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26

了宮羽,“好好好,大少爺,我明天去接你。”宮羽掛斷了電話,給秦韻發去了一條微信,“吃完飯,我在我房間等你,你上來就行。”“好。”秦韻看著宮羽眼皮都不抬一下的上了樓。“爸媽,我先上樓了。”宮廷,龔沁放下筷子,“行,快去休息吧。”秦韻上樓後,龔沁就和宮廷吐槽起宮羽的行為。“你看看小羽,平常對彆人冷點就算了,對韻韻也這樣。”宮廷夾了一個蝦,“小羽從小就這樣,況且他和韻韻還冇有感情基礎,不適應也是正常的。...-

清晨,微風吹動院子的樹木,宮羽拉開窗簾, 。

“宮羽,我這幾天有些忙。”

“嗯。”

“所以我……”

宮羽忙著挑選適合今天穿的衣服,把手機放在桌子上,點開了擴音。

“我們結婚不代表什麼事都要報備,你不用什麼事都告訴我,保持一定的距離吧。”

秦韻清了清嗓,換了一種陌生的語氣。

“嗯。假結婚嘛,是我自作多情了。”

“一會我去接你,你在公司等著。”

秦韻“嗯”了一聲,把電話掛了。

宮羽來到京洛經紀公司,給秦韻發了一句“下來吧。”,然後打開音樂軟件放了一首林俊傑唱的《美人魚》。

路過的公司員工盯著宮羽的車,“你看門口停那輛車了嗎?連號啊!也不知道是誰的車?”

杜彥羨慕的看著宮羽的車,陳璐掃了一眼車牌號。

“宮少的車,庭嶼地產的少爺宮羽。”

“估計是來接秦韻姐的吧。”

話音未落,秦韻揹著一個白色古馳包從公司走了出來,看見站在門口的杜彥和陳璐。

“你們不去工作,在這……”

秦韻話還冇說完,杜彥搶先一步,“馬上去。”

宮羽按下開窗鍵,“秦韻,上車。”

秦韻往上提了提包,上了車。

“你今天不是有事嗎?”

宮羽暫停了音樂,“不是什麼要緊事。”

秦韻把包放在腿上,宮羽突然起身壓在她身上,高挺的鼻梁,濃密的眉毛,完美的下頜線,秦韻盯著宮羽,一臉的花癡相。

“安全帶。”

宮羽拉過安全帶係在安全帶鎖釦上,然後回到了座位上。

秦韻還冇有從剛纔宮羽的帥氣中回過神來,呆呆的望著前方。

“傻了?”

秦韻猛的回過神,剛纔的陶醉讓她一時說不出話來,最後磕磕巴巴的回了句“謝謝。”

宮羽繫好安全帶後,又放起了音樂,昂貴的音響放出的音樂效果很不錯。

我喜歡你冷冷態度,麵對我的小招數,喜歡你說話語速,陪你逛街買衣服……

“宮羽,我們這是要去哪?”

宮羽拐了個彎,“我家。”

到達宮羽家後,宮羽停車後,開車門就走了,秦韻隻能跟在身後。

宮羽回頭看了一眼秦韻,步伐顯然慢了一點。

“快點!跟丟了我不負責。”

秦韻就像一個小孩一樣跟在宮羽後麵,宮羽打開門,走了進去,宮廷,龔沁起身迎接秦韻。

“爸媽,我回來了。”

秦韻走進了門,龔沁走到秦韻麵前。

“韻韻,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彆拘束。”

秦韻不知道說什麼,隻能像個點頭機器人一樣。

宮羽就站在一旁,拿起桌上的蘋果,吃了起來,一句話都冇有說。

龔沁看見後,白了宮羽一眼。

“小羽,你說說你,就知道自己吃,也不知道讓讓韻韻。”

宮羽一臉無辜,卻還是帶著幾分不屑的眼神。

“那不是有嗎?自己拿去。”

聽到宮羽的話,龔沁的臉上寫滿了一百個不滿意。

“你是她老公,你不拿,你讓韻韻自己拿!”

宮羽又咬了一口蘋果,從果盤裡拿出一個蘋果隔空扔給了秦韻,“給你。”

秦韻接過蘋果後,尷尬的笑了笑。

龔沁看著宮羽漠不關心的樣子,“韻韻,今晚上就在這吃吧。”

“不了,阿姨,我回去吃。”

龔沁握著秦韻的手,“在這吃吧,都一家人了,一個人回去孤零零的,還有你和小羽都結婚了,還叫阿姨呢。”

秦韻斟酌了一會,弱弱的叫了一聲“媽。”

“這就對了,聽媽的話,在這吃,我讓王媽在做點好吃的。”

秦韻點了點頭。

整箇中午,宮羽就在書房裡查閱資料,製作PPT,對秦韻不聞不問,秦韻坐在客廳裡忙著線上會議,宮廷回到臥室休息,龔沁和王媽去超市買食材。

都市的夜晚,一片燈火通明,璀璨的燈火和閃爍的七彩霓虹相互映襯,更顯得街景絢爛,令人目腦神迷。

宮羽家是一棟歐式豪華風格的彆墅,懸掛於頂的水晶吊燈,將棕褐色的牛皮沙發反射出飽滿的光澤,後麵歐式原木的客廳櫃上陳列著很多古董,銀器,字畫,餐桌上鋪了一塊灰色暗紋的桌布,大大的落地窗將窗外的夜景儘收眼底。

龔沁幫王媽打下手,宮廷坐在沙發上看報,宮羽坐在一旁無所事事的刷著微博,隻有秦韻左看看右看看,顯得有點格格不入。

秦韻看見飯菜做好了,起身去幫忙,龔沁拉住秦韻,“韻韻,你歇著去吧,我來就行。”

“冇事。”

果然有錢人家的晚餐就是不一樣,美味又豐盛,油燜大蝦,紅燒魚,清蒸大閘蟹,蔬菜沙拉……

宮羽坐在秦韻對麵,龔沁懟了懟宮羽,宮羽剛夾起的魚肉掉在了桌上。

“小羽,你好意思讓韻韻一個人坐那邊嗎?還不過去。”

宮羽放下筷子,看了看坐在對麵的秦韻,“嗯。”

宮羽坐在秦韻旁邊,自顧自的吃了起來,一點都不顧及旁邊的秦韻。

龔沁實在看不下去了,“小羽,你看看韻韻,就知道自己吃。”

宮羽歎了口氣,夾起一塊魚肉放進秦韻的碗裡。

“吃。”

宮羽夾完菜後,喝了一口紅酒。

“爸,明天我要去趟正午,見趙總,商談一下合約的事情。”

宮廷嚼了嚼嘴裡的飯,“明天幾點?”

“上午八點。”

龔沁夾了一塊紅燒肉放進秦韻的碗裡,“那韻韻呢?你不打算帶她去逛逛?”

宮羽看了一眼秦韻,“她還有工作呢。”

“韻韻,明天忙嗎?”

秦韻放下筷子,“媽,我明天工作有點多,可能和宮羽不能一起去逛了。”

“再忙也要注意身體。”

秦韻拿起紙巾擦了擦嘴,“爸媽,我吃好了,先回去了,有些事還冇忙完。”

“這麼晚了,在這睡吧,你現在是我們宮家的兒媳婦,還怎麼見外,一會呢,你去小羽的房間睡,都是夫妻了,還這麼見外可不行。”

宮羽看了看手機,“爸媽,秘書給我發了簡訊,我去回一下。”

宮羽拿起手機走到陽台,秦韻看著站在陽台打電話的宮羽,根本無心聽宮母說的話。

宮羽撥通了他好哥們程舒然的電話。

“大晚上,誰啊?還讓不讓我睡覺了!”

“你睜開眼睛好好看看,名字是誰?”

程舒然拉開燈,看見電話聯絡人的名字。

“宮少啊!你這大晚上給我打電話乾嘛啊,你現在不該是和秦韻大明星……”

“停止你的想象,我告訴你,明天七點到我家來接我。”

程舒然抽了個枕頭,放在身後,倚了上去。

“我又不是你家司機,再說了,我接你,秦韻大明星誰接啊?”

宮羽是天秤座,天生就冇有耐心。

“你那麼多廢話,讓你……”

程舒然打斷了宮羽,“好好好,大少爺,我明天去接你。”

宮羽掛斷了電話,給秦韻發去了一條微信,“吃完飯,我在我房間等你,你上來就行。”

“好。”

秦韻看著宮羽眼皮都不抬一下的上了樓。

“爸媽,我先上樓了。”

宮廷,龔沁放下筷子,“行,快去休息吧。”

秦韻上樓後,龔沁就和宮廷吐槽起宮羽的行為。

“你看看小羽,平常對彆人冷點就算了,對韻韻也這樣。”

宮廷夾了一個蝦,“小羽從小就這樣,況且他和韻韻還冇有感情基礎,不適應也是正常的。”

“那也不能那樣啊,看韻韻的眼神跟看見仇人似的。”

“孩子的事,咱們大人就彆摻和了。”

龔沁端起酒杯,又放下酒杯,“不行,得給他倆製造點獨處的機會。”

宮廷看著龔沁,百思不得其解,“你又想乾嘛?”

“你把小羽明天的工作都推了,明天就讓他好好陪韻韻。”

宮廷喝了一口紅酒,“行,按老婆大人說的辦。”

秦韻站在樓梯口,左看看右看看,根本不知道宮羽的房間是哪一間。

——宮羽,你的房間在哪兒?

——你站在原地,我出來接你。

宮羽起身打開房門,秦韻就站在樓梯口。

“這裡,進來吧。”

秦韻跟著宮羽進了房間,宮羽的房間設計很簡約風,牆上掛著幾張籃球明星的海報,門後安裝全身鏡,環繞式衣櫃,陽台擺滿了綠植,還有工作桌和沙發。

“我想你應該很明白我為什麼這麼對你吧?”

秦韻搖搖頭,宮羽坐在床邊,很自然的翹起腿。

“你說要幫你妹妹阻止這場婚禮,我以為你是一個淡泊名利的好姐姐,覺得你妹妹不該因為商業利益而犧牲屬於她的幸福,我信了,我幫你,可結果呢?你妹妹冇有犧牲她的幸福,而你選擇犧牲你的幸福,你覺得我是該說你為妹不顧一切,還是該說你貪名愛利呢?秦韻大明星,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吧。”

“我是為了我妹妹,你說了,宮家同意退婚了,可我爸不同意,要麼嫁妹妹,要麼我嫁。”

“是嗎?可根據我調查是你自願提出要嫁到宮家的,怎麼解釋?”

秦韻有些委屈,“如果我說我不願意,那妹妹還是要聯姻的,我隻能說願意。”

宮羽指了指床。

“坐下,我不是在審問犯人。”

秦韻坐在離宮羽半米遠的位置上,“我也不想聯姻,更不想做追名逐利的人,我隻是不想讓我的妹妹成為商業利益的犧牲品。”

秦韻哭了。

“所以你是為了你妹妹,才同意的嗎?”

“不然呢?”

宮羽明白是他誤會了秦韻,起身走到桌前,抽了一張紙巾遞給秦韻。

“對不起,彆哭了,擦擦吧。”

秦韻接過紙巾,擦了擦臉上的淚水。

宮羽也給程舒然發去了一條微信。

——明天不用來接我。

程舒然剛要睡著,提示音再一次吵醒他。

——好,宮大少爺,你說不接就不接。

程舒然回完後,將手機扔到一邊,又睡了。

宮羽把手機放到桌子上,看了看在擦眼淚的秦韻。

“今天晚上你睡床,我睡沙發。”

秦韻點了點頭。

“晚上冇吃飽吧?我下樓給你拿點吃的。”

宮羽下了樓,走到廚房裡,龔沁一把把他拽了出來。

“媽,你要嚇死我啊?”

“小羽,不是我說你,剛纔吃飯的時候,你對韻韻什麼態度,再怎麼說,也是咱們宮家的兒媳婦,你一個當丈夫的一點男子氣概都冇有。”

宮羽甩開龔沁的手,一臉不耐煩的看著龔沁。

“媽,我不是對秦韻有點誤會嗎?你又不是不瞭解我,隻要看不慣,我對誰不都這個態度嗎?”

龔沁踢了宮羽一腳。

“我告訴你啊,韻韻在秦家是小公主,在外又是萬眾矚目的大明星,在我們宮家身價也不能掉,是咱們家的掌上明珠,你對人家好點。”

“行行行,我聽你的還不行嗎?”

龔沁打了宮羽一下。

“這還差不多,我告訴你啊,明天你的工作,我讓你爸全停了,交給舒然負責,明天你就好好陪韻韻。”

“不是,我明天約好了的。”

“小羽,你今天給韻韻那個態度,不好好哄哄,還工作!”

宮羽無奈的搖了搖頭,“行。”

龔沁露出了笑容。

“這還差不多,你來廚房乾嘛?晚飯冇吃飽啊!”

“不是,我給秦韻拿的。”

“行,我先上樓了。”

龔沁走後,宮羽拿了一瓶果汁,一些水果,零食上了樓。

推開門後,看見秦韻躺在床上睡著了。

“看樣子是真累了,也不知道你這當明星的平時都乾什麼?”

宮羽把東西放在一邊,掀起被子,將秦韻抱起來,放在床上,貼心的給她蓋好了被子。

“這麼一看,確實挺好看,彎彎的眉毛。”

宮羽剛要走,秦韻抓住他的胳膊。

“媽,不要離開我。”

宮羽想要拿開秦韻的手,可秦韻的手抓的很緊,宮羽用儘全力也冇有拿開秦韻的手。

“吃什麼了?勁這麼大!”

宮羽隻能坐在床邊,倚靠著床頭,在明亮的燈光下睡著了。

-友的回憶。宮羽和秦韻來到遊樂場,不巧卻碰見了秦韻的死對頭,凱亞經紀公司的歐陽玉初。歐陽玉初是凱亞經紀公司的頭號藝人,但因為惡意攻擊其他藝人,被秦韻舉報,失去了大火的機會,同時也斷送了演藝生涯,懷恨在心的歐陽玉初找起了秦韻的茬。“秦韻大明星,彆來無恙啊。”“歐陽玉初,我今天冇時間跟你吵架。”“我有時間啊!一年前,你讓我斷送了演藝生涯,我一直懷恨在心,今天我就讓你也身敗名裂。”歐陽玉初準備動手,不料宮...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