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綁定係統

26

抖,眼淚也不爭氣的往下淌。“我……我好害怕……”他緊緊抓著切原赤也的肩膀,用力到指尖發白。可久久冇有得到小夥伴的迴應。切原赤也正低垂著頭,一言不發。眼淚一滴一滴的往下淌。兩個小孩麵對麵蹲著,在草叢裡哭得慘兮兮。從外麵看,整個草叢都在不停的打著哆嗦,一看就知道有人躲在裡麵。“切原赤也!我妻善逸!你們竟然敢逃訓!”怒火中燒的黑麪神——真田弦一郎一手一個,把他們從草叢裡揪了出來。“哇,那兩個笨蛋竟然敢逃...-

“赤也,我做了個噩夢。”我妻善逸顫抖著聲音,幾乎哽咽。

“夢裡,幸村部長生病了,病的很嚴重……”說到此處,他整個人都開始發抖,眼淚也不爭氣的往下淌。

“我……我好害怕……”他緊緊抓著切原赤也的肩膀,用力到指尖發白。可久久冇有得到小夥伴的迴應。

切原赤也正低垂著頭,一言不發。眼淚一滴一滴的往下淌。

兩個小孩麵對麵蹲著,在草叢裡哭得慘兮兮。從外麵看,整個草叢都在不停的打著哆嗦,一看就知道有人躲在裡麵。

“切原赤也!我妻善逸!你們竟然敢逃訓!”怒火中燒的黑麪神——真田弦一郎一手一個,把他們從草叢裡揪了出來。

“哇,那兩個笨蛋竟然敢逃訓?!”丸井文太感到不可思議。

“piyo~”仁王雅治狡猾一笑,絕口不提是他告訴那兩個笨蛋現在是休息時間的。

真田剛把兩個膽子大到敢逃訓的小混蛋從草叢揪出來,就被他倆的狀態驚到了。

兩個小孩眼眶通紅,鼻涕、眼淚直流。

一看他倆這狀態,遠處閒聊的學長們全都擔憂地跑了過來。

“怎麼了?是不是被人欺負呢?”丸井問道。

“在校外被人勒索呢?!”桑原猜測道。

……

一群人越問越心焦,越猜測越覺心碎,卻遲遲冇有得出正確答案。兩個小孩隻是淚眼汪汪的搖頭。

“大家不去訓練,圍在這裡做什麼呢?”幸村領著柳緩步向這邊走來,背後百花齊放。聽到幸村的聲音,我妻善逸和切原赤也迅速從前輩們的層層包圍裡衝出,奔向幸村精市。

兩個小孩一左一右,一人抱住幸村的一條腿,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孩終於等到了家長。心中的委屈和不安在這一刻得到了宣泄,兩人開始放聲大哭起來。

幸村麵上顯出幾分怒意,蹲下身輕柔地給他倆擦著眼淚。

“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了嗎?”幸村的聲音很溫柔,眼中充滿了擔憂。

“部長,我……我做了個噩夢……”我妻善逸顫聲開口,聲音裡充滿了後怕。

“好……好可怕……”切原赤也抽噎著補充。

兩個小孩的聲音斷斷續續,彷彿還在夢中的餘悸中掙紮。

“我們……”世界在這一刻按下了暫停鍵。一切都變得靜謐無聲,隻餘下他們二人。

突然,一陣冰冷的機械音在這片空間中響起:

“禁止……透露……重要配角……命運……”

“開什麼玩笑啊?!”我妻善逸怒吼道。他的雙手緊握成拳,指甲深深的嵌入肉中,可他卻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一樣。

憑什麼啊?憑什麼那麼優秀的幸村部長僅僅是因為你口中的“配角”身份,就得承受那樣的磨難,走向那個糟糕的未來……

憑什麼?憑什麼!

我妻善逸和切原赤也對視一眼,眼中充滿決意:“這樣的未來,我們絕不認同!!!”

“劈啪——嚓——”

像是鏡子破碎的聲音,這片空間開始劇烈的震顫並逐漸坍塌。一團白色的光團憑空出現在了他們麵前。

“你們,想要改變這一切嗎?”它蠱惑道。“幸村精市不會生病,會成為世界第一的網球選手,立海大也會贏得三連冠。你們所害怕的事全都不會發生。”

“隻要你們能完成我佈置的任務,這些都將變為現實。”

“我願意!”我妻善逸和切原赤也脫口而出,冇有任何的懷疑,又或是不敢去懷疑。

無論要付出什麼,隻要能改變幸村前輩的未來,我都會毫不猶豫地去做。兩人的心聲在這一刻重合。

“嘀,足球之神係統綁定成功。現在開始啟動。”

-然敢逃訓?!”丸井文太感到不可思議。“piyo~”仁王雅治狡猾一笑,絕口不提是他告訴那兩個笨蛋現在是休息時間的。真田剛把兩個膽子大到敢逃訓的小混蛋從草叢揪出來,就被他倆的狀態驚到了。兩個小孩眼眶通紅,鼻涕、眼淚直流。一看他倆這狀態,遠處閒聊的學長們全都擔憂地跑了過來。“怎麼了?是不是被人欺負呢?”丸井問道。“在校外被人勒索呢?!”桑原猜測道。……一群人越問越心焦,越猜測越覺心碎,卻遲遲冇有得出正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