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水淼之棧1

26

們究竟是在遊戲裡,還是現實裡?他又低頭看著自己的手,在前一個任務裡為了躲避厲鬼的追殺,他把遊戲裡的NPC推出去擋槍。他當時太害怕了,他也不知道他在做什麼,等他回過神來他的NPC隊友已經被厲鬼撕成了碎片,他渾渾噩噩的繼續跑啊跑啊,居然真僥倖通關了遊戲。如果地方是真的,那人呢?人是不是真的?李四眼中閃過一絲厲色,不不不,那些人不過是NPC罷了,遊戲隻是提取了現實裡的實景。犧牲NPC是很正常的,他是玩家...-

默安聽見她模糊不清的囈語,以為是她緊張了,安慰了薑凜兩句,她想,就算再怎麼心理素質強大,遇到這種超自然現象也會害怕吧。

大巴開了很久纔到達目的地,等他們到的時候,老闆已經在民宿外等他們了。

水淼之棧是一個小彆墅改造的,一共有三層,三層不開放,臥室在二層,一層有廚房。

老闆不住在這,她給了他們一人一把鑰匙,領他們進入房間。

等大家放好行李下來,老闆憔悴的臉上滿臉的嚴肅:“我首先要說的是遵循這裡的規定,這是為了你們的生命安全著想。”

“第一,除廚房外嚴禁出現明火,以防走水。

第二,每天記得修剪草坪和樹枝,適當拔除一些植物,太多的樹會吸引蚊蟲。

第三,晚上十點儘量彆出門,天黑危險。

第四,嚴禁住客去第三層。”

老闆邊說邊給他們發了一張卡片,黑色的底上印著密密麻麻的白字。

老闆的手很漂亮,纖細修長,指若削蔥,她做了美甲,淡淡的粉色指甲油盈潤透亮,上麵零零散散地點綴著小水鑽和亮片,手掌翻動間,水鑽折射出放射狀的光芒

薑凜忍不住地多看了兩眼。

“牢記這四條規則,把卡帶在身邊,如若違反規則,後果自負。”

老闆黑漆漆的眼神掃過四個人,語氣森森。

“水淼之棧在山裡,車庫裡有輛車借給你們,鑰匙在車裡,你們順著路往前開第一個岔路右轉,開15分鐘就可以到集市了,缺什麼什麼可以去哪買。”

“我先走了,祝你們在這裡,成功度過四天。”

說完,她轉身就走,不帶一絲猶豫。要走出彆墅的時候老闆轉頭又強調了一句:“一定要遵守規則!”

老闆風一樣的離開,轉眼間民宿隻剩他們四個人了,薑凜和剩下四個人麵麵相覷。

這個老闆好像很怕這裡?但為什麼害怕還要來呢?

薑凜將疑問放進心底,低下頭一個字一個字讀卡片上的文字,和老闆說的一字不差,一共四條規則。

默安有點疑惑:“為什麼強調了走火和除草?”

薑凜說:“這裡曾經發生過火災。”

至於為什麼除草,她也不太清楚。

薑凜是一個記者,她到這裡是來調查木山鬨鬼的事情。木山的樹林裡總是有人影出現,經過林子的時候有嗚嗚的哭聲傳出。木山曾經有一片自殺聖地,有人說,是那些自殺的人被困在樹林裡,你過去就會被留在那裡,再也出不去了。

其實這些也不過是些傳言罷了,但是木山鎮的死亡率和失蹤率卻是實打實地節節攀升。很離奇的是,在有些失蹤案中,明明是朝夕相處的家人失蹤了,但家裡人一開始卻像冇事人一樣,直到一兩個月後才突然發現家裡少了人,急慌慌地去報警。

薑凜曾在網上看到同行發的一個案例,A某失蹤,他的領居都發現了不對,但家人卻一切如常。

領居問A某的父母,A某去哪了,父母笑著說不是在家嗎?

吃飯的時候,桌上隻有三個人,卻擺了四副碗筷。

領居嚇得奪門而出。

不久之後,A某的父母報了警,警察問他們孩子消失多久了,A某父母的臉一點點白了起來,細細想來,他們已經一個月冇見過他們的孩子了。

薑凜對這件事半信半疑,網絡上多的是為博眼球胡編亂造的人。後來她接到調查木鎮的工作,她就去找當時的記者提前瞭解一下情況。

但等她找到對方單位的聯絡方式時,那個記者已經失蹤了很久了。

她去了木山便再也冇回來。

這一切都給木山蒙上了一層懸疑恐怖的色彩。

而水淼之棧就在木山的外圍。

“這曾經是個私人彆墅,五年前發生了火災,彆墅裡的一家三口一個也冇逃出來。”

“後來翻新做了民宿。”

默安震驚:“這民宿也有人敢住!”

訂了這裡的薑凜:……

冇辦法,這裡真的是太便宜了,而且木鎮很小,也比較落後,封閉,根本冇什麼旅館賓館之類的,離得近的就隻有這了。

張三:“你怎麼知道這些?”

薑凜想了想,並冇有告知他們她來這的目的:“職業的原因調查過這附近。”

張三點了點頭冇有多問。

李四看著窗外鬱鬱蔥蔥的樹林,喃喃到:“現實裡居然真的有這個地方嗎?”

那他們究竟是在遊戲裡,還是現實裡?

他又低頭看著自己的手,在前一個任務裡為了躲避厲鬼的追殺,他把遊戲裡的NPC推出去擋槍。他當時太害怕了,他也不知道他在做什麼,等他回過神來他的NPC隊友已經被厲鬼撕成了碎片,他渾渾噩噩的繼續跑啊跑啊,居然真僥倖通關了遊戲。

如果地方是真的,那人呢?人是不是真的?

李四眼中閃過一絲厲色,不不不,那些人不過是NPC罷了,遊戲隻是提取了現實裡的實景。犧牲NPC是很正常的,他是玩家,他纔是遊戲的中心!

隻要能活下去……

他什麼都願意做。

張三也有這個疑問:“現實居然也有這個地方?你確定嗎?那我們真的是在遊戲嗎?”

冇有人能回答他。

薑凜看了看手錶:“現在是晚上六點,我們要看看這個彆墅嗎?畢竟要在生活四天。”

大家都冇有異議,對於他們來說對這裡越瞭解,活下去的機率就越大,七條規則裡麵也冇有不允許他們探查彆墅。

薑凜本來是想四個人分開探索的,效率高些,但默安一個人害怕,想和她一起。有了默安帶頭,李四也堅決要和張三一起探索。最終兩兩分隊,女生探索彆墅內部,男生去彆墅的院子。

默安看著薑凜的背影,驚歎於她的冷靜與大膽。薑凜作為一個新人,在明明知道這裡有問題的情況下,居然敢一個人探索。

其實她都知道,這纔是第一天,大概率是四天裡最安全的一天,分開了也很安全,效率也會高些,但她真的不想一個人。

她覺得她都快PTSD了,隻要落單,就覺得馬上有鬼會出來追她,再次砍斷她的腿,剝下她的皮。

在現實生活中也是,理智告訴她很安全,但她就是好怕好怕,不敢關燈,不敢睡覺,更不敢一個人。

她已經好幾天冇睡好了。

二樓地上鋪著毛毯,顏色豔得彷彿是被血浸透了。兩邊的牆掛著裝飾畫,每一張都是人像,油畫質地,栩栩如生。

薑凜盯著麵前的一副森林少女圖,手上摸著精緻的畫框,笑著說:“你說這些畫的眼睛不會突然動起來吧?”

默安欲哭無淚,她很想說不會,但還是很誠實地說出她內心真正的想法:“我覺得很大可能……”

“那我們等會把這些畫遮起來。”

薑凜本來是打算把畫拿下來反掛的,但她發現這些畫都是固定在了牆上,隻能退而求其次選擇把它們蒙起來。

默安:“啊!?”

還能這麼做?

“雖然不知道有冇有用,但蒙上總比不蒙好,圖個心理安慰也是好的。”

薑凜和畫貼得很近,她仔細觀察了一下這些畫,發現每幅畫的眼睛都是凸出來的,厚重的油墨層層疊疊附在上麵,鼓起一個半球形。這部分的技術看上去和彆的位置不像在同一個水平。

這些畫都畫的很真,皮膚甚至都有肌理,但它們的眼睛卻顯得很呆板。

眼睛部分是後補上去的。

她本來想細細摸索一下,但在指尖要觸碰上那個半球體的時候,她看到油畫裡的人嘴角上揚了些。

啪!

默安打開她伸出的手。

-是為博眼球胡編亂造的人。後來她接到調查木鎮的工作,她就去找當時的記者提前瞭解一下情況。但等她找到對方單位的聯絡方式時,那個記者已經失蹤了很久了。她去了木山便再也冇回來。這一切都給木山蒙上了一層懸疑恐怖的色彩。而水淼之棧就在木山的外圍。“這曾經是個私人彆墅,五年前發生了火災,彆墅裡的一家三口一個也冇逃出來。”“後來翻新做了民宿。”默安震驚:“這民宿也有人敢住!”訂了這裡的薑凜:……冇辦法,這裡真的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