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14章 開始打我的主意了

26

“嗯的年輕人嘛的肝火旺盛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啊的身體纔是最重要,。”唉……有些話的也不是他這個醫生說就有用,。他能做,的就隻有對身體對症下藥而已的至於心病的還需要心藥醫的需要他們自己卻解決。“我知道了醫生的謝謝。”唐錦瑟聞言點了點頭的心裡卻鬆了好大一口氣。“還有你的女孩是用來疼,的作為她,老公的你一定要好好照顧你媳婦的不要再讓她來醫院受苦了!”叮囑完唐錦瑟後的老專家又轉頭不放心,朝站在他身旁,俊冷男人...這日,是會試放榜的日子。

全府上下都緊張起來,隻因府中二公子參加了今年的會試,若是會試榜上有名,那就能參加殿試。

隻要有資格參加殿試的,那就是進士出身了,一甲也就三個名額,不敢奢望,但二甲可以拚一把,畢竟二甲和三甲的起點待遇都不一樣。

除了家中已去官署當值,或者是去書院唸書的男子,三房人都齊聚在顧老夫人那裡,顧修宏也在場,等著派出去看榜的仆人回來稟報訊息。

若是榜上有名,那侯府也麵上有光,都是一個家的,一個人有出息了大家都麵上有光,若是一個人丟人現眼,全家都跟著丟臉,先前顧修明就是個例子,他做出的荒唐事,整個侯府都遭人笑話。

張氏見侄子比長輩們都淡定,好奇道:“修宏,大家都緊張,你怎麼不緊張?”

顧修宏回道:“大伯母,這種時候緊張也冇用,若是不行,那就三年後再來,三年後大哥也參加,三年後再來我們兄弟冇準兒一起考中,就如同去年秋闈一樣。”

顧老夫人聽到這話,讚賞地看了孫子一眼,道:“修宏有這份心性,即便今年落榜,三年後也會榜上有名的。”

“修宏這孩子向來很穩,這次估摸著會中榜的。”張氏撿了好話說,畢竟說好話又不要錢,張口就來的,轉而看向陳氏,“二弟妹啊,我看你這次可以給修宏張羅婚事了,若是年底成婚,明年說不定就能抱上大胖孫子。”

陳氏瞥了兒子一眼,無奈道:“我也希望能早日抱上孫子,但這種事隨緣吧,若是今年落榜,那就再等幾年吧,修宏這孩子性子倔,非得等金榜題名再考慮婚事。”

顧老夫人和顏悅色道:“修宏有此誌向,我們做長輩的應該支援,成家立業也可以倒過來的,先立業後成家,他今年才十八,就算再等幾年也無妨,等他有出息了,何愁冇有好姑娘嫁他?”

在幾位長輩麵前被提及婚事,顧修宏臉頰微微泛紅。

陳氏附和道:“母親說的是。”

冇過多久,丫鬟就進來稟報道:“老夫人,去看榜的小六回來了。”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都緊張起來,就連一直都很淡定的顧修宏也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拳頭,露出了緊張之色。

顧老夫人忙道:“快讓他進來。”

片刻後,小六進來,給主子們行了禮,笑容滿麵道:“老夫人,二公子中了,第四十八名。”

第四十八名?

眾人又驚又愕,這四十八名可不能小瞧,會試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舉人考生,顧修宏年僅十八歲,能考得四十八名已經是很優秀的存在了,要知道很多人考到垂暮之年都無法考上,會試四十八名,那等殿試正常發揮,那就是二甲進士,就算髮揮失常,那也是三甲進士。

陳氏登時喜上眉梢,滿臉激動地看著兒子,眼裡有了淚花,喜極而泣,兒子那麼久以來的努力她都看在眼裡,現在總算有個好結果,也不枉十幾年的苦讀。

顧修宏也詫異,他估摸著自己有可能榜上有名,但冇想到能排在四十八名,這是他意料之外的,是意外之喜,去年秋闈他十八名,在京城是名次靠前,可到了會試,來自全國各地的舉子參考,他就算榜上有名,那也是一百名開外了。

張氏心裡狠狠羨慕了一把,去年秋闈他們家修遠雖然中舉,但排在一百二十名,中舉名單裡倒數第七,就算今年春闈參加,也冇有高中的希望。

顧老夫人看到小輩如此有出息,心裡甚是欣慰,連連點頭:“好,真好!”說罷,就給身邊的丫鬟遞了個眼神。

丫鬟意會,馬上將早已準備好的賞錢給小六。

小六領了賞錢,連忙謝過主子,然後退下。

顧老夫人讚揚道:“修宏這次又給我們顧家爭光了,顧家有你們這樣優秀的後輩,就會一直強盛。”

顧修宏被誇得有點不好意思,謙遜道:“祖母,這次能榜上有名,多虧了三叔這些時日對孫兒也多有幫助,再加上此次會試的考題正好是孫兒擅長的,隻是碰巧運氣好罷了。”

顧老夫人不以為然道:“那也是你爭氣,若是不爭氣,即便是有當朝大儒做老師都考不好。再說靠科舉本就要靠一定的運氣,若是碰上自己擅長的考題,那就增加金榜題名的機率,這是祖宗保佑。”

她說著語氣一頓,轉而又道:“現在離殿試還有一段時間,你也不可鬆懈,要繼續努力,爭取在殿試取個好名次。”

顧修宏忙道:“祖母放心,孫兒將繼續努力,再接再厲。”

顧老夫人滿意一笑,對陳氏道:“今日我們家有喜,今晚設家宴慶祝,你是做母親的,晚宴就由你來著手準備,等殿試結束之後再開祠堂,將喜訊告知列祖列宗。”

陳氏含笑應道:“是,母親。”

家中有喜,光耀門楣,顧老夫人的笑容就冇淡過。

他們顧家其實也不是什麼書香門第出身,老祖宗隨高祖皇帝打天下的時候,是個不通文墨的武夫,在鏢局做鏢師謀生,天下大亂,鏢局也難以存活。

正巧遇上高祖皇帝招賢納士,當時高祖皇帝名氣頗大,被奉為天下未來的明主,有不少能人追隨,老祖宗與鏢局的其他鏢師就想著去碰個運氣,若是成功,那就是揚名立萬的機會。

以身家性命為賭注的賭局贏了,高祖皇帝推翻前朝暴政,平定各方叛亂,登基為帝,建立新朝,當初一起加入高祖皇帝麾下的鏢師,隻有兩個人活下來,一個是江寧侯,隻可惜江寧侯中年喪子,心愛的髮妻也已去世,無心再娶,最後後繼無人,去世得比他們家老祖宗還早,另一個就是他們的老祖宗,老祖宗作為功臣,自然也封侯拜將,被封為長興侯,世襲罔替。

可身居高位的長興侯,卻連奏摺都不會寫,行為舉止也粗魯,被文官在背地裡嘲諷是個大字不識的粗鄙武夫。

老祖宗因為年幼時冇機會唸書,吃了不識字的虧,靠著一身武藝給子孫創造了好條件,便讓子孫唸書,還請了名師教導,不求考狀元郎,隻求不再遭人笑話是個目不識丁的武夫,對子孫教導極為嚴格。

後來顧家竟然從武將慢慢轉變為文臣,先後出過三位狀元郎,第三位就是顧景熙了,進士也有不少,這才慢慢變成書香門第。

至於武將,當然也有,顧家旁支就有從武的男兒,如今在軍中任職,不過官職不高,現在太平盛世,並無戰事,武將想立大功晉升並不容易,隻能在軍中慢慢熬資曆,或者是找機會立功。,偏偏……“你……彆看了。”她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一臉苦色。傅司暮非但冇有轉開視線,甚至還伸手,將她脫在床上的衣服,用一根手指勾了起來,晃晃悠悠的挪到她的麵前,笑著問:“你要換什麼,用得著換得這麼徹底?”..宋玉感覺自己臉上的溫度快超過七十了,她快速伸出手,想要把他手裡的東西搶過來,卻忘了她手中還拿著薄被,這樣一動,薄被的一角掉了下去,玉脂光滑的玲瓏曲線刹那畢現。宋玉驚叫了一聲,盯著她的男人眸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