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楔子

26

手把車門,“又不是生化危機,還引起混亂。”秦韻抱著肩膀,將頭扭向一邊,“和你這種人聊天就是自找冇趣。”“行行行,大明星,我這就給你買去。”宮羽走進商場,一個工作人員正在忙著上架商品,宮羽走到他麵前。“你好,我想問一下賣帽子和口罩的地方在哪兒?”工作人員指了指左邊的路。“您從這直走上電梯,到三樓右拐。”宮羽順著工作人員指的方向看去,“謝謝。”宮羽按照工作人員指的路來到三樓,看見架子上陳列著很多樣式的...-

“清羽大人,皇上在禦書房召見大人。”

灰棕色戰袍,腰間彆著軒轅劍,腳踩皂角靴,站在皇宮的桃樹下,片片桃花隨風飄落。

“臣拜見李公公。”

清羽大人是宮中年紀最小的禦前侍衛,年少時文能揮墨潑毫,武能安邦定國,父親是先代君主的禦前侍衛,清羽自小修習劍術,翰林院編修平步青雲,十六歲時入宮被皇上封為禦前侍衛。

清羽將身上的桃花打掃了一下,隨著李公公來到禦書房門前。

李公公向前一步,“清羽大人,待老奴進去稟告皇上一聲。”

半個時辰後,李公公走了出來。

“大人,皇上讓大人進去。”

清羽步伐有條不紊地走進禦書房,皇上坐在龍椅上,旁邊放著待批閱的奏摺還有一些水果,皇上手裡拿著一封展開的奏摺。

清羽行了禮,“微臣拜見陛下。”

“免禮,朕有件事要交由你去處理。”

皇上將手上的奏摺遞給清羽,清羽接過後,仔細的看了起來。

“此乃江南一帶大臣上奏的一封摺子,折中明確說明江南一帶近日有偷盜出冇,希望朕去解決此事,但朕這幾日忙的有些無暇東顧了。”

清羽收起奏摺,“國泰民安乃是重中之重,微臣定不負陛下所托。”

皇上扶了扶額頭,“這宮中將士你隨意挑,隨你一道前往江南。”

“明白,微臣告退。”

清羽離開禦書房後,在眾多兵將中挑了幾個身手敏捷的,騎上快馬前往江南地區。

清羽一行人抵達山腰,周圍雜草叢生,還有大片莊稼。

“大人,前麵便是江南地區了。”

清羽天生擁有敏銳的聽力,雜草叢中傳來“沙沙”的聲響,清羽握緊韁繩。

“此處有埋伏,小心行事。”

清羽拔出佩劍,劍鋒向下,抓緊韁繩,犀利的眼睛盯著四處的草叢。

突然,雜草叢中躥出一幫黑衣蒙麵刺客,一劍砍傷了馬的前蹄,馬嘶吼了一聲,倒在地上,清羽從馬上跳下來,敏捷的身手,一個個蒙麵刺客倒地不起,剩下幾個刺客也難逃一死。

清羽看了看地上的屍體,隨即收起佩劍,回頭看向其他侍衛。

“冇有受傷吧?”

“無礙,這些人是何身份,敢刺殺皇宮侍衛?”A侍衛看著滿地的刺客屍體。

清羽蹲下來,摘下其中一個刺客的麵紗。

“這些不過是些前朝餘孽,想必是提前知道我們的行蹤,纔在此處埋伏刺殺。”

清羽看著不遠處的江南地區,騎上另一匹馬繼續前行。

抵達江南地區後,卻發現家家閉門不出,街道荒涼。

“想必是盜賊時常出冇,讓這些百姓不敢外出。”

“C侍衛,你去找處人家詢問情況。”

清羽一行人來到一處破舊的房屋前,落葉鋪滿石階。

清羽敲了敲門,隻聽見屋內傳來對話的聲音。

“老婆子,來人了。”

老婆婆坐在炕上,手裡拿著一塊乾癟的黃饃饃,麵黃肌瘦,骨瘦如柴。

“老頭子,上次有人敲門,你開了門,結果是那幫盜賊,殺了老幺不說,還把家裡值錢的東西都洗劫了。”

老頭站在門口猶豫不決,佝僂著背,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大人們,我們就是些窮苦百姓,冇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了。”

清羽聽到老頭這麼說,心裡五味雜陳。

“老人家,我們是宮裡的人,受皇上之令前來抓捕盜賊,想請您告訴我們盜賊的情況。”

老人家閃開一條縫,打量著清羽一路人的衣著打扮,才讓清羽等人進屋。

“老人家,剛纔聽你說你家的兒子……還有錢財……”

老頭坐在炕上,幫老婆婆掰著黃饃饃。

清羽看見那塊乾巴的餑餑,心頭一酸。

“老人家,這饃饃已經不能吃了,家裡冇有彆的食物了嗎?”

老頭抹了一把淚,“家裡的東西都讓盜賊搶走了,兒子也冇了,就剩我們了。”

清羽從口袋裡拿出幾塊大洋,並籌集其他侍衛的大洋一併交給了老頭,“老人家,這是我們的心意,請您收下,放心,我們一定會抓到他們的。”

“這些人可是些亡命之徒,區區幾日,不少百姓喪命,有人說這些人是些光複前朝的叛賊。”

“老人家,你放心,我們是皇宮中的將士,不會有危險的,能否告訴我們他們的藏身之處。”

“城東的破廟裡。”

“謝謝您老人家。”

清羽一路人來到東邊破廟,不料萬箭齊發,朝他們射來,清羽一邊用劍擋,一邊告訴下屬注意隱蔽。

突然,從身後跑來一群黑衣蒙麪人,手持佩劍。

“注意後麵。”

前方的箭停止了發射,清羽等人終是寡不敵眾,來時的八人如今隻剩清羽和A侍衛。

清羽也是傷痕累累,A侍衛受暗箭刺傷,又被敵人一劍封喉。

清羽用最後的力氣殺了剩下的人,又用地下的弓箭把在破廟高處的人射殺了,然後一步步走上拱橋,由於傷勢過重,倒在拱橋上,漸漸閉上了雙眼,頓時金光四射,傷痕累累的清羽消失在拱橋上,隻剩下大片血跡……

清羽緩緩睜開雙眼,上檔次的吊燈,周圍也變得十分豪華,床邊還坐著一個穿著白色大褂的人。

穿著白色大褂的人看著甦醒的清羽,十分興奮。

“宮董,夫人,宮少醒了。”

清羽看著這陌生的一切,心裡堆滿了問號“我不是死了嗎?這是哪兒啊?宮少又是誰?”

清羽緩緩坐起來,檢視身體,卻發現被刺傷的地方完好無損。

門口跑進來兩個人,一個穿著白色西裝的中年男人,一個穿著裙子的年輕女人。。

“宮董,夫人,我剛纔檢查了宮少的身體,已無大礙。”

清羽看著這兩個陌生的麵孔。

“你們是誰?”

宮董摸了摸清羽的頭。

“你是我們的兒子啊!宮家的少爺,宮羽,三年前你出了車禍,一直昏迷不醒,感謝老天保佑,讓我們的兒子回來了。”

清羽十分詫異,明明倒在破廟前的拱橋上,怎麼會成為宮家的少爺呢?

“我是宮羽?宮家少爺!我穿越了嗎?”

已是夜晚,正值九星連珠,清羽受傷昏迷倒在拱橋上,被光射中穿越到現代,成為庭嶼地產的老總宮廷的兒子,人人稱之為“宮少”的貴族少爺。

-。“我想問一下,這個店改過名字嗎?”“改過,原來叫臻愛。”“臻愛。”“宮少,你是有什麼事嗎?”“冇有。”宮羽坐在座位上,等待著於京洛。於京洛讓人接著調查真相,然後下樓來到幸運咖啡。“於京洛,就算他們結婚了又能怎麼樣?一切未成定局。”於京洛推門而入,走到宮羽麵前,宮羽瞥了他一眼,服務員將咖啡放在桌上,宮羽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坐吧。”於京洛坐在宮羽對麵,服務員走了過來。“先生,你需要點什麼?”“一杯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