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六章

26

人,又用地下的弓箭把在破廟高處的人射殺了,然後一步步走上拱橋,由於傷勢過重,倒在拱橋上,漸漸閉上了雙眼,頓時金光四射,傷痕累累的清羽消失在拱橋上,隻剩下大片血跡……清羽緩緩睜開雙眼,上檔次的吊燈,周圍也變得十分豪華,床邊還坐著一個穿著白色大褂的人。穿著白色大褂的人看著甦醒的清羽,十分興奮。“宮董,夫人,宮少醒了。”清羽看著這陌生的一切,心裡堆滿了問號“我不是死了嗎?這是哪兒啊?宮少又是誰?”清羽緩...-

宮羽被陽光晃得下意識眨了眨眼,打開手機掃了一眼時間,“6:25。”宮羽挺起身來,關了手機的鬧鐘,隨手放在床櫃上,看著還在睡夢中的秦韻,貼心的幫她蓋好被子。

宮羽看著秦韻的眉眼,放在床櫃上的手機打破了剛纔的靜默,宮羽擔心吵醒秦韻,拿著手機去了書房。

“你好,我是宮羽。”

電話那邊傳來陌生卻又略微熟悉的聲音。

“宮少,我是於京洛,現在方便見一麵嗎?”

情敵相見,分外眼紅,宮羽冇有片刻猶豫。

“有什麼事就在電話裡說吧。”

於京洛站在辦公室的窗前,看著壯觀的江上風景。

“就見一麵,在電話裡說不清楚

“地點。”

“在京洛。”

“好。”

宮羽掛斷電話,倒扣在桌子上,回頭看了看還在睡覺的秦韻,洗漱一下就開車前往京洛了,連早飯也冇吃。

程舒然仔細檢視京洛的賬目,發現很多問題。

“看來京洛確實有人製造假賬誣陷秦韻。”

程舒然調查了關於京洛公司所有人的資料,在調查程偉時,程舒然對其起了疑心。

“程偉,京洛財務會計兼股東之一,其侄女程小雨現任秦韻的經紀人。”

“看來這次事件是他們在搗鬼。”

程舒然進一步調查程偉和程小雨,發現程偉前幾年因為賭博,欠債千萬,而在昨天下午,程偉還清債務。

——京洛程偉賭博負債。

京洛股東程偉參與瀚平賭場的聚眾賭博,欠下千萬钜債,其妻洛璃在三天後與程偉結束夫妻關係,並獲得女兒程橙的撫養權。

程偉變賣股份,還清債務。

“幾千萬的債務,20%的股份就能還清,不對,程偉絕對做了什麼。”

宮羽抵達京洛,於京洛站在辦公室的窗前看著宮羽。

宮羽撥通於京洛的電話,“我在樓下。”

“我讓人帶你上來。”

“不必,找個咖啡館。”

“你定。”

“你們樓下有一個licky咖啡,就在那見麵吧。”

“好。”

宮羽把車停到咖啡店前的停車位,走進去點了一杯三分糖的咖啡。

“好的,宮少。”

宮羽環視了四周,覺得異常熟悉。

“我想問一下,這個店改過名字嗎?”

“改過,原來叫臻愛。”

“臻愛。”

“宮少,你是有什麼事嗎?”

“冇有。”

宮羽坐在座位上,等待著於京洛。

於京洛讓人接著調查真相,然後下樓來到幸運咖啡。

“於京洛,就算他們結婚了又能怎麼樣?一切未成定局。”

於京洛推門而入,走到宮羽麵前,宮羽瞥了他一眼,服務員將咖啡放在桌上,宮羽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坐吧。”

於京洛坐在宮羽對麵,服務員走了過來。

“先生,你需要點什麼?”

“一杯摩卡,不加糖。”

於京洛盯著宮羽,彷彿要吃了他。

“用不著這麼盯著我。”

“宮少是個聰明人,我也不跟宮少彎彎繞了。”

“有話就說。”

“宮少,我喜歡秦韻。”

宮羽的態度很平靜。

“所以呢?”

“宮少,你和韻韻不過是商業聯姻才成為了夫妻,冇有任何感情基礎。”

“你想表達什麼?”

“我和韻韻一起經曆了很多,我纔是最適合她的人。”

“然後呢?”

“我希望你和秦韻儘早離婚,彆再占著她。”

“離婚?”

宮羽的表情逐漸變得不平靜。

“對。”

“你有什麼資格教我做事?”

“我比你更懂秦韻,我知道她想要的是什麼?而且你隻知道用你的理論去解決事情。”

“那我倒想問問於總,你那麼喜歡她,為什麼在所有人質疑她時,你冇有站出來保護她,相信她,而是與那些人一同去傷害她,她最需要陪伴與信任的時候你在哪?”

“我……我是一個老總,我需要證據啊!”

於京洛有些坐不住。

“證據?愛一個人不需要什麼證據,不管她做了什麼,犯下什麼錯,都應該毫不猶豫的選擇她,相信她,站在她這邊,而不是要什麼證據。”

於京洛抓緊褲子,“我能怎麼辦?當時所有的證據都指證秦韻,我……我……”

“於京洛,你不配得到秦韻。”

宮羽起身走到櫃檯結了賬,轉身走到於京洛麵前。

“還有一件事,我喜歡秦韻,我會好好珍惜她,你冇有機會了。”

宮羽走了,於京洛坐在座位上,看著宮羽離去的背影。

“宮羽,隻要秦韻冇有親口告訴我她愛你,我不可能會放棄。”

宮羽駕車來到公司,剛走進辦公室,程舒然慌裡慌張的跑過來。

“宮羽,我查到了。”

“進辦公室說。”

宮羽和程舒然進了辦公室,程舒然將查到的證據拿出來一一擺在桌子上。

“我動用我所有的關係,查到程偉的賬戶,就在秦韻退圈當天,程偉的賬戶有筆钜額交易,而且我調查到京洛的監控錄像,查到三天前,歐陽玉初和程偉見過麵,然後程小雨和程偉進入財務部,換了一些賬目,這些是證據。”

宮羽翻看著這些資料。

“乾的漂亮,有了這些,我看他們怎麼逃。”

“對,欺負人欺負到我嫂子頭上來了。”

“你現在把這些移交給陳律師,並上訴給法院,你全權負責這場官司。”

“冇問題。”

秘書敲了敲門。

“請進。”

程舒然收起資料離開辦公室。

“怎麼了?”

“宮少,秦韻小姐要見你。”

“讓她進來吧。”

宮羽站起身,看著秦韻走進來,連忙過去扶著她。

“不在家好好歇著,上這來乾嘛?”

“於京洛是不是找過你?”

“是。”

“說過我們的事了。”

“嗯。”

宮羽扶著秦韻走到沙發的地方,秦韻坐在上麵,宮羽給秦韻接了一杯溫水。

“你來乾嘛?”

“我醒來發現你不在,就來公司找你了。”

“我一會就回去了。”

“宮羽,我現在一無所有,我們離婚吧,隨便編個理由。”

“瞎說什麼呢?”

“我冇瞎說,這幾天你做的這一切我都看在眼裡,我不想有愧疚。”

“我們是夫妻,你是我的人。”

宮羽半蹲著,握著秦韻的手。

“韻韻,你是不是覺得我們冇有感情基礎,是因為聯姻讓我們成為了夫妻?”

“嗯。”

宮羽起身輕輕吻了一下秦韻的唇,秦韻下意識往後退了退。

“秦韻,我喜歡你,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我喜歡上了你。”

“真的嗎?”

“嗯。”

-去忙你的就好了。”宮羽起身走到衣櫥麵前,拿了一件黑色夾克,“我說了送你,那麼多廢話不嫌累?”秦韻推辭,“真的不用了。”宮羽穿好夾克後,走到秦韻麵前,微俯下身,靠近秦韻的臉,看著秦韻的眼睛,秦韻臉紅的不知所措。“說了送你,就好好聽話,再反抗,我可要采取非常措施了。”秦韻點了點頭。宮羽坐在車裡,看著手錶轉動的秒針,秦韻還冇有下來。——快點,過時不候。——稍等。宮羽無聊的刷著新聞,時不時看家門口一眼。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