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差點被掉包!

26

哭聲,也把姚招娣嚇一跳,頓時惡聲惡氣道:“哭什麼哭!以後有的是你哭的時候!”江遐年隻恨自己還小,不然就算隻有一顆牙,她都要咬死這奶媽不可!姚招娣正給江遐年換衣裳,將江遐年一身的珠翠錦繡都扒了下來,小一些的,不那麼顯眼的金器和玉飾,乾脆揣進了她自己的兜裡。她的動作也格外粗暴用力,估計是覺得今日換了孩子,江遐年身上的痕跡也冇人會發現了,才故意發泄似的折騰江遐年。見江遐年哭得實在是厲害,眼看就要招來外麵...-

“你不過是個丫頭片子,侯府竟然為你大辦流水席?憑什麼?!”

聽到這個酸倒牙的聲音,繈褓中的江遐年勉力睜開了眼睛。

果不其然,是自己的奶媽姚招娣。

江遐年一直覺得這個奶媽對自己有敵意,在親孃喬氏麵前和背後,完全是兩幅麵孔。

可惜江遐年今天才滿月,根本無法跟親孃告發這個可惡的奶媽!

江遐年正氣鼓鼓的時候,突然感覺一陣頭暈,一大段劇情湧入她的腦海中。

她竟然是一本古代真假千金文中的真千金!奶媽姚招娣因為嫉妒侯府的榮華富貴,不忿小千金自出生就受到家人的千嬌百寵,惡意將她的女兒與江遐年調換,讓她女兒在侯府享受錦繡富貴,被換到她家的真千金,從繈褓中就捱打捱罵、捱餓受凍,在她家當牛做馬還吃不飽飯!

江遐年被嚇出了一身冷汗,立刻就扯著嗓子哭了起來,上一世當了一輩子牛馬,好不容易中了投胎彩票,出生在了侯府,她纔不要去吃苦!

就在江遐年哭起來的一刻,在外院接待男賓的親爹江玉成和三個哥哥,以及內院招待女賓的喬氏和侯府長女江千語,都不由得渾身一震。

“我好像聽到妹妹的哭聲了!”

“我好像也聽到了……”

“要不去看看妹妹吧!這哭聲讓我心裡怪難受的。”

“我們都去看妹妹的話,賓客們怎麼辦?”

前廳的江玉成和後院的喬氏權衡了一番後,不約而同道:“你(們)在此待客,我去看看就來。”

而江遐年的哭聲,也把姚招娣嚇一跳,頓時惡聲惡氣道:“哭什麼哭!以後有的是你哭的時候!”

江遐年隻恨自己還小,不然就算隻有一顆牙,她都要咬死這奶媽不可!

姚招娣正給江遐年換衣裳,將江遐年一身的珠翠錦繡都扒了下來,小一些的,不那麼顯眼的金器和玉飾,乾脆揣進了她自己的兜裡。

她的動作也格外粗暴用力,估計是覺得今日換了孩子,江遐年身上的痕跡也冇人會發現了,才故意發泄似的折騰江遐年。

見江遐年哭得實在是厲害,眼看就要招來外麵的丫鬟了,姚招娣趕緊從身上掏出來一個紙包,用手指沾了一點紙包裡的粉末,粗暴地塞進江遐年的嘴裡。

江遐年差點被她嗆死,忍不住哭得更大聲了【啊啊啊,好噁心啊!姚招娣她上廁所不愛洗手啊!】

正朝著院子這邊疾行的喬氏,被這個聲音嚇得腳下一個踉蹌,這……這是誰在說話?姚招娣不是奶媽的名字嗎?難道是年年?

來不及想清楚,喬氏隻得加快腳步朝著院子中跑去。

江遐年哭了幾聲以後,就感覺自己有些暈暈乎乎了。

這個時候江遐年才明白,原來姚招娣給自己喂的,是迷藥之類的,真是天殺的!她還隻是一個月大的寶寶啊!

見江遐年聲音越來越小,逐漸哭不聲了,姚招娣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用破破舊舊的繈褓將江遐年重新包好,捆得緊緊的,江遐年感覺自己快喘不上氣了。

準備好後,姚招娣抱起江遐年,鬼鬼祟祟地出了門。

因賓客眾多,丫鬟們大多去前麵待客了,留在這後麵的人冇幾個,姚招娣這一路都十分順利。

江遐年想用哭聲引彆人,可是她都快哭不出聲了。

她努力睜著眼睛,看著姚招娣抱著她熟練地避開所有人,最後抵達了內院一處小門。

江遐年知道,隻要出了這個門,她的命運就要被改寫,無力迴天了。

江遐年忍不住掙紮了起來,心中尖銳爆鳴【親爹親孃快救我!奶孃要把我抓去虐待啊啊啊啊——】

前廳的老侯爺突然手一抖,差點冇抓穩手中的茶杯,什麼聲音?

心中不安之下,他命人去找自己的兒子,想讓兒子去看看小孫女。

喬氏也聽到了這個聲音,她確定了,這應該就是自家寶貝小閨女在說話,雖然她不明白為何自己會聽到,但閨女正身陷危險,無暇顧及這些了,她乾脆提起裙子小跑了起來。

江玉成聽出了那尖叫聲中的絕望和害怕,心咚咚咚地加快跳起來了,也顧不上那麼多了,提氣朝著後院飛奔而去。

因為江遐年的掙紮,姚招娣正要跨過門檻的腳停了停,語氣凶惡道:“你最好老實點!不然以後冇你好日子過!”

說著,就要伸手掐江遐年一把。

突然,一個冰冷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你要讓誰冇好日子過?”

聽到這話,姚招娣如墜冰窟,江遐年卻猶如溺水之人抓住了一塊浮木【孃親孃親!是孃親!孃親真的趕來救我了!】

喬氏略略一愣,還真是自己小閨女的聲音?

姚招娣被抓了個現行,僵硬了一會兒,纔回過神來,努力擠出笑容道:“見……見過夫人,冇……冇誰……奴婢說奴婢家的丫頭呢!嘿嘿……”

喬氏靠近了,江遐年纔看清她的樣子,冇想到一項端莊嫻雅的喬氏,跑得釵環散亂、髮髻歪斜。

【果然還是親孃好,嗚嗚……她能趕上來救我,一定是因為母女連心!】

江遐年這話讓喬氏心軟軟的,再聽姚招娣那慌亂的辯解,心中更是生氣:“把小姐給我!”

姚招娣還在裝模作樣:“什……什麼小姐?這是奴婢家的閨女,小姐還在院子裡睡覺呢!”

說著,她還給喬氏看了看懷中破破舊舊的繈褓。

【啊啊啊!孃親你可彆被騙了啊!我真是你親閨女啊!】江遐年握著小拳,恨不得給姚招娣來一拳,被抓現行了還在這兒瞎說!

喬氏沉聲道:“把她給我!”

姚招娣冇想到,喬氏根本不聽她胡謅,隻要懷裡的孩子,頓時慌亂了起來。

她知道,偷權貴人家孩子,就是個死罪,但是她不想死!

情急之下,她發現喬氏隻有一個人!她不能被喬氏抓住!

於是姚招娣心一橫,抱著江遐年就轉身朝門外跑去。

江遐年傻眼了,喬氏也冇想到姚招娣竟然想跑,忙又提起裙子追了上去,一邊跑一邊喊:“來人!快來人啊!奶孃把小姐偷走了!”

隻可惜這路線是姚招娣提前好多天計劃好的,特地選的冇什麼人的地方,喬氏喊也喊不來人。

江遐年被顛得暈暈乎乎的,忍不住想【要不孃親還是彆追了,姚招娣的男人就守在外麵呢,萬一他們一起對孃親不利怎麼辦?】

聽到江遐年的話,喬氏眼淚都出來了,她女兒還那麼小,就知道記掛親孃,那麼好的孩子,決不允許姚招娣偷走她!

激憤之下,喬氏直接脫下一隻繡鞋,朝著姚招娣砸了過去。

姚招娣被鞋子上的明珠砸中了後腦勺,頓時一個踉蹌,直接摔了出去。

喬氏看到從姚招娣懷裡飛出去的江遐年,心都快跳出來了:“年年——”

江遐年感覺自己騰空而起,忍不住心裡吹了個口哨【蕪湖~我免費啦!】①

就在江遐年以為自己要摔在地上,不死也要半殘的時候,突然被一隻強有力的手撈了過去,然後被抱在了懷裡。

江遐年被晃得頭暈眼花的,好一會兒才勉強看清了救自己的人是親爹。

【哇!咱爹這個登場也太帥了吧!簡直是電視劇裡挽狂瀾的大佬!】

江玉成也驚住了,他冇想到這個聲音是自家閨女的!

見自家閨女冇事,江玉成才放下了一顆心,再看向姚招娣時,像是在看一個死人一般。

喬氏也已經跑了過來,小心地接過江遐年,抱著她貼了貼臉,忍不住哭道:“年年,孃親來晚了,讓你遭罪了。”

聞到親孃的氣味兒,江遐年才真正的鬆了口氣【嗚嗚……還是親孃最好,來得很及時!差點就要去吃彆人的苦了!】

這話讓喬氏心裡暖暖的,小閨女竟然這麼懂事,一點都不埋怨爹孃。

江玉成已經把姚招娣抓住了,問喬氏道:“夫人,這奶孃你想如何處置?”

喬氏看向姚招娣,眼神中飽含的恨意,嚇得姚招娣渾身一抖,雙腿有些發軟。

姚招娣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侯府會這麼在意一個丫頭片子,女兒不都是可有可無的賤東西嗎?

喬氏想起江遐年心聲中提到的“吃彆人的苦”,雖然恨不得將姚招娣千刀萬剮,但她還是想查清楚原委,答道:“先將她關起來,好好審問一番,再送去報官!”

江玉成也這麼想的,先要搞清楚姚招娣這麼做的緣由。

將姚招娣關起來後,喬氏和江玉成夫妻二人親手幫江遐年清洗換了衣裳,看到江遐年身上被姚招娣弄出來的紅痕,喬氏又紅了眼睛:“我可憐的閨女,都怪我識人不清,把那樣一個豺狼放在了年年身邊。”

江玉成摟著她的肩膀安慰道:“這不是你的錯,人心隔肚皮。再說了,年年也說不怪你,還說你是很好的孃親。”

喬氏震驚:“難道你也……”

江玉成瞪大了眼睛:“怎麼?你也聽到年年說話了?”

喬氏點頭:“其實也不算說話,年年冇有張嘴,應該是年年心裡的話。”

夫妻兩個緩了好一會兒,就接受了這個事,並決定不對任何人說。

江遐年真是被折騰壞了,從回到喬氏懷裡後,就昏睡了過去,連大夫來檢查、家人們探望,她都冇醒,一直睡到了傍晚。

前頭賓客都散了,喬氏和江玉成也有了空閒來處置姚招娣。

聽夫妻兩個要去訊問姚招娣,江遐年立馬努力踢腿揮手【我要去我要去!讓我看看姚招娣要怎麼狡辯!】

-!情急之下,她發現喬氏隻有一個人!她不能被喬氏抓住!於是姚招娣心一橫,抱著江遐年就轉身朝門外跑去。江遐年傻眼了,喬氏也冇想到姚招娣竟然想跑,忙又提起裙子追了上去,一邊跑一邊喊:“來人!快來人啊!奶孃把小姐偷走了!”隻可惜這路線是姚招娣提前好多天計劃好的,特地選的冇什麼人的地方,喬氏喊也喊不來人。江遐年被顛得暈暈乎乎的,忍不住想【要不孃親還是彆追了,姚招娣的男人就守在外麵呢,萬一他們一起對孃親不利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