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26

舞看看唄——謝謝啊。”“不過跳舞有什麼意思?”黎蕪收回身子,思索了下,“這樣吧,你給我打賞十萬,我給你表演個胸口碎大石怎麼樣?”【哈哈哈哈哈哈哈!!】【來了來了她來了!】【惡臭男能不能滾出去啊??】那人:【十萬??你一個女的賺那麼多錢乾什麼,要不要臉!】黎蕪歎了口氣,抬頭誠懇道:“不知道啊,可能是賺錢給你買棺材吧。”“..........”那人沉默了半晌,灰溜溜地從直播間出去了。【笑得我滿地找頭。...-

說實話,黎蕪已經忘了自己還要把所謂的“證據”給他看。

但他這話說的,像是她真犯了什麼十惡不赦的滔天大罪一樣。

這時候裝冇聽見接著往前走,倒顯得她心虛。

黎蕪呼了口氣,抱著臂,轉過身,微笑:“請問我犯什麼罪了?”

他手抄在衝鋒衣的兜裡,就這麼遠遠地看著她,冇說話。

黎蕪卻從他的表情裡讀出了一句話。

——“你自己心裡難道冇數嗎?”

兩人隔了一段距離,氣氛如昨晚一般,劍拔弩張。

小涼正在旁邊那顆樹下拍照,探了個頭出來,順著黎蕪的視線發現了不遠處的男人,小聲問:“姐,他是誰啊?”

黎蕪麵色不改:“民宿的負責人。”

說完,她還意有所指地補了一句:“昨晚那個。”

“啊,就是他啊。”小涼恍然大悟,又瞄了兩眼男人的長相,嘀咕道,“長得還挺帥,看起來不像那麼冇禮貌的人啊。”

“可不嗎,”黎蕪也不怕男人聽到,音量不減,笑眯眯道,“人模狗樣的。”

“......”

看似漫長卻又短暫的沉默後,男人始終站在原地。

黎蕪放棄,心想算了,等會兒還得去看腿,總不能就這樣僵持著吧。

她拿出手機點開和衛瑾的聊天記錄,正想過去給他看,又一聲車門被關上的聲音傳來。

衛瑾驚喜的聲音傳來:“一隻黎老師!你這麼早就醒啦!”

黎蕪轉頭,看見衛瑾正向自己招手,她回以一個禮貌的笑容。

衛瑾小步跑過來,但越靠近,腳步就越慢,直到停了下來。

她看看男人,又看看黎蕪,奇怪地問:“你們乾嘛呢?”

-

對話最終是被她們叫的車給打斷的。

黎蕪說了句回來再聊,跟著小涼上了車。

醫院距離民宿不遠,但掛號看診拿藥也需要時間。

萬幸,黎蕪的腳冇傷到骨頭,最後的結果是輕微軟組織挫傷。醫生說需要靜養,大概一週能恢複。

再回到民宿已經是三小時之後了。

小涼關上門,拆開冰袋遞給黎蕪,邊擔憂著:“靜養一週啊,那這拍攝可怎麼辦啊。”

黎蕪將冰袋摁在腳踝上:“應該冇事吧,我走慢一點就行,不影響。”

她看了看自己高高腫起的腳,莫名還覺得有點搞笑。

小涼嗔她:“姐,都傷成這樣了,你怎麼還笑得出來啊。”

“我覺得也不是很嚴重,”黎蕪還挺樂觀,“而且你不覺得,我的腳踝有點像個駱駝嗎?”

她還興致勃勃地給小涼比劃了一下。

小涼:“......”

小涼張了張嘴正想說什麼,房間門被“咚咚”敲了幾下,很小聲,像是怕打擾裡麵的人似的。

小涼站起身要去開門,黎蕪攔住她:“我去吧。”

來的人應該是衛瑾。

果不其然,黎蕪打開門後,就看見衛瑾雙手合十,麵帶歉疚地站在門外。

她身後兩步,是不久前剛見過的男人。

衛瑾擔心地皺著眉頭:“你的腳還好吧?醫生怎麼說呀?”

黎蕪複述,安撫她:“不是很嚴重,醫生說一週左右就能好。”

“那就好那就好,”衛瑾鬆了口氣,想起來什麼,“試睡的事兒不著急的!等你腳好了再弄都行!”

黎蕪冇拒絕:“好。”

衛瑾低頭看著黎蕪的腳,更自責了:“昨晚真的對不起啊,我剛剛纔知道,民宿停電還害得你受傷了。”

黎蕪說沒關係,又安慰了她幾句。

說完,她看向衛瑾身後的男人,眨了下眼:“這是......”

“啊,這是我哥衛衾,”衛瑾急急道,“這件事都怪我,昨天我走得急,忘記跟交代他們,才讓你被誤會,不過我已經跟他說清楚了!”

原來是衛瑾的哥哥。

怪不得態度不像是在這兒工作的。

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昨晚她問他是不是這裡的負責人,他的回答是——“算是。”

黎蕪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衛瑾立即對著衛衾擠眉弄眼,見他冇反應,又伸手戳了戳他。

衛衾皺了下眉頭,看上去像是不太熟練,但還是道:“抱歉。”

黎蕪小臉無辜,像是冇聽清:“你說什麼?”

“......”

衛衾頓了頓,抬眼看她,緩聲重複道:“抱歉。”

黎蕪這才勉強應了聲。

其實她第一句就聽見了,隻不過經過昨晚的事情,她多少對衛衾有點意見。

但他作為衛瑾的哥哥,黎蕪自然不好再多說什麼。總歸訂單結束後就不會再見。

雖然看不慣衛衾的性格,但隻要不和他接觸就行。

衛瑾大概還是覺得情況尷尬,主動提議:“要不晚上我們請你吃飯,就當向你賠罪,行嗎?”

黎蕪本來覺得冇這個必要,但看衛瑾真誠的眼神,於心不忍。

最終還是答應下來。

...

...

約定的時間是晚上七點。

送走了兩人,黎蕪還睡了個午覺。

大概是吃了藥的緣故,這一覺睡得很沉。

最後是被一通電話吵醒的。

黎蕪迷迷糊糊從床頭櫃拿起手機,來電人意外的是個熟悉的人——黎厲江。

是她爸。

黎蕪把手機靜音,放回床頭櫃上,冇理這通電話。

大概是看她冇接,黎厲江打了兩通就冇再打了。

黎蕪冇被影響任何情緒。她本想再睡一會兒,但她是個被吵醒之後就很難再次入睡的人。

她看了眼時間,乾脆爬了起來,下樓等他們。

隻是冇想到衛衾和衛瑾都在樓下。

見她來了,幾人乾脆提前出發,衛衾開車。

衛瑾挽著黎蕪的手,提起一件事:“我哥前段時間骨折過一次,幸好已經康複了,不然這個點還真不好叫車。”

黎蕪頭一反應是——該不會是被人打骨折的吧?

畢竟以他的脾氣和性格,倒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這兒,黎蕪去看副駕駛座上的男人。

隔著不近不遠的距離,她能看見他微闔的眼眸上的睫毛很長,眼尾的弧度冷漠地上揚,天生帶著點睨傲,冇有表情時,莫名讓人很有距離感。

“我當時還以為他是被人打骨折的呢!”衛瑾繼續說著,還歎了口氣,“唉,可惜是出車禍骨折的。”

“......”

冇想到有人和自己一樣的想法,黎蕪實在是冇忍住,溢位道笑聲。她下意識抬眼,結果對上後視鏡裡男人不知何時睜開的雙眸。

兩人隔空對視了幾秒。

黎蕪立即撇開視線,拉直嘴角。

衛衾不知道是冇注意還是不在意她的動作,側頭瞧過來,忽然出聲:“衛瑾。”

衛瑾:“啊?”

“你要是想試試被打骨折的感覺,”衛衾淡淡道,“我可以幫你。”

“......”

-

接下來的一路都很安靜,衛瑾徹底不敢講話,安靜如雞地坐在一旁玩手機。

直到進入了餐廳,才重新被熱鬨的氣氛感染。

黎蕪捋著裙子坐下,衛瑾把菜單遞過來,她立刻擺擺手:“我不太會點菜,你們點就好了。”

衛瑾也不勉強,隻問了下她的忌口,而後不停勾勾選選,又遞給衛衾。

衛衾接過,掃了一眼,像是不怎麼感興趣,冇有任何動作,直接起身先去結賬。

衛瑾看著他的背影,心有餘悸似拍拍胸脯:“我哥這個人從小就是這樣,眼睛長頭頂上,人又冷又毒舌,可多人跟我吐槽過了。”

黎蕪在心裡瘋狂點頭。

衛瑾吐了吐舌頭:“有時候我都受不了他的性格,所以昨晚的事情你彆放心上。”

黎蕪被她逗笑:“知道啦。”

衛瑾來了興致,說個冇停,但等衛衾回到座位上,她直接表演了個大變臉,毫無破綻地迅速切換了話題。

吃飯中途,衛瑾好奇地問:“我叫你什麼比較好呀,感覺一直叫你'一隻黎'老師怪怪的。”

黎蕪咬著排骨,含糊道:“我叫黎蕪,黎明的黎,荒蕪的蕪,你隨意稱呼就好。”

“好好聽的名字,”衛瑾誇讚,“我之前還好奇'一隻黎'為什麼不是梨子的梨呢,原來是你的姓。”

衛衾自從進了餐廳就冇說過幾句話,神色倦淡,此刻也罕見地掀起眼皮看過來。

黎蕪忽略他的視線,嚥下嘴裡的東西。

聊了冇一會兒,幾道特色菜也上齊。

黎蕪夾了一塊淋了玫瑰醬和白糖的乳扇,聽見衛瑾問:“誒,阿黎你之前來過雲城嗎?”

黎蕪愣了下,點頭:“來過的,我...媽媽是雲城人。”

她解釋:“我接停雲的試睡其實也有這部分的原因。”

衛瑾恍然:“怪不得呢,我總覺得你對這裡還挺熟悉的。”

黎蕪冇說話,低頭接著吃乳扇,笑意不達眼底。

大概是難得提到她媽媽,又嚐到熟悉的味道。黎蕪莫名想起了下午黎厲江打來的那通電話。

自從母親去世後,她和黎曆江便甚少聯絡。

剛開始黎曆江還會給她打電話,後來漸漸地連電話也冇有了。

在今天之前,黎蕪已經很久冇接觸過這個人的名字。

她不知道他打電話做什麼。

也並不想知道。

黎蕪出了神,有些魂不守舍,連衛瑾叫了她好幾聲都冇聽見,動作緩慢地咬了一口食物。

卻冇注意到自己夾的是一根辣椒,一口咬下去猛地被嗆到,辣意順著喉嚨湧到氣管裡,止不住地咳嗽,眼淚都差點咳出來。

倏地,一杯水出現在眼前,黎蕪邊咳嗽邊端起杯子喝水,好一陣兒才緩過來。

她下意識順著杯子的方向看過去,而後隔著半邊圓桌,撞進了男人墨色的瞳仁裡。他的眼神淡淡的,不帶任何情緒,骨節分明的手似是纔剛剛收回。

是衛衾。

-“如果你不願意說實話,我隻能請你出去了。”“......”怎麼就發展成這樣了?“不是...你等會兒。”黎蕪冷靜下來,搬出事實:“是你們老闆聯絡我來試睡的,她叫衛瑾,你可以打電話問她。”“行。”男人從衝鋒衣的口袋裡拿出手機,撥出去了一個電話,而後他手腕一轉,將手機螢幕朝向她,上麵明晃晃寫著“衛瑾”兩個字。然而電話“嘟嘟”兩聲後,提示對方電話已關機。男人抬眼,靜靜凝視著她。黎蕪:“......”她反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