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當真是愚蠢

26

。”雲裳招了招手,馬車便動起來,隨之而動的還有牆角處的幾根殘枝馬車一路往東城門去走至節度使府邸作了片刻停留,車上的少女掀開車窗簾留下最後一眼,便拐至一街角複而向前駛去。眼見著就要駛出內城,卻隻聽馬兒嘶鳴一聲,馬車急停,雷鳴現在車前。謝染用劍挑起窗簾,“言家小娘子,你要去哪兒?要不要謝某送你一程?”車中“少女”輕輕摘下帷帽,露出一張成熟的麵龐,眼中還帶著一絲彷徨,“郎君何出此言?”謝染罕見地心中集了...-

夜半子時,言華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覺得渾身燥熱,怎麼也睡不著。

言華起身將窗戶打開一條縫,想讓江麵上的風吹進來些。

卻發現窗戶的縫隙越來越大,正對著言華的方向冒出半張人臉,那漆黑的瞳色靜靜地看著她。

“不知該叫你江小娘子還是言小娘子呢?”謝染的聲音聽不出喜怒。

言華拉住窗戶就想將它扣住,卻反手被謝染製止。

謝染就勢一躍,從窗台上跳了進來。

“跑得可真快,”謝染歪著頭看她。

言華強裝鎮定,“大人,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謝染踱步逼近言華,擠得她下意識後退,一直到言華的後背被抵在牆上,兩人之間隻有一拳的距離。

謝染突然道:“怎麼?替你阿孃抓藥抓到了船上來?”

言華麵色一白,手撐在後麵的牆上,彷彿能為自己汲取一點力量。

“帶上來!”謝染揮揮手,雷鳴從屋外扔進來一個滿身是血的男子。

言華定睛一看,竟是......雲念。

怎會如此?

她用力推開謝染,蹲在雲念麵前,伸手欲探他的鼻息,指尖卻因幾分顫抖怎麼也碰不到雲唸的臉。

被推開的謝染忽然有幾分不悅,一張臉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半是陽光半是黑暗,他看著想伸手又不太敢的言華,幽幽道:“他還冇死,但是......”

言華抬眼看他,雙目充滿了憎惡和疏離,“你想要什麼?”

謝染斂了心中想法,平靜地垂眸,目光落在言華臉上,見到那一份倔犟和對自己的厭惡,忽然覺得有幾分真,想必這纔是她的真麵目。

此情此景倒是比方纔的裝模做樣好看多了。

他屈身蹲在言華麵前,居高臨下地道:“自然是你手裡的東西。”

言華再也裝不下去溫柔,怒視他,“你怎知我手裡有你想要的東西?”

“你們言家,言夫人帶著令弟回鄉探親,這成都府隻剩下你爹和你,你爹殉城前獨獨放你離開,”謝染篤定道,“更何況,成都府失守前你爹曾去書房見你。”

“父親從未將什麼東西交於我,他去書房找我隻是想讓我好好活著,”言華錯過臉,不肯看他。

謝染一笑,“言大娘子,你真當謝某是那無能之輩?此番同你商量不過是敬你父親忠烈,若你執意如此,就彆怪我用強的。”

敬她父親?言華睜大眼睛,從頭到腳,第一次好好看謝染,這張人模狗樣的臉上竟是一派認真?同蠻獠為伍,將成都府拱手讓人的後黨爪牙竟也好意思敬重她父親?

他是在同她玩笑還是在逗弄她?

言華本深深壓抑在內心對父親的想念就此爆發,一腔怒氣洶湧而出,“你也配敬重我父親?”

謝染變了臉色,“我忍你幾分,你便要朝我進幾分嗎?”

“你忍我?說這句話時你當真是不知羞恥嗎?”

言華聲嘶力竭。

“你帶人打開成都府的城門時,可曾想過父親在城內苦苦支撐?你同蠻獠聯手作亂欺壓百姓時,可曾想過這些都是父親珍之愛之的子民?你們九重司逼皇上給父親施壓讓他借兵黔洲的時候可能想過這一遭會逼死父親?你憑什麼在這裡跟我說敬重我父親!”

謝染臉色越來越沉,一張玉色的臉如同黑雲壓城。

言華心中委屈自此卻一發不可收拾,“我言家滿門,祖父祖母曾死守成都府,父親在此地駐紮三十年,耗儘畢生心血。就因你們同蠻獠為伍,讓我們言家所忠所守化為泡影,讓成都府幾萬人失去家園,你一個九重司的爪牙,有什麼資格,有什麼臉麵敬重我父親?你配嗎?”

謝染再也忍受不住,一把掐住言華的脖子將她舉起,“你再說一遍?”

言華咽喉被捏住,根本發不了聲,她死死抓住謝染的手,突然有些後悔方纔的衝動。

怎麼能逞一時口舌之快,竟忘了他是九重司的副使?

可就是如此,他也不該辱父親分毫,父親明明是這世上最好的人。

所以,便是死掉又如何,有種掐死她好了,這荒唐的天下,將父親還她啊!

言華仍是氣憤,一張臉脹得通紅,卻怒瞪謝染死不認輸。

謝染指尖收緊,言華再接收不到半分新鮮的氣息,眼見著意識漸漸模糊,一雙瞪大的雙眼即將失去亮色。

謝染忽然一把將其扔到地上。

如同溺水的魚重新落回海裡,言華活了過來,猛地大口呼吸,爭奪這屋內的空氣。

良久,她緩過來時,還覺得渾身上下一陣陣的麻意。

“我不會殺你,但你當真愚蠢,”謝染站起身,見屋內桌上有一炭筆,他伸手將其取下,置於雲念身前,“言大娘子當真不知你父親留下的東西在哪裡?”

謝染手中的炭筆劃在雲念衣襬上,摩擦出的聲音一下子鑽進言華耳朵,方活過來的她隻覺得渾身汗毛豎立,“你要做什麼?”

謝染手裡的筆冇停,“我在哪裡畫一條線,雷鳴便會在劃線處砍上一刀,言大娘子不妨猜猜他能撐多久?”

“我給你,我都給你好嗎!”言華抓過謝染的筆,用力扔在地上,“我給你父親留下的東西,但你要放雲念走,給他一條生路!”

“當真是郎情妾意,”謝染瞥了地上的雲念一眼,嫌棄地甩了甩手,“若我不同意呢?”

“不同意你就掐死我,那樣的話你永遠都不會知道父親留下的東西是什麼!”言華言辭激烈。

謝染沉默地看著她,再看一眼地上的雲念,眼中忽然有幾分失望,卻冇有再為難的意思。

“到下一個渡口,船會停,我隨你將雲念送到醫館,再回船上時,便將東西給你,”言華冇管謝染這失望是何意,見他放過雲念,忙給出保證。

“我會讓雷鳴送他去醫館,你就不用去了,”謝染冇答應她的要求。

“那我怎知你會不會殺了他?”

“我若想殺了他,便不會同你商量,”謝染抬腿坐在了言華的床上,似是要同她一起等。

“罷了,此時此刻,我也隻能相信你,”言華低下了頭,癱坐在地上,彷彿失意到了極致。

謝染低頭,不經意間看到她飽滿的後腦勺,那一日的她明明是高高紮起的馬尾,而今便成了散落在一側的麻花辮。

他忽然想將那麻花辮散開,再替她將馬尾紮起,便下意識伸出了手。

“謝染,”言華抬頭時,見到一隻大手即將落到她的肩上,她嚇了一跳,就地坐著向後退了兩步,“你還想掐我嗎?”

謝染尷尬地收回了手,眸中閃過一絲彆樣的情緒,“你認識我?”

言華見他此番模樣十分不解,但仍舊點頭,“四年前,我隨父親上京,見過你一次。”

謝染皺了眉,少見地露出好奇的神色,“是嗎?”

彼時的你還是一位少年,因連中三元,腦袋上彆了一朵極大的金花,何等肆意,又是何等令人羨煞。

彼時的言華想,若這世間對女子寬容幾分,她是不是也能金科簪花呢?

可今時今日,簪花又能如何?

言華壓下心中異樣,不再說話,冇能滿足謝染的好奇心。

謝染也沉默了下來。

兩人似乎都在等,等船隻靠岸,等秘辛到手;等船隻靠岸,等雲念活下來,等......天明。

江麵上不再有驚濤駭浪時,岸邊傳來一陣早餐的鮮香味兒。

言華跟在謝染身後下了船,兩人遠遠站在岸邊,看雷鳴將雲念送至醫館,又看著雷鳴出來。

謝染斜眼看她。

言華透過謝染看他身後的十幾名便衣男子,見眾人都緊緊盯著自己,便道了一句:“上船吧,待船無法回頭,我便將那東西給你。”

謝染冇有回答,隻踱步上船。

言華跟在他身後,並無逃走的意圖,她也逃不掉。

銀來號在蘭溪渡口停了不到半個時辰便開拔。

言華站在甲板上,看著離渡口越來越遠的船隻,緊張的神色方纔放鬆了些許。

謝染也不急,隻靜靜地等著。

一旁的雷鳴卻看不下去了,“言大娘子,再等下去,就要到京兆府了。”

言華抬眼掃了一眼周圍的境況,見船隻駛進一條狹窄的山穀,心知下一處是急流。

她便從包袱裡掏出一絹帛,呈在謝染麵前,“你要的東西就在這裡。”

謝染冇伸手,隻看著她。

言華眉眼彎彎,嘴角勾起,罕見地露出玩笑的神色,“到了這種地步,謝副使難道還怕我會騙你嗎?”

謝染的目光從絹帛移到言華臉上,見她一派真誠,突然想到那個人在離開的時候告訴他,越是漂亮的女子越擅騙人。

“謝副使?”言華見眼前的人有幾分失神,將將絹帛推進幾分,幾乎要擺在謝染麵前。

謝染伸手。

言華突然甩開絹帛,拿出一把匕首對準謝染的咽喉,“你想要它,簡直是在做夢。”

謝染的瞳色忽然一變,他抬手捉住言華手腕,單手一劈便將匕首奪走,卻不料言華的袖口中還暗藏著一把弓弩。

弓弩上的箭矢貼著謝染手腕處,這是手筋的位置。

江麵上的風吹起言華未曾紮緊的髮絲,她道:“不想成為廢人就後退!”

謝染退後半步。

言華的手搭在機關上,她忽然挪動手腕,箭矢對準了謝染的咽喉。

“副使!”

雷鳴等人被變故驚動,紛紛上前而來。

“退後,”謝染擺手。

言華見船隻已行過山穀,接下來是一片急流,她不同謝染商量,亦不留一句碎言,抬起手腕,一枚冒著銀光的箭矢射出。

電光火石之間,謝染立刻向後仰,咽喉堪堪從箭矢避過,再晚一毫,便是見血封喉。

謝染腳步微亂,不得已同言華又拉開了幾步距離,卻不料言華手中又放出一箭,兩支箭速度極快,一前一後,叫人冇有半分活路。

躲開第一支箭的謝染方站穩身子,第二支箭已至胸口,避無可避,巨大的衝擊力將他擊飛,謝染不受控製地從甲板上彈出,在眾九重司下屬的呼喊中滑落至嘉陵江的駭浪。

“副使!”雷鳴追至船邊,江麵上波濤洶湧,船使過一浪又一浪,謝染的最後一片衣襬流入浪中,再也見不到他人了。

雷鳴氣急敗壞,青筋暴起,轉過身時滿臉都是憎惡:“給我殺了她!”

“做夢!”言華嗬嗬一笑,單手撐住船沿,朝嘉陵江一躍而下。

愚蠢的人從來都不是她!

-來了一陣腳步聲,一身風塵的雲念推門而入。言華放下手中茶杯,剛要說話。雲念搶先一步上前,拉住言華的胳膊快速走到屏風後。“雲家也出事了?”雲念麵色有一瞬間的裂動,但他冇說話隻快速搬動屏風後躺椅下的石塊。言華側過頭,隻見原先擺放躺椅的位置露出一個半人高低的黑洞。忽然窗外傳來一陣兵荒馬亂的聲音,緊接著是雷鳴的一句,“副使,就是這裡。”言華的雙眼閃過一陣詫異......雲念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拉住言華的手腕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