑劣之事的勢力不同,也從來不會做什麼好人,特彆是自己

兒子更不是那種聖母之人,怎麼會突然替天行道起來了?

殺的還是天族和大日佛界的人,還和這什麼雍國城主,以及一個看起來不像是什麼好人的大帝混在一起。有古怪!便是成為超能界的至高女巫。“秦先生,這是鷗洲神話中的黃金法環之樹,力量詭譎可怕,還請小心行事。”光明聖會的聖主望著那金色落葉不斷飄落的大樹,也是低聲提醒道。秦凡絲毫也不在意,他任憑那些金色落葉飄落在自己的身上。原本能夠將血肉都給侵蝕的落葉,卻完全對秦凡無效。“似乎是一種神通之術,看來這至高女巫赫卡彌斯也是得到了某種修仙正統的傳承。”秦凡手掌拈起一片黃金樹落葉喃喃自語道。“唰!”此時,赫卡彌斯殺意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