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忖度著如何不傷和氣地跟父皇提起邊戰之事。不料。清湯入喉,隻覺茶味難辨...她從未想過,自己纔是這局中客。...再次醒來,驚覺轎子顛簸,也不知前行何處。“咳…咳...春山,春山?”裴昭兩手猛力撩開轎簾,天色已然漸暗,冷風拂麵,喉嚨又跟著緊了兩下,她強忍住嗓尖兒的癢意,驚慌無措。不認識,全都不認識!她瞪大了眼睛瞧著抬轎的幾個轎伕,麵容猙獰,目光凶狠,打首的那位還能瞧見脖子後麵的一節銀製項鍊,個個都閉口...-

烽火熊熊,梁夷戰局如焚。

捷報未至,唯聞戰鼓悲鳴,連番失守,潰敗已成定局。

聽著從宮裡輾轉幾番才抵達到自己這兒的細碎訊息,裴昭攥了攥襖邊。小丫頭身袂華貴,珠翠綴頂,肩上的狐毛披子還掛著流蘇,過了年就能行笄禮,整身衣裝和年歲正相宜。

裴昭端坐在案前。

足下暖爐靜靜臥,雖說周遭融融暖意,卻見她身形輕顫,衣袍寬鬆之下,隱約可見呼吸稍顯急促,繼而又傳來幾聲乾咳。

她緊摳著桌緣,指尖因動作用力已然顏色泛淺,手背也跟著青筋微露:“不行,咳...我得去謁見父皇,明擺著欺負人!多派些兵馬,再加派些糧草給言…言將軍!”

她想喊言哥哥,終究是忍住了。

偶發生咳讓她言不成句,可是心頭那股擔心卻未退絲毫。裴昭起身離座,出了門便直奔大殿方向,寬襖自肩頭滑落也無意回頭拾取。

寒冬臘月的,院子裡落了雪,覆白一片中幾叢紅梅獨顯。裴昭平時喜歡得緊,天兒再冷都要出來瞧上一眼。

現在她隻覺得紮眼,寒風裡那抹嫣紅宛若針刺,透穿肌膚,正滴著血。

人命關天,無暇賞花。

因為言甄在殿前落了軍令狀,不退南夷,獻首自謝。

鎮守撫甲關已逾三月,言甄在邊關既無半封書信,父皇又心存戒備,不允自己言說戰事;除了從宮裡口耳相傳處撿來點小道訊息聽,她也隻能乾著急。

卻不料盼了三個月,等來的不是缺糧就是缺兵馬,還附帶送回了言將軍在邊關屢次戰敗,節節失利的訊息,這又讓她怎麼安坐寢宮?

再這麼下去,難不成真要拿言甄人頭來換?

可快步跨過幾節門階,裴昭便氣喘不已,步子又放緩了些,立定在那平複心跳,身後的婢女也跟上來搭手讓她穩定身形,將那墜地的襖子又披回她身上。

關心則亂。

裴昭不懂戰事,也未曾親至交鋒之地,但她卻深知前線凶險,還知這背後棋局,既可以拿來製衡,也可以用來交易。

一旦敗兵,梁國加重賦稅,受製於人,百姓營生困苦。

還有...

還有殿前軍令如狀,不可妄言兒戲。

還有交界戰火不休,安生便是奢望。

殿前四十九級石階,每攀一級,冷風都如利刃般劃得嗓子疼。

還真是高處不勝寒。裴昭這樣想著。

好不容易踏了最後一級,門口的宮人們又抬眉斜眼側目,轉頭掩口,竊竊私議。

這種對待,自己早已見怪不怪。宗親緣淺,母妃非正宮尊位,終日吃齋誦經已是彆無他求,父皇留著自己還好生養著,無非是因為她是梁國唯一的公主,為皇家添些兒女雙全的體麵。

隻有言甄,待她真心。

宮人甩了甩拂塵,上前半步,眼神飄忽:“公主吉祥,陛下在殿內商研國事,咱家為公主備了養身滋補茶,不如隨老奴到後殿稍事休息,待陛下商討妥當再行疏談?”

隻要能見到父皇,都無妨。

她乖巧地點了點頭,也冇過多糾纏。

譴了春山回去,裴昭跟著宮人又拾級而下,本是女兒家,無多要緊事,自是少有光顧前殿,就連門口的幾張麵孔,她也感覺生疏。隻是這上上下下,著實有點累。

落了後殿,兩人曲繞著,一前一後沿著小路前行;地上的石階鋪陳錯落毫無規律,院深處,半人高的藤條拱門攔路橫貫,門前朱漆的望柱也脫了皮,宮裡此等略顯“荒廢”之地,怎也能叫後殿?

她狐生疑惑,可帶路的畢竟是大殿前的宮人,看人依舊前行,裴昭也冇機會多問,跨了一階門欖,跟進了門。

屋內三兩婢女,其間有個她見過的,叫夏池,還在自己寢宮裡做過事。

幾隻手扶著裴昭徐步落座,緊隨其後的幾個丫頭捧著盤碟垂首侍立,上前把手裡的茶點鋪了一小桌,旁邊擺著一壺香氣瀰漫的熱茶。

這一桌茶品,獨缺了個賞茶人。

“上茶吧...都伺候好公主!”宮人在門口招呼著,合上了門扇。

裴昭平時也是這樣被伺候著緊,再加上有個麵熟的,自然放下了些戒備。

她用手點了點壺蓋上的釉淚,拾了塊蓮糕入口,腦子裡隻忖度著如何不傷和氣地跟父皇提起邊戰之事。

不料。

清湯入喉,隻覺茶味難辨...

她從未想過,自己纔是這局中客。

...

再次醒來,驚覺轎子顛簸,也不知前行何處。

“咳…咳...

春山,春山?

”裴昭兩手猛力撩開轎簾,天色已然漸暗,冷風拂麵,喉嚨又跟著緊了兩下,她強忍住嗓尖兒的癢意,驚慌無措。

不認識,全都不認識!

她瞪大了眼睛瞧著抬轎的幾個轎伕,麵容猙獰,目光凶狠,打首的那位還能瞧見脖子後麵的一節銀製項鍊,個個都閉口不言,專心趕路,轎旁蹄聲陣陣,緊趕著前行。

轎子裡的小丫頭想喊,咳意卻又先行一步。

“咳咳咳...”

裴昭探回身子,咳嗽牽扯出架不住的頭暈身乏,她下意識地遮掩口鼻,這才發現自己雙手被粗繩牢牢縛住,又左右環顧地瞧了瞧,還好衣衫尚在,不見淩亂。

幾經掙紮,手腕處被繩子勒得擦破了皮,白裡透著兩道紅痕,怪是惹眼。

前後搓磨幾個來回,緊緊捆住手腕的麻繩微有鬆動,繩端淺露,她用牙費力地把繩子一端銜出,又經繩釦底部把繩頭環出來,重複了幾次,手是掙脫出來了。但手腕上的紅痕太過招搖,裴昭又扯了扯袖口,把手順著袖管朝裡麵縮了縮。

鬆了手,無非是讓自己活動地自在點,但貿然跑出去肯定不可取。

可光就是這麼坐著,一股疲乏勁也攀上了身,許是吹風吹得多了,她扯了扯自己掛在肩上的襖子,挪了挪身。

正蹙眉拚湊著,轎子外傳來輕輕敲擊:“公主,您醒了?”

她心裡忽地一緊,細聽聲音,隱約著耳熟悉,卻也像水裡的浮萍。

撥開轎簾,外頭的馬快趕了幾步,裴昭這纔看清了臉。

馬背上的是言甄麾下親信——蕭欽,原本言甄不方便出行左右的場合,都是命他出麵,為人老實寬厚,很是忠心牢靠。

見到是蕭欽,裴昭倒冇那麼害怕了,緩緩開口提問:“那蕭副將軍為何...”

話冇說完,就被打斷。

“公主勿要輕言妄語,眼下時局凶險非常,切莫口舌引發不測之禍。”馬背上的人又俯首頓了頓,眼眸晦暗,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慌張:“戰事不定,我等粗布商服,也為了尋一處避難之地保公主安危,待到亂局平定之後,方可一同返回都城。”

“...此亦陛下與言將軍之願,惟盼...公主安康。”

是父皇和言哥哥的意思?

時局動盪,公主出城?

那又何必大費周章的這般迷暈絆縛,直接把自己送出來就好,還怎須多餘事?

裴昭正欲言開口,忽有所思,轉而壓低聲音向蕭欽再次探詢:“那有無詔旨文書之類,容我一覽,如此,我心亦可稍安些。”

“確有,末將行前,將軍親筆落有書信一封;至於聖上旨意,我等臣下...不得擅自窺探。”

言罷,馬上的男兒從懷襟處翻出一封整齊摺疊的書信,裴昭信手接過,將紙箋舉至轎欞透出的微光下,凝神細看。

信裡草草說國戰局勢動盪,攻城在即,公主已是敵國眼中釘刺,前線戰事岌岌可危;皇上愛女情深,恐生變故,特命蕭欽護送公主出城,務必保其安全,暫隱身份,待亂局平息後再圖良策...

信末不僅鈐有將軍印,亦附有親筆花押,裴昭識此標記,便才確定此信出自言甄之手無疑。

她倚靠在轎輦之上端詳著信箋,慨歎之餘,心思已然飄忽。

兩軍交戰,自己不僅無能為力,甚至還需四處藏匿以免成為交戰挾持,延誤時局...

本欲麵見父皇求情,豈料言甄已先一步庇護,遣人護送自己出了城。

她輕闔雙眼,卻感覺眼皮不由自主地顫動。

言哥哥,莫非是在擔心自己嗎?

...

夜色愈濃,商隊行進的步履也緩了下來。

外麵騷動喧囂,片刻過後又恢複寧謐,隻留下一連串窸窸窣窣的腳步聲。

裴昭坐得腿麻,於是輕掀簾門,探頭張望。

客棧前隻有些走動的挑擔客,兩人一挑,似是物什沉重,搬運起來十分耗力。

蕭欽守轎旁半步指揮,佩劍隱隱在披子下,唯見劍柄一截,流光映著尾端,那鐵器泛著冷光,看似鋒銳無匹,讓人無比安心。

“箱子裡是何物?”裴昭站定原地,盯著往來發問。

蕭欽聽到聲音,身子一滯,低聲:“...

回公主,箱內都是些日常衣物吃食,和一些...偽裝的遊商貨品。”

“那...既是商貨,你在外人前也不用尊禮數喚我公主,免得歹人賊心,叫我...裴姑娘便好,我叫你蕭公子。”

裴昭邁腿下輦,在轎子旁溜了一圈,爾後開始認真打量起這個所謂的護衛。

穿上裘襖披子,的確失卻了將才風骨,再加上這身後的貨品素轎,即便盤查,亦不過位富庶商賈,經營四方。

“在下謝過裴姑娘理解...”

“今晚住這兒?”

裴昭冇有繼續先前的話題,隨手指了指麵前明燈高懸的客棧開口。

“嗯,請吧。”

男子的聲音沉了沉,砸進月波,再無生漣漪。

...

二人正欲踏入屋內,突有一衣著襤褸的人影驚慌失措地奔出,緊隨其後的是一手持算盤、怒目而視的掌櫃,口中怒喝::“到老子地界討什麼飯吃!滾!”

那衣衫破爛的老者急急轉身,衝至二人跟前,不知從何處拽來一孩童,孩童手中捧著一隻破碗,淚如雨下,哀聲乞求:“行行好,我們自撫甲關...”

話說一半,掌櫃便又開始罵罵咧咧趕人:“天天端著個破碗討飯,我呸!給你兩口剩菜還真把我這兒當固定據點了?”

裴昭目睹此景低聲吩咐:“從我們箱子裡選些衣食送去吧。”

蕭欽稍作遲疑,快步走到老者跟前,隻遞過些許銀兩,便轉身返回。

“何不將衣物食水一併給予那老伯...?”

半晌,蕭欽緩緩開口:“公...裴姑娘,出門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理司監,均有正室婚配。而末子祝望之,未予官職,也無婚娶。這舉朝男兒,眼下隻有祝家三公子身份條件最是合配。可偏偏左慈公府上的這個祝三公子,非但為養子,且傳言好聲色犬馬,性情輕浮...女帝踱回禦座,笑意再次慢慢浮現:“行,去知會左慈公,讓他把人接走。”裴昭恍然清醒,驚恐地瞪圓了眼睛,怎麼自己被嫁娶,如同養禽,怎麼說發配就發配?更何況,即便作為和親,也該不少婚典禮數,哪有直接讓夫家把人帶走的道理?這和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