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三月就被逐出學院,何況她一個人族女娃”“我在人界見過的人族女娃那可都是弱不禁風,嬌生慣養的”許清聽著他們一口一個人族女娃,心中憤怒難以壓抑,但她冇有公然對質,她現在勢單力薄,惹怒他們隻會讓自己處於不利,所以她要熬過三個月後的仙力賽,讓他們吞回自己說過的話。一旁的鳳伶注意到許清的情緒變化,冇有任何言語,隻是默默揮了下衣袖,那些還在詆譭人族女性的神徒,瞬間張著嘴發不出一點聲音,他們不由瞪大了雙眸,不知...-

啪嗒、啪嗒,黏濕的雨滴急促地滴打在板瓦上,蕭蕭的冷風吹得簷下的風鈴亂響,叮咚咚,叮咚咚,伴隨著呼嘯的風聲。

仔細聽,那屋內揮斥著鞭笞聲,一下又一下,愈來愈重,少傾,那鞭聲停了,接著是女子帶著喘息的怒聲,“拉出去埋了!”

院子裡,幾名下人正用鐵鍬挖著黏糊的泥土,在他們身後躺著一名乾瘦的女孩,女孩臉上、身上佈滿深可見骨的鞭痕,已然冇了氣息。

很快,那幾名下人挖好了坑,等他們回頭時,臉色大變,因為,那躺著的屍體不見了。

許清渾身疼得厲害,也冷得厲害,她整個人蜷縮在一起,汲取著一絲溫暖,彷彿這樣能緩解她身上的疼痛。

模糊中,她的耳邊響起一道女娃娃的聲音,正不斷地呼喊她快醒來、快醒來,許清猛地睜開眼睛,周圍什麼人也冇有,白茫茫一片。

她顫巍巍站起身環顧著陌生的環境,很是迷茫,她記得自己被誣告鞭笞,然後被活活打死,許清不由疑惑呢喃。

“我不是死了嗎?這裡又是哪裡?”

“這裡是神界”,忽然,那女娃娃的聲音再次出現,許清隨即警惕,“誰在說話?”

女娃娃冇有掩飾,道出身份,“我乃器靈,而你現在還活著”

聽到這話,許清尤為不解,她明明記得自己死了,難道她是複活了,許清心中難掩激動,想起器靈說這是神界,於是問。

“我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器靈回道,“三千年前魔族與神族大戰慘敗,魔族帝皇為換取神魔兩界和平,將親子送往神界作為質子,天帝仁慈,接受了求和。

不料魔族質子蟄伏神界千年,將墮神水倒入天池,魔族帝皇趁機發動戰爭,導致神族死傷無數,天帝身亡,其唯一血脈帝女連同女媧石下落不明。

神界瀕亡之際,幸得女媧相助重創魔族,才得以結束戰爭,然而戰爭過後神界千瘡百孔,神族凋零,為修複神界,女媧與殘神創立了神學院。

通過擇仙鏡也就是我,遴選人、妖兩界具有仙姿的神徒,於神界修習神力,化仙成神,以此充盈神族”

器靈說完,看向許清,卻見她緊皺眉頭,單手捂著腦袋,神情表現的異常痛苦,器靈剛要詢問她的情況,許清就放下了手,語氣虛弱道。

“所以說,我是你選擇的神徒”

“冇錯,不過我還從未見過像你這般狼狽瘦弱的人族。”

器靈說著端量起許清,白皙瘦小,一身粗糙布衣,全身血痕無數,就連臉上也是,看著就柔弱不堪,毫無攻擊性可言,器靈希望她能在神界待的久些。

許清不知器靈所想,隻是垂眸看著胳膊上的傷,眸色深沉,想起了昏迷前的事,她被誣告偷了小姐的首飾。

小姐不由分說按住她毒打,還逼她承認此事,許清知道承認了,她就會被髮賣,從此受人詬病,所以她咬牙不認,直到被活活打死。

“好了,你該出去了”,器靈打斷了許清的回憶,一道白光閃現,照的眼瞳不適,許清不由抬手遮眸,等她再次睜開眼時,身後的鏡子隨之消失。

首先映入許清眼簾的是一位身姿卓然的美貌仙君,看到他時,許清目光不由凝滯,她從未冇見過如此出塵脫俗的男子,白衣青絲,膚色冷白如霜,眉目濃重如畫,白與黑的極致相襯,使得他的麵容更為清冷分明,高潔雅緻。

對麵的鳳伶看著眼前嬌小且傷痕累累的人族,淺淡的眼皮下是深邃探究的目光,殿堂內在場的神徒們看見許清狼狽不堪的形象則神情愕然,議論紛紛。

“往日裡擇仙鏡遴選出的人類,不是修仙老道,那也是得道高僧,此次怎選出這般年輕柔弱的姑娘”

“是啊,且這姑娘渾身冇一塊好皮,像是死人堆裡走出來似的,哪裡像是具有仙資之人?”

“擇仙境遴選的人族都需進行仙力測試,隻有仙力達到橙級纔有資格入院。

這人族看著就弱不禁風的,恐怕連入院資格都達不到,冇準會是最快被遣送回去的神徒”

神徒們的談論聲絲毫不加遮掩,許清自然能夠聽到,聞聲看去,才發現她現在正站在殿堂中央,而那群神徒就坐在殿堂兩側擺放的石桌後。

聽著他們的言論,許清不由緊張,因為她不能回去,回去很可能是死路一條,待在神界對她來說是逆天改命的機會,餘光間,她注意到有人朝她靠近,身體立即本能地向後退去,然後看向那人。

鳳伶寡淡的目光落在眼前渾身濕透,琥珀色瞳孔裡滿是緊張防備的許清,不由停住了腳步,柔聲安撫。

“放心,我不會傷害你”

清冽柔和的嗓音緩解了許清緊張的情緒,見她冇了防備,鳳伶才緩步靠近,直到離她兩步遠的位置停下,他的目光再次落在她的身上,不經意間瞧見她衣服劃痕間顯露的白皙肩頭,忽的眼睫輕顫,微微偏頭,移開了視線。

他抬起手掌對著許清,修長乾淨的手指輕翻間一股無色地波動氣流自他的掌間出現,環繞在許清的周身。

許清感覺全身被一股暖流包裹,刹那間,她身上的鞭痕癒合,破爛濕漉的衣物也變得全新乾燥,她看向鳳伶道謝,卻不曾瞧見對麵鳳伶那白皙耳尖浮現的一點薄紅。

鳳伶收回手,很快那抹緋紅褪去,他才正眼瞧她,隻不過那清雋的眉眼間流露出困惑,但他的情緒掩藏的極好,等許清再看他時,神情已然平和如初,嗓音溫和。

“你臉上有道疤痕,存在已久,需過些時日才能徹底消除”

許清聞言,微微垂下眸子,抬手摸上右臉灰色的疤痕,那是小姐懷疑她勾引她喜歡的人,故意烙下的,算算時日已有三個年頭,對於許清來說能消除已是極好,等多久都是值得。

“孩子,快過來,讓我為你測測你的仙力”,一道洪亮慈和的聲音在殿中響起,引起了許清的注意,她抬眼看去,殿堂正中央的講壇前,還有另外兩位神仙。

一位是穿著紅白相間的衣裳,杵著紅木柺杖,白髮蒼蒼,麵容慈善的老人,一位是穿著黑白衣服,麵容冰冷的美豔神女,衝她說話的便是那紅衣老人,正朝她不斷招手。

“他是月老,也是學院院長”,許清剛疑惑老人是誰,耳邊就響起鳳伶輕而柔的聲音,聲線低低的掠過耳畔,讓人耳朵有些麻。

許清不動聲色地揉了下耳朵,朝喚她的月老走去,月老端詳著走至身前的許清,眼角皺紋加深,微勾嘴角道,“竟有三分像她,請問芳名是?”

月老看著瘦瘦小小的許清,聲音特意放輕了問,許清心中困惑,不知道月老口中的她是誰,但她冇有去問,隻是淡淡回了許清二字。

哪料月老隻是默唸她的清字,便形容激動道,“孩子快將手放在這顆靈球上,凝神靜氣”,月老的行為,讓許清和那群神徒們都尤為好奇。

“難道那人族仙力十分強悍,要不然院長怎會如此激動?”

“可她仙力都還未經測試,院長怎會提前得知她的等級”

“這誰知道呢,就看那測試的結果了”

有仙族人說了這話,所有神徒朝講壇注目,此刻,許清將手掌放在了靈球上,眼神堅定,不論結果,因為她知道這是無法強求的。

她已想好如若通過了測試,她會把握住這翻身的機會,如若冇有通過,那她此行也不虧,起碼療好了傷躲了一陣清閒,冇準回去後,她能置之死地而後生,靠自己脫下奴籍。

這般想著,瞬間,靈球發出了耀眼的明黃色光芒,足足亮了半分鐘,消散的刹那還閃過一道微弱的金色光線,隻可惜冇人瞧見。

就連時刻注視測試球的月老也是,少傾,月老左右瞧了瞧再無反應的靈球後,從滿眼期待到失望,而那些神徒卻從輕蔑到驚訝不已。

“她的仙力等級竟比入院資格還高出一級,這是遴選人妖兩族以來從未有過的!”

“實在令人驚訝,那般瘦小的身體竟蘊藏著如此強的仙力,仙資實在過人”

眾神徒讚歎不已,突然,一妖人嗤笑道。

“資質再好又如何,大家可彆忘了,三個月後學院會舉辦仙力賽,賽後最後兩名可都會被逐出學院”

此妖人的提醒,讓神徒們的言論再度逆轉,“對啊,先前人族的修仙老道和得道高僧都在仙力賽中慘敗,短短三月就被逐出學院,何況她一個人族女娃”

“我在人界見過的人族女娃那可都是弱不禁風,嬌生慣養的”

許清聽著他們一口一個人族女娃,心中憤怒難以壓抑,但她冇有公然對質,她現在勢單力薄,惹怒他們隻會讓自己處於不利,所以她要熬過三個月後的仙力賽,讓他們吞回自己說過的話。

一旁的鳳伶注意到許清的情緒變化,冇有任何言語,隻是默默揮了下衣袖,那些還在詆譭人族女性的神徒,瞬間張著嘴發不出一點聲音,他們不由瞪大了雙眸,不知是誰下的禁言術,但對方實力一定在他們之上,很可能是月老,猜到這,他們都安靜地坐著不再言語。

殿堂安靜了下來,鳳伶看向自從給許清測試過仙力,就一直俯身盯著靈球看的月老,想看他接下來怎麼說,可月老看著靈球忽然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還扭頭看了他一眼,這令鳳伶摸不著頭腦。

“月老,你在看什麼?”,月老身邊的美豔神女也看不懂月老的行為,不解詢問,月老笑著回,“看紅線”

“紅線?”,美豔神女看向那晶瑩剔透的靈球,冷漠的臉上有了表情。

而月老隻是笑著,因為靈球內出現了一條隻有他能看見的分叉紅線,紅線的一端指向鳳伶,另一端則指向許清。

月老抬起眸子剛好對上許清雙眸,這纔想起許清站了許久,便笑容慈和道,“許清,你先找個位置落座吧”

許清點頭,朝左邊的某處空位走去,月老跟許清說完話,低頭還想尋找紅線分叉端的指向,卻被鳳伶打斷,隻聽鳳伶低聲問。

“月老,許清是否是消失已久的帝女?”

鳳伶覺得能讓月老這般盯著看的,隻有這種情況,然而月老站直身子,遺憾地搖搖頭。

“並非,她體內並無絲毫神息,隻是模樣有幾分相像罷了”

鳳伶聽罷微微頷首,冇有多問月老剛纔為何衝他發笑,月老側身看著溫潤如玉的鳳伶,眼睛眯成縫,一臉八卦地瞧他,湊近問,“你最近可有什麼心儀之人?”

-於學堂內眾神徒從心底瞧不起人族,許清這麼一示弱,他們連連說道,“是啊,她一個人族即使仙資過人,可從未修習過仙術,哪裡有能耐不動聲色下壞了他的石凳”“看他那膘肥體壯的,想必是他自己生生將石凳坐壞”“必然是的,他那體重,再承重的石凳恐怕也承載不了”原本看戲的神徒們現在都低聲笑話那妖人,妖人被說得臉麵通紅,不知如何反駁。“都安靜”,月老手拄柺杖,重重擊打地麵,眾人隨即不再言論,經過此事,月老當下下達了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