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664章

26

那個人也已經抓到了,能不能早點把我放出去?”“這個......”女獄警尷尬的說道:“嵐姐,放不放人不是我們說了算的,是警方或者法院說了算,要不您待會兒吃過飯到操場打個電話給您女婿問問?”馬嵐隻能不安的點了點頭,同時心裡也打定主意,待會兒放風的時候,一定要第一時間去給葉辰打電話,說什麼都得讓葉辰把自己救出去,要實在不行,起碼也得讓獄警把自己關到禁閉室,否則的話,自己說不定真要被人打死。隨後,獄警帶走...-

蕭常坤一出來,就看到了台階下站著的裴會長,再次見麵,蕭常坤心裡對裴會長的恨和怒再度得到激發,眼神之中都帶著刀子。

而裴會長見到蕭常坤的那一刻,滿臉儘是諂媚的笑容,還冇等蕭常坤走下去,他便三兩步迎了上來,在台階的中央位置一把握住蕭常坤的手,慚愧無比的說道:“常坤,我對不住你啊!”

蕭常坤自然知道對方不過就是在演戲而已,於是便出言譏諷道:“裴會長,認識你這麼久了,還第一次發現你原來還是個實力派演員啊!”

裴會長老臉一紅,尷尬不已的說道:“常坤,我知道你心裡對我有很多不滿,我也不跟你遮遮掩掩,你那件事兒,確實是我辦的不地道,不過我裴啟東對天發誓,我一開始真冇打算坑你,我是真打算給你留個主任的位子......”

說到這,裴會長把心一橫,開口道:“哎,我跟你說實話吧,這事兒最後之所以出了變故,都是我那個敗家娘們兒搞的鬼!是她一直在我耳邊吹風,說我如果這麼幫你的話肯定會給人留下把柄,萬一被有心之人拿來大做文章,我自己的前途都可能會受影響,我也是豬油蒙了心,想著我等了這麼多年纔等來一個升遷的機會,要是再把握不住,以後的前途可能就徹底葬送了,所以才臨時決定違背對你做出的承諾......”

蕭常坤將信將疑的看著他,問道:“這種事你甩鍋給你老婆,不太合適吧?”

裴會長急了,連忙道:“這怎麼能叫甩鍋呢,常坤,我拿我的人頭跟你發誓,這事兒我純純是被我那個目光狹隘的老婆蠱惑,我要是騙你,讓老天爺今天晚上就收了我!”

蕭常坤這纔算是對裴會長的話信了八成,心裡的氣稍微也消了不少。

於是,他便擺擺手道:“行了,咱現在就不說這些了,你就直接明說你今天來找我有什麼事?”

裴會長忙道:“常坤,我來找你冇彆的,就是想邀請你回咱們書畫協會,之前答應你的那個主任的位子,我今天已經給你爭取過來了,你隨時回來,隨時上崗!”

蕭常坤一聽這話,懸著的心頓時便徹底放鬆下來。

他要的,就是這個主任的位子。

常務副會長他是不敢想了,但有個主任的職位,也算是心滿意足了。

現在得到了裴會長的承諾,他自然是如願以償。

不過,他表麵上裝的不為所動,岔開話題問裴會長:“裴會長,我覺得你老婆說的也冇錯,你現在保我,難道就不怕會受我的影響?”

裴會長冇有說出自己晉升無望的事情,而是毫不遲疑的說道:“常坤,人常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真要受了你的影響,那到時候就再想辦法把影響降到最低,問題出現再解決問題,不能問題還冇出現就懼怕問題,你說是不是?”

蕭常坤歎了口氣,感慨道:“其實這麼一折騰,我也挺冇臉再回書畫協會的,到時候這些人在背後指指點點,還他媽不夠糟心的。”

裴會長握緊他的手,誠摯無比的說道:“常坤你放心,我今天已經跟所有高層溝通過了,他們心裡有數,絕對不敢對你指指點點,至於其他人,我也會讓他們約束好自己的手下,到時候你回去,隻要當之前的事情從來冇發生過,其他的,什麼都不必放在心上!”

蕭常坤沉思片刻,彷彿做出一個極其艱難的決定,咬牙道:“行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回去!”

-,劉毅聽到了這個建議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一首軍歌,那是抗戰時候著名的一首軍歌“君不見,漢終軍,弱冠係虜請長纓;君不見,班定遠,絕域輕騎催戰雲!男兒應是重危行,豈讓儒冠誤此生?況乃國危若累卵,羽檄爭馳無少停!棄我昔時筆,著我戰時矜。一呼同誌逾十萬,高唱戰歌齊從軍。齊從軍!淨胡塵,誓掃倭奴不顧身!”劉毅將歌詞的最後做了修改將倭奴改成了賊奴。這樣劉毅剽竊的一首,不,應該說是原創的一首的軍歌就此誕生,劉毅命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