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白衣青絲,膚色冷白如霜,眉目濃重如畫,白與黑的極致相襯,使得他的麵容更為清冷分明,高潔雅緻。對麵的鳳伶看著眼前嬌小且傷痕累累的人族,淺淡的眼皮下是深邃探究的目光,殿堂內在場的神徒們看見許清狼狽不堪的形象則神情愕然,議論紛紛。“往日裡擇仙鏡遴選出的人類,不是修仙老道,那也是得道高僧,此次怎選出這般年輕柔弱的姑娘”“是啊,且這姑娘渾身冇一塊好皮,像是死人堆裡走出來似的,哪裡像是具有仙資之人?”“擇仙...-

月老說完就讓許清她們上前抽簽,許清等其他神徒抽完了才和鳳允上前,她從木盒裡抽出了一根木簽,漸漸的上麵出現了紅色的數字一。

“你的數字也是一,那我們以後是隊友了!”

鳳允看見許清手上的木簽,高興地說,在看見許清的第一眼她就有一種親切感,她覺得她們會成為朋友。

“望今後多多關照”,許清在得知和鳳允是隊友後,高興地朝她伸出纖細卻佈滿繭子的手,鳳允注意到她手指的粗糙,眸光微顫,然後笑著回握住她的手。

許清收回手剛要返回座位,一抹純白的袖擺輕輕從她的身側掠過,夾帶著一股淡雅寧人的清香,許清不禁側目,那人原來是鳳伶。

鳳伶來到月老跟前,將手伸入木盒中,抽出了最後一根木簽,還未檢視,月老比他還要激動地問,“是數字一嗎?”

鳳伶有些奇怪地看了眼月老,然後看向手裡木簽,上麵赫然顯示著數字一,伸著脖子看見數字的月老臉上露出滿意的笑意,朝所有人出聲交代。

“簽數相同的即是隊友也是舍友,木簽背後會有通往你們寢室的路線,今後每日辰時再來此處”

交代清楚,月老和美豔神女收拾好後離開,臨走之前月老還特意囑咐鳳伶親自帶許清去往寢室,鳳伶冇有多想地應下。

對於他來說既是長輩的吩咐,隻要情理之中,那他不用多問,隻要去做便好。

鳳伶找到許清的時候,剛好看見她同需回族內一趟的鳳允告彆,鳳伶等許清回過頭後,告知兩人是隊友,才讓她跟著他走。

兩人來到屋外時,天已經暗了下來,鳳伶揮袖間腳邊出現了一朵祥雲,他踏上雲朵,喚了許清上來。

許清聽話地踩上祥雲,剛剛站穩眼前多了白色繡著銀色雲紋的衣袖,她疑惑地看著橫在她麵前的胳膊,耳邊便聽見鳳伶那宛如細流輕緩的聲音。

“抓住衣袖,以防摔了去”

許清對上鳳伶那雙溫和的眸子,伸手手指慢慢抓住了麵前的衣袖,鳳伶見她抓穩後,便輕揮衣袖,腳下的雲漂浮了起來。

雲朵飄動,微涼的清風輕撫過麵龐夾帶著微微的清香,讓人格外有安全感,許清拽著手裡的衣袖,俯瞰而下,將神界的風景都儘收眼底,周圍很安靜隻能聽見輕輕的風聲。

但很快這種安靜被一陣咕嚕嚕的響聲打破,聲音很清晰以至於許清尷尬地捂緊肚子,這也不怪她,實在是算算時間她一天冇有吃飯了,而且還遭了一頓毒打,整個人極度饑餓。

肚子還在嘰嚕嚕的叫著,一隻修長的手包裹著荷葉飯糰出現在她眼前,許清看著飯糰,又抬眼看了看鳳伶,鳳伶並冇有瞧她,彷彿是怕她難堪,那隻手也依舊托著飯糰放在她麵前。

許清低下眸子看向那飯糰,伸出手將熱乎乎的飯糰拿在了手心,輕輕道了聲謝謝,由於飯糰是由荷葉包裹著,許清隻能一隻手托著飯糰,一隻手剝著荷葉。

剛要咬下,就有一陣風吹過,許清腳下不穩,手裡握著飯糰,整個人朝鳳伶身上倒去。

就在她即將倒在鳳伶身上時,一股力道將她托住,很快讓她站直了身子,許清有驚無險地吐息,冇有注意到鳳伶不著痕跡地後退。

躲在雲層裡的月老,瞧著冇有抱在一起的兩人,對鳳伶頗為恨鐵不成鋼,氣呼呼地駕著雲彩離開了。

站穩的許清感覺到身後被一股溫和的力道護著,她餘光瞄了眼身後,又再次抬眼看向鳳伶,他依舊目視著前方,但許清可以明顯感覺到雲朵的速度放緩不少。

時間不久,鳳伶帶著許清來到了一座寬敞精緻的庭院,庭院前是樸素卻頗具格調的四間屋子,開口。

“最左邊是我的房間,剩下三間你隨意選擇”

許清伸手隨意指了一間,“那我住這吧”

鳳伶輕輕嗯了一聲,神情溫和卻讓人感受不到情緒地說,“夜裡有事可隨時喚我,我就在隔壁”

說完,鳳伶不經意看了眼許清身上那臟亂粗糙的衣物,順便提醒,“房間衣櫃裡有衣服,無事,便休息吧”

冇等許清回話,鳳伶便推開了最左邊的房門,走了進去,院落裡四下無人,夜裡風涼,許清也推門進了房間,入眼,房間內部空間依舊寬敞,靠窗的位置放著一張掛著藍色床幔的床榻。

衣櫃、洗漱台、梳妝檯,生活中所需要的都擺放在內,許清看向床腳位置,那裡放置著一個青藍色的紗幔,紗幔落地圈成圓形,不知是做何用的。

她好奇地走過去,掀開紗幔,原來裡麵還放著一個浴桶,伸手試了試水溫還是熱的,瞧著屋內的擺設和物件與她原來住的地方相比可謂雲泥之彆。

許清從衣櫃中取出一件衣物,來到浴桶旁,褪下衣物,進入浴桶中舒舒服服地泡著,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一切。

她被鞭笞昏死,陰差陽錯來到這神界,雖有幸成為神徒,但三月過後的仙力賽是她能否繼續留在學院的關鍵。

想著想著,竟不自覺想到了鳳伶,溫和有禮、神姿俊朗,許清想他到底是何身份,真的隻是神徒那麼簡單?漸漸的她趴在浴桶邊睡著了,她實在太疲憊了,所以一旦卸下心神,便穩穩地睡了去。

深夜,趴在浴桶裡的許清嘴角揚著幸福的笑容,夢裡小許清高興地張著胖乎乎的小胳膊,在漂亮的庭院裡追著桃花下看不清麵貌的女子,女子躲在桃樹後,笑著喊。

“清兒,清兒,快來抓我啊”

小許清發出銀鈴般的笑聲,邁著稚嫩的步劃朝女子跑去,聲音甜甜地喊著母親,忽然,她撞進一個高大而溫暖的懷抱,視線升高,她被同樣看不見模樣的男子抱起,男子親昵地抓著她手說。

“走,父親帶你去吃好吃的”

一家三口的身影越來越遠,越來越模糊,許清緩緩睜開眼睛,從睡夢中醒來,耀眼而明媚的陽光灑在她那明亮的眼瞳,讓她清醒了不少。

她竟在浴桶裡睡了一夜,水溫依舊溫熱,昨晚的夢還曆曆在目,她想夢裡那人就是她的父母嗎,原來她的父母很愛她,他們很幸福。

她閉上眼睛,想看清他們的樣貌,許久,她睜開眼睛,神情悵然,即使她再怎麼回想,也無法看清。

許清隻好放棄,失落地走出浴桶,套上從衣櫃拿出的衣裙,由於在浴桶呆了一夜,她一起身,骨頭髮出咯嘣咯嘣的聲音。

許清活動了下身子,很快梳洗打扮一番,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她看向旁邊關著的房門,在想鳳伶是不是還未起,就在她想走過去聽聽動靜時,身後傳來了鳳伶的聲音,“你醒了”

“既醒了,便隨我前往神學堂”,許清剛轉過身麵向他,鳳伶便轉身就走,許清連忙跟在了他的身後。

冇走幾步,身前的人停了下來,許清有些迷茫,以為他有什麼事要跟自己交代,卻不曾想他朝她抬起了一隻手,遞了一個荷葉飯糰。

冇有任何前調的行為,令許清冇有反應過來,鳳伶看著冇有動作的許清,神色平淡,很自然的說了句,“朝食”,許清這才反應過來,伸手接過輕聲道謝。

等許清接過飯糰後,鳳伶繼續朝前走,走了約莫十幾分鐘的路程,兩人來到高大古韻的殿堂台階下。

許清望著眼前長而陡峭,高約百尺的台階,大腿冇來由發軟,她看著已經踏上台階的鳳伶,伸手拽住他的衣袖,不敢相通道。

“我們該不會要徒步爬上去吧?”

感受到拉扯的鳳伶扭頭看向許清,聽到她的話,鳳伶隻是淡淡說了句,“徒步對你有益無害”,他說的認真,彷彿在為許清考慮。

“那,走吧”,許清冇有過多糾纏,爽快地收回手,抬腳走上了台階,她覺得鳳伶不會騙她,而且有他陪著她一起爬,她要是累了,可以讓他拉她一把,然而,事實證明,她想得太好了。

剛開始許清渾身精力充沛,爬台階又快又輕鬆,可等她爬到台階的三分之一時就已經累得不行,她雙手撐著膝蓋,望著那高高的殿堂,眼睛有了暈暈的症狀。

她閉了閉眼睛,緩解了一下,等她睜眼抬頭看時,鳳伶已比她多上了十個台階。

許清目光羨慕地仰視那整個過程中冇有絲毫費力,依舊身姿挺拔,體態端雅的鳳伶,不禁感歎他們之間的差距如此之大。

許清揉了揉膝蓋,咬牙繼續往上爬,直到再也冇有力氣,入殿時間也所剩無幾時,她隻好衝鳳伶喊,“鳳伶,你能拉我一把嗎?”

聽到呼喊,全程一往直前的鳳伶這才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當看到許清彎腰撐膝的樣子時,表情有些複雜。

因兩人隔著一段距離,鳳伶又揹著光暈,許清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莫名覺得他好似在疑惑她那豪邁的姿勢,許清不免有些尷尬地收了收腿,但這個姿勢實在太累,她又很快放棄了。

如今她死而複生,對於女子儀態這件事,許清決定不委屈自己,她覺得怎樣舒服,就怎樣來,所以她又保持著原來的姿勢。

許清看著站在台階上停著不動的鳳伶,以為他要下來拉她,冇想到他隻是靜靜地看了她一會,又轉過身去,毫不留情地拒絕她,隻留下一句,“自力更生,靠己莫靠人”

望著越走越遠的鳳伶,許清頓感無奈,狠一咬牙,默默打氣,如果連這點困難都克服不了,又遑論成神,許清卯足了力氣。

剛爬上一台階,許清感覺到身體流過一股氣流,為她緩解了一些疲憊,她看向收回手背對著她的鳳伶,衝他道了聲謝謝,全程往前的鳳伶腳步微滯,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

-對神界很是不利。好在八百年前魔族內訌,魔族帝皇的外甥成為新的帝皇,且主動向神族提出簽訂和平條約。如此機會神族自然應下,此次神族創立學院造神,為了兩方和平,學院便允許魔族派出兩人前來入學”聽完這番話,許清又問,“那你可知他們是誰?”鳳允仔細瞧了眼台上兩人後道,“那位拿扇子的,我之前見過,他是魔族帝皇的堂兄,那戴麵具的,看不到樣貌,不知是誰,不過看他的穿著應是隨從”鳳允對許清詳細地告知,許清則看著那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