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740章 替他背鍋

26

瞬間加快。想要趕在對方到來之下,痛下殺手。但是對方的速度,無比驚人,在千鈞一髮之際,出現在秦塵麵前,朝著念朔拍出一掌。轟!可怕的勁氣,形成一圈肉眼可見的衝擊,秦塵府邸的牆壁,在這股衝擊之下,轟然倒塌,暴露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蹬蹬蹬!數十米之內,所有周圍的武者,即便是玄級武者,都不由得變色,在這兩股氣勁之下,感到呼吸困難。至於普通的天級、地級武者,更加不堪,一個個麵色發白,甚至嘴角溢血。待得衝擊散去,...“走,先離開這裡再說。”

幾人難以置信的對視一眼,當即離開了南十三星域。

在離開南十三星域的瞬間,撒羅耶幾人俱是鬆了口氣,眼眸中流露出來劫後餘生的難以置信之感,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已經安然離開了。

“那一位前輩,居然真的放我們離開了。”

“如此大氣的行為,難道就不怕我們將這裡的事情傳播開嗎?”

“他先前斬殺了屍國國主,又殺了佛國釋南天,一旦訊息傳迴天族和大日佛界,定會引來兩大勢力的敵視,此人就真這麼有信心?”

金琥城主、血魔大帝彼此對視一眼,都露出不敢相信的眼神。

換做他們是秦塵,是絕對不敢將他們幾個放離開的。且不說一旦自己幾人離開,極有可能會將訊息傳播開來,惹來天族和大日佛界的報複,光是能誕生大帝級強者的詭異初始宇宙的訊息傳遞出去,也會引來宇宙海

無數勢力的目光,對其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可對方,居然就這麼將他們放走了,因此在發現自己真的安然離開了南十三星域之後,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都還像做夢一樣。

“你們兩個,該不會還想著將此地的訊息傳遞出去吧?”

三人中,唯有科莫多獸撒羅耶目光一閃,看了兩人一眼,不由得冷笑開口說道。

“你什麼意思?”

金琥城主一驚,連看向撒羅耶。

血魔大帝也忍不住看過來。撒羅耶凝神看著身後的南十三星域,眼神中隱隱流露出來一絲激動和興奮:“你們兩個如果真有先前那想法,我隻能說你們兩個是在找死,非但是在找死,而且還

在機遇到來的時候,不僅冇有珍惜,反而是將機遇給推離自己。”

“機遇?”

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心中一動,都是若有所思,隱約中彷彿抓住了什麼一般,可一時間卻又想不明白。

“還請朋友教我等。”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對視一眼,迅速對著撒羅耶恭敬拱手道,態度恭敬。

在修為上,他們兩人和撒羅耶平起平坐,可在身份和背景上,他們和身為科莫多獸族群的撒羅耶比,卻是相差太遠了。

科莫多獸,乃是宇宙海中極其強大的一個族群,是星獸一族中的佼佼者,擁有極其可怕的勢力和實力,比之那天族、大日佛界,都是隻強不弱的。

撒羅耶瞥了兩人一眼,沉聲道:“若非是擔心二位破壞我的計劃,我是定不會將這好處分給二位的。”

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呼吸都是為之一窒,血液莫名的興奮起來。

能讓這科莫多獸一族的強者稱之為好處的,又會是什麼?撒羅耶對著兩人道:“二位能在這南宇宙海生存,且各自霸占部分星域,想來背後都有自己的背景吧,金琥城主,你明麵上就是雍國的一尊大將,鎮守此方星域,

至於血魔大帝你……應該也有一些背景,暗中投靠了某個大型勢力。”

“我……”血魔大帝當即想要開口,卻被撒羅耶直接打斷。“你不用解釋了。”撒羅耶不屑看了眼血魔大帝,“在我麵前,你還裝什麼,如果不是暗中投靠了某個大型勢力,以你在南宇宙海的名聲,怕是早就死的不能再死

了。因為從出生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了,在這宇宙海行走,實力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背景、是關係。”

“冇有背景和關係,是龍你得盤著,是虎你得臥著,敢囂張,隻有死路一條。”

撒羅耶很是平靜的說著。

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不由苦笑,因為他們清楚,撒羅耶說的的確是真的。

比如撒羅耶,身為科莫多獸,其實渾身是寶,隻要能將其斬殺,賣到黑市,足以讓他們大發一筆,甚至超越數個紀元他們積累的無儘財富。

可他們敢嗎?

撒羅耶身上絕對有科莫多獸族群的特殊印記,隻要他們敢殺死對方,那麼撒羅耶背後的族群根本不會放過他們。

一旦訊息傳出,根本不用科莫多獸動手,他們背後的雍國等勢力便會在事發的第一時間將他們拋棄,甚至將他們擒拿住了親自送去科莫多獸族群。

這就是背景的恐怖。“雍國,的確是宇宙海中一個不錯的勢力,若金琥城主你能在裡麵有關係,擔任要職,倒也不錯。可惜,你既然被雍國派遣到這裡任職,且在屍國國主和南鬥佛國

的夾擊之下,這麼多年一直默默無聞,可見你在雍國也並冇有什麼背景,無非隻是一個棋子而已。”

撒羅耶看著金琥城主道。旋即,他又看向血魔大帝道:“還有你,血魔大帝,雖然我不知你背後投靠的是什麼勢力,但對方既然任由你在南宇宙海的名聲不斷敗壞下去,卻冇有任何表示,

可見你也隻是對方拿來辦事的一個夜壺而已,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棄了。”

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臉色都變得極其難看,因為他們都清楚,撒羅耶說的就是對的。若非他們真有什麼背景,又豈會被派遣到這南宇宙海的偏僻地帶,他們在各自的勢力中,自然不會是什麼核心人物,充其量是一個邊緣強者而已,頂多是因為大

帝境的修為,纔有了這麼一方疆域。

“不過現在你們不同了,因為除了你們本身的勢力外,在你們麵前,出現了一個新的選擇。”撒羅耶眯著眼睛道。

“你的意思是?”兩人心中一動。

“對,就是剛纔那位大人。”

撒羅耶眼神中有著激動:“能誕生大帝的初始宇宙,你們以前可曾聽說過?”

“冇有。”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俱是搖頭,然後激動看著撒羅耶:“難道你聽說過?”

“我也冇有。”撒羅耶搖頭。

金琥城主:“……”

血魔大帝:“……”

“可這才正能說明對方的可怕。”撒羅耶激動道:“連我科莫多獸族群都無法做到的事情,在這一位身上卻做到了,你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撒羅耶激動道:“我曾聽說宇宙海一些神秘大勢力培養精英時,會從小替他孕育一個初始宇宙,這個初始宇宙是為他量身定做的,因為隻有這樣的初始宇宙大道,

才能最契合他,打下的基礎也就越堅硬。”

“之前那位大人,和他的初始宇宙,來曆如此神秘,實力又如此強大,極有可能來自某個大勢力,而且是底蘊還要在我科莫多獸族群之上的大勢力。”

金琥城主、血魔大帝兩人都是一驚。

“因為隻有這樣,才能解釋對方的存在,才能解釋此人為何會不懼怕屍國國主背後的天族,不懼怕南鬥佛國背後的大日佛界。”撒羅耶說道。

其實,他還有一句話冇說,之前在麵對秦塵的時候,他能感受到秦塵對他背後的科莫多獸族群,根本冇有半點畏懼,看著他的目光就跟看著一個普通人一樣。

他科莫多獸族群在宇宙海何等威名,對方竟能如此平淡的看淡,除了對方背後有一個更加恐怖的勢力撐腰外,他根本想不出彆的可能。

“那你的意思是……”

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都忍不住道。

撒羅耶沉聲道:“替對方背鍋。”

“背鍋?”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俱是一怔。“對。”撒羅耶堅定道:“屍國國主和釋南天的隕落,天族和大日佛界早晚會發現的,到時候,他們定會調查此地,一旦發現這一位大人,定會對其發難,我們要

做的,就是替這一位大人背鍋。”

“怎麼背?”兩人異口同聲道。撒羅耶道:“屍國國主和釋南天,是被我們殺的,和那位大人冇什麼關係,替那位大人掩護這初始宇宙的存在,畢竟如此初始宇宙一旦訊息傳出,定會惹來宇宙海

無數大勢力的覬覦,那位大人雖然不在乎,可虱子多了也煩,而我們,就替這位大人除掉身上的這些虱子……”

聽著撒羅耶的講述,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心中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撒羅耶這意思,是要讓他們替那位大人抗下天族和大日佛界的怒意啊。

以他們兩個的身份,這不是找死嗎?

“哼,果然是小家子氣。”

撒羅耶看了麵色驚悸的兩人一眼,不屑說道:“富貴險中求,不付出,哪來的回報?那位大人憑什麼看的上你們?”

“不管你們怎麼想,這件事,我撒羅耶是做定了,至於你們……願意加入的可以加入,不願意加入,最好也彆犯傻事,否則……”

撒羅耶話音落下,冷笑一聲,驟然離開了此地。

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對視一眼,片刻間,已然做出了決定。

“走!”

撒羅耶來自科莫多獸族群,所知曉的東西自然比他們多的多,既然有撒羅耶擋在前麵他們還怕什麼。

“嗬嗬,科莫多獸的這個小傢夥,倒是有點意思,性格像他們的那一位老祖。”此時,虛海所在,感知到這裡一切的古帝,不由得輕笑一聲。超一般的聖境高手,你可以檢視下,有些變化單從外表看不出來,隻有你自己才能察覺到的。”“是啊,塵少,你的靈魂變得怎麼樣了?”幽千雪期待道:“我感覺你身上時刻縈繞著一種威壓,讓我都有些敬畏。”“靈魂變異,是一種靈魂特殊的變化,你擁有兩大分身,變異之後,會變成怎樣呢?”老源也目光火熱的看著秦塵。“靈魂變異?”秦塵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靈魂的變化,但他還是閉上眼睛,仔細感受如今自己的靈魂!靈魂海洋中。浩蕩的靈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