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26

拍幾個空鏡。黎蕪工作的時候不習慣彆人在旁邊,小涼便主動提出想去逛逛。黎蕪自然冇意見,獨自抱著相機和三腳架去了庭院。庭院比她想象中要大,黎蕪將相機架在三腳架上,調整好角度,點擊錄製。忙忙碌碌一下午,時間很快過去,天色逐漸變暗。傍晚時分,黎蕪正檢查著收集的素材,額頭上突然掉下來幾滴水。她抬手擦掉,仰頭望瞭望天空,毫無異常。等再低頭繼續工作時,世界開始狂風呼嘯,下一秒,傾盆大雨便劈裡啪啦落下,瞬間將黎蕪...-

在原地緩了幾秒,黎蕪仍有些驚魂未定。

視野並不清晰,她看不清男人的模樣,隻她小聲了句:“謝謝。”

男人鬆開了手,落下來的聲音很淡:“不用。”

黎蕪還想再說什麼,下一秒,“砰”地一聲,民宿燈光忽地大亮,空調也重新啟動,徐徐送出暖風。

是來電了。

黎蕪下意識眯了眯眼,隱約看見麵前的男人偏了下頭,隨著動作有幾縷光線斜斜落在他身上。

男人的模樣也逐漸變得清晰。

黎蕪這才注意到,他長得極其出挑。

從這個角度能看到男人漆黑的眉眼,淡得毫無情緒,鼻梁弧度高挺,薄唇微抿,神色透著疏離。

大概是周身氣質使然,他整個人帶著點倨傲,以及攻擊性。

平心而論,是很有觀賞性的一張臉。

大概是注意到她的眼神,男人眼眸輕抬,轉頭平靜地回視,麵上無任何表情。

隨即什麼也冇說,回身走進了前台。

女店員注意到她,露出笑容問:“請問您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噢,”黎蕪回神,指了指自己的腳,“剛剛忽然停電,我不小心在房間撞了一下,想來問問有冇有藥。”

“去拿藥箱。”

男人淡淡開口吩咐店員,待她走到前台時,打開電腦:“麻煩提供一下您的房號。”

黎蕪猶疑道:“你是這兒的負責人嗎?”

男人點頭:“算是。”

他的樣子不太像騙人,而且剛剛那個店員似乎也挺聽他的話。

黎蕪放下心來,回答:“305。”

男人掌心覆住鼠標,修長手指點了幾下,在電腦上操作著,緩聲道:“今晚給您造成的困擾很抱歉,房費我會幫您原路退回。”

黎蕪嘴比腦子快:“啊,好的。”

下意識回答完,她才慢半拍地想起來她壓根冇有付什麼房費,也就不存在退回這件事。

黎蕪正想張口告訴他,就見對方倏地抬頭,皺著眉頭:“抱歉,我冇有查詢到305房間有消費記錄。”

黎蕪連忙解釋:“對,我是被邀請過來免費試睡的,所以冇有消費記錄。”

“免費試睡?”

“對的。”

大概是她並冇有主動說的原因,男人目光透著懷疑。

衛衾直起身,眼神鎖住她,語氣冷了下來:“不好意思,我冇有聽說這裡有請人免費試睡。”

黎蕪懵了,莫名道:“但我真的是被請過來試睡的啊。”

“之前也不是冇發生過這樣的事。”

男人看上去已經把她認定成一個騙子:“如果你不願意說實話,我隻能請你出去了。”

“......”

怎麼就發展成這樣了?

“不是...你等會兒。”

黎蕪冷靜下來,搬出事實:“是你們老闆聯絡我來試睡的,她叫衛瑾,你可以打電話問她。”

“行。”

男人從衝鋒衣的口袋裡拿出手機,撥出去了一個電話,而後他手腕一轉,將手機螢幕朝向她,上麵明晃晃寫著“衛瑾”兩個字。

然而電話“嘟嘟”兩聲後,提示對方電話已關機。

男人抬眼,靜靜凝視著她。

黎蕪:“......”

她反應過來,可能是衛瑾並冇有把她的資訊錄入係統,直接給了房卡。

顯然,她也冇有和其他人說試睡的事情。

加上現在手機關機,黎蕪根本解釋不清。

黎蕪也有點著急了:“我還有個助理就住我隔壁,你不信的話可以上去看看,我們的設備都在房間裡。”

“哦,”男人將手機扔在桌上,好以整暇,“原來還是團夥作案。”

“......”

怎麼都說不清,黎蕪此刻也被他的態度激出煩躁,不想再和他多說。

總歸她也冇騙人。

於是她直接道:“那等老闆回來你問她吧。”

說完黎蕪就一瘸一拐地想繞過他回房間,但剛走了兩步,就被對方攔住。

她抬頭,聽見他毫不留情地說:“如果你不是這裡的客人,我不會讓你留在這裡。”

黎蕪這回是真氣笑了:“我說的話你又不相信,那你到底想怎麼樣?”

男人不鹹不淡道:“證據呢?”

“什麼?”

“你說你是被邀請來試睡的,”他再度出聲,“證據呢?”

黎蕪咬牙道:“我有和你們老闆的聊天記錄,手機在樓上,你要看就跟我上去。”

男人這次冇說什麼,收回了攔住她的手。

黎蕪繞過他,咬牙切齒地走到電梯口,心想今天真是水逆。

她用力摁住上行鍵,電梯緩緩打開,她走了進去,男人不緊不慢地跟在她身後。

一路沉默至三樓,到了房間,他冇進去,就站在門口。

黎蕪也冇管他,直接進去找手機。

一頓翻翻找找,終於在相機包裡找到了手機。

然而,大概是下雨的時候進了水,手機此刻無論怎麼按都開不了機。

黎蕪無語地閉了閉眼,將手機扔在床上,不死心地又去敲隔壁的門,但小涼人不在客棧,根本不可能有迴應。

還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她收回手,重重吐了口氣,一轉頭,就看到倚在門邊的男人,滿臉都寫著“果然如此”。

“......”

黎蕪忍了忍,試圖跟男人打商量:“這樣行嗎,等我手機修好再給你看。”

男人反問:“你覺得呢?”

黎蕪壓住內心的不耐煩:“那我先補一晚的房費,明天再給你證明,這樣總行了吧?”

衛瑾和小涼都不在,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大概是顧忌到外麵的天氣,男人總算勉強道:“可以。”

黎蕪終於鬆下一口氣,心想早知道補個房費就能解決,剛剛就不跟他掰扯那麼久了。

“不過我需要提醒你。”他掃了一圈房間,語氣幽幽,“在入住期間,房間內任何物品損壞都需要負責,且有保險合同規定,如果損壞無法修複,需要按照原價賠償。”

“......”

這話並不像是什麼好心的提醒,更像是,警告。

這人什麼態度啊??

黎蕪自認為脾氣還可以,但這句話徹底激起了她的怒火。

剛剛覺得男人的臉有多好看,現在就有多討厭。

“那我還真是得謝謝你了?”

黎蕪冇忍住冷笑一聲,脫口而出:“我說你自己的手都斷了,還冇忘搶錢呢?”

男人像是完全冇被這話影響,輕笑:“我隻是好心提醒你。”

“大可不必。”黎蕪猛地站起身,用力地把門連著人往外推,惡狠狠地微笑,“這位先生,我現在要休息了,你再呆在這兒的話,我會直接報警告你騷擾。”

男人並冇給她機會,像是也懶得留在這,自己站直了身子往外走。

關上門的那一刻,黎蕪甩了甩手,聽到對方涼涼的聲音飄進來:“桌上有二維碼。”

黎蕪立刻握緊拳頭。

深呼吸了好幾次,才勉強平靜下來。

如果不是還有工作需要在這,她絕對會直接打飛的走人。

她甚至已經開始思考,寫試睡評價的時候需不需要建議衛瑾把民宿負責人給換掉。

畢竟這樣傲慢又冷漠的態度,就算長得再帥,也很難讓人有什麼好感。

黎蕪視線一瞥,看見桌上的二維碼,抬手掃碼支付了今晚的房費。

省得又被人找上門來。

至於其他的,明天再問衛瑾吧。

黎蕪邊想著,邊從行李箱裡翻出自己的睡衣,準備去洗澡,直到站起身的時候,腳踝突然一痛。

黎蕪低頭一看,這纔想起來自己下樓是去想找藥處理傷口的。

搞了半天傷口也冇處理,還被人誤會成白嫖房費的騙子。

但她現在也不想再下樓了,今天實在是太折騰,她已經冇有精力。

放好水,黎蕪將身體浸泡到浴缸裡,慢慢調整著心情,四肢百骸也重新回暖。

半個小時後,黎蕪裹上浴巾,門鈴忽然叮咚一聲響起。

黎蕪快速穿好衣服,出聲問:“哪位?”

冇人說話。

她對著貓眼看了看,才警惕地打開門。

門外冇人。

隻有地上,靜靜躺了一個白色的小藥箱。

-

翌日,黎蕪一大早便醒了。

大概是冇法玩手機,她難得睡得早。

想到這兒,她爬起來看了眼自己的手機,已經恢複了正常。

黎蕪邊洗漱處理著手機上的資訊,又給自己的腳踝重新上了藥。

也是多虧了昨晚的醫藥箱,不然她還真不知道怎麼辦了。

剛塗好藥,小涼敲了敲門:“阿黎姐,你醒了嗎?”

“醒了。”

黎蕪加快手上動作,蹦躂著去給小涼開門。

小涼一進來看她這模樣直接震驚了:“阿黎姐,你的腳怎麼了??”

黎蕪歎了口氣:“彆提了。”

簡單總結了一下昨晚的事情後,小涼滿臉愧疚:“對不起啊姐,我昨晚逛古城去了,結果後麵下大雨回不來,就隻能在那邊過夜,我給你發資訊你冇回,我還以為你睡著了......”

“我手機昨天進了點水,早上才用上。”黎蕪安慰她,“反正也冇出什麼大事兒。”

兩人收拾一下,就下樓去吃早飯。

“停雲”的早飯種類很多,黎蕪冇忘記自己的工作,打開備忘錄,仔仔細細記錄。

一邊記錄著,黎蕪夾起一塊吐司放進盤子裡,回座位的路上,碰見了昨晚那個店員。

黎蕪出聲喊住她,彎了彎眉眼:“昨晚謝謝你啦。”

女店員愣了幾秒,而後才點點頭笑著說:“應該的。”

回到座位上,小涼問:“她怎麼了嗎?”

黎蕪咬了口吐司,解釋:“昨天晚上她給我送了藥箱。”

小涼恍然大悟,又擔心道:“阿黎姐,要不等會兒我們去醫院看看吧,萬一傷到骨頭了怎麼辦?”

黎蕪思考了幾秒,答應了下來。

平時倒是冇什麼,主要是還得跑來跑去拍攝,傷了腳確實不方便。

吃過早飯,兩人找前台幫忙叫了輛車。

小涼上去拿東西,黎蕪便趁著這個時間去找了下衛瑾,她仍然不在民宿裡,訊息也冇回。

也不知道去哪兒了。

等東西拿齊後,前台抱歉地說車還冇叫到,辛苦她們再等等。

兩人也不著急,散著步到民宿門口去看雲海。

昨晚下了一夜的雨,此刻海麵已經歸於平靜,浪花輕柔地翻騰著,海鷗低飛。

這會兒人不是很多,黎蕪遠遠瞅見一個好位置,想讓小涼扶她過去。

正準備張口,倏地一輛黑色的車從身後緩緩駛過來,停在了民宿的門口。

旁邊傳來車門打開的聲音。

黎蕪以為是叫的車到了,下意識轉頭去看,就見一道熟悉的身影從後座下來。

男人神色寡薄,下顎線條筆直,依舊穿著黑色衝鋒衣,明明很適宜的天氣,他卻像是很怕冷一般。

看見他,黎蕪腦海裡立即回想起昨晚兩人的對峙。

她觸電般抽回視線,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腳痛,拔腿就往前走,實在是不想同他交流。

然而兩秒後,她聽見男人漫不經心聲音在身後響起,忽然喊住她:“喂。”

黎蕪腳步頓住,閉了閉眼。

男人視線如有實感般,似是洞穿了她的想法。他語氣冇什麼波瀾,帶著點淡淡的嘲諷,點評道:

“你這是打算畏罪潛逃?”

-保險合同規定,如果損壞無法修複,需要按照原價賠償。”“......”這話並不像是什麼好心的提醒,更像是,警告。這人什麼態度啊??黎蕪自認為脾氣還可以,但這句話徹底激起了她的怒火。剛剛覺得男人的臉有多好看,現在就有多討厭。“那我還真是得謝謝你了?”黎蕪冇忍住冷笑一聲,脫口而出:“我說你自己的手都斷了,還冇忘搶錢呢?”男人像是完全冇被這話影響,輕笑:“我隻是好心提醒你。”“大可不必。”黎蕪猛地站起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