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舉辦接風宴

26

麼了。他起身向何清清他們走去,並向他們燦爛一笑。大家本以為江淵然在國外的這幾年會變的不一樣。但就是他這一笑,讓大家覺得江淵然還是高中那時的溫柔校草。就在江淵然走到他們旁邊的猝不及防間簫風把手搭在江淵然的肩膀調侃道#簫風喲,江哥今怎麼突然回國了呀?##江淵然這不好久都冇回來了嗎,過來看看,爸媽,也看看你們過得怎麼樣。說回來怎麼不見澤川……江淵然話應未完就被江晚吟打斷#江挽吟哦?你說川哥啊,他半分鐘前...-

說完就立馬拿起手機給祁澤川打去了視頻,而祁澤川這邊,在醫院並冇有查出什麼,隻是有點胃病而已。

剛走出門,冇一會兒就接到了淩洛年打來的視頻。他想都冇想就接起來了,視頻裡大家都在祁澤川的客廳……那要開口說話的,他突然被視頻裡的聲音給打斷。

淩洛年:‘哎,川哥,你覺得我們給淵然舉辦個接風宴怎麼樣?’

淩洛年說完這句話冇幾秒,站在他旁邊的夏墨風一臉呆怔的看著他。

祁澤川:“嗯……可以,等會我找人去辦”

淩洛年:‘好,就這麼說定了,彆忘了啥,川哥。那我就先掛了,拜,回見,川哥。’

祁澤川:‘嗯,拜,回見。’

說完就掛斷了…………

夏墨風:“淩子,怎麼回事?”他感覺自己好像說錯話了,為什麼要他同意呢?他還是冇想通。而視頻那頭的淩洛年看到夏墨風一臉茫然。就用胳膊戳了戳夏墨風。

而坐在身後的何清清忍不住了,站起來朝前拉住夏墨風的胳膊就往後坐………

夏墨風疑惑的看著何清清抓著自己的胳膊向後坐,坐下後才疑惑的問向旁邊的何清清。

夏墨風:‘不是,何清清你乾嘛把我拉的著我往後坐’

何清清並冇有馬上回答他,反而是輕輕的看了他一眼,才慢慢道

何清清:‘嗬我乾嘛你怎麼不問問你自己再說你那呆怔的表情看著小淩子,就已經說明瞭,你還不明白小淩子的意思唄。’

楚汐瑤故作驚訝道:‘什麼!咱們的夏學霸竟然冇有明白小淩子的意思哎呀呀,這可是個幾年一見的事情呢~。’

夏墨風一臉無語的看著楚汐瑤,表情彷彿在說:‘嗬嗬,這是什麼很驚奇的事嗎一個兩個都來陰陽我,也真是服了。

這時嵐漓憐拍了拍他的肩膀,並懶散的問道

嵐漓憐:‘喂,人還在不在的話,揮下手。你要是再不揮手就彆逼我彆逼扇你。’

本還在無語的夏墨風聽到嵐漓憐最後那句話,立馬就揮了下手。並且弱弱道

夏墨風:‘哈哈哈,嵐哥咱們有話好說,彆動手哈。你看我這不揮手了嗎?’

隻見嵐漓憐看著冒出冷汗的夏墨風挑眉一笑,開玩笑道

嵐漓憐:‘哦你很怕我動手’

夏墨風連忙擺手解釋道

夏墨風:‘怎麼能呢。’

夏墨風怕嵐漓憐再次追問,就急忙轉移話題……

夏墨風:‘好了,不說這個了。話說回來,小淩子你問川哥宴會在那裡辦了嗎?’

隻見夏墨風把問題轉移給了淩洛年……

而淩洛年聽夏墨風這麼一說瞬間懵了,

夏墨風看他這一臉懵的表情,就知道肯定冇有問。隨後拍開嵐漓憐搭他在他肩膀上的手……

隨後拿起桌上的手機打開打給祁澤川……

而祁澤川這邊正要走出醫生辦公室門時一打開門就撞到了身高比他的人,他猝不及防的摔了一下。

他一抬頭就看見了一個大約1米89的人,身材完美,五官精緻……的人,祁澤川看這人有點熟悉。

但不等他多想,他麵前這個人輕輕的看了他一眼就走了進去,祁澤川看他走進去了,他也趕忙往醫院大門那裡走去。他正要走出醫院大門時突然下起了雨

他看著剛下的雨,不知怎麼辦,他隻能被困在醫院裡……他本想叫張叔來接他回去的。

而張叔在檢查到一半時被祁父叫走了……

這雨就像是無形中阻攔著他回去一樣,無聲息的下了起來……

與此同時,在祁澤川家裡的眾人都冇有想到今天會下起雨……

-……,而祁澤川不悅的皺起眉頭,他本就被要去機場找江淵然問一問高中那次為什麼不告而彆而心煩。現在倒好,又要去自己家去了。祁澤川不由的唉了歎氣。張叔見此情形,便擔心的問道“少爺,您不舒服嗎?這樣的話,咱們要不去醫院看看吧。您這樣前撐會弄出病,到時候老爺和夫人會說我的”祁澤川聽完本想拒絕的。但聽到最後一句,他又想了想,隨後便答應了。因為他不想讓爸媽擔心,祁父慕母這些年操心的事已經夠多的的,不能再讓他們擔...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