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了。許清渾身疼得厲害,也冷得厲害,她整個人蜷縮在一起,汲取著一絲溫暖,彷彿這樣能緩解她身上的疼痛。模糊中,她的耳邊響起一道女娃娃的聲音,正不斷地呼喊她快醒來、快醒來,許清猛地睜開眼睛,周圍什麼人也冇有,白茫茫一片。她顫巍巍站起身環顧著陌生的環境,很是迷茫,她記得自己被誣告鞭笞,然後被活活打死,許清不由疑惑呢喃。“我不是死了嗎?這裡又是哪裡?”“這裡是神界”,忽然,那女娃娃的聲音再次出現,許清隨即警...-

“月老你這是何意?”,鳳伶的臉上出現一絲不解,月老見他那不開竅的樣,無所謂地笑笑。

“哦,無事,許清剛來,很多地方不熟悉,辛苦你多多上心照顧”

鳳伶自然應下,“聽月老的安排”

見鳳伶答應,月老滿意地笑了下,低頭再看時,靈球已經恢覆成最初的模樣,月老頗感遺憾,但他也不好讓離開的許清再測。

現在的許清找到一處空位準備坐下,卻被一旁的肥碩妖人撞開。

“讓開,這位置是我的!”

那妖人凶狠看她,許清被撞得差點摔倒,她掙著桌沿才勉強穩住了身形,她看向那凶神惡煞的妖人,理智告訴她要忍耐,讓了位置。

講壇前的鳳伶注意到許清這邊的動靜,他冇有出聲介入,隻是那寬大的衣袖下,手指間輕輕有了動作。

“要不,你坐我旁邊吧”,許清身後落座的一位清麗脫俗的女子,怕許清被欺負,伸手拉住許清的衣角,小聲的說。

聽見身後人說話的許清,看了眼身後溫婉的女子,又低眸瞧見石凳的腿,她變了神色,很快讓開了位置,看著妖人那胖碩的身體,笑言。

“既然你說這位置是你的,那我便讓給你”

說罷,她離開位置走向後麵的空位,許清雖是給他讓了座,那妖人卻有些生氣,但人家已經在後麵坐下,他也不好生事。

“你好,我叫鳳允”,待許清落座後,身邊為她解圍的女孩朝她溫柔的介紹,許清對她很有好感,也回之一笑道。

“我叫許清,剛剛謝謝你”

鳳允微微笑著,又小聲提醒她,“學院裡有諸多妖仙對人族頗有偏見,日後你要多加小心,莫要和她們起了爭執,如若”,鳳允說著頓住了話語,過後,她掀起垂下的眼簾繼續道。

“如若你遇到什麼困難,可以找我幫忙”

聽罷,許清冇有推遲,衝鳳允微笑道,“那以後就麻煩你了”

“不麻煩”,鳳允笑著搖頭,許清坐直了身子,抬起頭剛好看見衣袂翩翩,周身高潔的鳳伶,不由好奇詢問,“你知道他是誰嗎?”

鳳允順著許清的視線看去,知道她問的是誰後,回答。

“我隻知他叫鳳伶,最近纔出現在學院,奇怪的是他的仙力等級最低,卻能入學院,得到院長的重視,且時常跟在院長身邊”

說著,鳳允眉頭微微皺起,覺得鳳伶有些神秘,雖說鳳伶與她同姓,應是隸屬於鳳族,可她從未在族內見過他。

還未等她多想,身前響起撲通巨響和因疼痛發出的哀嚎聲,順著聲音看去,隻見那搶了許清座位的妖人摔倒在地,因體型肥胖,他整個人陷在石桌縫隙間,遲遲翻不起身,最後還是在月老的幫助下站起身。

站起身的第一時間,妖人就臉紅爆筋地責問許清,“你是不是故意讓我坐在這裡的,好讓我出醜!”

許清向後微揚身子,躲開要戳到她鼻梁骨的手,憋住笑意,神情無辜道,“這是你自己執意要坐的,怎能怪罪於我?”

見許清被質問,身邊的鳳允為她打抱不平,“是啊,明明是你自己搶了那位置”

肥碩妖人被兩人氣得腦袋一抽,竟口出惡語,“鳳允你好歹一個鳳族,怎和這卑賤人族苟同!”

此時,月老身旁的美豔神女,冷麪嗬斥,“學堂重地,大肆喧嘩成何體統!”

被警告的妖人立即變得乖軟,但還是心有不甘對著月老空口誣陷,“院長,此人族故意讓我出醜,如此心思邪惡之人,不配修習神力!”

聞言,月老還未開口,鳳伶就語氣略顯疑惑道,“學堂桌椅都由神錘神斧鑄造,堅固異常,百來重量尚可支撐,怎會輕易損壞?”

“這、這”,妖人被這麼一問,頓時說不出話來,後不分緣由惱怒地指向許清,“定是她使了什麼手段”

被指著的許清,內心覺得可笑,她怕暴露自己的情緒,弱弱地低下頭去。

“實在冤枉,我隻是一小小人族,剛來神界,哪裡有這般本事”

由於學堂內眾神徒從心底瞧不起人族,許清這麼一示弱,他們連連說道,“是啊,她一個人族即使仙資過人,可從未修習過仙術,哪裡有能耐不動聲色下壞了他的石凳”

“看他那膘肥體壯的,想必是他自己生生將石凳坐壞”

“必然是的,他那體重,再承重的石凳恐怕也承載不了”

原本看戲的神徒們現在都低聲笑話那妖人,妖人被說得臉麵通紅,不知如何反駁。

“都安靜”,月老手拄柺杖,重重擊打地麵,眾人隨即不再言論,經過此事,月老當下下達了新的院規。

“德行修養也是考驗你們的標準,今後有重大品行問題的逐出學院,現在都坐下聽講院規”

月老如此說了,生事的妖人隻好重新找個位置坐下,在他換新的位置時眼神憤恨地看了眼許清。

許清知道她這是被記恨上了,既如此,那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這般想著,忽覺身上有道厭惡的目光,可妖人並未看她,那這感受是從何而來,她似有所感地扭頭尋去。

正好對上一雙冰藍色剔透的眼眸,許清不由打量起他的樣貌,一頭銀色的飄逸長髮,形似精靈耳後豎著水藍色的扇形魚鰭,身形瘦削卻顯魁梧,麵如嬌嬌美人卻又眉目硬朗,讓人瞧不出性彆,那模樣像是鮫人。

那鮫人對上許清的目光,眼神更加冰冷,甚至難掩厭惡地收回視線,許清蹙起眉頭,她纔剛來神界,與他並未有過交集,不明白她是有哪裡惹到他?難道就因為她是一個弱小的人族女孩嗎?許清心情不悅。

“我人還冇到呢,怎能講起院規來了”

突然,從殿門口傳來一男子陰沉散漫的聲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許清看向聲音來源,從殿門口進來兩人,最前方的那人紅眸黑髮,樣貌俊秀,手裡搖著把扇子,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

另一人跟在他身後,似是他的隨從,不過奇怪的是那人麵戴黑金色麵具,隻露出一雙詭譎的紅眸,蒼白流暢的下頜,很是神秘。

兩人姍姍來遲,竟還大搖大擺地走進來,堂內神徒看見來的兩人,無一不厭惡憎恨,如果眼神能化為實質,想必那兩人早被戳成了篩子。

美豔神女側著身子眼神冰冷,雖未瞧那兩位剛來的人,話卻是對著他們說的。

“無論是誰,都應在規定時間內到場,未到場的,後果自負!”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美豔神女對他們不喜,拿著扇子的那人彷彿聽不懂似的,笑嘻嘻道,“你們啊就是太過死板,不懂變通”

“魔族人真是厚顏無恥,公然遲到不行禮道歉反倒責怪起院長他們”

鳳允神情不悅,小聲吐槽,許清這才知道進來的是魔族人,她先前瞭解過神界與魔族之間的糾葛。

聽鳳允所說,魔族人也參與神族遴選,按道理神族應是痛恨魔族纔對,怎會允許魔族來此,許清認為其中必定有什麼原由,於是向鳳允求解。

“我若冇有說錯,如今神族凋零,乃是魔族所為,今日是學堂入學日,怎會允許魔族人蔘加?”

鳳允靠近許清,向她細細道來,“三千年前,雖女媧出世阻止了神魔兩族大戰,可神族女帝與女媧石消失,致使神界難以修複,但魔族不同千年便可修複,這對神界很是不利。

好在八百年前魔族內訌,魔族帝皇的外甥成為新的帝皇,且主動向神族提出簽訂和平條約。

如此機會神族自然應下,此次神族創立學院造神,為了兩方和平,學院便允許魔族派出兩人前來入學”

聽完這番話,許清又問,“那你可知他們是誰?”

鳳允仔細瞧了眼台上兩人後道,“那位拿扇子的,我之前見過,他是魔族帝皇的堂兄,那戴麵具的,看不到樣貌,不知是誰,不過看他的穿著應是隨從”

鳳允對許清詳細地告知,許清則看著那兩位魔族人朝她們的方向走來,當戴麵具的魔族經過許清時,許清察覺到他的視線,回視間,撞入漩渦似的詭異紅瞳,許清眼前竟漸漸虛幻起來。

眼前的環境變了,她正趴倒在冰冷的地麵上,粉衣女子在狠狠地抽打她,邊打邊逼她承認偷竊,說她一輩子都脫不了奴籍,任她驅使打罵。

看見她被打,那些下人們都在瘋狂的嘲笑,滿臉得意,她恨,她想殺了他們,但她死死掐住手心,保持清醒。

“許清、許清”,她聽見有人喊她,她的意識猛然清醒,視線逐漸明朗起來,眼前的小姐竟變成了鳳允,許清鬆開了緊握著的手。

一開始鳳允看著莫名神色恍惚的許清,十分擔憂,見她恢複清明,忙關切道。

“你怎麼了,額頭全是汗?”

“昂,冇事”,從幻覺走出來的許清邊抬手摸了摸額頭上的汗水,邊坐直了身子,餘光間,她瞥見那戴麵具的魔族坐在她的右後方,正靜靜地盯著她。

許清不由感覺後背發涼,她低頭看向手掌虎口,那裡已被自己掐的血肉模糊,許清暗暗決定今後要避免與那魔族人產生交集。

月老等兩名魔族人入座後,攤開掌心,其上憑空出現了紅檀木盒,緊接著說道。

“現在,采取抽簽方式進行分隊,簽上數字相同的為一隊,隻能抽取一次,且抽簽結果不支援更改”

-,很多地方不熟悉,辛苦你多多上心照顧”鳳伶自然應下,“聽月老的安排”見鳳伶答應,月老滿意地笑了下,低頭再看時,靈球已經恢覆成最初的模樣,月老頗感遺憾,但他也不好讓離開的許清再測。現在的許清找到一處空位準備坐下,卻被一旁的肥碩妖人撞開。“讓開,這位置是我的!”那妖人凶狠看她,許清被撞得差點摔倒,她掙著桌沿才勉強穩住了身形,她看向那凶神惡煞的妖人,理智告訴她要忍耐,讓了位置。講壇前的鳳伶注意到許清這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