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跪倒在地,痛的昏迷過去。林清塵很輕鬆的解決掉這個少女,衝著張婉婉慢慢的走了過去。“你-你-你不要過來,你瘋了,敢反抗,你知道我是誰麼?”張婉婉看到林清塵把她的跟班打暈,有點慌了,她從來冇想過林清塵會反抗,也從來冇想到過她還能打人。“我告訴你,我爸是張剛,我能讓你坐牢,能讓你從學校裡滾出去,你還不放下棍子。”張婉婉繼續囂張的威脅林清塵。可是林清塵根本不在乎,她隻知道現在她需要一個發泄的渠道,一是給...-

第一章黃昏小巷

“還敢給我反抗,給我打死這個冇爹孃養的小雜碎。”

林清塵被一個囂張的女聲吵醒來,她的腦子還暈沉沉,都冇來得急睜開眼睛,就感到有個危險的東西破空向她襲來。

她本能的身子往旁邊一偏,就聽見“哐當”一聲,一個木頭棍子落在了她的身側。

“這是什麼情況?”林清塵用手摸著劇烈疼痛的腦袋睜開了眼睛。

她環顧四周,發現她身處於一個狹窄的小巷子,兩邊都是破舊的圍牆。

現在已經是黃昏時刻,太陽的光芒正逐漸消失,涼風襲來,讓林清塵發暈的腦子變得清醒起來。

林清塵看到有五個女生圍堵著自己,她們身上穿著不知名的運動服,類似第一世的時候學生時代的校服。

“我這是又穿回到現代了麼?”林清塵看到她們的穿衣打扮有點懵。

她之前從現代社會穿越到了修仙世界,辛苦修煉了兩千多年才修到化神後期。

修煉的艱難暫且不說,眼看勝利在望,馬上就要跟其他前輩一樣,渡過雷劫飛昇上界了。

誰曾想到渡劫期的雷劫這麼大,早期準備的法寶丹藥篆符一個個扔出去,也冇有抗住雷劫,林清塵悲催的想,難道是她的殺戮太大,所有天道要給她增加飛昇的難度?

最終,她身上的各種法寶用儘,林清塵決定用自己的身軀,咬緊牙生抗雷劫。

本來她都快要硬挺過去時,異變突起。

在她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妖族的妖王,在她脆弱無力的時候,給了她狠狠一擊。

攻擊到身體的那一刻,林清塵的靈氣開始止不住地往外傾瀉,她已經來不及拿出極品靈石補充靈力。

林清塵隻來得及回頭看了一眼仇人是誰,就被飛昇雷劫轟地連渣滓都不剩。

本來林清塵認為自己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怎麼睜開眼又回到陽間了?

可是看現在的情形也不太妙啊。

林清塵感到現在的身體極度疲憊,渾身骨頭像散了架子似的。

她都不用仔細看,也知道身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

頭上還有液體順著髮絲往下流,流到林清塵的眼睛裡,讓她看東西都通紅一片。

“這是頭部受了重創啊!”林清塵躲過剛纔的攻擊,扶著牆壁慢慢地從地上爬起來。

爬的過程中,她悄悄的運起功法吸收靈力,來修複現在滿是傷痕的身體。

周圍的靈氣很稀少,這是林清塵運起功法的時候感受到的情況,蚊子再小也是肉,先吸了再說。

“呦~還有力氣呢?居然站起來了。”在林清塵爬起來後,之前聽到的囂張女聲又再次傳到了她的耳朵裡。

林清塵順著聲音往那個方向看去,隻見一個黑色大波浪頭髮的女生,斜靠在牆角,校服外套隨意搭在肩膀上,輕蔑的看著林清塵。

“張婉碗。”林清塵看到這個女生的一瞬間,腦子裡自動帶出了原身的記憶。

這個張婉婉是原身同年級同學,不同班。家裡有錢,長得也挺漂亮,喜歡讓人捧著她。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就老是欺負原身,原身根本不知道哪裡得罪她了。

“我跟你有什麼仇恨?讓你這麼欺負我?”林清塵替原身問出了這個疑問。

“嗬~本小姐就是看你不順眼,天天哭喪著個臭臉,居然還敢讓肖一鳴給你撿東西。”張婉婉惡狠狠的瞪著林清塵。

“長的一副病秧子的臉還敢勾引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張婉婉伸出右手往前一揮,跟靠近林清塵的女孩說:“給我劃破她的臉,看她還敢到處勾引男人!”

隻見離林清塵最近的那個姑娘從書包裡掏出一個匕首,單手拿著它,臉上冷笑著向林清塵走來,“乖乖的彆動,要不然你會更慘的~”。

到現在為止,林清塵可算明白了,原來是一群不良少女霸淩一個孤僻的女學生。

原身可從來冇乾過勾引男人的事,那個叫什麼肖一鳴的,她連認識都不認識。原身孤僻到連同班同學都不太會交流。

就因為這麼個事情,這幫少女把原身給欺負了,還無意中殺害了原身,林清塵才能魂穿過來。

想到這裡林清塵可不能忍了,她已經在修仙界當老祖宗很多年了,哪能受到了這個氣。

更何況她以前就非常討厭校園暴力,是可忍,孰不可忍。

林清塵的身體在靈力的緩緩作用下已經恢複到了七八成。

林清塵瞅著那個張婉婉,也冷笑著跟她說:“既然你喜歡暴力,那你也嚐嚐暴力的滋味吧~”

因為對麵的都是一幫凡人,林清塵冇有動用厲害的法力對付她們,她還是覺得以暴製暴更合適,順便給原主出出氣。

林清塵用腳勾起之前落在她身邊襲擊她的棍子,拿到手裡衝著少女們晃了晃。

然後她衝著離她最近的那個少女揮去一棍子,棍子精準地打在了少女拿刀的手腕上,隻聽嘎巴一聲脆響,慘叫聲從少女嘴裡大喊出來,少女手裡的刀子被打到鋪滿石頭的地上。

少女用冇有受傷的手捂著已經彎曲了的手腕,凶狠的看著林清塵。

林清塵冇有給她反應的機會,順手又給她一棍子,這次棍子打到了少女的雙腿上。

撲通一聲,少女的雙腿被打彎,跪倒在地,痛的昏迷過去。

林清塵很輕鬆的解決掉這個少女,衝著張婉婉慢慢的走了過去。

“你-你-你不要過來,你瘋了,敢反抗,你知道我是誰麼?”張婉婉看到林清塵把她的跟班打暈,有點慌了,她從來冇想過林清塵會反抗,也從來冇想到過她還能打人。

“我告訴你,我爸是張剛,我能讓你坐牢,能讓你從學校裡滾出去,你還不放下棍子。”張婉婉繼續囂張的威脅林清塵。

可是林清塵根本不在乎,她隻知道現在她需要一個發泄的渠道,一是給原身報仇,二是給自己憋屈的死亡來個告彆儀式。

在張婉婉的威脅聲中,林清塵雙腳一頓,騰空而起,以常人不能躍起的高度,跳到張婉婉麵前。

“你是異能者?”張婉婉看到林清塵這一個躍起,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做出來的。

“你說呢?”林清塵根本不給張婉婉喊人的機會,右手握拳直接打到了她的臉上。張婉婉的一邊臉瞬間腫了起來。

林清塵控製著力道,拳頭像雨點般落在張婉婉頭上和身體各個部位。

這種打法輕易不會打死張婉婉,隻會把她打的又疼又難看。

張婉婉被打的整個腦袋跟豬頭一樣,躺在地上嗷嗷的叫喚,紅色鼻血流的滿臉都是,黑色的大波浪也像海藻般隨風飄蕩。

周圍其他少女已經被林清塵的暴力給驚呆了,她們想逃逃不了,因為林清塵給她們使了一個定身術,她們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張婉婉被打。

打了快一個時辰,林清塵可算打爽了,地下躺著的張婉婉已經被打的昏過去又疼醒。她現在害怕的直哆嗦,也不知道林清塵什麼時候才能停手。

林清塵看著張婉婉,蹲了下去,用手抓起她的頭髮,迫使張婉婉看著她的眼睛。

“你還敢欺負人麼?”林清塵慢慢的開口朝張婉婉說。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張婉婉一邊哭著,一邊朝著林清塵小聲的說著。

“你身上的傷是怎麼回事?我要去坐牢麼?”

“不-不去坐牢,我身上的傷是我自己磕的!”張婉婉看著眼前的林清塵,她從來冇想過林清塵這麼可怕。

現在林清塵在她眼裡哪裡是小白花,簡直就是大魔王,她不敢再挑戰林清塵,本來在這個世界就是普通人不敢得罪異能人。

林清塵之前偽裝的太厲害,早知道她是異能人說什麼張婉婉也不敢得罪她。

“記住你說的話,以後彆再來煩我!也彆告訴彆人我是異能人,要不然後果你是承擔不起的!”

林清塵威脅著張婉婉,順帶拿眼睛掃了一下其他少女。

那些少女嚇得直哆嗦,直到林清塵給她們解除定身術,她們才腿軟的倒在地上。

“你們走吧,以後彆在欺負人了,讓我看見一次打一次!”

張婉婉的跟班圍在她身邊,手忙腳亂的把她扶起來跑了。她們就像後麵有餓狼追一般迅速消失在了巷子中。

天已經完全黑下來,林清塵的身體也恢複的差不多了。

她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給自己來個簡單的清潔法術,身上黏黏糊糊的血跡瞬間消失掉。

林清塵拿起地上掉落的書包,放在肩頭,晃悠的走出小巷,往原身家的方向走去。

路上的燈已經亮了,林清塵一邊走,一邊接收原主在這個世界的資訊。

原主也叫林清塵,剛滿18歲不久,還有5個月就要高中畢業。她是個孤兒,母親在她六歲的時候就生病去世了,從來冇見過父親。

她現在所在的星球是聯邦的邊緣星,編號Z10098。所處的環境在林清塵看來就是未來,因為都是之前林清塵冇見過的高科技,居然還有機甲。

林清塵現在跟舅舅一家生活,母親在她覺得快不行的時候帶林清塵到了舅舅家,希望有人能撫養林清塵。

母親給了舅舅一大筆撫養費,所以她能安心的待在舅舅家一直到現在。

隻是舅舅是聯邦的邊防軍人,常年駐守在軍營,家裡隻有舅媽和表哥表姐。舅媽看在撫養費的基礎上冇有虐待她,隻是跟她冇有感情親近不起來。

表哥表姐年齡比她大也玩不到一起,所以原身一直很孤單。長年累月下去養成了孤僻的性格,在學校也冇有親近的人,回到家就待在房間裡自己學習做手工,研究喜歡的東西。

現在林清塵終於在記憶中翻到了那個叫肖一鳴的男人,是她們年級的優等生,長的比較帥氣。

有一次原身從圖書館出來,手裡的書掉了,肖一鳴看到後好心的幫她撿了起來,就被張婉婉看到了,張婉婉一直喜歡肖一鳴,可肖一鳴不待見她,她嫉妒心起來就拿孤僻的林清塵出氣。

就這個原因導致了原身的死亡,林清塵本來想殺死張婉婉給原身報仇的,可是她剛來這個星球,不知道這裡麵的法律法規,肯定不會跟修仙界一樣無法治。

林清塵隻能先揍張婉婉出口惡氣,然後給她身上畫了一個詛咒,讓她倒黴一輩子。

林清塵在一路的思考中,來到了屬於舅舅一家的房子前,他們一家住在邊緣星的城鄉結合部,有始於自己的一棟小房子。

在林清塵低頭掏鑰匙的時候,門口傳來一個冷冷地聲音。

“都幾點了,現在纔回來。真當自己是大小姐呢,所有人都要等著你。”

-到現在。隻是舅舅是聯邦的邊防軍人,常年駐守在軍營,家裡隻有舅媽和表哥表姐。舅媽看在撫養費的基礎上冇有虐待她,隻是跟她冇有感情親近不起來。表哥表姐年齡比她大也玩不到一起,所以原身一直很孤單。長年累月下去養成了孤僻的性格,在學校也冇有親近的人,回到家就待在房間裡自己學習做手工,研究喜歡的東西。現在林清塵終於在記憶中翻到了那個叫肖一鳴的男人,是她們年級的優等生,長的比較帥氣。有一次原身從圖書館出來,手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