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七章

26

叢中躥出一幫黑衣蒙麵刺客,一劍砍傷了馬的前蹄,馬嘶吼了一聲,倒在地上,清羽從馬上跳下來,敏捷的身手,一個個蒙麵刺客倒地不起,剩下幾個刺客也難逃一死。清羽看了看地上的屍體,隨即收起佩劍,回頭看向其他侍衛。“冇有受傷吧?”“無礙,這些人是何身份,敢刺殺皇宮侍衛?”A侍衛看著滿地的刺客屍體。清羽蹲下來,摘下其中一個刺客的麵紗。“這些不過是些前朝餘孽,想必是提前知道我們的行蹤,纔在此處埋伏刺殺。”清羽看著...-

程舒然拿著證據到法院起訴程偉和程小雨,法庭上,雙方都請了權威性律師。

“被告,根據原告提交的證據,你還有什麼要解釋的嗎?”

程偉麵向審判長,“有,他們獲得的證據是假的。”

審判長看向程偉,“你有什麼證據嗎?”

“有。”

程偉招呼律師拿出一個檔案袋,從檔案袋中拿出幾張紙遞給審判員助理,審判員助理轉交給審判長。

“這些紙是秦韻偷稅漏稅,私自挪用公款的證據。”

審判長翻看了一下,就看出了端倪。

“被告程偉,你用假證企圖脫罪,罪加一等。”

程偉呆住了,“怎麼可能?”程偉看向程舒然,指著他,“是你們搞的鬼!你們換了證據。”

“程偉,你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你以為你把證據藏在秦韻的辦公桌下就安全了嗎?在昨天晚上,我們已經找到了真證據,並來了一招偷梁換柱。”

“狡猾!”

“冇你狡猾,你要知道宮少不是一個好惹的人。”

審判長看向程偉,“被告,請做最後的陳述。”

“我方無話可說。”

“休庭。”

審判長站起身,拿著判決書。

“全體起立。”

所有人站起來。

“下麵宣讀審判結果,被告人程偉利用職務之便私自挪用公款,高達三千萬,判處有期徒刑六年,附加誣陷罪,偽證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繳罰金五百萬元。”

“被告程小雨犯包庇罪,判處一年有期徒刑,繳納罰金兩萬元。”

程偉和程小雨得到了應有的懲罰,秦韻得到這一訊息,十分開心。

“宮羽,我是清白的!”

正在工作的宮羽看見秦韻發來的訊息。

“嗯。打算重返娛樂圈嗎?”

“嗯,這是我的夢想。”

“明天我和你去京洛。”

“不用了,我怕……”

“怕什麼?怕你老公長得太帥被人追?”

宮羽發了一個笑哭的表情。

秦韻發了一個生氣的表情包。

“我是怕情敵相見,分外眼紅啊!”

宮羽捧著手機,不屑一笑。

“我怕他?我堂堂宮少害怕一個娛樂老總?”

“是,你不怕。”

“明天我送你。”

宮羽和秦韻互發了“愛你”的表情包。

秦韻來到監獄探望程小雨,程小雨穿著獄服走了進來,看見秦韻坐在那裡,瞬間冇了好臉色。

“你來乾什麼?看我的笑話嗎?”

“小雨,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是哪裡虧待你了嗎?”

程小雨的態度很不屑。

“你冇有虧待我,甚至可以說對我很好。”

秦韻很是不解,“那你為什麼要害我?”

程小雨的態度很平靜,但語氣上處處都是對秦韻的厭惡。

“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麼嗎?我不是討厭你這個人,而是討厭你囂張跋扈的性格,你永遠不會換位思考,你出了岔子或是哪裡讓你不滿意了,你永遠都是拿我們出氣,永遠不會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現在你到了這一步,怨不得彆人,隻能怨你自己。”

“那你為什麼不說?”

程小雨咬牙切齒,“說?說了你會聽嗎?你是什麼身份,我們又是什麼身份,我告訴你,秦韻,我早就看不慣你了,所以我聯合我叔叔將你拉下水,讓你也嚐嚐受萬人辱罵的滋味,隻可惜忘了你背後還有靠山,要是冇有宮少,冇有於總,冇有京洛和庭嶼的支撐,你以為你會找到真相嗎?”

“於總和我有什麼關係?”

程小雨更是不屑。

“和你有什麼關係?秦韻,你彆再裝傻了,於總喜歡你,自然願意為你鞍前馬後,馬首是瞻,不然你以為以你的性格會在娛樂圈站穩腳跟嗎?”

秦韻很難相信這一切,“我不信。”

“你信也好不信也罷,秦韻,有這麼多人幫你,維護你,你一點都冇察覺嗎?還有宮少,你以為他那麼儘心儘力幫你,是因為你是她的妻子嗎?錯,他喜歡你。”

秦韻放下探訪對講機,程小雨一副邪惡的眼神看著秦韻,“秦韻,總有一天我會將你徹底拉下神壇!”

秦韻一個人走在大街上,周圍的一切都變得荒涼,程小雨是她最信任的人,可就是她最信任的人背叛了她,在這一刻,她想起了宮羽,從包裡拿出手機撥通了宮羽的電話。

宮羽在開會,手機調了靜音。

秦韻掛斷了電話,剛要放回包裡,手機就響了,秦韻以為是宮羽打來的,連忙拿出來看,當看到備註是於總時,秦韻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接聽了。

“於總。”

“秦韻,你在哪?”

秦韻看了看周圍的建築物。

“在裕華路的廣場。”

“好,你等著我,我去接你。”

“不用了,宮羽一會就來。”

於京洛聽到宮羽兩字,瞬間按捺不住了。

“他忙,我去接你。”

“真的不用。”

於京洛連忙下樓,駕車前往裕華廣場。

“秦韻,你等會我,我馬上到。”

秦韻拗不過於京洛。

秦韻看著手機,一聲鳴笛讓秦韻下意識抬頭,於京洛拿著手機朝秦韻飛奔而來。

“韻韻,你怎麼穿這麼薄?”

說著,於京洛脫下外套披在秦韻的身上,然後單手拉著秦韻的胳膊向車的方向走去。

“你說說你,晚上這麼冷,也不知道多穿點。”

秦韻冇有理會他。

“生病了怎麼辦?”

突然,身後傳來一句熟悉的聲音。

“韻韻。”

秦韻轉過頭,看見宮羽站在不遠處看著他們。

“宮羽,你來了。”

宮羽走到他們麵前,看見於京洛把著秦韻的胳膊。

“於總,秦韻是我的人,請你注意分寸。”

宮羽一把拉過秦韻,將秦韻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扔給於京洛,然後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披在秦韻身上。

“韻韻,我們回家吧。”

於京洛拉住秦韻,宮羽見狀抓住他的胳膊。

“於總,注意你的言行舉止,離她遠一點。”

於京洛無奈放下手,看著宮羽和秦韻離他遠去。

夜色漸晚,宮羽看見秦韻凍得瑟瑟發抖。

“今天降溫,還穿這麼少。”

“上午不冷。”

“現在快秋天了,愛美也要有個分寸吧。”

秦韻冇有說話,宮羽公主抱起秦韻,繼續向家走去。

“秦韻,對不起。”

秦韻很是疑惑。

“為什麼說對不起?”

“因為開會,我手機調了靜音,讓你想找我依靠時卻找不到我。”

“宮羽,你說我以前是不是很霸道,囂張。”

“是有點,但是我就是喜歡你。”

秦韻笑了笑,貼緊宮羽的懷中。

“宮羽,謝謝你。”

“明天我們重新殺回娛樂圈。”

“嗯。”

秦韻身襲一件黑色晚禮服,宮羽穿了一件黑色西裝,威風凜凜的來到京洛。

“準備好了嗎?”

宮羽牽起秦韻的手。

“嗯。”

宮羽和秦韻來到七樓,走進秦韻工作室,所有員工頓時目瞪口呆。

“韻韻姐,你回來了!”

秦韻看著宮羽,宮羽點了點頭。

“嗯。”

……

秦韻的改變令在場所有人驚訝不已。

“我來宣佈一件事。”

“我原經紀人程小雨的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了,現在我需要一個新的經紀人,這個人就是鄭哲。”

鄭哲從座位上站起來,宮羽瞬間不淡定了。

鄭哲是慶大的優秀畢業生,在主專業下兼修傳媒專業,獲得雙學位,戴著一副理工男眼鏡,微分碎蓋下精緻的五官,穿著一身淺色係服裝。

“秦韻姐,你是說我以後是你的經紀人?”

“對。”

鄭哲含情脈脈的看著秦韻,宮羽見狀立馬宣誓主權,直接公開親吻秦韻。

在場所有人目瞪口呆,鄭哲的臉變成另一個顏色。

宮羽親完後,害羞的離開了。

秦韻交代完任務後,回到辦公室,宮羽坐在沙發上等著秦韻。

“宮少,剛纔……”

宮羽起身接了一杯水遞給秦韻。

“剛纔我乾什麼了嗎?”

秦韻把杯子放在茶幾上,看著我臉紅的宮羽。

“是嗎?原來宮少也是個醋罈子。”

“什麼醋罈子?我不喜歡吃醋。”

秦韻幸災樂禍。

“不喜歡吃醋?還是說分誰的醋吃啊?”

宮羽扒拉著秦韻辦公桌上的立牌玩,也不敢回頭看秦韻。

“宮羽。”

宮羽下意識回頭,秦韻撲上來抱著宮羽。

“我喜歡你吃醋的樣子。”

宮羽反身將秦韻壓在身下,“再不老實,是想讓我使出殺手鐧嗎?”

“什麼?”

“你懂的。”

-了,在樓上會議室。”宮羽將便當放到艾員工的資料上,連忙上了八樓會議室,剛要推開門就聽到於京洛等人和秦韻的對話,要推開門的手又放下了。於京洛似乎很難說出這句話,“秦韻,現在隻有一個辦法。”“我發文退圈。”“不是,隻要你把這些錢補上就冇事了。”“補上?我從來就冇乾過的事,我補上不就代表我承認了嗎?”“除了這個方法,彆無他法。”“我不會……我退出娛樂圈。”於京洛剛要開口,宮羽推門而入。“你誰啊?”“庭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