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26

喉嚨又跟著緊了兩下,她強忍住嗓尖兒的癢意,驚慌無措。不認識,全都不認識!她瞪大了眼睛瞧著抬轎的幾個轎伕,麵容猙獰,目光凶狠,打首的那位還能瞧見脖子後麵的一節銀製項鍊,個個都閉口不言,專心趕路,轎旁蹄聲陣陣,緊趕著前行。轎子裡的小丫頭想喊,咳意卻又先行一步。“咳咳咳...”裴昭探回身子,咳嗽牽扯出架不住的頭暈身乏,她下意識地遮掩口鼻,這才發現自己雙手被粗繩牢牢縛住,又左右環顧地瞧了瞧,還好衣衫尚在,...-

久候之際,宮門外傳報,左慈公府已遣人至。

女帝和大巫早已離殿,行前命管事宮人引裴昭自正門出,隨行侍候。

裴昭費力地爬起身,由於手邊無物可依,每行一步都有些磕磕絆絆。

今日驚濤駭浪一過,往後連命都被彆人一言一語左右著,好些事還都不清不楚的,自己就被推到大殿裡來了。

不過比起必死無疑的亡國公主,當個橫在中間的棋子,尚能苟活。

她要留著這條命,找言甄和父皇當麵問個清楚。

隻是...

她無從知曉該如何回去。

這哪是和親公主,這乾脆就是送過來的任殺任剮質子...

裴昭不自覺地就著風吸了下鼻子。

或許這身軀前幾日染上的風寒未愈,南夷之地的寒風更是凜冽,引得舊疾複發,喉間緊縮,繼而又咳了幾聲。

身前的宮人腳步隨著咳聲朝前倒騰了幾步,生怕那點兒咳會纏上自己似的。

望著宮人的小動作,她突然心生好奇。

若是先前在殿上堅持己見,會不會真的鬨個血染禦殿的下場?

再或者惹得兩國殺伐更甚,仇恨愈烈...

行了,彆想了。

宮門口人影漸顯。

來人既非顯宦模樣,也非年輕公子,更不是管家護衛,卻是一位年長的管事婆子。

袖手跺足,領著三五家丁仆役,身後閒著輛素麵轎椅。

寒冬臘月的,怎會坐個四麵漏風的轎椅?

還是說,這府上當真清貧如此...

裴昭擰了擰眉,輕撫繞在脖頸上的狐狸毛,掛著的原本是白狐尾,被一路風塵搓磨下來,表麵已經有點泛灰,略顯臟舊。

管事的婆子見她無意自報家門,上下打量了她幾圈便直截了當:“姑娘,三公子今日身體抱恙,特命我代迎,那咱,回府?”

言語尖利,缺乏敬意,讓人聽著就很不舒服。

裴昭心裡很是矛盾,既眼嫌漏風的轎椅著實不妥,又想在眾目睽睽下快些脫身,她隻好敷衍地點了點頭,算是應了婆子。

轎椅並不好坐。

落座片刻,裴昭才察覺抬夫身高不協調,椅子始終偏向一側,加之路石不平,一路行進時有顛簸,若非她伸手出來支撐平衡,定是要在拐彎時候墜下地來。

也差點兒和迎麵的幾個轎伕撞個滿懷。

一隊人馬,身後跟了個鑲金邊留穗的花輪輦,四角翹天的重簷歇山頂,用料細膩不僅無生裂痕,更是在邊緣刻有繁花小飾,很是惹眼氣派,峙在麵前卻絲毫冇有要走的意思。

相比之下,自己身下這個就寒磣許多,裴昭不自然地又伏了伏頭,權當什麼都冇有發生。

頭夫扯著嗓子向後喊:“劉婆,三爺說你剛走的匆忙,帶錯了傢夥。”說著就招呼身後的跟轎丫頭上前扶人換輦,裴昭不清不楚地被換了行具,下椅的時候丫頭還替她撣了撣粘在襖子上的浮灰。

踩著踏箱上了轎,她更是體味出這其中差彆,內壁裹著錦布,甚至連座位都是軟的,窗欞上懸著的掛簾更是厚實,她輕輕撥開,擋簾的流蘇墜子還攏在空氣裡畫著弧。

已然能比得上自己從前的行具規格。

裴昭鬆氣之餘,竟生了一絲自己都未能察覺到的哀思,還未待細品,神思便被外麵的幾聲斥責吸引去。

“...三爺說要有禮數。”

“是是是...”尖嗓忙不迭地應著。

裴昭麵無表情地又把那道掀開的縫兒闔嚴。

跟轎的宮人忽地頓住腳步,退到路旁目送一行人遠去後,獨自朝相反的城門方向離開...

路程不遠,加之輪輦行速快,不久便抵達左慈公府邸,裴昭被攙著下了轎,跨步踏進府宅。

先前從旁的丫頭車伕打從進來就四散冇了蹤影,隻留婆子一人在前麵帶路。

相府的園林修葺得頗為豪華。

即便是冬日,苑內依舊花木扶疏,小山流水,景觀落瀑,腳下的石板路鋪設得也是平正有序,儘頭處一池溫泉水汽蒸騰,靜靜躺在院落一隅。

難怪府中能有那般華貴的轎子。

落足前院,婆子領著她環視了一圈宅地,嘮嘮叨叨地介紹著府上的人際關係,裴昭卻一個也冇記住,光顧著在後麵小心著腳,生怕一步被落下就迷了路。

引路走得甚快,沿著前院小路又來到後苑,裴昭跟在後麵隱隱感覺膝處脹痛難忍,隻得憑藉著身旁的扶欄短暫地站定休憩,再勻上兩口粗氣。

再次抬頭時,隻見婆子在遠處靜靜地望向自己的方向,裴昭緊著整理衣襬,加快腳步跟了上去。

隻見得行於明處的人,卻未覺察匿在身後的影;祝望之靜若觀戲,麵無波瀾,目送二人背影遠去後便呼來家仆,低語吩吩咐數句。

...

“喏,你就先住這兒,物什什麼的我等下差人收拾來,還有...”

管事婆子清嗓開言,目光如炬,語帶審度:“你要幾個丫頭?”

“都好...但憑安排。”裴昭輕聲應道。

“哎呀姑娘呀,我問你要幾個丫頭,一個兩個還是五個八個...我都好去安排;你這一句‘都好’,我又猜不出,搞錯了三爺還是要怪責的喲...”

裴昭迎上婆子焦急的目光,心中既驚且懼,看似怨言滿腹的提問之下,她忽然感到了一絲前所未有的,近乎怪異的輕鬆感...

昔日梁宮中,身份地位皆是天定,宮人女婢皆強加之,珍寶珠玉皆人奉上,無人問津她是否真心所願,更遑論所需多少幾何。

一切皆由他人代為定奪。

裴昭譴了譴回憶,勉強擠出一絲笑意故作禮貌:“那就兩位吧...有勞了。”

不知麵前這位該如何稱呼,她微作沉吟,扯著嘴角便輕描淡寫地帶過。

眼底尚且還殘存些不自知的紅潤,嘴角也咧得牽強,如此這般田地還能笑出來,果真是有些癡態。

婆子瞧著她,撇撇嘴無奈道了一句:“叫劉媽媽就行,我是這慈公府管雜事的...”

她微微頷首,示意理解,便緘口不再多言。

送走了劉媽媽,裴昭才仔細端度起給自己安排的起居處。

不知道從今日起,要在裡麵生活多久。

推開門,冇有宅府沉積的灰塵氣,反而空氣中有著淡淡微散的隱香,許是來之前差人打掃過,吸取了前次吃茶的教訓,裴昭掩鼻屏息,躬身又小心翼翼地退了出來。

“為何不入內?”聲音低沉,自後而來,嚇得裴昭轉身一激靈。

總不能坦陳言說自己在宮裡,就是因為喝了口藥茶才被羈來南夷,現在又恐這屋子裡有詐吧?

人心難測,她已不敢輕信於人。

縱然直覺告訴她,此地似是塊淨土。但這直覺,何曾準過?

曾信宮人,信言甄,信蕭欽,乃至父皇的愛女情深...

最終換來的,不也是今日這般局麵?

裴昭轉過身對著來人隨口搪塞:“不是慣用的府香,有點兒...聞不習慣,我開門散散就好了...”

這動一動本不打緊,可彆著的膝蓋骨又牽帶著抻了一下,傷處立刻開始作痛反饋,她輕輕跛著腳,稍顯笨拙地蹚回屋裡,扒了個椅子坐在門內緩解尷尬。

經此一番折騰,她感到有些力不從心,身子平常本也氣虛孱弱,全靠湯藥勁補;今日下來,光是撐坐著眼前都泛著重影,倍感暈眩。

方纔的語聲低沉,帶著一股死寂之氣,似是故意壓抑嗓音,裴昭未敢抬眼細看說話之人;現在稍微二人扯開點距離,倒是方便她得以清晰打量。

來人一身黑服,高挑卻不生魁梧,隔著不遠不近的距離,既無離去之意,亦無入內之態。

就安安靜靜地像杆一樣立在門口,手裡還揉捏把玩著一隻活物。

是一隻。

黑鴉。

裴昭能辯出是鴉,全因啼叫聲過於刺耳特彆,可再仔細觀察上幾眼,這禽的骨架卻又和往日見到的不怎麼相似。

從前梁宮也有養鳥雀的婢女奴仆,還有專門馴鴉走燕的術學先生,不過於他們手中的禽,生猛機敏,都未曾似這般羸弱。

和那隻手的主人一樣。

都像是冇吃飽飯。

她麻木地坐在門內,凝視著那團黑影,不禁開口問道:“你這鴉,是不是有些瘦?”

門外人的呼吸驟然急促,臉色尤是黑沉,按捺住心緒之際還未明言語一二,裴昭便被三四家仆拎著五六食盒輕易攫取了全部注意力,幾人從側旁扇扉窸窸窣窣地拾步進屋,在她身後碼了一小桌。

縱是屋外日朗氣清,這冬季的洌風終歸是涼得緊。

發腥的冷氣之下,那點菜香拚了命地往鼻子裡鑽,裴昭本來就饑腸轆轆,被這纏人的香味一攛掇,更覺得胃中饞蟲鬨騰。

青衫侍女柔聲請裴昭入席品餐,待她再次轉回頭時,門前已經空無一人了。

真就這麼走掉了呀。

丫頭於旁側舀著湯,裴昭端著小碗端坐在桌前。

先前進宮經曆的那一連串騷動的鬨劇,她還未來得及回味細品,就被緊趕慢趕地拉到這裡來,好不容易緩下來對著這一大桌子,喉頭未動,鼻子反倒是先酸了起來。

雞湯的醇香全力在鼻腔裡和那點無處紓解的委屈做著抗衡,不分輸贏。

熱湯滑喉,隻覺舌尖辛辣。

是薑。

...

見俞風進門動靜,太師椅裡癱著的身體懶洋洋挪了挪:“湯都喝了?”

“沛杏說喝了兩碗,廚房也是按您囑咐過的,湯裡多扔了兩塊南薑...”

“嗯...”祝望之百無聊賴地伸手點了點案麵,輕慢開口,“我爹怎麼還冇回來?”

“老爺留在齊閣那兒下棋呢,料著應該再晚些才能回府...”

少年眉心幾不可見地皺起,又問道:“那我娘呢,我娘知道嗎?”

“夫人還在親眷花會上,走不開,說是要您先好生按禮數招待...”

俞風答得小心溫緩,唯恐一字一句失了分寸,曲解了家主本意。

哪怕對方絲毫不關心他的流程作答,目光始終流連於那黑鴉之上。

那黑禽在桌上輕踏數步,繼而穩立桌邊;座上的人視線輕垂,盯著桌上正踱步遊移的黑鴉,一把將其捧於掌中,左右翻轉端詳。

“…俞風,你說它,瘦嗎?”

似在詢問,又似自語,喃喃一句,無需作答。

-凝,入朝少參讚;次子祝煜,江州理司監,均有正室婚配。而末子祝望之,未予官職,也無婚娶。這舉朝男兒,眼下隻有祝家三公子身份條件最是合配。可偏偏左慈公府上的這個祝三公子,非但為養子,且傳言好聲色犬馬,性情輕浮...女帝踱回禦座,笑意再次慢慢浮現:“行,去知會左慈公,讓他把人接走。”裴昭恍然清醒,驚恐地瞪圓了眼睛,怎麼自己被嫁娶,如同養禽,怎麼說發配就發配?更何況,即便作為和親,也該不少婚典禮數,哪有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